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命悬一线
    八个人全都傻了眼,我还回了回神,从他们的表情上确定一下不是自己一个人出现了幻觉,这居然真的发生了,六具人俑就和我们面对面站着,仿佛要打一场擂台赛似的,一时间谁都摸不清头脑。

    胖子反应的够快,他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个黑驴蹄子,握在手里像是握了一根棒槌似的,对着六个人俑来回地指着,也不知道该丢个哪个,场面一片的混乱,所有人都慌了神。

    虽说这石室是不小,可是现在封闭起来,我们八个人要面对六只粽子,那结果就会八比零,我们八个全完蛋,而这六个粽子估计连一个都放不倒。

    可是,接下来六具人俑再无动静,我强忍住要撞墙自杀的冲动,看清楚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粽子,因为没有丝毫起尸的迹象,这还是六个质地不错的煤晶原石人俑。

    我比划着自己的意思,胖子很快就明白我想说什么,但还是愣在了原地,而黄妙灵聪明的多,不会说话她就用匕首在地面刻字,要比我们互相比划传达的信息准确又快了很多,她写的是:“这六具石人俑是被机关操控的,不要惊慌。”

    老大也学着她那样,在地上写着问:“那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和我们一对一较量吗?”

    轰隆隆……

    忽然,安静了片刻的墓室开始震动,仿佛在此刻发生了一场小地震似的,我们几个被震的七倒八歪,我下意识抬头看,这并不是地震,而是石室的顶部在震动,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天震”啊!

    十几秒之后,震动减弱了一些,我这才稳住自己的身体,慌忙拿着手电朝上照,发现之前仅有两米多高的墓顶不见了,头顶变得黑洞洞的,我感觉这墓顶好像是被拉上去了,而且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似的。

    黄妙灵把枪膛里边的子弹退掉,装了一发照明弹,直接她熟练地上膛之后,下一秒就对着上方扣动了扳机,在照明弹不断上升的同时,我以为一瞬间就会炸开,但足足有三秒之后,才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然后才彻底爆裂,如同天女散花般。

    照明弹如同一轮燃烧的小太阳,顿时把这个石室找的明亮异常,刺的我们都睁不开眼睛,等到光线稍微弱一些,我立马发现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刚才的震动把石室顶提高了将近十五米,之前在墓顶上面的墓墙也呈现出来,只不过墙上全都是鲜血,还有一些没死透的东西在微微地抖动着躯干。

    “那些是什么东西?”白鹿刚在地上写完,啪嗒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掉在了他的脑袋上,吓得他原地就是一滚。

    我们也被吓了一跳,定睛去看那被压扁的东西,居然是好几十只虻虫的结合体,此刻压的比薯片还有质感,但从那些不完整的虻虫躯体还是能看到的,接下来就好像在虫子雨似的,那密集的程度即便想躲都躲不开。

    在我们都把领子抓住,以防这些虻虫尸体掉进去,可是没一会儿每个人都好像被血雨淋过了似的,没有人能够避免,看来这石室上面停留着大量的虻虫,是胖子无意触动了机关,把这些小东西都挤死了。

    轰隆!

    又是一声震动,只不过这一声略微轻一些,我顺着声音的来源去寻找,发现居然是一具人俑朝着我们这边用和普通人小跑的速度冲了过来,好像大有把我们撞死的感觉。

    这时候,红龙立马端起枪对着人俑的脑袋来了一枪,但子弹打在石头上面,只是溅起了火星,弹头弹射到了一旁,眼看那个人俑要撞过来,我们都吓得离开原地,可它却在距离还有几米的地方停了下俩。

    我此刻更加仔细观察人俑,发现这具人俑居然“长”高了不少,往它的脚下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地面凸起了二十多公分,好像是个人穿上了高跟鞋,还要踮起脚站着,这感觉非常的诡异。

    此时,黄妙灵的脸上已经变得比以往差了很多,她用略显颤抖地手握着匕首,在地面写着问我们:“这是什么情况?你们谁知道?”

    胖子见没有其他动静了,便松了口气,写着回答她:“灵妹妹别担心,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都有胖爷在呢!”

    头上的照明弹已经开始减弱,红龙让黄妙灵再打一颗,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但还是装填了照明弹,对着上方射去,不过几乎和刚才没有多大的区别,在碰到顶部也就炸开,石室里边再次明亮起来。

    我写着问红龙:“上面没什么东西,为什么还要浪费一颗照明弹?”

    红龙朝着上方看了一会儿,才蹲下写了起来:“这顶部好像正在往下降,虽然下来的速度很慢,但是我能够看得出,以这样速度下去,多则四十分钟,少则半个小时,我们都会被落下的墓顶压扁的。”

    看到地面清晰的字迹,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每个人自己也都棺材,果然正如红龙说的那样,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在石室中寻找可能存在的出口,可是分开找了十来分钟,任何地方都找遍了,发现没有任何方式可以离开这里。

    我可是将这个石室的墙壁敲了个遍,连之前三角洞口落下的两块断龙石也没有放过,虽说石头之间还是存在缝隙的,可如果我们不变成一只虻虫,那是无论如何都出去的。

    所有人的脸色都非常的差,不断地左顾右盼,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瞬间一种刚才还不存在的窒息感和绝望感一同爆发,我感觉自己今天非死在这里不可。

    到了这时候,顶部已经距离底部不足十米,也就是三层楼房那么高,按理说高度完全没问题,可对于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人,那几乎和慢性自杀没有什么区别,我想象过在这个陵墓当中遇到任何的怪物,却没有料到还有这样的情形,一时间呆滞在了原地,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胖子的求生欲比任何人都高,他已经从腰间取下折叠工兵铲打开,开始对着一处墙根下挖了起来,我们很快也就跟着他一顿的乱挖乱凿,这完全都是人的求生本能,连我怀疑可能是考古队员的老大也不例外,他已经顾不得什么珍贵的战国浮雕墙了。

    作业了几分钟,发现墙壁是有根基的,没有柴油式大型转头我们根本是不可能打通的,八个人又去试着推那几两块断龙石,那石头至少也有五六千斤中,根本不是这几个人能撼动的,结果就是每个人累的气喘吁吁。

    不过,却没有人觉得累要休息,此刻已经命悬一线,自身的潜能已经发挥到了紧致,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就要永远地休息了。

    就这样无功忙碌到顶部下了有一半,我照着那刚才熟悉的墓顶又要回来,它就像是一只令人恐惧到死的怪物,又如同一张要命的大网,要把我们这些盗墓贼一网打尽。

    我知道,越是到这种时候就越应该冷静,至少要保持头脑清晰,所以我就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其他人看到我在煽自己,露出了一脸诧异的表情,不过很快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胖子更是效仿了。

    这是我第二次倒斗,能这么快冷静下来,连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大概是因为这次是由自己夹喇嘛,我慌了其他人更加没办法,所以脑子里边开始想和这种情况有关的所见所闻,其中还想到了很多风水知识,希望找出一个行得通的点子来。

    黄妙灵马上在地上写:“全都不要慌,我们要冷静,现在大家都想想办法,看看有什么方法能使我们躲过这一劫。”

    胖子立马就开始写,意思是在地上刨坑,只要我们能在墓顶压扁自己的时候,刨出一个能容得下我们八个人的大坑来,那样我们就可以幸免于难。

    确实,胖子说的是个办法,但却是个更加慢性自杀的办法,我蹲在地上用匕首化了几下地面,全都是由天然岩石构成,即便我们能够刨个潜坑出来,那不憋死也会渴死饿死,除非能刨出个绝对够大的坑,然后调换角度从地下挖离这个石室。

    不过,我认为既然设计者这样做了,他必然有把握不让我们出去,要不然他也就不配作皇陵的设计师了,而兵子的意思是把六个石头人俑堆在一起,我们蹲在它们的旁边,看看石室顶子会不会被掀翻。

    红龙却是摇头,他写出来的意思是,这些石头俑虽然还算结实,可是墓顶必然非常的重,到时候石俑就会成了我们八个人的陪葬人俑,而且肯定不会比一张a4纸厚多少的陪葬品。

    此刻,胖子已经有些绝望了,他认为如果想不出解决的办法,他就朝自己的太阳穴来一枪,他可不想听到自己骨头被压碎的声音,那样一点点的背折磨死去,还不如一颗光荣弹自己解决自己呢!

    我看白鹿正盯着那些石俑看着,忽然想到他可能会有办法,就让他说说,他指了指五米之外的一个地方,示意一个人站到那里看看。

    我们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我此时只能相信他了,便让兵子依照他说的去做,后者是一头的雾水,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站在那里等了几秒,忽然他就大叫了一声,甚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原来石他站的地方突然凸了起来,就如同那六具石头人俑一样,整个人站的比我们高了十几公分,我们都诧异地看着白鹿,他在地上开始写:“这是一个机关棋,是设计者跟我们盗墓贼的一场跨越千年的博弈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