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障眼法
    接下来,我和胖子合计了一下,砸破金刚石救出黄妙灵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司马光,金刚石也不是缸,只能看看黄妙灵大概是怎么进去的,然后从这方面下手。

    黄妙灵告诉我们,她在我和胖子喊骂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墙壁上有那么一丝异样,这是她之前没有发现的,所以她就用手去摸。

    刚了摸上去,顿时就感觉一空,整个人都扑了进去,然后就被困在了里边,由于隔着这么厚,她喊了几声都见我没有反应,只能自己想办法,可是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出去,一直等到胖子发现她。

    我想:如果按照黄妙灵这样说,那这个金刚石一定会有一个旋转性,就像是一个旋转门一样,而且还是那种感应的,所以她没有碰到墙壁,直接就扑了进去,才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胖子摸着钻石透镜旁边的岩石,说:“只能用炸的了,不过看着厚度,胖爷现在身上的炸药不一定够啊!”

    我说:“够不够先试试,只要能炸进去一些就好办多了。”

    胖子苦着脸从他的背包里边掏出了炸药袋,我一看差点气晕过去,里边居然只剩下不足一半了。

    我骂道:“你他娘的把炸药都吃了?一个二踢脚里边炸药都比你身上的多。”

    挠了挠头,胖子说:“这不是用炸药的地方比较多嘛。在这个墓里,要是没有炸药,估计我们早就回家搓麻将了,胖子就说我身上的炸药不一定够嘛!”

    我叹了口气,对着里边的黄妙灵说:“别着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只有能进去,就一定能出来。放心,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在胖子的炸药量那么一点儿的情况下,选择用炸药炸已经是不可能了。

    我们只能从黄妙灵如何进入钻石透镜的方面来考虑如何救她出来,可是我们缺弹少药的谈何容易啊?

    最主要,是我和胖子根本就没有亲眼目睹机关运作的过程,只是凭空想象,所以难度可想而知。

    摸着上千斤的钻石透镜表面,我想着破解的办法。

    现实中所见的钻石切割成五十七、八个切面,是为了弥补底部的漏光,而且这面钻石透镜光滑如湖水一般,其透光度完全就和一块厚厚的防弹玻璃差不多。

    胖子不断在钻石透镜的上下摸索,希望找到黄妙灵进入的办法。

    期间,红龙问我们发生什么事情了,胖子把这边的情况一说,让他安心地看着老大和白鹿,这种动脑子的事情,还是让他这种未来的盗墓大仙来吧!

    我已经没有心情听胖子说俏皮话,看着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关在了一个如此贵重的空间之内,每过一秒,我的心情就沉重一丝。

    久而久之,我就像是一只吐着丝的蚕,用这些丝作成茧,将自己束缚在自己的想像空间中,越理越乱。

    破解机关不是我和胖子的强项,我是寻龙点穴和看墓中的风水,以确定冥殿的位置,而胖子则是探穴定位,将墓的规格定下来。

    面对这个拥有奇门遁甲和奇淫巧术的巧妙机关古墓,我们脑袋一个比一个大,谁也拿不出最好的办法来。

    胖子贴着钻石透镜说:“灵妹妹,你从里边找找,看看这机关的机括是不是在里边。”

    黄妙灵摇头道:“我已经找了好几十遍,机括根本没有在里边。而且,机括都是设计在外面的,要是在里边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胖子说:“也许这个机关的机括就在里边呢?这座赵国古墓连墓门都是朝外开的,说不定这机关也是这样,你再仔仔细细找一遍。”

    黄妙灵也只好点头答应,便开始一寸寸地摸索起来,胖子很配合的在外面也找了起来,他认为这个机关可能很巧妙地设计成了内外机括,

    只有里外同时找到机关,才会将这面钻石透镜打开。

    我不同意他的看法,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黄妙灵没有理由在外面就会中了机关,除非当时里边有一个隐形人和黄妙灵不约而同地触动了机括。

    而且要是真如胖子所说,这么大一块钻石透镜,他们两个要同时触碰到机括的概率几乎不超过亿万分之一。

    我的很多种想象都无法想通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能够想到,也就能把黄妙灵从中救出来。

    我只能把想法联系到之前的一些古墓上,这并不是我多疑,而是这其中也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钻石透镜呢?

    首先肯定不是因为墙上有个窟窿,就用这种这么大一块钻石堵住,堵住必然有堵住的含义,或许这并不是一块钻石透镜,而是一个钻门更加符合逻辑一些。

    我把自己想到的和胖子一交流。

    胖子说:“小哥,如果胖爷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就是说这里是通往真正冥殿的一个钻石冥门?”

    我点头说:“我的理解是这样,毕竟如此奢侈的这么大一块钻石,总不能是为了让我们盗墓贼照镜子,而且这和一块玻璃一样,也没有什么好照的。”

    胖子点头说:“胖爷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照你这么说,灵妹妹应该在里边看到一个通往冥殿的入口才对。”

    “你自己看,里边一共就那么大,连条缝隙都没有,灵妹妹又没有找到机关,这样说来,你的说法就有些牵强了。”

    我问黄妙灵:“你觉得自己找到机关的把握是多少?”

    黄妙灵有差异地眼神着看我,顿了顿才说:“只要有机关,即便是再精密的机关,我也一定能够找到。”

    我说:“如果说这个机关里边蕴含了奇门遁甲呢?”

    黄妙灵很认真地想了想说:“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我继续问她:“那如果这个机关是牵动着整座墓的机关,而且利用了消音石,你还有多少把握?”

    黄妙灵犯难了,摇了摇头,不知道她的意思是不可能,还是要真的是这样,她就找不出机关。

    胖子有些不耐烦骂道:“小哥,你他娘的能不能别卖关子了?有屁就痛痛快快的放,搞得好像便秘了似的,一点一点地往外努。”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我的意思是说,这座古墓之中,任何地方都是机关,从我们一进入赵武灵王的陵墓之后,我们就一直被设计者牵着鼻子走。”

    “我们可以这样设想一下,墓中都是机关,那我们就完全可以不去理会它有没有机关,也就是说我们一直都处于一个误区当中,我们要抛开机关来想问题。”

    胖子捂着额头,叫道:“我的姥姥呀,胖爷已经彻底被你绕晕了。那就按照你说的,我们抛开机关来想问题,你觉得灵妹妹是怎么进去的?不对,胖爷现在只关心她要怎么出来!”

    我问他们两个:“你知道鬼谷阵法吗?”

    两人都点头,胖子撇着嘴说:“那和这里有什么关系,那是利用了障眼法,让人困在其中走不出去,而现在是一个密闭空间,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嘛!”

    我摇头说:“有,全都是以困人为主,虽说在其他鬼谷阵法中能移动,但其实也是被困在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之中,只不过那困的是人心,这个困的是人。”

    鬼谷子,春秋战国的风云人物,鬼谷秘法诡异异常,在当时社会中纵横,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同,鬼谷子堪称万圣先师,绝不为过。

    此时,我觉得,我们几个应该摒弃之前的杂念,从军事方面来想象眼前的事情。

    听了我大概的说法,胖子说:“小哥呀,胖爷脑子转的慢,你还是直接宣布结果吧!”

    我苦笑道:“我也只能一步步地推测,大家一起来想,你现在跟小爷要结果,要是有结果小爷还用在这里废话?”

    胖子一脸无语地骂了一声,然后说:“那你慢慢想吧,胖爷把红龙那家伙叫过来,你说给他听,胖爷脑仁疼。”

    我拉住胖子说:“已经差不多,在《鬼谷子》二十一篇之中,其中有一篇讲究变化无穷,各有所归,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过闭,或张或弛。如果这是鬼谷阵法的话,那我们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幻象。”

    嘶!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你是说这快钻石是假的?”

    我说:“真亦假来假亦真,这个世界上本来就真真假假非常难分辨。”

    胖子看着我说:“你小时候受到过虐待吧?”

    我一愣,他继续调侃道:“你丫的不是吃过道家的米,就是吃过佛家的面,说的话跟没说一样。”

    我也懒得理他,再度用手去摸钻门,然后闭上了眼睛仔细去感觉,但如果这是鬼谷子所设计的,那么我想我们应该关闭听觉、视觉和触觉,进入完全不相信的状态。

    “哎呀,我操!”

    我听到胖子骂了一声,就感觉有人拉我的胳膊。

    睁开眼睛回头一看,这一次差点没把我吓死,因为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已经进入了钻门的内部,就好像镶嵌在里边了一样,我都没有感觉自己是怎么进去的。

    这和黄妙灵说的几乎一样,她进去的时候,就是什么都没有触碰到,直接扑空进入的。

    退了出来,我说:“我明白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象,只有关闭了所有的感觉,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摸出的,那我们就能穿过这里。”

    这时候,红龙带着老大和白鹿走了过来,后两者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越了想象。

    在他们看到黄妙灵被困的情况,也是一脸的吃惊,不过让他们更吃惊的是我破掉了眼前这种高深的障眼法。

    让人关闭感觉是非常困难的,我是因为从小研究的风水学,从而悟出的心德,所以我才能比其他人快一些,接下来就是我教他们如何“两耳不闻斗外事,一心只把钻门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