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血色麒麟
    虽说这三个老外都是格斗方面的高手,但这可是在古墓中,身手确实可以增加生存几率,但不足以让他们应付墓中的机关陷阱和奇门遁甲。

    最后剩下王老板的几个人,其中带头的青年对着我一笑说道:“张先生,本来我们是打算留下的,不过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人,我们毕竟是是外人,所以不得已只能告辞了。”

    “对了,别忘记我跟你说的话,有冥器就带到王老板的四合院里边,还有要是我们没有活着走出去,麻烦你告诉王老板,就说我们回不去了,让他不必再等了。”

    确实他们是外人,可我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你们还是留下吧,人多力量大,想的办法也多,你们这一走的话……”

    青年打断我的话,说:“说实话,我相信你,但是不相信你身边的其他人,张先生你好自为之。”说完,他一挥手,便带着他的三个人也离开了。

    一时间,就剩下我们十个人,忽然觉得地方宽敞了很多,但是我的心却堵的难受。

    难道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他为什么还担心我们会害他呢?是他太小心了?还是我不懂人心险恶呢?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小哥,这人死有他的命,富贵还的看天。有些人想要找死,你是拉不回来,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嘛,叫‘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留住一颗要走的心。’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我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胖子,唱个歌吧!”

    胖子愣了一下,问:“干什么唱歌?招魂啊?”

    我苦笑道:“提提神。”

    胖子白我一眼,说:“你他娘的还是觉得胖爷唱的难听。告诉你,胖爷参加过北京一个社区的唱歌比赛,一首《好汉歌》感动了多少北京城的老少爷们,最后可是拿了第三名的。”

    我说:“那这个比赛也不咋地嘛?是不是只有三个人?”

    胖子干咳了一声,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胖爷的摇滚范儿。”

    说着,他已经比划了起来,张口就开始嚎了起来,听着胖子的歌声,我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对了。

    只不过听着听着,就觉得心情好像放松了一些。

    忽然,墓道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但我心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因为这完全就是在我的意料之中,这不过是个开始。

    连我都看得开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伴随着胖子的歌声和墓道深处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叫骂声,也不知道这能不能算得上是一个悲壮的故事,也许这就是盗墓贼的早晚都会经历的结局。

    同时,我心里一直在想着那个青年如同断臂壮士一样的话:“要是我们没有活着出去,麻烦你告诉王老板,就说我们回不去了,让他不必再等了。”

    在胖子唱完的时候,那惨叫声也消失了,死寂的环境中只剩下胖子粗重的喘息。

    胖子朝着墓道里边看了一眼,说:“结束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歌,还是那些人,不过显然都结束了。

    就在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时候,墓道中传来了脚步声,每一步都走的非常的稳健,顿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白鹿说:“还有人活着,听脚步声像是受了伤。”

    霍子枫摇了摇头,说:“不对,这种脚步声非常的奇特,好像根本就不是脚步声。”

    胖子摸出枪,问:“难不成是牛鬼蛇神来了?”

    红龙一咬牙,说:“管它是什么,只要看到不是人,立马乱枪打死。”

    所有人几乎都是这样的想法,顿时一连串上膛的声音,没枪的也把防身的家伙握在手中,在期待的同时又担心着什么。

    随着那脚步声的接近,我居然还有闲心去偷瞄了每个人的表情,他们的脸上都是一抹凝重。

    此刻,每个人屏息凝视,心脏“咚咚”地跳动,仔细去感觉自己的心脏,此刻仿佛随着那脚步在跳动,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在里边。

    忽然,有一股淡淡的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这种味道非常的熟悉,我在两次下斗很多地方都闻到过。

    只是由于太过紧张,我脑子有些短路,一时间居然想不起这是什么味道,可是一种味道给我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是血腥味!”霍子枫轻声地提醒道。

    我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没错就是血腥味,而且随着那脚步声的接近,味道也变得愈发的浓烈了起来,我已经不由地出了一身白毛汗,同时鸡皮疙瘩也竖了起来。

    胖子咬着牙问:“他娘的,不会是血尸吧?”

    白鹿摇头说:“不是血尸,血尸会带有一股辛辣的味道,一闻就知道,这好像是新鲜的人血。”

    黄妙灵说:“大家都小心了,这东西应该和那些人的惨叫声有关。”

    “小哥!”忽然,胖子叫了我一声。

    我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其实我这个时候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我想要在第一时间看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向我们靠近,但下意识又问了出来。

    胖子咽了咽口水说:“你说这东西是不是胖爷高亢的歌喉吸引来的?”

    我苦笑不得,便很肯定地点头说:“还真说不好。”

    “啊?”胖子的脸色大变,又紧紧握了握手中的枪,同时还检查了一下弹夹。

    他嘴里嘀咕道:“本来觉得这次的子弹消耗量不会很大,想不到这里才是真正用得着的地方,还有差不多四梭子,就是来个大罗神仙也能打个稀巴烂。”

    在我们手电的照耀下,我已经把糯米粉从背包转移到了口袋里,并把上面的封线拆开,如果是个怪物,我立马就给它一把尝尝咸淡。

    终于,那个人影出现在手电的光源中,不断朝着我们走过来。

    我已经发现,有液体从人影的身体上不断地滴落,不用多想就有一个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甚至挥之不去:“那是非常新鲜的血液。”

    脚步声越来越近,血腥味已经遍布了整个空间,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

    二叔带来的两个人喉咙已经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我有过那样的经历,自然知道他们快要吐了。

    这次,我只是胃里有些翻腾,并没有觉得太多不适应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紧张的忘了恶心,还是我已经渐渐适应了这样恶心,应该是后者更多一些。

    看来我正向一个无比专业的盗墓贼蜕变,毕竟骨子里边的基因是改不了的,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光线太强,关掉几支手电。”黄妙灵提醒道。

    很快,大部分手电光都灭了,只剩下我和霍子枫的。

    在两道白光的交织之下,我立马看清楚那个人影是谁,此刻人影身上满是猩红的颜色,仿佛一朵朵娇滴滴的大牡丹,两个衣袖上不断地滴答着血液。

    “狗娘养的,是那具女人!”胖子骂了一声,他的语气中已经带着颤抖。

    没错,正是那具白衣女人,她的白衣已经全是鲜血,有一种姹紫嫣红的感觉。

    她的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狰狞,反而如湖面一般的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毫无表情,那一双诡异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妈的,又是她!”红龙一咬牙,几乎毫不犹豫就是一枪,我连拦想要的时间都没有。

    “砰!”地一枪,直接打在了女尸的脚下。

    红龙冷声说:“别再靠前了,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可是红龙这一枪并没有起到作用,他的话更加被视为空气。

    红龙一看被无视了,眼睛瞬间就有些发红,端起枪再度瞄向了女尸,这次他瞄准的是脑袋,然后不容分说地扣动了扳机。

    “砰!”又是一枪,但是这一枪又打歪了,并不是他的枪法不行,而是白鹿神经质地将他的枪口撞了一下。

    红龙对着白鹿怒吼:“你他妈的干什么?”

    白鹿摇头说:“老龙,打不得。”

    我也连忙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说不定真是一个千年大粽子,你一枪把她惹怒了,我们都会死。”

    “她就是个大罗神仙胖爷也照打不误。”胖子的声音刚落,伴随着的就是枪声。

    这一枪胖子是下了狠心,子弹的速度太快,谁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就听到“砰”地一声击中了什么东西。

    “打中了?”胖子难以置信地问道。

    霍子枫说:“没有!”

    胖子再一看那女尸,已经距离我们不足五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骂道:“他娘的,胖爷明明看到打中了。难道这,这不是粽子,而是个鬼,子弹从她的身体穿过去了?”

    白鹿脸色苍白的吓人,摇头说:“不是,是她预判子弹的弹道,被她躲过去了。”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错愕的表情,那可是子弹啊!而且还是在不足十米远的距离,怎么可能被躲过去?

    唯一的解释或许就是胖子说的。

    白鹿忽然就站在了我们的面前,他将上衣拉掉,直接露出了他的纹身,在他身体上有一个奇特的纹身,那是一只血红色的麒麟,麒麟纹的栩栩如生,一只火麒麟就是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接着他就跪在了地上,同时咬破手指,在坚硬的掩饰地面划出了一个简单而诡异的图形。

    那好像是一张简易的人脸,然后他磕了九个头,头和地面碰的“噔噔”作响,这要是普通人有这么几下肯定就把自己撞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