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生死之战
    在白鹿第九个头磕完之后,便将头狠狠地戳在了地上,再也没有抬起来,就好像磕死了一样,也让我吃惊不已,不知道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求饶不成?

    女人在距离我们不足五米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下来,她看向地上的白鹿,然后就是长达十几秒的再无动作。

    在我们都快要被逼疯的时候,女人缓缓一抬手,轻声道:“起来吧!”

    胖子开口就大骂道:“我操,这狗日的是个无间道粽子,打死丫的!”说着就把枪口瞄准了白鹿。

    “先等等……”霍子枫迅速摁住胖子的枪口,轻声道:“先看看再说。”

    白鹿缓缓站了起来,但是腰板根本没有敢站直,就好像古代太监面对皇帝一样,静静他没有一丝的动作,仿佛在等待什么。

    过了片刻,女人开口问:“你是张家人?”

    “是。”白鹿干脆地回答。

    女人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又是一阵沉默才说:“现在是什么时代?”

    “大姐,穿越剧也不是你这么……”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二叔摁住了嘴巴,对着他又是摇头又是打眼色。

    女人只是用余光淡淡地扫了一下胖子,便又看向了白鹿,问:“他们也都是吗?”

    白鹿非常老实地回答:“不是!”

    “我操,你说是能死啊!”二叔已经摁不住胖子,胖子几乎就要朝着白鹿冲过去,看样子至少打算狠狠揍这小子一顿。

    女人说:“把这个墓里边的东西留下,你自己走吧!”她指了指白鹿的背包。

    白鹿听话的就像是一条狗似的,将背包里边冥器都倒了出来,然后才重新背起了背包,但是他留在原地并没有动。

    女人微微一皱眉头说:“怎么还不走?”

    白鹿看了一下身后的封墙,露出一脸的难色说:“出口被封死了,我出不去。”

    女尸看了一眼,便是微微点头,说:“那好,等我把他们解决掉,再放你出去。”

    “是!”白鹿非常听话地站到了一旁。

    胖子挣脱红鱼的束缚,骂道:“操个你姥姥的,胖爷不管你是人是鬼是粽子,既然你想要胖爷的命,胖爷就先要了你的命。”

    女人微微一抬手,指了指白鹿站的地方说:“你也站一边,一会儿和他一起出去。”

    我们听完差点就跪了,难不成这女尸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胖子自然不会那么听话,反而一脸的得意说:“怎么?怕胖爷了?都说鬼怕凶神恶煞的人,看样子一点儿也不假,来来来,兄弟姐妹们……”

    一边说他一边朝着我们招手,胖子道:“全部把你们的阳刚之气都释放出来,咱们一起把她征服了。”

    女尸忽然猛瞪了胖子一眼,这一眼胖子直接就跪倒在地,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刻胖子的脸上全是难以置信和惊恐的神色。

    霍子枫轻声问白鹿:“她到底什么来头?”

    白鹿低声回答:“我不知道该和你们怎么解释,你们可以把这个理解成克隆技术,有人把一具千年女尸的细胞植入了活人的体内,造就了她的存在。”

    我一阵毛骨悚然,这是真的,还是我在做梦,按照常理来说,人死了之后,细胞也会在极快的时间相继死亡,怎么可能扯到克隆技术上面,再说如果这个真的成立的话,那我克隆的关羽出来,以后下斗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霍子枫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大家准备动手,还有你师弟。”

    “我?”我嘴巴张的几乎能塞进自己拳头了,支吾道:“你,你要我怎么做啊?”

    霍子枫问:“还记得师傅教过我们怎么治服粽子吗?”

    我重重地点头说:“记得,可是我没有实践过,再说这可能是个活人。”

    “你就当她是个粽子,这就是实践,现在不是她死就是我们亡!”霍子枫话音刚落,手里反握着匕首,第一个冲了过去,目标直接是女人的一只眼睛。

    看着霍子枫那么生猛,将和我老爸所学完全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我原本想多看几眼,可是体内那种莫名的躁动感跃跃欲试,自己终于亲身体会到“热血沸腾”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看来真是死生之战了。

    我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浑身燥热到心里抓狂。

    胖子往后退了几步,指着我说:“小哥,你他娘的红的好像一只煮熟了的龙虾,不会脑充血而死吧?”

    “滚你娘的,你才脑充血。”我骂了胖子一句,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双手,仿佛酒精过敏似的,让我忍不住感到了害怕。

    “还不动手?”

    霍子枫一声暴喝,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自己的身体被他举了起来,然后朝着女人丢了过去,好像是在丢一个巨大无比,却没有什么威力的手雷一般。

    我吓得乱叫起来,而女尸那双异常诡异的眼睛正盯着我看,让我心底深处更是涌出一股寒意,直接顶到了天灵盖上。

    瞬间女人就接住了我,我挣扎地骂道:“霍子枫,小爷要弄死你!”

    霍子枫根本就没有理我,已经朝着女人攻击过去,他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可惜我现在猜不到,不过那个女人也没有伤害我,而是把我像丢垃圾似的丢到了墙上,

    “要不要做点什么?”

    在我艰难的爬起来之后,心里自己问自己,想了很多种方法,可全被我一一排除掉,感觉没有办法可以对付她。

    可我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女人左躲右闪,在几乎和我撞上的时候,她的身影忽然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下一秒,我又一次被霍子枫提着裤带起来,在这种生死之间,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并非是别人,而是大叫道:“二叔。”

    霍子枫他们的反应也相当的快,瞬间就是转身,而下一秒我就像一支标枪似的被丢了出去,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我便砸到了一个柔软的躯体身上。

    那躯体被我狠狠地砸倒在地,而我也摔的七荤八素。

    等我一回神,就看到一双妖异的瞳孔正死死地盯着我,那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色,看的我是毛骨悚然,而我却正在女人的身上压着。

    女人双脚往我小腹一蹬,然后猛地一弹,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直接冲着墓道的顶上砸去,摔了个眼冒金星。

    这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将我的腰带一提,便是落在了地上,同时我的小腹也开始剧痛起来,那一双玲珑的小脚的力道着实不轻。

    忽然,我就感觉自己的腰带一松,裤子就掉在了地上。

    我整个人都愣了,立马提了起来,机械性地转头看向身后的霍子枫,问:“你他娘的脱小爷裤子干什么?”

    霍子枫说:“对付她要童子尿和黑狗血。”

    胖子叫道:“我们家小哥早就不是童子了,再说你们也没有黑狗血啊!”

    瞬间,就看到黄妙灵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竹桶,对着霍子枫微微点头。

    霍子枫对我说:“师弟,开始尿,把所有的尿都撒出来。”

    我也连忙说:“小爷不是童子,尿了也白尿。”

    霍子枫冷哼一声说:“快点,你骗不了我的,你还是童子。”

    胖子立马就扯起嗓子骂道:“狗日的小哥,胖爷带你去了那么多次,你丫的难道什么都没有做?”

    我的脸已经通红了,本来还是童子应该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是放在现代来说,那对于男人可就是一件没脸见人的大事情。

    我恼羞成怒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过来帮忙啊,难道就看着小爷被他们当挡箭牌?”

    胖子摇了摇头说:“小哥,不是胖爷不帮你,这种情况根本不容胖爷插手啊!”

    “回去还小爷的钱。”

    我扯着嗓子大骂了一声,可是裤子再度被霍子枫脱了下来,然后他就在我的小腹一摁,顿时一股尿意袭来,整个人被霍子枫托着在墓道里走了一段。

    我想所有人都应该看到了,任凭我脸怎么红,肯定也没有人会发现,因为我早就红了,紧跟在身后的就是黄妙灵,她拔开竹筒在后面撒血。

    以我的鼻子一闻就知道那是黑狗血的味道,因为黑狗血的味道非常的特殊,普通人闻不出的,但我的鼻子是经过一年训练的,早已经不逊色狗鼻子。

    墓道中开始挥发着尿骚味和很重的血味,而女认被困在了一个特定的中央。

    女人显然也被我砸的不轻,脸上已经有一些惨白,我想不到自己的身体怎么那么重,这要是换成胖子,很有可能一下子就砸死了。

    我慌忙中提起裤子,说:“黑狗血和童子尿不是要泼在粽子的身上才有作用吗?”

    霍子枫摇头说:“不要道听途说,以后多去看看你爷爷手中这方面的书籍,童子尿和黑狗血是用来让这类东西虚弱的。”

    “好了,现在没你事了,你站一边去,剩下的就看我们的了。”

    “啊……”顿时,女尸就是一声惨烈的叫声,听的人是一阵的头皮发麻。

    我脑袋一迷糊,就差点晕倒,胖子连忙跑过来扶住我,问我怎么了?

    我扶着额头说:“不知道,就感觉脑袋迷糊。”

    胖子说:“以后你可别再听霍子枫那小子的,他就是拿你当枪使,回去让你老爹把他逐出师门,他这等于在谋杀太子啊!”

    我已经不想再说话,因为实在提不起气来,场面乱作一团,也无法辨别是占据优势,自己只能暗暗祈祷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