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貔貅太岁
    球体石棺里边并没有任何陪葬品,也没有骸骨,或许是我之前第一感觉给它下了定义,觉得这样的东西出现在陵墓中、祭祀台上,那必然就是一口非常蹊跷的畸形石棺。

    然而,我觉得之前自己对它的比喻反倒是更加准确,它确实是一颗蛋,只不过里边不是什么雏鸟,也不是恐龙儿子,而是一个长相如同貔貅模样的东西。

    之所以所有人会目瞪口呆,而我更是到了震惊的地步,因为这并不是死物,在强效的疝气灯光下,我们都看到了这东西在缓缓的蠕动,那应该是它在呼吸,可能正处于睡眠中的鼻鼾。

    “我靠,这丫的是个畸形到这副衰样的粽子!”胖子的声音如同炸雷似的将我们从震惊中惊醒,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小哥,你家爷爷送个畸形粽子,哈哈……”

    我并没有接他的话,因为自己已经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虽然以前我都是在图片中和传闻中得知这东西的存在,但在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几乎脑海中立马出现了两个字——太岁。

    胖子一路上都在寻找太岁,可是真正的太岁放在他面前,他却认不出来,还真有点叶公好龙的精神,看着他在一边胡咧咧,我终于是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其他人显然也认出了这是什么,所以也都神情各异。

    一看我们的表情都不对劲,胖子马上收起了他那副尊容,挠着后脑勺问:“怎么了?难道胖爷说的不对?这活不是畸形粽子?”

    我告诉他,在四千多年前,我国《山海经》就有记载太岁,这种肉灵芝是地球上少有的古生物,在很多古书中都有记载,太岁的肉可以吃一片长一片,但是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太岁数量少之又少,而且长成貔貅模样的,我敢拍着胸口保证,这是全世界独一份,只有中国才有的宝贝。

    一听这是肉灵芝太岁,胖子的眼睛都快冒蓝光了,他结巴地说:“不,不会吧?这石棺里,里边居然是,是,是个太岁?而且,而且还长成这个样子,那可值不少钱吧?”

    不等我回话,二叔已经把手搭在我的肩膀,说:“阿文,我的亲大侄子,这东西要是出手了,你得给二叔换一辆新车,那辆二手兰博基尼归你了。”

    我苦笑着没说话,这东西说它值钱吧,那肯定不是一般冥器能比拟的,但是要说它具体的价格,估计现在谁都不敢打包票,我记得在新闻报道,在哈尔滨有人发现了一个太岁,重有十公斤,立马有人出价六十六万,最好好像是捐出去了。

    目测这个太岁,至少也有五十公斤,而且长成貔貅的模样,这价格真的很难估计,只能看有多少人愿意去买下它,毕竟这种东西一定要拿到拍卖场合去竞价,给二叔换一辆车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很快找来了体重秤,一过秤居然是六十六公斤,一个非常吉祥的数字,寓意着这个太岁可能将轰动全国,甚至全世界,有一点是可惜的,它和所有国宝的冥器一样,那是见不得光的,所以我对于它具体能拍多少价格,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爷爷微微点着头说:“这东西完全可以到华夏拍卖会去露脸了!”

    华夏拍卖会,全国最大的地下拍卖市场,在全亚洲排名第二,全世界排名第五,虽然这并没有得到世界的肯定,就像它没有得到全国的肯定一样,因为它只是属于地下,进出里边的人非富即贵,甚至连一些国外的收藏家、政治家的身影都可以看到。

    我们将貔貅太岁放在一个大水盆中,里边灌满了水,用货车一路拉到了南方一个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这里的人所开的车,别说连名字叫不上来,甚至见都没有见过,但是大多数都是过百万的豪车,所以这里有着“中国迪拜”的称号。

    此行,爷爷、老爸、二叔、我、胖子和红龙六个人之外,还有一个负责开车的司机,因为这个太岁实在太过于珍贵了,家里并不放心让太多外人参与进来,所以一路小车开头小车尾随,简直不亚于拉了一货车的钱。

    一家规模不小的典当行,爷爷带着我和胖子走了进去,老爸和二叔其他人在外面。

    现如今的典当行不同于以前的当铺,以前那是专门坑穷人的地方,而现在这里进来的人,那都是很有身份的收藏家,古董买卖家,还有就是像我们这种盗墓贼,只不过这个典当行明显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

    一个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的长发美女,迈着很优雅的步伐朝着我们三个人走了过来,她一笑露出了洁白又整齐的皓齿,问:“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三位顾客的吗?”

    胖子的眼睛已经圆了,他笑嘿嘿地搓着手说:“妹子,你这长的也有点太漂亮了,胖爷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长发美女并没有生气,还是一脸的笑容回答他说:“谢谢先生的夸奖,如果您想要约我,那要等我们先处理完您三位过来的事情再说吧?!”

    胖子连连点头,然后还真的就转头问我:“小哥,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我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看到冥器也没有这么激动,看来这个美女却是很对他的口味,不过人家姑娘确实太漂亮了,这可比一些美女明星都漂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上班。

    “太岁!”我咬着牙提醒了胖子一声。

    就在胖子准备张口的时候,我爷爷问长发美女:“你们洪老板在吗?”

    长发美女愣了一下,反问道:“老爷子,您认识我们洪老板?”

    爷爷微微点头,说:“老交情了,以前我们两个还一起扛过枪,你跟他说老张来了,他一定会出来见我的。”

    “那您三位稍等,洪老板还有段时间没过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这座城市里,毕竟他在全国的铺子太多了,经常来回忙碌,我给您打个电话问问。”

    “有劳有劳!”胖子抱了抱拳,显得他一副非常华夏绅士的模样。

    在长发美女离开没有多久,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看到我爷爷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忙大步小步地走了过来,到了跟前居然还鞠了个躬,说:“张爷,我可有快二十年没有见过您了!”

    爷爷打量着中年人半天都没有认出来,直到中年人很滑稽地用手摁住自己的脸颊说:“这些年吃的有点胖了,您有点认不出了吧?想想也是,当年我还只是洪老板手下的一个小伙计呢!”

    一看这样的中年人,爷爷立马恍然大悟,叫了一声“小刘”,然后跟这个小刘就聊了起来,通过聊天知道这个小刘是这家典当行的经理,以前只是一个小伙计,因为爷爷和他口中的洪老板经常有生意来往,所以他可知道一些爷爷的光辉事迹。

    在长发美女出来之后,刘经理马上问:“小李,洪老板在吗?”

    美女小李笑着回答:“洪老板现在不在,不过就在临市,现在已经开始往回赶了,他说能让盗王再来找他的物件,那一定不是什么寻常的宝贝。”

    爷爷摆了摆手手:“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这个老洪还是那副便宜模样,满脑子都想着赚钱,一点也不是因为我这个老朋友才回来的。”

    “张爷,我们洪老板还说了,就算没有什么宝贝,冲着您来,他也要回来见您一面。”美女小李很圆滑地替那个洪老板找了个借口,毕竟生意就是这样,我自己也做买卖,所以完全能够理解。

    洪老板,原名洪涛,现在还是什么国家级别收藏家的主任,他的光辉事迹可以说不比我爷爷差多少,而且很多古董行业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字,这点连我爷爷都比不了。

    我自然听说过他,他私人出资盖了一家名为“华夏博物馆”的私人博物馆,占地面积超过三十亩地,里边收藏了连他祖上到他现在收藏的几万件艺术珍品,也就是因为这么多文物精品,才奠定了他在中国收藏界的地位。

    在我见到洪涛之后,发现他六十有余,整个人精神面貌具佳,身后跟着四个大块头保镖,其中还有两个是黑人,走起路那叫一个拉风,胖子偷偷告诉我,他以后也要学洪涛,做人做到这种地步才叫爷们。

    我白了他一眼,问:“那你现在是个娘们?”

    胖子干笑几声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去搭理他,看着爷爷和洪涛坐在会客室叙旧,我们只好抽着里边一千多块钱一条的黄鹤楼打发时间。

    过了一会儿,洪涛说:“张哥,这次过来一定要住上一段日子,咱们老哥俩好好叙叙,现在该是谈生意的时候了,能让你出马,那必然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你呀,就会快往钱眼里边钻了!”爷爷摇着头苦笑道:“那好,咱们开门见山的说吧,这次确实是一件从未有过的好物件,东西是我孙子的,你可以帮他拍个好价钱。”

    “这么神秘?到底是什么宝贝?”洪涛眼中闪了一下精光。

    爷爷说:“六十六公斤的太岁,而且长成了貔貅模样,你说是不是宝贝?”

    一听这话,顿时连洪涛这种见惯了珍奇异宝的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更不要说是刘经理和美女小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