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珍贵物件
    所谓的白家,在道上名气确实很高,可是这个家族非常的神秘,行内人都知道这个家族的存在,可是谁都不知道它究竟在什么地方。

    像这种私人拍卖会,所经手的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所以洪涛不可能去报警,而是发动他所有的关系去找白鹿,只可惜好几天都杳无音信。

    最终,出了白鹿给我的一千五百万之外,洪涛又给了我五个亿,算是对我的赔偿,毕竟这是有我爷爷那层老关系在,换做其他人肯定不依不饶,当然我也不想惹怒洪涛这样的大佬,五亿一千五百万对于我来说,那已经是很多很多了。

    这倒斗换来的钱最不经话,我身揣这么多钱,先后给了老六、小虎和兵子家人一笔不薄的安家费,又给二叔买了新的超级跑车,而我就开他那辆二手的兰博基尼,把潘家园一个大铺子买到了手,然后杂七杂八地花了一些,到头来剩下了不到三个亿。

    而且,我还要给家里其他人买一些东西,这钱是越花越少,好在是办了一些实在的事情,没一分钱我都用到了刀刃上。

    这一段时间,我心情不怎么好,幸好铺子里边多了红龙这个让我放心的伙计,他又替我招了五个新的年轻伙计,因为白鹿的事情,加上黄妙灵对我的打击,我根本没有心情去管理铺子。

    前几天胖子又来借钱,说是借钱,其实就是想跟我要点,毕竟他那铺子也快经营不下去了,我真如他说的那样,跟个中了彩票的暴发户没有多大区别,直接给了五百万。

    我让胖子先花着,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潜意识就是没有就不用还了。

    开车即便是二手的兰博基尼,那还是很拉风的,但外人并不知道我的心里其实并不好受,看着沿路后退的风景,我几乎进入的神游的状态,所以开的也非常的慢。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起来问:“谁啊?”

    “师兄,我是小师妹!”华如雪说。

    我愣住了,她已经好几年没有跟我联系过了,听说她结了婚,但并没有邀请我,要不是上次在斗里见到她,我都快忘了自己生命中还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的熟人。

    “小雪,有事啊?”

    “没事就不能和师兄你叙叙旧了?”

    我干笑了几声,问她在哪里,自己还没有见过她的爷们,还听霍子枫提过一嘴,她好像都有了孩子,而我却还是光棍一条。

    华如雪说:“我发给地址给你,你过来一趟,我带你看一个很珍贵的物件。”

    华如雪根本不等我反驳,挂了电话就把一个地址发给了我,上面写着:“胭脂胡同的某个地方。”

    看到这个地址我愣了一下,胭脂胡同属于八大胡同之一,曾经是有名的烟花柳巷,清朝时期的官员经常来这个地方,是用来寻花问柳的,难不成我师妹堕落了?

    我在北京生活将近两年的时间,可大多都是走那么几条特定的线,其中有娱乐场所,还有就是胖子的铺子,就连号称另一大古董交易市场的琉璃厂都没有去过,更不要说八大胡同之一的胭脂胡同了。

    在进入胭脂胡同的时候,满目都是灰白相间的清朝时期的老房子,偶尔能够看到一两个重新修建的老房子,老式的水泥电线杆矗立在路边两旁,给我一种回到了清末时期的感觉。

    我把车速放的很慢,胡同里边并没有太多的人,偶尔看到一些聊天的原住民和下棋的老头儿之类,我下车问了一个大妈地址,便是把车开了过去。

    地址所指的地方是一座很小的老院子,由于胡同太窄,我的车已经进不去了,只能停在外面的一根水泥电线杆旁边,而我徒步到了院子门前。

    两扇棕色的大门,上面贴着门神,旁边的砖垛上贴着两副机打对联。

    锦绣山河岁岁壮,星辰岁月年年明。

    横批是:万象更新。

    我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便有脚步走了出来,一开门正是华如雪。

    花如雪的打扮有些特殊,穿着一身非常素的碎花裙子,虽说她身材略显消瘦,但属于那种耐看的女人,尤其是五官非常的精致,小时候我曾经想过要娶她,可惜现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进来!”华如雪给我让开了地方。

    我有些迟疑,看华如雪这幅打扮有点儿摸不准她的脉,难道她除了是盗墓贼,还有其他的副业?

    只不过这也太扯了,我倒是觉得就是胖子做这一行还能接受,以华如雪的性格来说,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走进了院落,发现小院子非常的拥挤,勉强也就是五十多平米,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三南三正,并且有东西耳房,院子中央还种着一些应季蔬菜。

    在正房房檐下,放在两把长藤椅和一张短腿小木桌,桌子是松木的,由于没有上漆,松木的纹路还是非常的清晰。

    桌子上面摆着茶壶和茶杯,茶壶非常的值钱,是紫金的,从样式来看是清朝乾隆的紫金釉茶壶。

    华如雪让我坐下,同时给我倒了一杯茶。

    我也没有直接开口问她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毕竟现在什么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显得是那么的无聊,这也是心态所致。

    就拿起那个茶壶看了看,我说:“想不到这小院里,还藏着这么一件珍品。”

    华如雪喝着茶说:“师傅前些日子送给我的。”

    我问:“你和我老爸还有联系?我怎么不知道啊?”

    华如雪苦笑道:“师傅没有跟你说吗?也许是他觉得咱们关系淡了,也就没有跟你提到我,近年我过的很不好。”

    我也许是被胖子传染了,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说:“怎么了?你嫁的那个男人对你不好吗?”

    华如雪叹了口气说:“好又有什么用,前几年死在斗里了,做咱们这一行早晚都要有这个觉悟,谁让这个来钱快呢!”

    娘的,我师妹成了小寡妇了!

    我不敢再去往她的伤口上撒盐,因为她已经表现的非常失落了,所以我撇开话题聊了一些最近古董界的情况。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聊的,毕竟花如雪近几年也生活在北京城里,只是北京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要是有什么事情,她早就已经听说了。

    短暂的沉默了片刻,华如雪再给我倒了茶,说:“师兄,你的事情我也听了,那貔貅太岁已经拍了个不错的价格了,你就不要太过于伤感了。”

    我说装出哈哈大笑着,说这根本就不是仅仅是因为那件事情,也可能多少有点关系,但主要的是我的私人问题,让她不用在劝我,我自己会调节好自己的等等之类的话

    华如雪点了点头,说:“那是最好不过了。你猜一下,我今天叫你看的东西是什么?”

    我瞄了眼那茶壶,说:“不会是向我来炫富了吧?”

    华如雪笑道:“师兄,你可别挖苦我,你现在的身价还用我多说吗?”

    我苦笑不语。华如雪说:“不是这个,走吧,进去看看!”说着,她便站了起来,往屋里边走。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心想一会儿我这师妹从小精灵鬼怪,不会等一会儿跟我干柴碰上烈火,发生点什么事情吧?胡思乱想着就自嘲地一笑,便跟着走了进去。

    进入屋子里边,我就是一愣,因为里边没有丝毫的自然光,窗户纸都是那种磨纸,好像根本就不打算让光进去,所以里边的霉味可想而知。

    我问:“干什么不打开窗户通通风?”

    华如雪说:“已经五年了。”

    我愣了一下,问:“为什么?”

    华如雪让我往里边的卧室走,边说:“师兄,你可是师傅正统的传人,以你的眼力劲,难道没有看出这是为什么吗?”

    她这样一说,我就开始环顾了一下房间里边的摆设,便是皱起了眉头,说:“房中‘鬼门’一个在东北,一个在西南,这两个方位的气息混乱,你却把东西聚在这两个东西摆放,会引来飞来横祸的。”

    华如雪说:“小哥,你再仔细看看,我在两个‘鬼门’方向都摆放着什么。”

    我立马去看,顿时发现那是两个香案,但上面没有摆放神佛之类,所以我第一眼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可是仔细一想风水中的两大鬼门。

    分别是“里鬼门”和“表鬼门”,现在置空案,招煞、鬼之气,乃养尸之具佳之地。

    “你,你在养尸?”我愣住了。

    华如雪一笑,说:“算是吧,请进。”说着,她打开了卧室的门,顿时一股潮湿的尸体味道扑面而来,让我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在进去之后,我就看到了一个长方形玻璃大匣子,长一米宽四十公分,里边全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花瓣,最醒目的则是匣子里边的那具童尸。

    由于尸体没有穿衣服,我看到那是一具童女尸,差不多四五岁的模样,尸体上已经出现了青黑色尸斑,显然是死了很长的时间,至少有五年左右。

    我诧异地看着华如雪问她:“这是?”

    华如雪没有说别的,反而问我:“师兄,你看看还有的救吗?”

    我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说:“这孩子是谁?她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还有的救?”

    华如雪苦笑道:“你误会了,我说的是她身上的尸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