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前往交易
    回去的路上,胖子抽着烟说:“小哥,不会再起尸了吧?留你师妹一个人在,胖爷还有点不放心呢!”

    我说:“难得你这个死胖子也有点同情心。放心吧,已经不会再有问题的。”

    “我操,你丫的怎么不早说!”胖子连忙从怀里掏出了和氏璧,朝着副驾驶丢了过去。

    我接在了手中,说:“平时还说小爷胆子小,看来你的胆子也不大嘛!”

    胖子瞪了我一眼:“你他娘的成心是想害胖爷,要是那鬼附在了胖爷的身上,我老娘都倒霉了,胖爷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摸着和氏璧说:“你他娘的还真是个大孝子。”

    “那是!”胖子得意地咧了咧嘴说。

    我看了看时间说:“今天时间不早了,直接去你铺子吧,商量一下下一次倒斗的事情,明天一早我再开车回铺子!”

    胖子说:“靠谱!”说完,一脚油门上了主路,朝着公主坟开去。

    我和胖子睡在他的铺子里,把大概的事情大致分析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说的,就是我们两个在胡乱猜测。

    整件事情,也就是看黄妙灵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而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毕竟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让我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甚至可以说,我在黄妙灵的心里,和胖子是差不多的,甚至从智商方面我还不如胖子。

    我属于那种一根筋的性格,说好听点就是执着,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必须要知道这到底是谁的意思。

    在别人看来也许这不重要,但这对我来说却是能决定我这场爱情,属于单相思,还是其中有隐情。

    在任何方面,我或许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但爱情上类外,这或许和我这种懦弱性格的强烈自尊心有关。

    我不想在这方面被人看不起,所以在知道结果之后,我所做的一定会非常的果断,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铺子,把事情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坐在外面的藤椅上发呆。

    其实,手里一直握着手机,上面的号码停留在黄妙灵的名字上,只是一直没有拨出去。

    新来的伙计沈老三从铺子里边走了出来,看我情绪不高,就问:“老板,您心情不好啊?”

    我“嗯”了一声,说:“我一直没有问你,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沈老三笑着说:“老板,我都这个年纪的人了,老婆儿子都有了。”

    说着,他掏出手机让我看照片,照片上有沈老三一家三口,在他们三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的出这一家人很幸福。

    我说:“老婆漂亮,儿子帅气,想不到你命还真好啊!”

    沈老三挠了挠头,说:“还行,还行。”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还真羡慕你。”

    “老板,您开什么玩笑呢?”

    沈老三扫了一眼身后的铺子说:“您现在可是北京城古玩界中年轻一辈的名人,可以说是春风得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看到上那家的姑娘,直接大票子砸过来不就得了。”

    我诧异地看着他,问:“你觉得钱能买到爱情?”

    沈老三呵呵一笑说:“这我可不敢说,但是没有钱,拿什么保证爱情呢?”

    我苦笑道:“我们理解的不同,钱和爱情是两码事。”

    沈老三显然忌讳我是老板,并没有再往下说,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远处的几个玩闹的小孩子,也许他是在想他的孩子,而我想起的却是华如雪那个可怜的女儿。

    在沈老三进去招呼客人的时候,我翻到了华如雪的名字上,便是打了过去,问了问她那边的情况。

    她说已经重新装棺入殓了,最近她会一直盯着的,要是尸体有继续腐烂的现象会通知我的。

    我也是拿人的手短,自然只能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我就狠了狠心,给黄妙灵打了过去,听到电话传出的盲音,每响一声,我的心都跟着颤一下,就在我觉得不会有人接的时候,对面却接了起来。

    “小哥,有什么事情吗?”黄妙灵的声音传来,同时伴随着非常嘈杂的声音。

    我迟疑了一下,问道:“你还在杭州吗?”

    黄妙灵说:“我正在回去的火车上。”

    我问:“怎么没有坐飞机?”

    黄妙灵说:“手里带着一些东西,坐飞机过不了安检,只能坐火车回去了。”

    我心说火车也要过安检吧?也不知道黄妙灵是怎么做到的。见我这边没有声音,黄妙灵说:“小哥,你是不是有事啊?”

    我说:“和氏璧在我手上,我想见见你师傅。”

    “真的?”黄妙灵有些难以相信地问道。

    在我确定了自己的话之后,黄妙灵又问我怎么得到和氏璧怎么得到的,我也就最后相信她一次,把事情都和她说了。

    唯一没说的是关于华如雪孩子的事情,我只是说帮了华如雪一个很大的忙,毕竟那是属于华如雪的秘密,她应该不会想让太多人知道的。

    听完,黄妙灵沉默了片刻,说:“想不到最后会被你师妹带出来,看来你这个忙帮真的很大。好了,我马上给我师傅打个电话,让他直接联系你。”

    我说:“行!”

    在挂了黄妙灵的电话,不出几分钟后,我就接到了付义的电话,和这个末代盗王也没有什么太多要说的。

    我有和氏璧,他需要和氏璧,我们立马就约定好,我去找他交易。

    这次之行,胖子并没有跟我去,因为他老娘病了,他说是非常严重,我也不能不让胖子做孝子,只能找霍子枫和红龙帮忙。

    我的电话打了过去,霍子枫立马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我没有告诉他我真正的目的,就是说自己有个大买家在,让他们两个跟着走一趟,我担心会被人黑了。

    这种事情在我们这行也绝非新鲜,不过买卖古玩的人到了其他城市,你买文玩的需要带钱,而卖主需要文玩。

    两者任何一方面都损失不起,所以一般都会叫上几个可靠的保镖过去,以防万一。

    过了两天之后,我们三个人开车前往,毕竟冥器在我身上,这种级别的物件,那被抓住不是死刑估计也是死缓,和氏璧可是比传国玉玺都要珍贵的文物,说等级的话至少也是特级了吧!

    我记得,一枚赵国的三孔布钱币,在一零年的嘉德春季拍卖会上,成交价格是三百五十多万。

    而我手里的这个玉璧,在赵国时期就是无价之宝,秦王情愿用四座城池来交换的,后来也是因为和氏璧为借口打起来的,所以其价值只要我敢要的价格,应该没有人会还价。

    一路的开车从北京到西安,全程有一千多公里,用了不到七个小时。

    车是红龙开的,我觉得这家伙不是开的太快,可能是飞的太慢,就连我这个不怎么晕车的人,下了车都脸色惨白,真的恶心的快要吐了。

    休息了一晚,当晚我和黄妙灵要了她师傅的地址,结果没想到她师傅并不在西安,而是在陕西省渭南市华阴市,具体所在的地方是我完全没有想到。

    付义所在的地方,是中国赫赫有名的五岳之一的西岳华山。

    华山的险峻号称“自古华山一条路”,那可是全真派的圣地,难不成发丘派和全真派有什么关系?

    我们三个人顺着华山爬了上去,看着沿途中那些又惊又怕的游客,我觉得自己真的和以前不一样。

    阶梯虽然非常的陡峭,但我居然一丝恐惧都没有,反而觉得这并不是很高,和我去过的珠峰,只能用小巫见大巫来形容,这并非华山太低,而是珠峰太高了。

    上了山之后,红龙问:“老板,黄妙灵人在什么地方?”

    这一问,可把我问住了,我连忙掏出了手机,一看我就傻眼了,我忽略了手机在这上面没有信号,当时也没有和黄妙灵特别的约定,她只是说爬上华山就能见到她和付义。

    我们四周扫了一圈,游客的人数还真的不少,可是我却没有看到黄妙灵的身影。

    霍子枫指了指上面说:“继续上。”

    他所说的地方是华山北峰,四面悬崖绝壁,上浮云景,下通地脉,魏然独秀,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全真派的真五殿,里边供奉的是老子泥塑。

    开宗祖师为王重阳,年轻时期以武举为状元,仕途不得志,便辞官归隐。

    传说在甘河镇遇到吕洞宾和汉钟离,得到金丹口诀,又收有全真七子为弟子,以“一言止杀”的历史创举造就汉蒙佳话,被称呼为“神仙”,拜之为“国师”,掌管天下宗教,为全真派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其实一句话怎么能够让成吉思汗止杀,我想因为金丹口诀才是真的,帝王尊崇道家这是历史上毋庸置疑的。

    炼丹也是从古到今的事情,其实成吉思汗就是为了让王重阳帮他炼丹,所以后者的话才会有这样的作用。

    在进入元朝之后,张伯瑞以内丹修炼为主的金丹派称为南宗,而王重阳之前创立的就是北宗,也就有了南北宗之争。

    后来又有了马钰开宗的遇仙派,谭处瑞的的南无派,刘处玄的随山派,丘处机的龙门派,王处一的嵛山派,郝大通的华山派,孙不二的清静派。

    除此之外,还延伸出王玄甫的少阳派,钟离权的正阳派,吕洞宾的纯阳派,刘海蟾的刘祖派,王重阳的重阳派,张三丰的武当派等等。

    可以说这是道家的一次百家争鸣,几乎春秋战国之后的又一次门派争斗。

    全真派更是家符咒、丹药、礼仪发展到了巅峰时期。

    其中北宗为太上老君传于瑶池金母,金母传于白云上真,白云上真传于东华帝君王玄甫,王玄甫传正阳帝君钟离权,钟离权授纯阳帝君吕洞宾和明悟帝君刘海蟾,吕洞宾授辅极帝君王重阳,重阳授北七真。

    全真道统自老子始,东华帝君王玄甫为全真道的始祖。

    等我们上了北峰之后,终于看到了黄妙灵和许久不见的付义,看到付义的同时,我就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的变化如此之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