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九死一生
    我连忙将霍子枫和韩雨露搬到了一个雨水打不到的地方,自己本想喊几嗓子,可是外面又是风又是雨加上雷声,我估计就是胖子他们长着六只耳朵都听不到,所以便是放弃了。

    海上的雨比起陆地的要狂野的多,几乎没有什么过渡期,很快便是大雨瓢泼,而由于甲板上的窟窿,我们这里很快就积了一层的水,要是再这样下去,一会儿就能在这船舱里边游泳了。

    我将霍子枫背包里边的钻头取了出来,本来想要在船舱的木板上打个窟窿,但一想这样做肯定不行,到时候雨水都汇进了整个船中,那我们只能跟着这条船一起沉入海底了。

    想了想,我立马想出了一个最为可靠的办法,那就是打盗洞。

    在舱壁上打一个连环盗洞,这样不但可以缓解雨水淹没整艘船的问题,而且还能打到我们的渔船方向,到时候再让胖子他们过去帮忙,真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我说做就做,便开始不羞不臊地打盗洞。这木制船壁几乎是两三分钟就能打通一层,在钻头和工兵铲的配合下,很快我就打通了好几层,眼看希望就在前方了,所以更加地卖力起来。

    忽然,我脚下一空,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朝下掉去。心里暗骂自己猪脑子,只顾得高兴了,连脚下有个窟窿都没注意。

    这一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总不会倒霉到摔死吧?

    在我这个怕死的念头刚刚一出现,整个人就狠狠地砸在了木制地板上,可是下面的腐**上面要严重一些。

    所以,我便是将地板砸穿之后,继续往下掉,当时那个心已经凉透了。

    我想要抓住些什么东西,手里就胡乱地抓着,倒是让我也抓到了东西,可是那些东西被我一抓就烂在了手里,就好像抓着一团湿漉漉的棉花一样。

    又砸通了一层地板,由于没有什么硬度,我的身体倒是没怎么受伤,只是这种坐过山车的感觉实在不爽,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心里没底的状态。

    “扑通!”一声,我便是感觉浑身一凉,整个人就栽进了水里。

    这一下可把我摔的喉咙一甜,但被海水一灌,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四周是一片的漆黑,加上又在水里。深处黑暗和水里,是人类最大的恐惧,一时间都让我遇上了,加上我还有自闭症,虽然之前被克服了,可在这一刻又将我笼罩了。

    我开始朝上游,由于坠落之中被那些木地板所阻碍,所以掉入水中并不是很深,我很快就浮上了水面,也不知道该朝哪边游动,慌乱中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便开始拼了命地游。

    “砰!”我的脑袋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疼的我就是呲牙咧嘴。

    伸手摸了摸前面,加上我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所以隐约看到前面是泡在水里的木头船身。

    由于我手里的东西在掉落的过程早不知所踪,也没有办法凿开船身,可现在的我迫切想要出去,立马就想到潜水下去,从水下越过船,就能到达外面。

    想到这里,我便猛吸了一口气,就打算钻入水中。忽然,一连串水中的“哗啦”声,让我那一口气差点把自己给呛死,吸到了气管中,呛得我连连咳嗽。

    但又担心有什么危险,还要尽量抑制自己的咳嗽声。

    如果有面镜子,我估计现在的自己应该是脸红脖子粗了。

    勉强将自己的咳嗽声压制住,便竖起耳朵去听周围的变化,同时去摸自己身上的东西。

    可发现本来带的就不多,刚才又全部弄丢了,现在除了脖子上的钩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防御的武器了。

    我马上将钩子握在手中,也就是握了一个特殊的钩子,硬度不是问题,主要是太短了,这要钩在什么东西上,最多也就伤一层皮,毕竟钩子并不是那种类似刀一样锋利的物件。

    后背死死地贴在船身上,还要保持游动的姿势,也幸好海水的浮力要比河水大一些,所以我这边的动静并不大,但不远处的动静那就大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在朝我游来。

    “哇哇……”

    忽然,一声熟悉又恐怖的声音响起,我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了那种人鱼的轮廓,自己忍不住地打了个冷战。

    随着人鱼的靠近,我顿时就看到了整整的三条,它们将我团团围住,让我想起刚才自己和霍子枫围那条人鱼的场景,想不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它们不会像是蛇一样在为自己的同伴报仇吧?

    面前这种情况,人鱼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我一个只会狗刨的北方人,在水里怎么斗的过人鱼,还是三条,看来今天真是凶多吉少了。

    在紧张之中,我发现这三条好像要比之前那一条小了一圈,难不成这三条是被我们干掉的那一条下的人鱼小崽儿?

    这样,反而让我有了一定的信心,嘴里便开始发出一些恐吓人鱼的声音,希望它们“年幼无知”,能被我这个未知生物吓退。

    可是,我太低估生物的本能了,这就好像一些小狮子、小老虎之类,它们天生骨子里边就带着食肉动物的天性,加上能长这么大肯定也是见过血的,它们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我。

    果然,在我喊叫的同时,三条人鱼也乱叫了起来,不过它们叫着叫着,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它们的声音即便像是婴儿的啼哭,但非常的空灵。

    三个声音此起彼伏,就仿佛在演奏一曲死亡之歌,我叫着叫着就感觉脑袋开始迷糊,到了后来我已经被它们的声音完全所吸引。

    我知道这样下去非常的危险,可是已经不由得我有所动作,整个人就开始往水下沉。

    传说人鱼是出海人的诅咒,他们上半身美得让人窒息,下半身却是长满鳞片的冰冷鱼尾,有时是一条,有时是分裂的两条。

    再加上魅惑人心的歌声,无数的水手们就被这样被引向不归路。

    它们虽然很长寿,却仍然会面临死亡,而且据说人鱼没有灵魂。

    此刻,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升华,就好像要从我的身躯中脱离出去。

    如果把人鱼比作一个人,这个人最欠缺的就是爱情、金钱、健康,所以这个人看到别人失去这些就会非常的高兴,而这个人在一定的刺激下也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此刻我觉得它们是在剥夺我的灵魂,从精神上填补它们所失去的,从实际上可以填饱它们的肚子,毕竟那一口尖牙肯定不是长着玩的。

    渐渐地,我开始陷入半昏迷,不知道是那种歌声还是海水已经灌入了我身体,再到后来我便是完全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灯光和胖子等人。见我醒了,胖子松了一口气,说:“小哥,胖爷以为你这次真的不行了。”

    我苦笑了一下,感觉自己浑身使不上力,就示意胖子扶我一把。

    胖子把我扶起来,给我喝了口水,说:“放心吧,人都救回来了,这次最危险的就是小哥你呀,要不是胖爷眼尖看到你漂在海面上,估计你丫的已经喂鱼虾了。”

    我没好气白了胖子一眼,提起一口气说:“你们他娘的见我们三个这么久没回来,怎么就不懂去找找?”

    胖子说:“你们去的半个小时之后,我和老龙也就过去了。等我们看到霍子枫和韩雨露,却不见了你,就先把他们送了过来,然后开始在那艘船上找,干掉了几条人鱼之后,还以为你已经被它们吃了。”

    我回忆之前的经过说:“真是奇怪了,那三条人鱼本来是有机会吃掉我的,为什么它们没有吃?”

    胖子笑道:“可能是他们觉得你太瘦了,一身排骨没什么好吃的。”

    我说:“小爷跟你说正经的呢。”

    胖子指了指我的衣服说:“它们应该是下口了,只是好像没咬动,还崩掉了牙。”

    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果然在胸口上有好几排密集的牙印,但好像被什么东西阻挡了。瞬间,我就想起来那卷竹简,一脸的恍然大悟。

    胖子乐呵呵地把竹简拿了出来说:“你先要感谢这卷竹简救了你一命,然后再感谢胖爷。对了,小哥你他娘的没事干带个竹简干什么?”

    我一把抢了过来,说:“自然是当作护心镜,要不然小爷现在还能活着吗?”

    我没有把竹简里边的内容说出来,毕竟这里大多都是一些重要的风水知识,以免他们心生其他的想法,我这样说就是让他们以为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并不是那鬼船上的。

    胖子竖起了大拇指说:“想不到小哥在这方面还是有些脑子的嘛!”

    我把竹简重新揣进怀里,就问:“霍子枫和韩雨露都醒了?”

    红龙说:“霍小七爷还没醒,不过,那个韩雨露已经醒了,她现在正在外面淋雨呢!”

    我一愣,诧异地问:“淋雨?干什么?想要脑袋里边进水吗?”

    红龙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

    我让胖子扶着我出去看看,胖子拗不过我,也只好答应,我们走出了船舱,就看到外面下着漂泊大雨,一个娇柔的身躯正站在船头,迎接着风雨的洗礼。

    我顺着韩雨露眺望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一艘仿佛满载鬼怪的大船,已经离我们远去,在雨幕中还能看到一个轮廓,仿佛如梦如幻一般。

    我走上前去问韩雨露:“韩雨露,你看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