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诡异大佛
    红龙的鲁莽把我们吓了一跳,人人都小心起来,只有胖子还一脸的不服气。

    此刻,这两个家伙一先一后,便穿过了墓门,进入了墓室之中。

    我在看到墓门的时候,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同时也觉得有蹊跷在里边,按理说在入口处看到了黄妙灵留下的记号,可为什么这间墓室又没有打开呢?

    在我对黄妙灵的了解,也可以说是对付义的认知,在面对机关术的时候,绝对是行业内屈指一首的。

    我能想到必须要一间间地墓室进入,黄妙灵也一定能想到,除非她有绝对的把握通过神道的机关,可这样又是极度冒险的事情,那几乎和自寻死路也差不了多少。

    想着,我也跟随着进入墓室。

    在进入墓室的那一瞬间,我没有去看这个墓室的规格,而是被一尊盘坐着大佛吸引了目光。

    佛像保存的非常的完好,高三米有余,宽又一米五左右,盘膝而坐,双眼微睁,一手放在胸前,一手翘成兰花指,胸口有一个“卍”字符印,是典型的释迦牟尼佛。

    在我所见过的佛像中,不管是哪尊大佛,个个都是慈眉善目,但唯独这一尊的感觉恰恰相反,甚至还非常的狰狞,说白了就好像一个邪佛一般。

    我用手电仔细去照,才发现这种感觉的来源有两处。

    第一个就是佛像没有眼睛,确切地说是没有眼黑,就好像没有点睛的神龙一般。

    第二个是因为佛台,一般的佛像下都是莲台,可这尊佛像下居然是蛇,无数条蛇盘成了一个巨大的佛台。

    这两个地方都非常的蹊跷,我还没有听说过有那尊佛会修造成这幅模样。

    胖子在一旁吧唧着嘴,说:“真他娘的怪了,好好的佛像怎么造成这个样子,难道有什么说法吗?”

    其他人都摇头不语,几乎和我一样,都是一头的雾水,毕竟在我们的所知道的佛教大圣当中,并没有这样一尊邪佛。

    这时候,红龙忽然开口说:“这是帝释佛,也有人叫他修罗,是一种邪神。”

    听完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在一些连续剧中确实有一个帝释天的出现,不过如果真是帝释佛的话,那我就有些质疑红龙的话。

    我说:“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从一些佛教资料中看过,帝释佛也叫帝释天,他和修罗一直处于争斗之中,难道是我看到的有误?”

    红龙说:“老板,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以前的一个战友说的,他们一家人都信佛,所以经常会提到这方面的事情。”

    他听一个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战友讲过,释迦摩尼成佛之前,将身体的诟病全部修掉,但佛家讲究一个不生不灭,所以释迦摩尼两个身外法身,一个成了帝释佛,一个成了阿修罗,这两个人一直在战斗,其实就是自己在和自己较量。

    胖子挠着头说:“佛教有很多个版本的,每个地方的人说法都不一样,你们两个也别在这上面纠结,这和每个地方的方言都是有差别的,虽说都是中国话,但你大多数都是听不懂的。”

    我苦笑了一下,说:“吆喝,想不到你个死胖子又偷偷长进了不少。”

    胖子笑道:“胖爷是活到老学到老,早晚有一天成为文武双全的人才的。行了,现在也别废话了,看看这墓室里边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冥器,拿完好麻利的离开。”

    被胖子这么一说,我们的目光才被墓室里边的其他东西所吸引。

    这间墓室差不多长九米宽七米高三米五左右,四角可以看到四根柱子,不过和以往的柱子不用,这四根柱子上面雕刻着除了金龙之外,还有密密麻麻的字。

    我上前看了几眼,发现那些字我都能认识,可是我却完全看不懂,因为说的前言不搭后语,我猜想应该是佛教的经文之类。

    也许,要是我们当中有个信佛的人就会看出其中的意思,但是对于我们这些盗墓贼而言,根本就和看天书一样。

    在四周的墙壁上,我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画的全部都是白色的祥云。

    整个房间给人一种好像进入西方佛家圣地,却碰到一尊邪恶的佛,总是让我有些感觉浑身不舒服。

    胖子他们开始搜寻冥器,其实我觉得这里边的冥器不会很多,毕竟这算是一个明清墓中有着独特特色的佛堂,里边的东西除了一些香炉烛台,就是一些供奉的东西,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尊大佛,但谁又能搬得动呢?

    在找了一圈没什么结果的情况下,胖子提着一个四脚香炉,一脸嫌弃地说道:“他娘的,怎么这个墓室什么有价值的冥器都没有,这是胖爷倒过最差的斗,胖爷要给它差评。”

    我笑道:“随你的便,反正又没有人能管的了,而且人家也没有让你来盗墓,这次只能说明我们的来的不是地方。”

    瞄了一眼,他手里的香炉,我说:“你带着它干什么?也不值多少钱!”

    胖子说:“蚊子也是肉,有总比没有强。小哥,你丫的也知道胖爷,我是担心一会儿连个香炉都没得拿,别跟上次一样,连老本都赔出去了。”

    我没有说话,确实上次是赔了不少,不过用我师妹给的和氏璧,我一下子得到的钱比起以往所有加起来都多,而我也给了胖子一小部分,这家伙只不过毕竟贪而已。

    看到再也没什么好摸的,大家一合计,便就朝着墓室外走了出去。

    可是在带头的霍子枫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停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一边用手电往前照,一边往问是怎么回事。

    霍子枫说:“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估计要倒大霉了。”

    在我和胖子上去一看,就傻了眼,我们遇到了一个算是平常的事情,但是在这个沉船葬发生,就有些不平常了。

    因为墓门口出现了一堵墙,而且非常的严丝合缝,就好像这堵墙原本就存在这里,而我们是穿墙走过来的。

    这种事情,对于我们这些盗墓老手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之所以觉得不平常,那就是因为这个沉船葬有限制,如果要设计移动的墓墙,那会占据很大一部分的空间。

    这样的话,主墓室的规模就会比想象中的小上不少,这在墓葬结构中就会显得有些不正常,毕竟也只有皇陵才会有这样复杂的设计机关。

    我立马又想到了汪藏海。

    这位明代的建筑家、风水家、地理家,深的朱元璋的信任,曾经参与了明祖陵的修建,不但是澳门的城市规划有他的身影,就连北京紫禁城,他都是参与者之一。

    在解放初期,出土过一个明朝沉船葬,那就是汪藏海亲自设计的,而这个沉船葬正是汪藏海自己的沉船葬,从他的名字就总不难看出,**藏与大海之中。

    其实这个人以前的名字叫做吴中,后来因为五行缺水,加上明皇帝的赐姓,所以才有了汪藏海这个名字。

    明代的宫殿、三陵(长陵、献陵和景陵)都是他住持修建的,在我国建筑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我个人对于兼得建筑和风水的古人非常感兴趣,我一直还记得其中有个评书人这样写下了一句话:“风水大师不一定是建筑大师,但建筑大师一定是风水大师。”

    就拿现在的建筑来说,搞房地产的人属于迷信中的一大波人,虽然他们重来不避讳他们要把楼房盖在什么地方,即便是乱葬岗都是一样。

    但他们却会在开工之前杀鸡鸣炮,甚至请个道士和尚做法事,或者是请一尊神佛,摆放在建筑工地之中。

    当然,也不排除有很多人是照猫画虎的,但那样的建成的小区,时常会发生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

    就拿紫禁城为例子,在故宫博士院的王子林先生,研究了多年著作了《紫禁城风水》这本书,从风水理论的角度研究和考察了紫禁城,从中发现了很多中国的风水理论。

    作者本人指着,不但是紫禁城,就连明清的北京城的规划和建筑都有诸多的独特形势和丰富内涵,是中国风水学理论的指南针。

    我上去摸了摸出现了那堵墙,发现材质非常的奇特,用匕首划了几道,才发现附作物里边居然是一堵铜墙,有着明显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典型的成语中所说的“铜墙铁壁”。

    不过,在我的仔细观察之下,发现这又不像是一堵真正意义上的铜墙,而是有另一重玄机在里边。

    为了证明我自己的猜想,我立马就转身跑回那尊邪佛。

    这一刻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想没错,因为眼前这尊邪佛有了变化,因为佛像有了眼黑,下面也变成了莲台。

    在我细心的观察下,发现并非是佛像眼睛和坐莲的变化,而是整座佛像转了一个身。

    由于,佛像后并没有紧贴墙,所以我到了后面一看,果然又和我想的一样,之前的法身已经转到了后面,这属于一个旋转机关。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便是一笑,心里已经有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