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触发机关
    同样回来的其他人,见我一脸信心十足的模样,便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胖子更是直接骂道:“小哥,你丫的笑个屁啊?有什么就快说,关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我指了指佛像,把自己想到的一说,他们也同意我的观点。

    我说:“只要我们想办法把佛像转回去,那堵铜墙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胖子撸起袖子说:“行,听小哥的。来,兄弟姐妹都帮把手,我们把佛像推回去。”

    一行人抓住佛像各个角落,就开始用力地往回去转,随着佛像发出“咔吧咔吧”的链条声音,我们便是真的把佛像转了回去。

    这让我也有些微微的诧异,难道是设计者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多人下斗盗墓,加上环境的不容许,所以三两个人是没有办法出去的,而我们六七个人就不一样了吗?

    想和说,不如看和听。

    在我们回到那墓门的时候,发现果然那堵铜墙消失不见了,我感觉这要是汪藏海的设计,那真是太一般了。

    看来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夸大的原因,要不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里和汪藏海并没有关系。

    有了刚才的经历,谁也不愿意在墓室里多待,立马一伙人就鱼贯而出。

    可是一出去,大多数人都傻了眼,个个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必须知道什么,要给他们一个说法一样。

    因为外面的神道变了,之前的神道并不宽,而现在变得宽了一米多,加上神道的顶部也出现了奇怪的图案,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神道,并非刚才那条神道。

    神道的顶部出现了彩画,在我用手电照了之后,发现里边上面都是一些佛家的故事。

    有的在讲达摩祖师一生的传奇,又得却是在说各大菩萨的著名故事,整条神道就像是佛家的展览走廊一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霍子枫说:“看样子这个墓主人身前信佛。”

    红龙说:“皇族信佛的朝代是清朝,明朝好像还没有那么狂热。”

    胖子撇着嘴说:“这已经证明这个沉船葬并非帝王藏,而是明朝的富家之墓。”

    我说:“我推测是沈万三的儿子,只要他的三子沈茂传说是藏于海中,陪葬的东西都是当时一些稀奇古怪的名贵之物。”

    胖子一听这个,眼睛就开始一闪一闪亮晶晶,说:“真的?小哥你可不能骗胖爷啊!”

    我告诉他南京城一半都是沈万三花钱修筑的。

    明太祖朱元璋定都金陵时,曾经召见富商沈万三,命他献上白银千锭,黄金百斤。

    当时正值府库匮乏,沈万三依恃他的富实,表示愿与朝廷对半而筑,工程同时开工后,结果沈万三先皇帝完工而惹朱帝不高兴。

    沈万三还不识趣,又申请犒赏全**队每人银子一两,总共近百万两。

    于是心胸狭窄、出身穷苦的朱元璋由妒而恨,由恨而萌杀机,朱元璋下令收他重税每亩九斗三升,随后就借口沈万三修筑苏州街道。

    以茅山石为街石,有谋反心,派兵包围他家,要杀他,在马皇后苦苦劝谏,才改将他在明洪武六年流放到云南,家产充公。”

    胖子一皱眉说:“你们的意思是说沈万三在世的时候,他已经被抄家了?”

    我点头说:“历史上是这么说的。”

    胖子说:“不对啊,老子没了钱,儿子也肯定是个穷光蛋,怎么可能修的起这么大的沉船葬呢?”

    我说:“破家值万贯,更不要说连当时皇帝都羡慕的沈家,我相信沈家一定有秘密私藏的宝藏,沈茂肯定就是用这些东西为他打造了这个沉船葬。”

    胖子摇着头说:“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吗?”

    我说:“刚进来时候模糊的壁画你也看到了吧?上面记载就是皇帝赏赐一个商人的景象,而在明朝除了沈家不会有别人,所以我才敢大胆地推测的。”

    胖子说:“先不管这些,开了主棺椁一切都知道了。胖爷问你现在我们怎么办?就顺着这条神道往下走吗?”

    我有些迟疑说:“如果顺着这条神道往下走,极有可能中了设计者的圈套,以小爷看还是先撤回去,然后再把那尊佛像反方向转回去,也许之前的墓道就出现了。”

    霍子枫微微摇头,说:“没那个必要,既然设计就不那么容易被我们摆脱的,显然这里的机关已经启动,接下来不管我们怎么做,都会遇到机关,索性我们就按照他设计的走,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一时间,其他人都看着我和霍子枫,大概觉得我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

    毕竟,机关就代表着危险,有危险就可能有死亡,都是在这条道上吃饭的,没有人会傻的随便听别人几句话就会跟着走的。

    当然,这也因为是我和霍子枫,毕竟还是要以我们两个马首是瞻,要不然早就有更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胖子搂住我的脖子,说:“胖爷当然听我们家小哥的。”

    露露一笑,说:“我也听小哥的。”

    红龙却摇头说:“我觉得老霍说的也对,毕竟既然我们已经进去了机关,一味的躲避反而会着了道,还不如小心点去碰碰运气。”

    还不等其他人说话,韩雨露便不管不顾地顺着神道走了下去。

    一看这样的情况,霍子枫他们就跟着过去,接着大部分人都跟上了。

    我和胖子相似一眼,也只好跟了过去,不过这次就变成了我们两个人殿后。

    我的身上很快就出了很多的汗,并不是因为我害怕什么,只是因为身穿潜水服,汗只能在衣服里蒸腾,整个人就好像一只被煮了的鲶鱼,来脑门都出了汗。

    前方的路非常的平坦,地面都用石板铺着。霍子枫转头对我们说:“这种看似平滑的石板,一般有机关陷阱的可能性极大。师弟,你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知道霍子枫是想缓解刚才尴尬的气氛,而我也不想搞得太僵,毕竟这种小事也没有那个必要。

    点了点头,我便是走上前有手电去照地面,确实地面上都是二十乘二十的小石板,这其中某一块非常有可能是强弩暗箭的机括。

    我觉得要是黄妙灵她们走过,那可能就会被破坏或者触发掉。

    但凡事都有一个万一,如果没有的话,那就会非常的危险和麻烦,我提醒其他人小心一些,并且在原地休息了十分钟,整理一下装备,便准备出发。

    这一次,居然让我带头,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我和霍子枫都是我老爸的弟子,每次都是他带头,那就等于每次都是他去第一个面对危险,换做是我心里也会不痛快。

    我记得曾经和黄妙灵聊天时候说过,她告诉我躲避机关只好是要贴着墙壁走。

    但是,这条神道两边好像两条排水渠一样,里边还有一层灰色的凝固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只能顺着渠道,踩着灰色的凝固物往前走。

    既然我来带头,我就要复杂大家的安全,胖子自然站在了我的身后,而红龙和霍子枫选择殿后。

    我让大家多注意脚下和踩到东西的感觉,因为我对于机关也没有多少的经验。

    按照黄妙灵的说法,每一脚放下去的要多重或者多轻,那都是有说法的,而这些都是经验之谈,我并不可能有,所以走起来就是深一脚浅一脚,而且越走心里越没有底。

    在走了三十多步的时候,我已经浑身冒冷汗了,其他人看到我一脸的凝重,也同样心里没底起来。

    胖子说道:“小哥,你他娘的行不行啊?看你的模样,胖爷也被吓得是一身一身的出汗,要是不行还是让胖爷来吧,毕竟我能够做一面很好的肉盾。”

    我也停下脚步白了他一眼,说道:“死胖子,你他娘的给小爷安静点,要是我不小心猜到的机关,我们大家都他要是死的。”

    在我话音刚落,忽然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脚下传来。

    我一愣,便是回头一看,只见露露那小子的脚已经陷下去了五六公分,那是因为他脚下的石板在下沉,他一脸惊恐地看向了我。

    我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道:“狗日的,这下完蛋了,估计要中招了。”

    可是下一秒,就听到了有飞驰的的呼啸声,一根小臂长的箭矢,直接从露露的脸颊飞了过来,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还没有反应,又是一支箭矢,这次直接就是露露的心窝。

    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露露。

    只见露露的脸色一冷,猛地一挥手里的匕首,顿时那支箭矢就被他从中间斩断成了两段,由于他出手太快,我只看到了一个快速的动作,而箭矢已经掉在了地上。

    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么娘的露露,居然有这样的身手,看来能做盲天官的手下铺子里的掌柜,没有一个简单的货色,而我就是被他的外表和性格所迷惑了。

    可是已经不容我多想,因为已经感觉墙壁在颤动,我大叫一声:“快趴下,还有箭矢。”

    在我的话音刚落,顿时就有破风声和黑影闪了过来,我忙是一滚躲过了几支。

    可同时我看到前面居然有个一头黑发到大腿人影站在哪里,好像还没出衣服,然后一闪就朝着墙壁而去。

    我觉得那是不像是个人,因为那人影的身材绝对比女模特还要标准几分,但因为速度太快,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所以自己才会这样觉得。

    刚想要叫其他人注意,可是没想到箭矢已经贴地飞来,直接射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将眼睛抬上去一看,立马就暗暗骂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脑袋上早已经中了一支,看样子已经射进脑子里了。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多看,箭矢已经再度射在了我的身上,此刻感觉自己身体没有一处都不疼的地方。

    我心里太过不甘心了,毕竟马上到手的冥器就这样飞了,而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大场面,居然在这种阴沟里边翻船了,以后有人发现这个沉船葬的时候,也同样会发现我腐烂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