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禁婆
    我这个人专心做一件事情,就会全神贯注,说好听点叫一心一意,其实就是一根筋,要不然我对黄妙灵也不会这么执着,换成别人估计早就没事了。

    所以,我压根就没有听胖子在说什么,就是将那些瓷器逐一看过。

    期间,我发现少了一些情节,应该是在胖子他们手里,不过也不影响整体的观看。

    前半部分讲的是道观中的生活,后半部分讲跳到了佛家圣地,将两家联系起来的东西是一炉丹药,大概是道家炼出丹药,再放到佛家去供奉,到了最后献给当时的帝王。

    光是从那些繁琐的程序来看,这个帝王的身份绝对非常的显赫,应该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皇帝。

    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要在这些瓷器中记录这件事情,难道这属于当时一件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吗?

    还是说是墓主人也在其中呢?

    我觉得前者居多,因为我并没有再看到一个身穿富商模样的人出现,上面出现的多为道士、和尚、大臣、侍卫和一个皇帝,也许这个皇帝就是朱元璋。

    历史证明,越是草根的开国皇帝,越对于长生之术看重,年轻时候的朱元璋有远见,神威英明,收揽英雄,平顶四海,求贤若渴,重农桑,兴礼乐,褒节义,崇教化,制定的各种法规都很相宜。

    可到了晚年,他嗜杀成性,驾崩之后和马皇后葬于南京钟山明孝陵之中,至于是真陵还是伪陵就不得而知了。

    我正要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胖子他们,可转头一看,却发现身后一片的漆黑,只剩下我手里的手电光,胖子四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我迟疑了一下,就骂了几句,这个死胖子也真够可以,走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知道我有严重的自闭症,居然还丢下握,随手拿起一个瓷瓶,我便是跑出了陪葬室,进去了神道中。

    可是一进去我就傻眼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消失的神道又回来了,给我一种熟悉而恐惧的感觉。

    我知道这是沉船葬里的机关所致,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变得这么快,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看样子这里的唯一特点,就是机关没有声音。

    揉了揉自己的脸,我让自己尽可能地冷静下来,同时心里安慰自己,这里的机关变化频繁,只要我有耐心,估计很快之前那条神道就会出现,但我还是不死心地去之前那个墓室的地方看了看,发现应该有墓门的地方,变成了一堵石板墙。

    可是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这里有寂静的骇人,连自己的心跳就能够清晰地听到,加上四周又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这种地方真是度日如年,实在没有什么决心让我站在这里等着。

    我将背包里边的枪摸了出来,同时把手电绑在了枪管上,看着四周黑洞洞的情况,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本来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永远都在人的心里,所以只要我安静下来,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窥探着我,让我不断地吞咽着口水。

    在自己的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疼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这才稍微地回了回神,接着就打算回到那个陪葬室再去看看有没有别的。

    忽然,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好像是什么某种东西的叫声。

    在我端着枪一照之下,只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娇小身材,正一步步地从黑暗向我走来,散乱的头发露出一张无比狰狞的脸,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居然没有眼白,完全都是黑色的,看得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跳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事独自一个人面对过这种东西,顿时惨叫一声,撒丫子就顺着神道狂奔,此刻也管不了什么机关陷阱,就想着多跑一步,就会离这怪物远一步的距离。

    忽然,我脚下一划,直接摔了一个面朝下,枪都飞出去三米远。

    而这时候那怪物已经向着我冲了过来,这家伙的速度丝毫不比一只猴子慢多少,我抓起地上的东西就朝着它砸去,然后捡起来就朝着一个从未进过的墓室中钻了进去。

    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里边会有什么危险,为什么这间墓室的门是开着的。

    而进去之后,我旋即就把墓门用力腿上。

    墓葬中所有的墓门都差不多,里边都会有一个石栓,用来关闭墓门,一些盗墓的老手会在门与门的缝隙用铁钩子拉开,而我是命大,这样才躲过了这个家伙。

    这并不能完全算是粽子,应该叫禁婆还差不多,据说这东西会勾人心神,属于一种特列独行的物种,只要在海葬当中才会出现。

    我已经意识到在我们中机关的时候,并不是我眼花,而是真的有一只禁婆的存在。

    在我关好墓室门之后,那没什么智商的禁婆就对着门狠狠地撞了起来,看样子非常舍不得它的猎物就这样逃生。

    这种墓门除非炸药,一个怪物的力量再大,它也撞不开的,连忙就是缓了缓急促的呼吸,而那禁婆居然没有了反应。

    等我再用手电去照的时候,就发现那家伙的一只长满了白毛的胳膊,正从门下的缝隙中伸了过来。

    我暗骂一声狗皮膏药,直接举枪就对着那条胳膊开了一枪。

    砰!

    一声枪响,我亲眼看到禁婆的胳膊被我的子弹打折,然后拉了出去,同时发出了一声怪异的惨叫声,听我的我毛骨悚然。

    想不到这种拿东西也懂得疼,这还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我担心还会有事情发生,就再度把子弹上了膛,然后才观察我进入这个墓室的情况。

    在我一照之下,顿时就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件这是一个三角墓室,墓室的中间是一个锥形的下凹,里边还有水,在水面上漂浮着一个奇怪的大匣子。

    这个匣子也是三角形的,在水里飘飘荡荡的,仿佛里边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

    我看到匣子上面有彩绘和雕刻,想必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陪葬品或者祭祀品,这让我感觉非常的诧异。

    看来对于明朝的东西,我还是了解的太少了,就眼前这个东西就叫不出它的名字来。

    用手电往水里照了照,发现水下一团的浑浊,看样子是水很深,也不知道这下面是不是通向外面的大海,正想着这样设计是为了什么呢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浑身奇痒。

    我随便找了一处痒的地方观察,发现那正是自己中箭矢的地方,这种痒好像是被大个的蚊虫叮咬了一般,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就用力地抓了几下,发现还算管用,就把枪立在一旁,对着自己身上痒的地方用力去挠。

    在微微的疼痛感代替了痒感,我这才继续摸起枪来观察这个墓室里边的结构,虽说我对于明朝的地宫并不是很了解,只能用以前下过的斗和一些常识性的知识去推测。

    在我的推测中,这个沉船葬应该是个“圭”字型结构。

    现在我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四个陪葬室的左二室,之前我们所处的那个右上二室是陪葬室。

    而我们找寻瓷器的应该是陪葬左一室,对面应该还有一个陪葬右一室。

    如果再往前走,那就是左右两个配室,接着就是左右两个偏室,主墓室就在偏室的中间,从神道直接就能通过,但实践证明我们不能直接从神道去主墓室,那样无疑等同于找死。

    如此这般的设计,让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解决,而且身上又开始出现痒的感觉,让我无法集中精神去想太多。

    咕噜噜!

    忽然,水中传来了几声闷响,我忙用手电去照,顿时就看到了凹下的水中,正在冒出一连串的小水泡,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游动。

    我暗想:不会是那不要脸的禁婆吧?毕竟,这家伙是生活在沉船葬里的,说不定水性还很好呢。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慌了神,立马端起枪瞄准水面,直勾勾地盯着那些气泡。

    突然,一个黑漆漆的影子从水里跳了出来,接着就拼了命地往岸上爬,同时还在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的扳机都扣到一半了,可当我看清楚之后,便是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居然是胖子。

    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怪异地眼神看着我,对着我拼命地摆手,示意我不要用枪口对着他,喘了好几秒之后,他才开口说:“我的姥姥,胖爷差点就在水下活活憋死。”

    我想问他怎么会跑到水里的时候,忽然这时候又有一个人钻了出来。

    我定睛一眼,那是一个黑色长发全是水的女人,原来是韩雨露,她并没有胖子那么吃力,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我问:“这是哪里?”

    我跟她说是左二陪葬室之后,韩雨露才松了口气,缓缓地坐在了地上。

    我看到她的衣服有过撕扯的迹象,露出的地方居然呈现黑色状,好像是很严重的淤青一样。

    胖子喘了半天才缓过来,我问其他人哪里去了?他们怎么会跑到水里的?胖子打了几个饱嗝,才说道:“真是不能说了,也幸好你没有见,要不然非吓死你。他娘的,幸亏我们找到了机关,要不然非死在那个陪葬室里边。”

    我非常好奇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那棺椁里边的尸体,居然下面藏着一只斑斓禁婆。”

    他咳嗽了几声,我忙给他拍后背,胖子才继续说:“你先别着急,胖爷等一下给你科普一下什么是斑斓禁婆,胖爷也是头一次听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