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另一只禁婆
    我看胖子的脸色差的厉害,说起话来还是前言不搭后语,知道他肯定是在水里憋了太长的时间,要不然他的脸色也不可能成紫黑色。

    我用力给他拍了几下,胖子一个劲地对着我点头,我以为他是让我再用力,我直接就换成了拳头,一拳上去就把他打的爬在了地上。

    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骂道:“小哥,你他娘的没有脑子吗?胖爷快被你丫的拍死了。”

    我抓着身上痒的地方说:“谁让你一直点头,小爷还以为你嫌力气小呢!好了,快说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胖子大鼻涕一甩,就和我把他们的遭遇说了一遍。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胖子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好久我才听清楚他的意思。

    原来在我全神贯注地研究瓷器上的绘画时候,胖子他们催促我,我却没有动,而他应该是惦记那些值钱的东西,就带着三东子、露露和天火回到了之前墓室。

    胖子跟我说是觉得我挑好之后自然会回去,毕竟这也没有几步的路,也不可能在墓室中发生什么危险。

    而后来,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已经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早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也根本没有看他们背后的墓门是在什么时候又消失的。

    在胖子一行人回到了棺椁旁,几个人就开始用瓷器将里边的红色液体舀出来,人那么多,很快尸体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胖子仔细一看,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原本以为下面的尸体是被液体跑的浮肿了,但是在亲眼看到之后,才发现那是一个非常胖的男尸。

    用他的话来说尸体肥胖的程度超过他体积的两个,但就好像一张纸一样被一叠为二,两个屁股都重叠在一起了。

    当时胖子自然是愣住了,因为他没有想到尸体会是这样的。

    按理说,人即便是死了也不能被叠起来,除非那是一个纸人,这具尸体就像是一个相扑运动员一样,反而好像没有骨头一般。

    胖子他们试着用八宝盒的钩子去勾尸体,可尸体已经被泡的软化了,几乎就好像一坨脂肪一般,不断地脱手,即便是带下手套也不行,根本就没有地方接力,一抓就是一手的尸油,恶心的几乎都快吐了。

    最后,霍子枫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用绳子将尸体的两端拴住,然后用大家站成两排,从不同的方向去拉,这样尸体才像是一条肥泥鳅似的被拖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在手电的光下,那尸体离开了液体,迅速开始干瘪化。

    因为尸体身上肥肉的关系,显得好像九十多岁老人脸上的皱纹一般,完全就是重叠了起来,甚至有些难以分清楚哪里是头哪里是脚。

    当时他们的视线都被尸体吸引了过去,哪里还想得到再去看看棺椁里边的情况,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一个二重尸,这具尸体之下还压着正主。

    就在他们讨论这具尸体的时候,忽然韩雨露轻喝一声:“危险。”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就去看韩雨露,而韩雨露手里的手电却照着棺椁,在棺椁的边缘一只黑漆漆的手死死地抓着边缘,接着就从里边跳出了一只一米五左右的粽子。

    这只粽子浑身的皮肤非常的光滑,在它跳出来的同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张出毛发,同时皮肤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下一秒,已经朝着三东子冲了过去,然后在瞬间双手死死地抓住了三东子胸口。

    三东子大叫一声,他的胸口就好像被烙铁烫了一般,开始冒起了青烟。

    而此时,反应过来的霍子枫飞身双脚踢在那禁婆的身上,但并没有想象中的被禁婆踢飞,反倒是他被弹了回去。

    不过,总归霍子枫并非普通人,那禁婆还是被踢了侧移了几步,借助这个机会,三东子旋即撒丫子就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又太快,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红龙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甩手就是一枪,似乎打中了禁婆的要害。

    那东西身上出现了一个弹孔之后,可没想到也只是短暂的阻碍了片刻,弹孔已经在逐步消失了。

    霍子枫他们已经朝着门口跑去,可是一看才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变成了一堵铜墙。

    这时候红龙一咬牙骂道:“他娘的,跟这死了还不消停的疯婆子拼了。”

    “这是禁婆,拥有再生和修复能力,皮肤呈五彩斑斓状,号称地上行尸的王者,拥有一些神秘的能力。”

    韩雨露一脸严肃说:“是打不死的,快跑。”

    说完,她就去摸棺椁上面的东西,忽然一阵的“咔啦”作响,顿时就那棺椁移开了原先地方,出现了一个洞,而同时墓门也再度出现了,霍子枫他们就从墓门跑了出去。

    这期间我应该在外面被另外一只禁婆追着满神道的乱窜。

    胖子看了一眼那禁婆,发现这东西的眼睛居然是蓝色的,正死死地盯着他,看的他心里一个劲地打哆嗦,想到连韩雨露都有所忌惮的东西,便打算从冥门跑。

    可这时候,那禁婆已经恢复过来,就朝着他扑去。

    一看是要完蛋了,这时候韩雨露忽然跳了过来,然后和那禁婆扭打了起来,同时提醒胖子说:“快,从棺椁下的洞离开。”

    见韩雨露的衣服都被撕破了,胖子哪里还敢废话,便成那洞钻了下去,然后韩雨露也跳了下来,两个就就顺着洞滑了下去。

    忽然,洞开始朝下走,而下面出现了水。

    胖子一看水里还有灯光,就觉得可能我正在我往水里照,便是直接一跃而下。

    在入水之后,他玩玩没有想到水下那么深,而且需要游的时间在两分多钟。

    等胖子他们出了水的时候,就发现我正用枪口虎视眈眈地对着他们。

    我听到这里,就忍不住说:“你他娘的原来也是听韩雨露说的是禁婆,好像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嘛!”

    胖子点着头说道:“胖爷要不哪里懂得那种东西。而且,你丫的也知道,韩雨露那可是徒手能够干掉粽子的,她那么厉害都跑了,我充当什么冤大头。”

    “不过,韩雨露,那禁婆到底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一人一条枪,立马就把它打成筛子了,它那样还恢复的过来?”

    韩雨露将重要的地方用衣服遮盖住,淡淡地说道:“禁婆除了拥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之外,还会一些超出人类想象的手段,现在的我不是它的对手。”

    我一听就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韩雨露的手段我是见过的,她怎么会连一个小小禁婆都害怕,难道是我的理解有误,还是在韩雨露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呢?

    胖子比我要莽撞,立马就问道:“韩雨露,你应该不会怕这类怪物才对,怎么会畏惧一只禁婆呢?”

    韩雨露不明所以地看向胖子,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摇头,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想自己猜测的应该是对的,肯定是在她的身上发生了某种事情,而且她现在不再有以前的能力,而是和我们一样的人,或许就是这样,她才会畏惧一只禁婆吧!

    忽然,胖子幽幽地说道:“你们说是霍子枫他们来了?还是禁婆来了?”

    我愣了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时候才发现他的目光不对劲,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凹下的水中,又出现了大量的气泡,好像又有人来了。

    这次水泡非常的均匀,而且频率非常的快,就好像水下放在一个巨大的火炉,把水烧的沸腾起来,又像是水下藏着一个怪物,正在频繁的地呼吸着。

    瞬间,我们三个人都站起来戒备,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下面绝对不是几个人那么简单,我端着枪死死地贴在墙壁上,而胖子也慌忙掏出他的枪上膛。

    我已经感觉精神力到了极限,现在浑身都是冷汗,也不知道接下来我又要面对什么事情。

    可是在水泡冒了三分钟之后,忽然一下子就停止了,然后就是猛地一声闷响声。

    同时,我亲眼看到这里的水位开始下落,水面上出现了小型的旋转水窝,一时间好像底部漏了一般,而水中的那个三角匣子也在中间打转不休,仿佛是海上航行的船只遇到了龙卷风一般。

    在十几秒的时间里,水位非常的下降着,我用手电照着下面,发现这个凹陷下出现了人工修建的石阶,而石阶一直通向了底部。

    水很快就完全消失了,只留下黑漆漆地水底,下面还有奇怪的身影不断地向着。

    我用手电一照,发现水底呈现一个蜗牛壳的形状,从上到下就好像一个奇怪的大碗一般,而三角匣子落在了水雾弥漫的底部,上下的距离约莫十几米,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

    我忙将手电的光圈调整到了最小,那穿透力自然不用说多,一时间我们三个手电的光线从不同的方向汇聚到了底部。

    这一下虽然不是完全看得清楚,但已经是十之六七,我们同时发现了下面有十几个洞,而且还有一些好像机关条石的东西在底部。

    当看到下面的条石机关,我瞬间就有了大概的思路,同时也暗叹设计者的高超手法。

    我们以往遇到的机关,启动设备都是在墙的中心的,而这个沉船葬因为规格的限制,想要设计那么复杂的机关术,只能把机关安置在了底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