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人体氧气瓶
    当时,我记得胖子中的箭矢比我都多,而韩雨露是没有中箭,显然这并非是箭的问题,而是我个人的身体出了问题。

    我回忆着之前的经过,那个陪葬室胖子也进去过,而之后在进入三角墓室,胖子也进来了,而且还有韩雨露,他们两个都没事,那只能说明是在我慌不择路的那段神道中。

    回想到神道中的细节,可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难道说是因为那只光身子的禁婆他缘故?

    想到这里,我立马停了下来,胖子问我怎么了,我脱了衣服让他看看我的身上。

    韩雨露转过了身,胖子捂着眼睛怪叫道:“小哥,这可使不得,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两个啊?”

    我一脚就踹在胖子的腿上,骂道:“小爷没跟你开玩笑,你他娘的别在这时候耍宝,快帮小爷看看。”

    胖子这才凑近用手电照着。

    看了几眼,就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把我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忙问他:“怎么了死胖子?”

    胖子说:“我操,小哥你身上长毛了!”

    我问他哪里,他就将几个地方指给我看,我一看之下顿时差点背过气去。

    因为在我痒的地方,还真的长出了两寸长的五彩杂毛,也许是因为我汗毛竖起的关系,此刻杂毛也完全站立起来,在胖子的鼻息下,微微地颤抖着。

    韩雨露没有转身,而是问:“怎么会有毛呢?”

    胖子说:“这好像那些禁婆的毛。”

    “哎呀,这都解放多少年了,你还那么封建干什么,快过来看看咱们家小哥究竟是怎么了,会不会变成粽子啊?”说着,他就强行把韩雨露拉了过来。

    韩雨露的脸色绯红,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次见,她在我身上瞄了几眼。

    忽然就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凑近观察了起来,韩雨露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好像中尸毒了。”

    啊?

    我都没有反应过她这句话的意思,吞着口水问道:“韩,韩雨露,我都没有接触过粽子,怎么可能中尸毒呢?”

    韩雨露说:“尸毒的传播大多是依靠抓咬,但有一种特例是通过空气传染的。”

    我摇头说:“不是,按理说空气你们都呼吸了,怎么偏偏我一个人有事呢?”

    胖子说:“你丫的倒霉呗!”

    我瞪了他一眼,就去看韩雨露,希望从她嘴里听到更加有力的说法。韩雨露迟疑了片刻,说:“大概是因为正巧一只禁婆呼吸,而你吸入的它呼出的气体。”

    “等等,先等等!”

    胖子连忙摇手说:“韩姐姐,你这样胖爷就要说你几句了,什么时候粽子还能呼吸的?据……”

    说到这里,胖子忽然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着韩雨露都是打了个冷战。

    我知道这家伙的意思,他觉得韩雨露就是一个粽子,不但有呼吸,还能和正常人一样,看来这凡事真的没有绝对啊!

    我有些手足无措,因为人中了尸毒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死亡,一个就是变成粽子。

    胖子问我:“小哥,你这次下斗带糯米了吗?”

    我无奈地摇头说:“我根本没有想过沉船葬里边还有粽子,毕竟这里可是大海,湿度这么大,起尸的几率几乎等于零,可没有想到这里边这么的诡异。”

    胖子说:“看你现在的样子,短时间应该没事,我们先从这机关道出去再帮你驱尸毒。”

    我点头同意,不过觉得自己的身上好像更痒了,这大概是心理作用。

    强忍着,我们三个人就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机关道里,差不多走了五分钟,意外发生了。

    首先,我们脚下出现了大量上涌的水,我一看完了,看样子机关是要运作,而且我们将可能被水活活的逼死在这机关道里边。

    我们三个相视一眼,立马甩开腿就往前。

    由于脚下已经全是水,根本看不清那些机关,我和胖子不知道摔了几个跟头,我估计全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就这样我们跑了十分钟,可也就是五十多米的路程,很快水已经淹没到了我们的腰部,只能将手电换成潜水灯,而且我们已经无法再跑了,换成了游泳。

    胖子在后面骂道:“我操他姥姥的,一会儿海水把这个机关道全部填满,胖爷就会活活被淹死。”

    我用狗刨在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地说:“别废话,抓紧时间游,说不定不远处就是出口。”

    随着我说话的同时,这时候便看到了水面出现了距离的震动,脚下偶尔可以碰到坚硬的东西,看样子是机关已经启动了。

    韩雨露说:“没时间了,水很快就会把整个机关道淹没,准备憋气吧!”

    在她的话说完没十几秒之后,我就感觉脑袋一凉,整个人已经被冰冷的海水全部覆盖了。

    这时候,韩雨露把一颗球体的东西塞了我嘴里,然后她就到了一旁,剩下我一个人发呆似的停在原地。

    而胖子见我不游了,就给我打了一个快速前进的手势,而他直接从我身边游了过去,接着韩雨露也是这样。

    在那东西连同海水塞进嘴里的同时,忽然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能呼吸了,小心翼翼地吸了口不知道哪里来的空气,一下子就精神百倍,立马追了上去。

    我们一游就是两分钟,而我很快就追上了胖子他们,此刻胖子已经脸红脖子粗,显然是肺里氧气已经用光,整个人便是到了极限。

    以往胖子应该比这个憋气的时间长,但是因为前后不着边,心里没有底,氧气自然是用的快了不少。

    而韩雨露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毕竟她的肺活量没有胖子那么大,能支撑到现在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又过了几秒,我已经超越了他们。

    回头一看,只见胖子在水里手舞足蹈,双眼暴皮,典型的失去最后一丝氧气而垂死挣扎的模样。

    我一看不行,毕竟要给胖子渡气,什么都比不过人命大。

    我游了回去,直接就对着胖子的嘴里吹气,我不知道嘴里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它就是能够产生令我呼吸的阳气,不知道支撑我多久,但我不能对胖子见死不救。

    随着胖子的脸色缓和,我暗暗地松了口气,这家伙还对我抱了抱拳。

    如果能说话,他肯定是在感谢我的救命之恩,而我一定也会臭他几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总是在他最为信任的人面前,展露出自己最肆无忌惮的一面,因为陌生人不会包容你满口脏话。

    还没有等我有任何的动作,忽然两片冰凉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上。

    那一刻,我完全处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定睛一看正和我嘴对嘴的人,居然是韩雨露。

    此刻的韩雨露只能用供应不暇来形容,我口里大量的氧气被她吸了过去,也幸好嘴里的东西给我提供了足够的氧气,要不然我非被她吸瘪肺。

    胖子看了几眼,就游动过来将韩雨露推开,我知道他是担心韩雨露的来历,怕这个女人变成粽子,把我的阳气全部吸光。

    而我在那段时间里,自己却想的却是《聊斋志异》里边的凄美爱情故事。

    在我们分开之后,韩雨露的脸比起之前更红了,她指了指前面示意我们快走。

    接下来的路程,我的嘴巴都快把他们两个人吸肿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人肉氧气瓶一样,谁缺氧就过来吸一口,要不是形势所迫,我打死也不会这样做。

    足足经历了这么十五分钟,终于韩雨露一指上面,我们看到了上面出现了一个朝上走的洞。

    由于形势太过紧迫,也分不清是盗洞或者其他什么别的洞,三个人就朝着上面游去。

    在他们两个最后吸了我口中的氧气之后,我们终于钻出了水面,但水面还有上涨的趋势,看样子可能一直把我们送上去。

    我们三个人露出脑袋在水面大口地呼吸着,我整个人都感觉快要脱力了,一个劲地往下坠,幸好胖子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就缠住我的胳膊,问我:“小哥,你没事吧?”

    我微微摇了摇头,回答他:“大概是被你们两个吸的,现在头有些晕,小爷感觉自己都快断气。”

    胖子看了韩雨露一眼,笑呵呵地说:“韩雨露,你说我们两个算不算间接接吻啊?”

    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但也没有力气说什么,只听过两个人用一个水杯喝水间接接吻的,还没有听过用别人嘴间接的,这种想法估计天下也只有胖子能够想得出。

    韩雨露只是白了胖子一眼,在我想问她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却将散落的黑发拢到了耳后,观察起四周的情况。

    我们不断地上升着,感觉自己就像是等待天上掉馅饼的懒人,说实话不要说这里是直上直下,就是一个斜坡我都爬不上去了。

    看来我嘴里的东西最多也就支撑三个人的呼吸量,要是再多一个,我估计自己此刻已经因为缺氧而报销了。

    在我们上浮了几分钟之后,我隐约看到在头顶上悬挂着一个什么东西,四四方方的,而且个头还不小,犹豫还有一定的距离看的不是很清楚。

    可随着我们的不断上浮,我终于看清楚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同时也意识到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究竟是墓中的什么方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