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棺中蹊跷
    黄妙灵她们和我们的行程基本是一样的,只是她们在西沙遇到了一场的暴风雨阻碍了她们的行程。

    这样一来,她们不得不推迟了两天,在第三天才出了海,而那时候我们差不多应该也到了南海。

    黄妙灵并不像我们坐着渔船过来,而是包了一个游览船,这个费用自然是我的好几十倍,由此可见付义是真的有钱,这也难怪能筹集那么多钱买和氏璧。

    盗墓贼到了她们这种地步,在我们倒斗界里就和古时候的官盗差不多。

    当然作为生意人必然不会做赔钱的买卖,显然她们对这个沉船葬的寄望很高。

    在游览船到达珊瑚螺旋海域之后,没有做太多的停留,在黄妙灵她们找到了入口之后,便丢下皮筏艇离开。

    而我们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皮筏艇,很可能已经被卷入海底深处。

    我现在有些开始担心我们留在外面的皮筏艇,估计也和黄妙灵她们的差不多了。

    如果等我们离开这个沉船葬的时候,渔船还没有驶来,那我们估计真的要徒手游回去了。

    黄妙灵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担心,就说:“不用担心,只要没有暴雨和飓风,我们包下的游览船隔一两天就会过来一次,而且四周那么多的小岛,我们可以到岛上躲避,所以你不用担心离开的问题。”

    我愣了一下,问:“你是怎么看出我担心这个问题的?”

    黄妙灵笑着说:“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经常把事情写在脸上,只要稍微留意就能看得出。”

    我轻抚菊花哭笑不语,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一个生意人,应该喜怒不露于表面,这让我想起自己铺子买卖不好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我这个人实在不适合做老板。

    黄妙灵接着说她们游到了入口的地方,便刻下了的记号,至于这个记号是干什么用的她没说,但我也能猜想的出。

    这应该是担心她们如果遇到什么变故,好让第二梯队接着她们未完成的倒斗继续盗墓。

    入口的机关对于黄妙灵来说并不难,所以很快就破解开,在游到了那个出水的地方,她们几乎和我们一样,个个都是精疲力尽。

    但是,胜于她们比我们耗费的时间短,所以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将潜水设备放下,然后做了记号进入了墓道。

    她说到这里,我就有了疑问,因为我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潜水设备,也没有见到什么记号,只是一条黝黑深入的墓道。

    我没有打断她,因为自己也能够想明白个大概,应该是沉船葬里边的机关搞的鬼。

    黄妙灵是倒斗的老手,那倒的斗比我和胖子加起来都多,虽然她带着一群算是盗墓的新人,但她还是能够看得出要一个个墓室进入,直接走神道肯定有机关。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有机关轻微的运转。

    黄妙灵她们是从右往左进入,所以很有可能就是错过了我们第一个看到的墓室。

    但是,我躲避禁婆那个墓室的门是开着的,显然黄妙灵她们也进去过,只是没有看到上面冥器,只有一个怪异的三角棺椁,所以便退了出去。

    在黄妙灵她们进入第三个看的的墓室,里边就起了变故。

    黄妙灵发现里边有着很多明朝时期的瓷器、书画、绸缎和一些铁俑的陪葬品,可是除了瓷器也就是铁俑,其他的东西早已经腐烂败坏,所以她们挑选了一些小物件的瓷器。

    在中间的棺床之上,放着一口黄花梨木大棺椁,而这棺床造型非常的奇特,有些像是一个加大号的马桶圈子,而棺椁就像是一个蹲坐在上面的人。

    黄花梨与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木。

    就是现在也属于珍贵的木料,但是这里是海南,而黄花梨木又叫海南黄檀木,就是产于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所以出现一个黄花梨木大棺椁并不算稀奇。

    黄妙灵闻到了一股清幽淡雅的香味,但是闻后就有微微的酸味,更加肯定这就是海南黄花梨。

    如果是越南黄花梨放一个星期就不会再有香味,这也算是鉴别海黄和越黄的一种行业内的常识。

    海黄的纹路非常的怪异,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图案,而黄妙灵她们所见的这口棺椁,上面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就是纹路就会让人看出一幅“升仙图”的场景。

    这幅升仙图大概有八个人物,分别在棺椁的周身和棺盖上,以黄妙灵的推测应该是八仙过海图。

    毕竟,传说中八仙过海就是一副成仙的景象,在这图在现在出殡时候的棺罩上也能看到,只不过现在是一边四个。

    她说到这里,我就想到下面那口铁棺,这以后盗墓除了看棺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还要观察一下棺底的情况。

    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我已经想到黄妙灵她们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了。

    由于黄妙灵带的都是盗墓的新人,所以一看到棺椁就忍不住要打开看看。

    其实就像是我们这种倒斗老手也是一样,只要确定没有危险,绝对就会开棺摸金,要不然还做什么盗墓贼。

    黄妙灵观察四周没有危险,就点头同意了,不过她先敲了敲棺椁,听听里边的状况,担心里边有什么活物,在确定里边一片死寂之后,便开始动手开棺。

    但是,让令黄妙灵她们玩玩没有想到,这棺椁居然严丝合缝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真是连一条缝隙都没有,这让那些七个新人急的满头大汗,不停地想着办法。

    黄妙灵观察了一会儿,便发现并非是真正的严丝合缝,而是因为棺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被一种东西给封住了。

    她拔出腰间的匕首试了试,发现那种东西有些像树油,就是植物组织正常新陈代谢所产生的一种晶体油脂。

    黄妙灵立马提议用火烤,毕竟树油不是木材,它的熔点不高。

    在他们拿出火折子沿着棺椁的四周一烤,不一会儿大量的树油便化作液体掉落在了地面,以棺椁为中心形成了一圈。

    顿时,一道不窄的缝隙出现了,接着一行人就开始把开棺钳用上,塞进缝隙里边就是一顿的乱敲,不断响起了木材爆裂的声音,黄妙灵估计里边也有树油,就一边开一边烤。

    这繁琐的过程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在“砰”地一声之后,棺盖终于被撬到了一边。

    而其他人迫不及待地把棺盖抬了下来,而棺椁里边却有一层如同蚕丝编织的网,将下面的东西遮盖住。

    黄妙灵刚想提醒她的人小心的时候,一个鲁莽的家伙已经一把将那张网彻到了一边,同时那个人也哀嚎了一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个人开始满地打滚,不过十几秒钟便口吐白沫而亡。

    黄妙灵立马严厉地提醒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要轻易碰里边的东西,这上面有毒。”

    剩下的六个人连忙点头,有了血淋淋的教训,他们再也不敢不听话。黄妙灵棺材了一下棺椁里边的情况,发现了一些陪葬的玉器之类,但惟独没有看到陪葬的尸体,她就感到非常的诧异。

    一个人问:“灵姐,这就是传说中的陪葬棺?”

    黄妙灵点头说:“没错,不过有些蹊跷,这棺椁里边怎么没有尸体。”

    又一个人说:“大概就是单纯放物品来陪葬,并没有放尸体。”

    黄妙灵摇头说:“不可能,那样直接把陪葬物品放在这里就好了,没有必要放一口空棺在这里,这不符合墓葬规矩。”完,她用匕首拨弄着里边的陪葬品,发现其实这棺椁下面还有一层夹层。

    因为黄妙灵觉得正主就在夹层里,便戴上手套,其他人也学着戴上,将里边的陪葬品全部清理出来,然后就去撬那夹层。

    夹层用的是非常薄的海黄木制作的,所以一撬便开了,可是碎木屑直接就掉落而下,同时发现那棺椁居然没有底部,而棺床上有着一个椭圆形的窟窿。

    黄妙灵用手电往下一照,顿时就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叫道:“有一只禁婆,快跑!”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有粽子的第一反应而是愣在原地,同时不由地用手电去一照。

    一照之下,旋即看到一只一米七左右的禁婆站了起来,直接就从里边跳上了棺床,接着就朝一个人扑了过去。

    黄妙灵一看自己的人个个都发愣,一边叫着一边就去阻止那禁婆,她飞起一脚踢在了禁婆的身上。

    可是,她自己整个人都被反震力弹飞出去,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惨叫响起。

    在黄妙灵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只禁婆已经将一个人扑倒在地,一口就咬断了那人的脖子。

    见了血之后,禁婆一声怪叫,而其他五个人才反应了过来,就跟着黄妙灵仓惶逃出来墓室,而那只禁婆双目泛红,直接就追了出来,死死地跟在她们身后。

    很快,黄妙灵说她发现追在她们身后的禁婆有些不同寻常,甚至可以说是诡异,这是连她都万万没想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