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陪葬室
    韩雨露说:“是人皮灯。”

    一听这个,我的后背就冒出一阵阵的凉意,想不到这个八棱八角的大宫灯,居然是个人皮灯。

    传说这种宫灯非常的难制作,毕竟人的皮不是那么好剥的,而且这种残忍的手段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沉船葬中。

    我对于这个沉船葬的理解,就是墓主人喜欢卖弄自己的高超技巧,同时也融合了佛道两家的种种东西,大概的意思肯定是成不了仙也要成个佛。

    这是一种美好的向往,可这人皮灯的出现,完全打乱了我的想法。

    三轮挠着他有些秃顶的脑袋,说:“这不可能吧?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人呢?”

    我有些无奈,给他解释道:“这是一张张人皮缝合起来的。”

    “啊?”三轮惊讶地叫出了声,仿佛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面筋说:“我以前只听说过人皮灯笼,可是真正的人皮灯还是第一次见。”

    我说:“我听胖子说过,北京人怄气就会说把某某点天灯,这不过是一句骂人的话。”

    “不过,我后来回去差了,这是一种酷刑,就是用布帛将人束缚,用油脂浇全身,倒绑在木杆之上,然后一把火烧了,这就是点天灯。”

    小鹰一脸不解问:“点天灯和人皮灯有什么关系吗?”

    我解释道:“点天灯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把人脑袋上钻一个小洞,用热油不停地浇灌,将里边的肉和骨肉都融化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空躯壳,这样人皮就出来的,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吗?”

    小鹰摸着自己的头顶,吞着口水说:“小哥,你的意思就是点天灯是制造人皮灯的前一步骤?”

    我点头说:“看来你是真的明白了。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制作这么大一盏人皮灯吊在这里,也许这有什么说法。”

    韩雨露忽然开口道:“这是在祭祀。”

    我表示不明白,问:“祭祀什么?神佛?还是墓主人?可用这样残忍的手段祭祀,未免有些和佛道两家的宗旨不合吧?”

    韩雨露指了指下面那口石棺,说:“这是在祭棺主。在《北斗星罗观星帖》一书中提到,以百人皮制为灯,祭亡者,亡者尸身可不腐不烂。”

    我无奈摇头,说:“这种荒谬的说法也有人信,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韩雨露却说:“我好像记得有这种事情,而且还真的做到了。”

    我有差异地眼神看着她,毕竟我们相差了几千上万年,那个时代发生的事情我自然不知道,就像韩雨露不知道现在的事情一样,也许还真的有什么奇怪的说法在里边。

    黄妙灵盯着那口棺椁问:“尸体不腐不烂会发生什么?”

    韩雨露摇了摇头,说:“这我想不起来了,好像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遥远,我只有很短暂的记忆,要想真的会发生什么……”

    说到这里,她不再往下说,而是看向了那口石棺。

    经过韩雨露这么一渲染,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神秘和诡异,其实她这样一说还不如不说。

    而且,这搞得我们又想开棺看看,又有些担心棺椁里的尸体,那不腐不烂要成为粽子的可能性可是极高的。

    我想到刚才墓室门上的手印,就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希望找到一些人活动过的蛛丝马迹,可是除了地下有两串鞋印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痕迹了。

    我比划着这两串鞋印,发现是同样的尺码,由此可以断定这应该是一个人进来又出去了。

    我开始推测是不是胖子,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胖子穿多大码的鞋,只觉得这些鞋印要比我的大上两个码,说不定还真的是胖子。

    如果是胖子,那他肯定不会空手而归,而这里又没有什么冥器,要有肯定就是在棺椁里,以胖子的性格他至少也要打开棺椁来看看,现在从作风上来看,又不怎么像胖子所作所为,可又会是谁呢?

    难道是霍子枫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有个人和队伍走散了,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我不断地胡乱猜测着,这大概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系,毕竟古董这行业很多事情除了眼力劲,那就是靠推测的。

    毕竟,就算是古董大师也有走眼的时候,所以我也养成了这样的职业习惯。

    一件古董即便是真品,也要有自己的推测和看法。

    很多刚刚出土的冥器是没有名字的,都是我们这种古董商人自己给起的名字,这样可以增加古董的价格,同时像古人娶妻纳妾一样给它一个“名分”。

    黄妙灵去观察周围的情况,看看里边有没有什么机关之类,而韩雨露则是走上了玉床,去听棺椁里边有没有动静。

    面筋三个人则是端着枪四周警戒着,也不知道那枪里还没有子弹,估计也是吓唬鬼的成分居多。

    剩下我自己只能去观赏一下墙面上的绘画。

    一眼望去,其实这三幅画是一个场景,就像是一张放大了的《清明上河图》一样,上面雕绘的人物非常的多,大体是在讲述同一时间段发生这么五件事情。

    第一件是讲述了七个道士,正围着一只身高一丈多的红毛粽子在搏斗。

    从打斗的场面来看,红毛粽子被压得死死的,不过那些道士也不怎么好过,身上都有伤口,连伤口流着血的细节都描绘的淋漓尽致。

    在那些道士的身后,站在一个摸着胡子的老道士,这个老道士就非同一般了,他鹤发童颜,双眸如炬,身穿太极道袍,脚踩两朵金莲,手持一个浮尘,背后有三寸毫光,就像是传说中的老神仙一样。

    如果这红毛粽子是只红犼的话,那这十几个道士也是不一般了,至少也是什么全真七子之类的角色,而老道士应该就是王重阳了。

    我知道这应该是一种夸大的绘画手法,红犼是用来表示敌人厉害,而自己也不弱的场景,而那个老道士或者是老神仙,就是象征着道家的无上法力,算得上道家的一个代言人。

    第二件讲述的是一群平民百姓,正在慌乱地逃窜,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比如天灾**等等。

    在这些平民百姓中有着一队人非常的醒目,这些人带头的是几个骑马的魁梧汉子,个个手里拿着沾满血的钢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肃杀之气。

    这样的场景,让我觉得这些平民百姓就是在害怕这些人,不过从那些手拿钢刀的汉子的服饰来看,并非是官府的人。

    因为看到了服饰,我就辨认了一下究竟是不是明朝,一看之下就肯定了我之前的推测,果然都是明朝的服装。

    唯一让我奇怪的是,既然这些钢刀汉子是在追杀这些平民百姓,可为什么地上一具尸体都没有,只要慌乱的逃窜场面,这就有些说不通了。

    我再去看这一队人中间的部分,就发现了一顶轿子,一看到这顶轿子我就愣了一下。

    因为古代轿子分为官轿、民轿、喜轿等不同种类,可这却是一顶魂轿。

    魂轿,有人称作冥轿,也有人称作纸轿,是往生者所使用的特殊轿子,代表往生者魂魄纸人所坐。

    现在,大多数人放着都是死者的照片和灵位,最后是要烧掉的,以供死者到冥界报道。

    再往队伍的后面看,就发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用恶毒的眼神盯着这一队人和逃跑的平民百姓。

    这一下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是在害怕这个血人,而那些钢刀汉子刀上的血也应该是这血人身上的。

    第三件则是在说一场白事,许多身穿丧服或者腰间、头上系着白布的人,都跪倒在一个大院子中,在院子的正厅摆放着一口气势宏伟的棺材。

    在棺椁和人的比例,我可以断定这口棺椁至少有八个人那么大,属于一口巨形棺椁。

    但光是从绘画上无法看出棺椁的材质,但棺椁浑身绽放着一种说不出的粉红色光芒,即便场景好像是白天,但还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第四件应该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卧室里,里边摆放着很多的各类装饰品,其中不乏奇形怪状的东西,这些东西要是现在能出土,那估计都是一些稀有而珍贵的宝贝。

    在卧室里边站满了男女老少,在一个宽大的床上,正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男人,约莫六十多岁,他额头上还盖着一块毛巾,有一个模样和身材较好的中年妇女,正坐在床边端着碗拿着勺子喂药。

    不过躺着的男人微微抬起手,好像是示意自己不想喝了,又仿佛是在指某个方向。

    我知道人在临死的时候会出现幻觉,总会看到一些死了好几年的人出现在眼前,有人说这是回光返照开了鬼眼。

    在我看到最后一个场景的时候,立马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这时候,韩雨露忽然轻声说道:“这棺椁里边有动静。”

    一下子,我们所有人都围了过去,然后静下心来聆听棺椁里边的情况,可是能听到的只要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我知道这些是听不到的,就壮着胆子把耳朵贴在了棺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