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大胆的胖子
    走到差不多二十多米,但胖子用了十多分钟,这不是他小心翼翼,而是身体上的剧痛让他无法加快速度。

    在二十多米之后,机关道开始以四十五度角朝上走。

    看到这样的情况,胖子死的心都有了,这典型就是在折磨他,可是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求生的**那是可以激发生命潜力的。

    双手抓住铁链,脚踩条石,胖子几乎每往上爬一步,都要休息十几秒到半分钟,可他就是那样一步步地爬了上去……

    一直看到了一个封住的顶部,他的心里“咯噔”一声,这典型不是要他的命吗?

    胖子回想当初的经历,脸上露出了无尽的倦意,靠在墙上继续往下说:“你不知道,当时胖爷都想用脑袋去撞,这辈子胖爷第一次那么绝望。”

    我让他别废话,既然他安然无事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他是怎么进入石棺的,毕竟之前黄妙灵已经检查了棺底,底部并没有问题。

    胖子看得出上面,应该是能打开的,但是以他当时的体力肯定是不可能的,最后胖子很轻松地回到了神道中。

    因为他触碰到了机关,而他也顾不得有人会不会因为他触碰机关而有危险,毕竟大多数人面对死亡都是自私的。

    爬上了神道中,胖子也分不清方向,更加不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他靠在墓墙上休息了起来,同时也想着接下来他独自一人怎么走。

    当然最好是等到恢复的差不多,回到我们来的地方找到潜水设备,先行离开。

    休息过后,胖子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方向,而且也不敢在神道里边乱转悠,他只是小心翼翼地贴着墙走,希望能看到一个墓室,这样他就会走进去,开始长时间的休息调整。

    皇天不负苦心人,倒霉的事情总不会在一个人的身上重复发生。

    胖子走了没有多远,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墓室,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墓室,他伸手推了一下紧闭的墓门,想不到居然被他推开了。

    胖子先观察了一下里边的情况,发现没有什么危险,就钻了进去。

    他没有关闭墓门,毕竟这是一个没有被打开过的墓门,不管是我们,还是霍子枫他们,看到必然是会进入的,那样就能发现他。

    进入之后,胖子选择了一个我想都不敢想的地方休息,那就是这个石棺盖上,胖子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

    一个是防止石棺里边会粽子,以他的身体压上去算是多了一重保障。

    另一个就是不管是谁进来,第一眼肯定会注意到这个石棺,那样也就能看到他了。

    我暗暗敬佩胖子的做法,胖子这个人别看平时马马虎虎,其实他也有自己的细心在里边,要是我早就吓懵了,宁愿选择待在神道里,也不愿意进去这墓室中,更不要说是睡在棺椁上休息。

    胖子说他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但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便好像听到棺椁有什么异常的声音响起,一下子他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就打开探照灯开始去观察石棺。

    我插嘴问道:“你他娘的不但睡在棺盖上,还关了探照灯?”

    胖子说:“胖爷是为了保持长时间的照明,至少会让我有逃出去的机会,你丫的也知道,在墓里没有了照明设备,那就跟瞎子走在悬崖边一样。”

    我不由地对他梳了个大拇指,说:“行,小爷这是第一次佩服你这个死胖子。”

    “唉……”

    胖子忽然叹了口气,说:“胖爷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棺盖居然是能活动的。”

    “在胖爷听到这石棺里边有异响,就打算下去的时候,忽然棺盖一转,我直接就掉进了石棺里边,然后就被该死的干尸缠住了脖子,差点胖爷就归位了。”

    我说:“后来我们就来了?对吗?”

    胖子白了我一眼,然后对其他人,说:“今天这事真要谢谢大伙,要只有小哥自己,那胖爷今天就给这干尸陪葬了。”

    我没有占理,也不能说别的,只能说:“小爷也想不到你会在里边,要不然就是里边有一万只粽子,小爷也会把你救出来。”

    胖子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我知道我知道,胖爷不过跟你丫的开个玩笑,你看看你小脸通红,好像是会情人被正室抓到了一样。”

    我无意瞥了黄妙灵一眼,她刚才还在听,现在已经缓步走到了棺椁边,不知道是在研究这个石棺的机关设计,还是在看里边的冥器。

    见黄妙灵站着棺椁边发呆,胖子让我扶他过去,我知道这家伙安全之后,又生了贪婪之心,但我也非常好奇,所以一行人都围了过去。

    棺椁里边确实有一些陪葬品,不知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说那些锦缎棉被是自然腐烂,就连一些玉器都碎成了好几块,金银物品也变得非常的扭曲。

    我猜想应该是胖子在棺椁里边挣扎造成的,真是可惜这些明朝东西,随便拿出去一件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古董,可惜被胖子这么一糟蹋,那折扣打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三东子、露露和天火去收拾一些还勉强能看的东西,我则是和黄妙灵在研究这个特别的机关。

    看了几眼之后,我就彻底明白了,原来这个机关不是独立性的,而是和个整个沉船葬的主体机关有关联的。

    至于太极锁这确实是个独立的小机关,就是为了防止尸体从里边出来,而翻转棺盖则是防我们这些盗墓贼的。

    这墓主人真可谓是用心良苦,也算是一代奇人,这让我进一步觉得应该和汪藏海有着一定的关系。

    我问黄妙灵:“你看出点什么别的吗?”

    黄妙灵说:“我觉得有些蹊跷。”

    我又仔细看了看,问:“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黄妙灵指着棺内说:“小哥你看,尸体干成这样还能起尸,这是一个蹊跷的地方,而且尸体在干的过程中要控下尸油,但里边没有丝毫的迹象,这可是一个沉船葬,不可能蒸发这么彻底的!”

    我仿佛抓住了一点儿什么东西,可还是搞不清楚她想要说什么,就看着她等待下文。

    黄妙灵眼睛微微一眯,说:“我觉得这干尸是后来的,而里边的正主已经出去了。”

    说完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才继续说:“这是一个沉船葬,尸体不可能离开墓葬中,所以很有可能就在墓葬的某个地方。”

    一听完这话,我就觉得非常的有理,立马说:“那我们接下来的路要小心更加一些了。”

    韩雨露忽然说:“小心是没用的,因为我已经非常小心了,但还是中了招。”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已经到了这里,谁也不可能不进主墓室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发现!”

    忽然露露叫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就问他到底发现什么了,露露就指着棺材底部给我看,一看我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是对的。

    依照韩雨露说还有一副图,就在这石棺里边,果不其然还真就在棺材的底部。

    这是一幅下葬图,图中一只庞大的冥船已经下潜了一多半,但不远处雕绘着还有那些道士,正闭着眼睛仿佛在念咒语一样,而前来送葬的人很多,全部跪在周围的各个穿上。

    以往送葬的人一般都不多,如果多的话肯定最后都无法活着走出墓,而这个沉船葬大概是因为当时人根本没有办法潜入深海,所以也没有那么多避讳,所以才会出现绘画上的这一幕。

    黄妙灵微微皱眉说:“小哥,你不觉得这事有问题吗?”

    这次我也明白了过来,点头说:“确实有些不合理的情况在里边。

    比如说,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记录在墓中?这不管是墓主人还是后人,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污点。”

    黄妙灵点头说:“这也是我所想到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蹊跷里边套着蹊跷,说不定在这个沉船葬内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

    对于这种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的事情,我一般都是置之不理的,但我最怕的就是有一个开头,或者让我看到一件事情的结尾的,这种情况才是最折磨我的。

    对于眼前的事情,我并不怎么关心,只是对于这个墓主人非常的好奇而已,好奇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份,还有这个沉船葬的设计者,说句实话真够牛掰的。

    等到胖子缓过了劲,我们收拾一下就准备进如主墓室了。

    沉船葬的主墓室与土葬的大为不同,在主墓室左右链接着两个偏室,这种偏室里一边都放着比较有价值的冥器,一般都是因为棺椁里边放不下了,才会选择放在偏室之中。

    “圭”字形墓葬格局,属于民葬中最为复杂的一种。

    墓主人生前一定是大富大贵之人,加上我觉得这个墓主人活的时候可能也是土夫子,所以很多土夫子的计量他都懂。

    这也恰恰证明了这个为什么这么多针对土夫子设计的一系列东西,由此可见这里的难度丝毫不损色一个古代小国家皇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