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盗墓五诀
    看到断龙石上面逐渐浮现的图文,我们都意识到这是因为这块断龙石一直被藏匿水雾频繁出现的地方,所以导致上面的东西即将消失。

    霍子枫这种做法就是像上学时候经常玩的那种课堂无聊玩笑,用铅笔隔着白纸涂抹美术书上的人物。

    在大量的铅墨涂在白纸上之后,美术书上的绘画轮廓就会出现在白纸上,而现在只不过是换成了用衣服的灰烬罢了。

    三米高四米宽的断龙石完全和冥门一样的大。

    断龙石的四周有一圈半米宽的花纹,仔细一看这些花纹又是以个体连接而成,单个看的话是非常圆的麒麟纹,每个大概比普通的洗脸盆还要大一些,寓意吉祥富贵的意思。

    其实这种麒麟纹,还可以叫做貔貅纹,毕竟麒麟和貔貅的模样大体差不多,区别在于所处的地方,在阴宅就叫麒麟纹,要是换成阳宅内那就是貔貅纹了。

    麒麟是吉祥神宠,主太平、长寿。貔貅是凶猛的瑞宠,且护主心特别强,有招财纳福、镇宅避邪作用,它以财为食的,能食四方之财。

    民间一般用麒麟主太平长寿,用貔貅来主招财、镇宅、辟邪。

    麒麟和貔貅因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在中国传统民俗礼仪中,被制成各种饰物和摆件用于佩戴和安置家中或者墓中,有祈福安康和安佑后人的用意。

    在麒麟纹环绕的中心,首先最为醒目也是最先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幅雕绘图,看工艺是先雕刻然后上了颜料,只不过已经被时间冲淡了,要不是我们用这种方法,估计再有几年就会完全消失了。

    雕绘图非常的细致,是个人物风景图,只有一个人物,那是一个穿着朝服戴着带有一对帽卷的帽子,典型的明朝服饰。

    这人面部的棱角分明,是个非常有型的中年男人,留着一把连鬓胡,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扑面而来。

    在图的左上角有着大量的纪录这个人的生平简介,这和墓主人沈庄的关系不是很大,简单来说他就是这个墓的设计者。

    我觉得这个沉船葬是设计者的得意之作,所以就暗中把他自己的一些资料留了下来,以便于后人发现这座墓葬的巧妙设计,从而对他顶礼膜拜。

    由于篇幅太长,我就选一些重要的简单讲述。

    此人名叫吴中,是明代永乐、洪熙、宣德和正统四朝的工部尚书,曾经也执掌过刑部和兵部,北京明代宫殿、三陵多为他住持修建,早年认学问僧为师学习,在这期间他接触的到唐代后失传的阴阳学和风水学,而他正式改名为汪藏海。

    看到这一切,已经证明了我之前的推论是正确的,毕竟明代建筑和风水学大师,又懂得盗墓贼这一套的,除了汪藏海怕是没有第二个人了。

    还有一些记载我必须要说一下,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怎么离开这个主墓室。

    在些记载是在整幅图的左下角,大概是说:修建这艘庞大的冥船,堪比蜃楼,里边利用了大量的风水知识和奇淫巧术。”

    蜃龙是古代汉族传说中的一种龙。

    蜃栖息在海岸或大河的河口,模样很像蛟,也有可能是其中的一种,秦始皇曾经就令人建造了一艘名为‘蜃楼’的大船,为下江南做准备。

    里边有一句重中之重的话:“非懂其道才可以破其道。”毕竟要风水大师和在机关术颇有造诣的人才可以破解里边一切设计。

    有了这样的提示,要解开这块断龙石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我和黄妙灵的身上。

    风水是千百年来都不会怎么变的,而机关就是千奇百怪了,是根据每个设计者不同的想法和所掌握的手段设计出来的。

    如果不是设计者本人,外人想要看破其中的薄弱环节那是非常困难的。

    在风水这方面的造诣,我肯定比不过汪藏海,但要看破这里的风水并不是很困难,唯独难就是里边的机关,这还要我和黄妙灵商量着一起破解。

    黄妙灵看着我说:“小哥,现在整个墓我们已经都见识过了,现在你来说一下这个沉船葬的风水,我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能利用的东西。”

    我微微点头,环顾四周,然后又回忆了整个沉船葬的各处风水,然后组织语言。

    “这个墓葬在《风水玄灵道术》中来讲叫出降龙,龙潜于水便是降服盘卧之意,加上一个‘出’字,那意义就非同凡响,这其中包含了龙游浅水的意思。”

    胖子咧着嘴,说:“龙游浅水遭虾戏啊!”

    我点头说:“没错,龙游浅水是不吉利的,可这里是南海的珊瑚螺旋海域,这水应该不浅了吧?”

    顿了顿,我继续说:“加上这里四季风暴不断,水已经够多了,风又如此的强劲,那这就是一个绝好的风水宝地,几乎已经算的上是龙脉宝穴了。”

    霍子枫疑惑问道:“如果这里是龙脉宝穴,怎么偏偏只要一个沉船葬,而不像是秦岭那样遍地都是王侯墓呢?”

    我说:“这里也只是算得上,可要和中国的大龙脉比起来,那还是多少差了一些的。”

    黄妙灵示意我接着说。

    我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可你们千万不要小看这里,虽说从风水的地理位置上来说算不上大龙脉,但有这两口宝石棺椁,那绝对可以说自成一条小龙脉。”

    胖子捂着脑门,一脸郁闷地说;“胖爷被你丫的绕晕了,你直接说这里是龙脉的不就得了?”

    没有人理会胖子,反而都是看那两口宝石棺椁。

    我也没搭胖子的话,接着说:“我师兄也知道,这阴阳棺椁要求的条件很苛刻,必须是夫妻两人在同一天去世,而且生辰八字和死亡的时辰之类都要契合,这里就完全做到了。所以也可以这样说,这条小龙脉的形成归功于这两口棺椁。”

    黄妙灵回味着我说的话,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如果照小哥这么说,那一切的源头还是在这阴阳棺椁之上。”

    我说:“风水中最基础的五决相信大家都知道,那我就以一个替别人找风水宝地的角色来看大家介绍一下。”

    “第一觅龙决,就是寻找龙脉的所属位置,如果拿我国的大风水龙脉走向来说,南海算得上龙尾,而这珊瑚螺旋海域多少也能沾得上边。”

    “第二察砂决,既然是沉船葬,看的自然是海中的泥沙,我们浅水的时候也都见到了,全都是珊瑚、礁石和细沙,不会有一点的灰尘,砂土自然是好到没的说。”

    “第三观水决,这里水质清澈,各类水生物众多,海产丰富,加上飓风的保护,很难受到污染,即便再过几百年也是一湾好水。”

    “第四点穴决,那就是要准确冥船下沉的位置。我在来之前观看过这里的天气情况,不管是大风还是暴雨,都要经过这里,而在珊瑚螺旋海域也是最为猛烈的,所以在这一片下葬,那就是整个宝地的脉络之眼,沉在这里绝对是正确的,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找到。”

    “最后就是立向决,由于大龙脉龙头在北,龙尾在西,所以如果要沾大龙脉的光,那必然要顺着大龙脉下葬,而我看这里确实正好和大龙脉相反,这样一来就和大龙脉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是有了这太极阴阳宝石棺椁葬,那就把整个墓葬的风水再度扭转回了大龙脉。”

    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骂道:“我操,小哥你他娘的是彻底把胖爷绕晕了,你就不能直接说我们怎么才能出去吗?”

    “小爷也不知道,这还要看黄妙灵的。”

    我白了胖子一眼,又继续说:“这样的设计有一个隐藏的天大好处。”

    “这个沉船葬不但吸收了大龙脉的龙气,还培养成了一条小龙脉,等若干年之后,整条大龙脉的精髓被各代皇帝的墓吸干之后,那这条小龙脉也就成形了。”

    “你们想吧,到了那个时候,这里将成为中国最大的龙脉,而这个沉船葬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红龙叹了口气说:“这个汪藏海真是高瞻远瞩,这么远的事情他都能想的出来,真是不服不行。”

    我以为韩雨露一直没有听,可她忽然说道:“如此好的一个墓,为什么他自己不躺在里边呢?”

    “这个嘛……”我挠着头,盯着那口红宝石棺椁说:“这可说不好,也许现在躺在棺椁里边的并不是沈庄,而是汪藏海,这种鸠占鹊巢的事情在古代是很常见的。”

    胖子幽幽地说道:“活着吃好喝好就行了,死了还争个屁啊?胖子死了就打算往北京八宝山一葬,就占用那么几平尺的地方,省事又省力,还不用麻烦后背子孙。”

    我讽刺他说:“行啊,那你可要抓点紧了,小爷也好过去给你选个好地方。”

    胖子摆了摆手,说:“不必了,地方胖爷早已经选好了,而且还是两个,我和我老娘一人一个。”

    我说:“你还真应了那句老话,自己找个坑把自己埋了,你这未雨绸缪也太早了一些。”说完,我就看着黄妙灵问她:“黄妙灵,想到了些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