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天府岳家
    霍子枫说:“不是请帖,是北京城内一个私人拍卖会的,我那几个哥哥说让我给你们一张,进入见识一下。”

    胖子撇着嘴说:“一个拍卖会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群不懂古董的人漫天叫价,没什么看头,还不如窝在家里下象棋呢!要不,咱们三个人斗地主,玩大点,一万两万三万?”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以为打麻将呢,再说玩这么大你那点家底几个炸弹全给你炸出来。”

    胖子嘿嘿一笑,说:“胖爷不就是开个玩笑,今日不同往日了,看看我们家小哥腰粗的。”

    我愣了一下,看看自己的腰说:“不粗啊!”

    胖子哼了一声,道:“都腰缠万贯了还不粗。”

    霍子枫没有理会我们两个人扯皮,说:“据说这次前去的都是一些倒斗大佬和古董富商,是想让咱们看看其中的一件东西,好像是还热乎的西周的玩意。”

    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打开那个请帖一看,上面写着:“天府岳家,上午九点拍卖。”后面下面写的是详细的地址日期,看了看我新买的表,距离现在还有两天的时间。

    皱着眉头,我问:“师兄,按理说拍卖都要标注要拍卖的古董来吸引人,这上面怎么没有啊?这个岳家不担心没人去吗?”

    霍子枫甩了下头发,说:“我记得岳家上一次拍卖是十二年前,当时拍卖的物品中光是各朝代的国玺就有三枚,奇珍异宝无数。”

    “后来相继又出了几次战国神器,所以只要是岳家组织拍卖会,一般没有人会担心没有好东西的。”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诧异地问:“胖爷从小在皇城根下长大,怎么就他娘的没有听说过这个岳家?”

    霍子枫说:“那是你身份不够,岳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也不单单是有几个钱就行,到时候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胖子老脸一红,就想借着和韩雨露说话化解尴尬,但后者基本把他当做空气,反而让他更加的尬尴,整个人就是一脸的不爽和无奈。

    过了会,胖子说:“胖爷一定要见识一下这个岳家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一次都没有请胖爷去。”

    将霍子枫和韩雨露送走之后,我嘲笑他说:“你那点钱连买个清朝尿壶都不够,人家请你去看耍猴啊?”

    胖子指着棋盘说:“我操,你他娘的快走,下个棋比老娘们上厕所都慢。”

    我一脸无奈,直接用自己的炮打掉了他的将,说:“这下够快了吧?小爷要好好置办一身行头,准备去参加岳家拍卖会了。”

    说完,我就示意黄妙灵跟我出去购物,只留下已经傻眼的胖子,估计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盘棋他怎么会输。

    两天之后,我、黄妙灵和胖子三个人开着车到了东直门,车开向宽巷深处,在几个转弯之后,便发现前面全都是豪车。

    最次的也是奔驰宝马,十几辆各色跑车堵在前面,四面八方传来的喇叭声刺得耳朵生疼。

    胖子骂道:“我操,这里边也堵?”

    我苦笑道:“估计也就是今天堵。”

    胖子羡慕地看着前面的车说:“小哥,你丫的该换车了,这辆已经不符合你现在的身份了,胖爷跟着你也丢人。”

    我说:“小爷今年刚买的车,有什么可换的,那些都是虚名,最后还是要看谁的腰包更鼓一些,万一有什么好物件你盯着点,小爷给它拍下了。”

    胖子嘿嘿一笑,说:“靠谱!”

    在我们车以龟速前行到了一个四米多宽三米高的门口,就看到前方的车辆就像是在过安检一样。

    每一辆车的司机不但要出示请帖,还要下车接受检查,看样子这安保工作不错,只不过那对用油漆染红的大门显得有些寒酸。

    “我还以为这岳家有什么能耐呢,搞这么破两扇大门,还他娘的不如胖爷家的防盗门那好呢!”胖子嘀咕地骂道。

    到了我们的时候,我出示了请帖,然后很配合地下车让搜了身,见有黄妙灵这个女士,立马就站出来一个女人搜她的身在,这点让我颇为满意。

    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两扇大门,如此近的距离,我立马就看出这并非是普通的木门,而是两扇血龙木大门。

    只不过用油漆刷了一遍,现在上面还有很浓的油漆味,看样子是刚刷不久,但有一个地方却露了出来,我怀疑这是故意而为之。

    在检查完毕,我们上车开了进去,我把自己的发生和胖子一说。

    胖子顿时就大吃一惊说:“血龙木大门?我操,丫的够奢侈的啊!”

    连黄妙灵也为之所动,忍不住点头同意胖子的说法。

    我说:“死胖子,待会儿你安生点,千万别给小爷惹事,以这个岳家的气魄,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胖子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不用你说,胖爷的脑袋也不是摆设,等一下我给你们打听打听,这岳家到底是何方神圣。”

    进了停车场,把车往那些豪车中间一塞,我们就开始观察这个院子内的情况,那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那怪叫做天府岳家,光是前院就有五亩地那么大。

    院子里栽着好几排各色不同的树木,长势是整整齐齐的,明显是被人精心修剪过,而且都是名贵品种。

    有沉香树、金丝楠树、红豆杉树、黄花梨树、菩提树、银杏等等。

    我都不知道在北京是如何培养一些热带树木,看样子光是这些树木就下了不少功夫,还有一些名贵的奇花异草,看的人是眼花缭乱。

    此刻,我有一种进了全是真品的古董市场一样,也就是这些树木树龄还不大,要不然光是这些树就能卖出天价。

    一路上全都是穿着高档的人,这些人形形色色,口音也是天南海北,我甚至在其中看到了一些当代的商业巨子。

    这些平时只有在电视上出现的人,一时间全都云集到了这里,壮观的场面甚至丝毫不逊色那些珍贵植物。

    我扫了一眼,眼前就有一百多人往里边走,估计这个规模已经不亚于任何一场国内外的拍卖会,一些金发碧眼的老外,也混在人群之中。

    胖子惊叹道:“我靠,这座院子至少也有二十几亩那么大吧?而且这里可是他娘的二环,这不仅仅是有钱就能买得起的,这个岳家的身份已经超出了胖爷的想象。”

    我点头说:“这院子已经是天价了,看样子北京城还不知道藏了多少真正的权贵在里边。以小爷看,岳家的发家史可能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

    传说岳家的始祖是南宋时期的英雄人物岳飞,那个抗金名将,被誉为南宋最杰出的统帅,而且还是个大文人,一首《满江红》成为流传千古的不朽之作。

    在宏伟的正厅前,站着两排礼仪小姐,个个都有闭月羞花之色,身材也是无可挑剔,比起现在的一些车模,那真是云泥之别。

    这些美女,一看都是受到高等教育,正带着我们这些眼睛都快瞪出来的男人往旁边的一个侧院子走。

    我们跟着人潮进入了侧院,发现这个侧院也非常的大,容纳五百人就坐肯定是没问题的。

    在我看到一排排散发着香味的檀香木太师椅的时候,就知道这里将是我们这些宾客接下来就坐的场地。

    正面已经搭建起一个台子,上面摆放着横排的椅子和桌子,一些戴着老花镜的老者就坐在上面,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着一盏照宝灯。

    我估计这些人应该都是鉴宝师,其实虽说有熟悉的面孔,可一时间也叫不出名字。

    我们被安排坐下,立马就有穿着旗袍的美女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服务。、

    胖子咽着口水,指了指美女说道:“有牛奶吗?”

    我知道这家伙已经把我交代的抛到九霄云外,就悄悄地狠踩了他的脚一下,把胖子踩得齿牙咧嘴,怒目瞪着我。

    我没有理会他,就对旗袍美女说:“三杯茶,谢谢。”

    旗袍美女将各类茶的名称往我们面前一摆,看得我是眼花缭乱。

    扫了一遍,我点了三杯极品铁观音,那旗袍美女立马从身后的推车里拿出茶叶和热水,给我沏好之后,便到了下一家。

    “香!”胖子喝了一口就忍不住赞叹道。

    我说:“好几万一斤能不香吗?这岳家还真的财大气粗。”

    胖子一口干掉之后,说:“胖爷借着要茶的功夫,打听打听这岳家的来头。”

    我也没有阻拦他,胖子就屁颠屁颠地朝着那些旗袍美女走去,很快我就看到他和一个人聊了起来,看模样应该是有些苗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接近了拍卖开始的时间,大部分人已经落座,由于人太多,我也没有看到霍子枫他们,反正现在往前看还是往后看,都是黑压压一片的人。

    不少相熟的人在聊天,场面杂乱的声音抵得过三个菜市场。

    我看着表八点五十左右,立马就来了一群穿着黑衣带着墨镜的壮汉,开始劝阻那些流窜的宾客回位,胖子自然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他回来之后,我问:“怎么样?打听到什么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