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大打出手
    最后,那个北京人的话,让我为之一怔,好像丫的就亲眼所见似的。

    北京人说:“我看十有**是皇陵,听说和氏璧出现在末代盗神付义的手中,而付义的铺子少了一半,我看应该就是这个张家大少爷摸出来的。”

    我真是佩服这两个人的推测能力,好像说的还有根有据的,不过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就是帮助我师妹保存了她女儿的尸身获得和氏璧的。

    不过,这种事情不是亲身经历,说出来别人只会以为那是一个笑话。

    主持人第二件要拍卖的藏品是夏姬的玉珩,这件藏品最后以十亿的价格被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拍下了。

    这惹得胖子一阵的抱怨:“真是胖子比胖子,气死胖子啊!”

    我和黄妙灵相视一眼,摇头苦笑。

    接着就是最后一件藏品,那个西周时期的七十二块玉覆面,在有人开始喊价格的时候,胖子问我:“小哥,这玉覆面我们要吗?”

    我说:“试试吧,万一等你这个死胖子真的死了,小爷好用这随白事礼。”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他娘的说什么屁话,胖爷才不会死呢!再说了,那玉覆面也遮盖不住胖爷这张英俊潇洒的俊脸。”

    我胃里有些翻腾,说:“别他娘的废话,已经正午了,小爷饿了,该去吃饭了,你快些出价吧!”

    胖子问我:“最大的承受限度是多少?”

    我说:“和夏姬的玉珩差不多,再高我们就不要了。”

    “哦!”胖子好像懂了似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喊道:“十亿。”

    噗!

    我嘴里刚喝的茶水就喷了出来,有惊诧的眼神看着胖子,心里暗骂道:狗日的,就不能先看看行情再定价吗?万一还用不了十亿呢!

    不过,胖子这一招确实很奏效,我看大多数人的想法和我差不多,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再出价了。

    在主持人喊了三声之后,一锤下去便宣布本次拍卖会的结束,并告诉我们这些宾客他们设立了宴会厅,可以吃过饭,等过些日子来领取拍下的藏品。

    毕竟涉及的金额非常的旁大,以现在的银行体系,今天是没有人能拿出那么多钱的,反正你存几百亿都当天可以给你办妥,但是你想要提一百万以上,那必须要事先预约的。

    当然,岳家敢这样放纵买主这样做,那说明是有绝对的把握的,这让我不由地相信在中国都没有人会去拿岳家开涮,那样无疑是虎口拔牙活腻歪了。

    我自然是留下吃饭,以那些茶点来看,相信饭菜肯定不会差,而且我多少还是要吃回一些,要不然那让岳家占的便宜也忒大了。

    大多数人则是选择了离开,毕竟并没有拍到东西,多少也有些沮丧。

    打个比方,这就和你手里攥着大把的钱逛了一趟超市,但发现便宜的东西没有自己想要的,而贵的又买不起,恰巧碰到超市免费提供午餐,我相信他们宁愿花钱到外面和情人去吃麦肯基。

    宴会厅自然也足够所有人一起来用餐,可人不多,就显得非常的空旷,零零散散坐着一些人,粗略估计一下不会超过五十人。

    我喝着花雕,胖子却是一个劲地朝着皇家礼炮和人头马去招呼,不一会儿就五瓶红酒下了肚。

    我劝胖子说:“狗日的,酒是人家的,命是自己的,你他娘的用得着这么拼吗?”

    胖子喝的舌头都有些僵了,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骂道:“狗日的,这酒后劲真他娘的大,不过胖爷至少帮你喝个十万八万地回来。”

    我苦笑道:“这连零头都不够,人家这么大的拍卖会,而且如此秘密的进行,肯定没有税,那光是这偷漏的税就能把我们这群人喝死。”

    胖子觉得我说的也对,就一头栽在桌子上,呼呼地大睡了起来,我看的有些头疼,估计等一下就是我和黄妙灵的麻烦了。

    这时候,端着红酒杯的小贝缓步走了过来,然后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我实在是不喜欢和他同桌吃饭,说:“请坐,不过我们快吃完了,马上就要离开了。”

    其实根本没有等我邀请,小贝就挨着黄妙灵坐了下来,看得我心里的火直往上冒,现在这么说她都是我女朋友,这狗日的还不死心,真是日了狗了。

    小贝问黄妙灵:“盗神身体还好吧?”

    黄妙灵说:“很好,谢谢。”

    小贝说:“是我老爹和我哥托我问候盗神的,以我自己,我只关心你还好吗?”

    如此肉麻带着暧昧的话,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就去看黄妙灵的表情。

    黄妙灵此刻脸上的非常自然,让我看不出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她说:“谢谢,我也非常好。”

    “那就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嘛!”小贝说着就呵呵地笑了起来,接着他才把头转向了我,问:“张文,我说的对吧?”

    我摸了一支烟出来,点燃吸了一口说:“怎么了?”

    小贝说:“从刚才来看,你很想要‘夏都斟寻’绿松石牌吧?”

    我心里想着,你娘的别叫爸,小爷不稀罕。嘴上却说:“看着比较喜欢,不过既然你花那么高的价格拍下了,我觉得自己应该不是那么想要的。”

    小贝冷笑,道:“可我没有那么多钱!”

    “你想干什么?”我忽然意识到小贝这小子有可能有阴谋,感觉这种做法和那个该死的白鹿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小贝转头看向黄妙灵问:“灵灵,你还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吗?现在还算数吗?”

    黄妙灵一愣,便是微微点头,说:“算数。”

    而这个时候,我心里顿时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加上小贝脸上的轻蔑坏笑,这种感觉更加非常强烈了起来。

    小贝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猎手,而我就如同一只度过幼年的狐狸,此刻我早已经落入了他的陷阱之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给我的致命一击。

    黄妙灵看着小贝问:“你的意思是要我买下‘夏都斟寻’绿松石牌吗?”

    小贝摸着他耳朵上的青铜耳环,很随意地点了点头,说:“我就是这个意思,这没有超出你以前所说的道理和人性的范畴啊!”

    黄妙灵脸色非常不好看,但她还是咬着银牙说:“那好,我答应你,以后你我两不相欠。”

    我之前被付义算计的就已经够恼火了,但毕竟后者是前辈,即便传出去别人只会说姜还是老的辣,而我的面子上挂得住。

    可是,要被小贝这小子算计,我实在是压不住心头的怒气。

    砰!

    我一拍桌子,骂道:“你他娘的也欺人太甚了吧!”

    小贝却没有理会我,只是一笑说:“这是我和黄妙灵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外人管不着吧?”

    胖子被我一下子从桌子上拍了起来,擦着流淌的口水,问道:“怎么了?地震了吗?”

    我也不回答他,直接扑过去对着小贝那张欠抽的脸就是一拳,大概是因为我太突然了,所以小贝并没有来得及反应,被我狠狠地砸在了脸上,整个人不由地朝后退了数步。

    “我操,几个情况啊这是?”胖子揉着朦胧的睡眼就站了起来拉住我问道。

    可是就是因为胖子这一拉,我立马感觉小腹钻心的疼,因为刚才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小贝趁机就在我肚子上踢了一脚,让我整个人都弓了起来。

    胖子一看不对劲,也不再问青红皂白,提起一把椅子上去就砸在了小贝的身上。

    哗啦!

    结实的红木椅子应声而碎,这次小贝直接被打的趴在地上,胖子还想动手,黄妙灵一把将他拉住,摇头示意他不要再闹了,同时用眼神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们这里已经成了宴会厅的焦点,而此刻有几个穿着黑西装戴墨镜的壮汉已经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带头的人走上来直接说:“岳家不欢迎闹事者,请你们出去,事后损失会以挂号信的方式寄给你们。”

    胖子指着地上的小贝说:“是他先挑的事,凭什么赶胖爷走?”

    小贝明显被胖子砸的够呛,嘴角挂着一道鲜血,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发疼的背脊冷声说:“你们敢动手打我,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胖子“呸”了一口骂道:“姥姥的,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竟敢来北京城找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几个黑衣人相视一眼,打了个呼哨之后,立马就从四周跑来一些黑衣人,然后二话不说就要把我们拖出宴会厅。

    这些黑衣人的力量极大,我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再看胖子被两个黑衣人反扭着也无法挣开,我便已经彻底放弃了,估计要很丢脸地被扫地出门了。

    “等等!”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那些黑衣人停住了脚步。

    我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只见来人眉目娟秀,脸部线条柔和,深邃的五官,留着板寸,一身纯手工西装里边是黑色真丝衬衫微敞,露出健硕的胸膛,年龄应该和我相差无几。

    “少爷!”那些黑衣人叫道。

    这个少爷摆了摆手,对那些黑衣人说:“你们几个都退下吧,这事情我亲自来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