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失忆症
    胖子不高兴地说:“不管怎么样这绿松石盾牌反正是砸手里了,这就算是在冷兵器时代,也无法用来阻挡刀枪剑戟啊?典型就是墓中一个陪葬品罢了,只有这些研究意义,并没有实用价值。”

    一直没说话的黄妙灵说:“我觉得现在分析的都是表面上的意义,而不像是这块绿松石牌的真正用处,看样子我们还需要找个真正懂它的人来。”

    胖子笑道:“得了吧灵妹妹,全北京城懂行的都在这里了,胖爷看就是连盗墓祖师爷搬出来都没用,这个呢,只用那个时代的人才知道,我们这些……”

    忽然,胖子不再说话了,因为我的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个人,几乎我和胖子一起喊出她的名字:“韩雨露。”

    没错,就是韩雨露。

    韩雨露和夏姬的复活这是一个共同点,而夏姬这个姓氏和夏朝又是同一个字,那说不定韩雨露和夏朝还真的存在某种联系。

    商量好要请韩雨露过来,霍子枫就说:“你们等着,我过去接她。”

    胖子说:“那么麻烦干什么?直接打个电话叫她打车过来不就行了。”

    霍子枫无奈一笑,便在伙计地打开卷闸朝外走去。

    我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不过稍微一过脑子就瞬间悟出来了,说:“死胖子,你难道不知道韩雨露不会用手机,更不知道打车是什么吗?”

    胖子挠着头说:“不好意思,胖爷把这茬给忘了。”

    我们坐在铺子里看着绿松石牌发呆,而一旁的七十二块玉覆面被我们冷落了,后者可以说是金缕玉衣的一个部件,那是西汉时期的物件,对我们这次倒斗并没有多大关系。

    我抽着烟想着一件事情,比如我现在死了,然后等两千多年又复活了,我自己会怎么办?

    那时候的科技肯定超出了我的想象,就像是古代的书简或者口头通讯被手机之类的代替了一样,也许那时候手机将被另外一种通讯设备代替,普通人开的都是飞船,人都在半空中住着。

    我总不能站在地面,对着天空摆手说:“嗨,上面那个飞船德胜门二十块钱走不走?”然后被飞船上的人丢了一个白眼,一瞬间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如此设身处地的来想,其实韩雨露她是非常可怜的。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她没有亲人、没有熟悉的朋友,就连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那么的陌生,仿佛她就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差不多和古人穿越到了现代一样。

    只是,这些并没有小说或者连续剧里边的爱情,有的全都是现实社会中的现实。

    无聊之下,胖子提议打牌,红龙这次也比较给面子,所以我们三个就买了扑克牌斗地主,用来打发时间。

    我不知道是不是人点背喝凉水都塞牙,不会儿我就输了好几万。

    胖子和红龙乐得嘴都合不上了,扬言说今晚的饭他们请了,就去潘家园不远处那个星级酒店里,搞得我郁闷的要死,看样子我果然有败家子的潜质。

    一个多小时之后,霍子枫带着韩雨露走进了铺子,我们三个人的“炮火连天”才算结束,我估计自己输得钱能够我们这些人今晚享受北京城最豪华的“一条龙”服务了。

    让韩雨露看看绿松石牌,她便全神贯注地打量了起来,有时候做出一个回忆的表情,其中包含着丝丝的痛苦,看得我心里非常的变扭。

    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事情放在她的身上呢?她真的能扛得动吗?

    很久之后,韩雨露才说:“有些印象,但印象非常的模糊,那大概是我看的一卷书中的记载,我已经记不清楚居然写的,只记得大概好像说这叫‘禹狐玉盾’,是华夏汉族用来祭祀的一种神秘物品,后来好像就失传了。”

    “禹狐玉盾?”

    我皱起眉头,说:“韩雨露,你再好好想想,它的神秘之处在什么地方,哪怕就是一点点的东西。”

    韩雨露微微的凝眉,一脸的惆怅,又是很久的回忆。

    我一看自己好像做的有些过分了,立马就说:“算了算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用,这几天我们也该出发了,到时候去西周的陵墓中,也许答案就在里边,毕竟夏朝和西周是紧挨着的两个朝代。”

    黄妙灵也有些心疼韩雨露,说:“好了,你别听他们的,有些事情其实不记得要比记得好上很多。”

    韩雨露微微摇头说:“我真的很想把以前的事情都记起来,可是好像有两扇大门把它们关闭了,只留下一条细小的缝隙,我只能从这条缝隙去看里边那些关于以前的事情。”

    失忆是由于大脑受到击打或者强烈的刺激,将关于记忆的部分破坏,分为不同的类型和程度,一般性失忆是可以通过一些熟悉的人、环境、以前的场景再现,加上药物的治疗可以恢复的。

    但还有一种并不是大脑直接失忆,而是因心失忆,这样的失忆会导致把以前的事情忘得七七八八,只留下一些小小的片段,这样的失忆最为折磨人,甚至可能演化成常说的失心疯。

    我估计韩雨露就是因心失忆,就在给了霍子枫一个眼色,示意他跟我过来。

    在铺子的一角,我轻声问他:“师兄,韩雨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她全忘了那在情理之中,可这样是……”

    霍子枫说:“不瞒你说,她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师傅把她送到一个医学老教授的面前,在一番救治之后,那个老教授都说回天乏术了。”

    我问:“后来怎么活过来的?”

    霍子枫说:“太多的奇迹。”

    他忍不住瞄了韩雨露的背影一眼,说:“她能死后那么久复活,这是一个奇迹,她能从那遗址的废墟走出来也是一个奇迹,她又找到了那个战国古墓还是奇迹,而她能活下来更是一个奇迹。”

    我被这么多奇迹绕的有些晕,连忙说:“那在韩雨露身上发生这么多奇迹,也许正是因为奇迹太多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霍子枫叹了口气,忽然问我:“师弟,你喜欢她吗?”

    我愣了一下,问:“谁?”

    霍子枫说是韩雨露,我立马觉得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说:“师兄,你别他娘的逗了,谁不知道我喜欢的是黄妙灵,而且我们两个现在已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了。”

    霍子枫微微点了下头,说:“我喜欢她。”

    我哑然失笑,感觉他此刻怎么跟个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轻轻拍了拍霍子枫的肩膀,我说:“师兄啊师兄,你都这样问了,瞎子都能看得出。没事,虽说你师弟一表人才,但肯定不会跟你这个做师兄的抢女人的。”

    霍子枫说:“谢谢。”

    我说:“你谢个屁啊,对了,你喜欢她什么?只是因为长得好看吗?别忘了,她以前可是一个千年大粽子,你小心自己的枕边人会爬起来吃了你。”

    “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我也一样,也许是同病相怜的关系,而且我也承认,她确实很美,你不觉得吗?”霍子枫问我。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觉得霍子枫和她还挺合适的,前提她不会像在墓里那样发飙杀人。

    现在黄妙灵就已经变得够闷的了,要是换成韩雨露这样一个更闷的,我估计自己会被闷死。

    铺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尬尴,胖子和红龙早已经两个人玩锄大地去了,常贵喜和伙计们倒是很有兴趣地围着那两件藏品继续欣赏着,毕竟那可是两个十亿,估计好几辈子见一次也非常了不得了。

    黄妙灵和韩雨露坐在一旁发呆,偶尔只有黄妙灵说一句话,而韩雨露大多是点头或者摇头,偶尔不得不说的时候,也是简单的几句,这也算是非常难得了。

    我示意黄妙灵过来,让霍子枫过去陪陪韩雨露,给他们两个制造个机会,念书的时候这种事我经常干,但凡是两个女生在一块,我曾经的兄弟看上一个,就会让我把另一个拉走,而我就和拉过来的女生东扯西扯,给丫的制造机会。

    黄妙灵到了我这边,就说:“小哥,以后别逼韩雨露了,我看得出她很难受的。”

    我叹了口气,说:“知道了。”

    顿了顿,我压低声音说:“说句难听的,韩雨露的复活其实还不如消失在她们那个年代,现在的她估计是我们这些人中最累的。”

    韩雨露点头说:“每个人都有难处,每个人也都有幸福,只不过你的难处没有人看到,而你的幸福全在别人的眼中。”

    胖子插嘴道:“精辟。”

    我白了他一眼,骂道:“狗日的,玩你的牌去,凑什么热闹。”

    胖子正想反驳我的时候,忽然韩雨露猛地站了起来,说:“我想到了。”

    我们都是一怔,黄妙灵问她:“韩雨露,你想到什么了?”

    韩雨露仿佛是真的想到了,所以她整个人变得没有之前那么纠结,即便她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但那种高兴是由整个身体表现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