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盗神的请求
    几乎和以往一样,在三天之后,我们由各个地方出发,我把那对红玉鸳鸯让二叔拿回了老家,先让爷爷他们研究研究再说。

    我们由北京城出发,这边是我、胖子、黄妙灵、霍子枫、红龙以及韩雨露六个人。

    这是我的要求,因为我觉得已经足够了,毕竟这次的喇嘛还是由我来夹,说话自然管事。

    其实,我之所以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担心人多事多,还有一个就是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亡,即便是一个和我没多少关系的人也不类外。

    我们把目的地设立在距离四川不远的古村,这个村子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里边全都是洋溢着南方特色的房屋,屋顶瓦片漆黑一片,明显做足的防雨措施,而四周的墙却是白的好像每天都有人在刷一般。

    由于我们都去过云南,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好奇,只是我在韩雨露的眼中好像看到了一抹陌生的神色,好像她从来结果这样的江南风光。

    村子坐落在四川的偏西北的地方,老远就能看到那富有丹霞风貌四川,三座兄弟峰在齐腰的白雾中若隐若现,闻着泥土的芬芳,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升华了,无比的舒坦。

    可惜现在我们只能看看,还要在这里等其他人。

    由于四川被列入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名录,加上这里的风景确实优美,所以来旅游的人着实不少,而多我们几个“背包客”也就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街道中央是一条河道,两边留下个五六米的岸边,摆着一排整齐的当地特产,然后是村民的房屋。

    河道里有少量的小渔船,上面只是象征性地打一些鱼,其实说白了就是游玩用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胖子一路上都在和不同的小贩聊天,当然碰到几个人嘴皮子溜得,他也只得买些东西,所以还没有到客栈,胖子已经是满载而归了。

    “我操,你们能不能帮帮忙?帮胖爷分担点能死吗?”后面的胖子抱怨着骂道。

    我笑道:“活该,让你废话多,这下遭报应了吧?”

    胖子说:“小哥,你他娘的太不了解胖爷这一片苦心了,我这也是为了和当地的人民群众打成一片,促进当地的旅游业,顺便打听点关于四川的事情,万一有什么忌讳,也好提前知道不是?”

    我说:“小爷早他娘的就来过一次四川了,如果有什么忌讳早应该听说了,你话多就话多,还找个屁借口。”

    “我靠,你丫怎么不早说。”胖子颇为无奈地叫唤道。

    我哈哈大笑道:“狗日的,你什么时候问过小爷?”

    胖子又骂了几句,就安静地在后面喘起粗气,本来我们这次背包里的东西就够重了,那些特产几乎成为压死胖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估计也就是他,要是我人家就是白让我拿,我都拿不动,现在两肩勒的都快断了。

    终于,看到一间门脸不错的客栈,我们六个人就走了进去,当时我就差点瘫坐在地上,因为这次准备的有些过头了,几乎是墓里能用到的东西都带了,不重那就不科学了。

    开了三间房,两个女人一间,我和胖子睡一间,另一间就是霍子枫和红龙的。

    我们先后打了招呼,约定好晚上出去吃饭,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边蒙头大睡。

    我睡得比较快,胖子还在收拾他的“战利品”,不过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胖子的呼噜声已经震天响了。

    我赶快把空调打开,将被子蒙在自己的头上,比较是个陌生的地方,我睡得并不安慰。

    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有人敲我们房门,胖子骂了一声就转过身继续睡。

    我揉着迷糊的眼睛,打开门看到了霍子枫,他让我们起床出去吃饭,我转身就去叫胖子,谁知道胖子刚睡的舒服,说晚上他今天免了,让我们出去吃,他饿的话可以吃那些特产。

    我非常无奈,说:“行,那你他娘的就睡吧,小爷一会儿把饭菜给你打包回来。”

    胖子连眼睛都没睁,摆着手说:“谢了啊小哥。”

    我们选了距离客栈有五公里的地方吃饭,根据船夫说那是他们这里最好的饭店,而且最有特色,如果他骗我们到时候可以找他来要回船钱。

    这种玩笑话听听就够了,反正我们都是吃饭,也就当旅游了。

    在船头一盏矿灯的开路下,我们才到了船夫说的那家客栈,叫做“古香古色”,从门面来看,确实是这里挺有规模的一家饭店。

    一进门,里边有一些食客,伙计看到我们五个人来,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立马就迎上来问道:“五位,楼上有包间,请跟我来。”

    我们跟着伙计上了楼,在接到菜单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包间是要收费的,我之前还以为是因为这伙计看我们打扮不俗,看来他是觉得我们是外地人,趁机“宰”我们一次。

    如果换成我第一次倒斗的时候,那我肯定就是说上两句,可现在对于一百块钱的包间费,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放在眼中。

    点了菜,要了啤酒,就开始喝了起来。韩雨露指了指里边的空调,对黄妙灵说:“能再凉一些吗?”

    黄妙灵拿起遥控就调制到了十八、九度,瞬间我们就感觉浑身发冷,再看韩雨露却好像正舒服一样,用餐巾纸擦着两鬓和鼻梁上的汗。

    这一刻,我确定她和正常人无疑,而且还是一个北方的娘们,怕热不怎么怕冷。

    饭菜一上齐,我就说:“都别客气,开吃。”

    这时候,门再度被推开了,我以为是那个伙计,没想到却是一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黄妙灵连忙站起叫道:“师傅,您怎么来了?”我们只好也跟着站了起来,唯独韩雨露是个类外。

    来人正是末代盗神付义,他摆了摆手示意我们都坐下,而他看了一眼韩雨露,也坐了下来。

    喝了半杯茶水之后,付义说:“我手下的人已经过来了,人不多也就是三个,你们就当是替我带带他们。”

    我就皱起了眉头,难道这就是盲天官说的让我感觉非常奇怪的人吗?

    那我真的一点儿都不奇怪,反而有的只是厌烦,毕竟在沉船葬最后的关头,他们的变化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有黄妙灵在这里,我也不好说什么。

    红龙却是冷哼一声说:“您这是唱的哪门子戏啊?我们好像没有邀请你们吧?可您又是怎么知道的?”说着,他就看向了黄妙灵,让我也忍不住看了一眼黄妙灵。

    付义呵呵一笑对红龙说:“小子,你是夹喇嘛的筷子头吗?”

    红龙不服气道:“这次夹喇嘛的是我老板。”

    “那你给老夫闭嘴。”

    付义看向我,微微点头说:“看得出盗王那老家伙是想把你培养成他的人未来接班人,这种大斗你已经是第二次夹了吧?”

    我心里有气,因为打心眼已经相信是黄妙灵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付义,而且也是最有可能的,便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故意拖延时间。

    片刻之后,我才说:“付义前辈,我敬您是黄妙灵的师傅,这一行当的前辈,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但希望您适可而止,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

    付义不怒反笑,笑的有些凄惨,说:“年轻人,我的时间不多了,而你们的路还很长,如果可以的话,请让他们三个跟着你们去吧,我不想自己拼搏下来的一切毁于我的手中。”

    在看到付义这幅表情的时候,我甚至都以为自己眼花了,但其他人也是一脸的吃惊,因为谁都想不到,这个刁钻的老家伙会有这样的一面。

    我是最看不得别人动之以情,而且还是付义这个岁数的人,他在放下身份恳求我,让我瞬间就感觉到一种凄凉和不忍。

    也许是因为黄妙灵已经不再是他那个听话的徒弟,也可以说他用黄妙灵和我做了交易,身边再也没有几个可用的人,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毕竟,我把和氏璧与聚宝盆都卖给了他,这种有价无市的东西,在生意人的眼中那绝对抵得上一千个女人。

    之所以我那样做,因为黄妙灵在我眼里抵得上所有的东西,爱情是无价的,她更是。

    我理解黄妙灵有很多迫不得已的地方,作为一个重感情的人来说,养育她长大成人的人,那就是她的再生父母,就像她有时候和我说的那样,她在报恩。

    我转头就问黄妙灵:“黄妙灵,你说吧,这件事情我听你的。”

    黄妙灵愣了一下,看向我说:“小哥,这次的事情由你来决定,我不想忘了师傅的恩也不想负了你的情义。”

    红龙说:“老板,您……”

    我微微抬手打断红龙想说的话,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犹豫了一下,我便对付义说:“我会带他们进去,也想要带他们出来,可如果期间发生了什么问题,希望付义您可不能推在我身上,毕竟斗里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