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月夜幽会
    我以为付义会知难而退。

    没想到,付义说:“这个是自然,那先谢谢你了。”

    说着,他端起了一辈子示意敬我,也也出于礼貌拿着啤酒回敬他,喝了茶之后,他对黄妙灵说:“在斗里照顾一下他们,最好让他们都活着回来,我就先走了。”

    “嗯,师傅您慢走。”黄妙灵咬着嘴唇,我分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闪动的泪花,心里有些不解这是为什么?难道付义快归位了?

    接着这顿饭吃的就比较无趣,有付义的出现,加上胖子那个起哄架秧子的家伙在睡大觉,所以我们草草吃饭了之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接着休息。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胖子手里握着一根火腿肠,两只幽怨的小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两只手,问我:“小哥,你丫的答应给胖爷带饭的?饭呢?”

    “我操,忘了!”

    我确实是忘了,满脑子都是付义的事情,他的出现让我很多复杂的东西交织在内心,所以早把满口答应胖子的事情给抛下脑后了。

    我本来还想解释一下,胖子就站了起来,拉着我就往外面走。我问他:“干什么去?”

    胖子说:“吃饭啊,胖爷快饿死了。”

    我眼睛都绿了,说:“这里距离饭店可是有五公里的水路,你确定现在还要去?”

    胖子已经是红了,说:“狗日的,就算五十里你也得跟着胖爷去,要不你他娘的你别答应胖爷。”

    我自知理亏,而且还真的不能让胖子吃零食度过一夜,要不然估计明天早上他还没有吃饱,而我一夜也不用睡了,要是明天一早就出发,我们两个岂不是成了软脚虾了?

    无奈,我和胖子就坐上了客船,那个船夫说:“呦喝,怎么就你两个人啊?这次去哪里?”

    胖子说:“就去五公里外的那个饭店。”说完,他就和船夫聊了起来,这个船夫世代盛生活在这里,倒是对四川非常的了解,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后来我都没有想到,胖子邀请船夫到“古香古色”里边一起吃饭喝酒,而船夫也颇为够义气,居然说不收我们的船钱。

    看样子,他已经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投缘的人了,和胖子彻底聊上瘾了,我只能在一旁握着一瓶啤酒听着他们扯淡。

    船夫告诉我们,四川聚山岩、洞穴、云雾、瀑布为一山,集奇特、险要、陡立、俊美于三石,雄伟奇特,蔚为壮观,且群山苍莽,林木叠嶂,窟隐龙潭,泉流虎跑,风光旖旎,吸引了很多中外游客。

    船夫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最好去江郎书院看看,那可是这里所有人的骄傲,千年传承的学府,让我们感受一下里边的氛围,就算我们不再学习,也好教育后辈子孙。

    不过有一个地方我们还是不要去,那就是倒影湖。

    最近几年有不少游客去湖里照过,结果命短的人不出几天就死了,是把人的魂魄照走了,已经成为了当地人的禁地,可是外来游客并不知道,所以还有人络绎不绝地过去。

    我心里暗笑,想不到这船夫还挺迷信的,如果真的有这么奇怪的事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只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在为人处世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同时也不再那么轻易相信人,总是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根据我的推测,既然那是一个湖,里边肯定就有旅游观光的船只,都说同行是冤家,应该是这个船夫和那边的人有矛盾,所以才这样中伤他人,目的就是搅黄那边的生意。

    关于四川的传说出船夫也提到了,而且我早些年也听过,那就是在古时候这一代有出现了一个妖怪。

    有姓江的三个兄弟修道归来,听闻之后,便出面降妖,在和妖怪大战三天三夜之后,最终不敌却化作了三大巨石,将妖怪镇压到了山下。

    回去之后,胖子睡得好像有些多,就翻过来转过去地睡不着。

    我被他的动静搞得也没有睡意,其实应该是最近的睡眠质量变好,所以只要能安安静静地睡上几个小时,就不会再那么困了,这和下斗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胖子问:“小哥,你也睡不着?”

    我坐了起来说:“睡你妹啊,起来抽烟。”

    “靠谱!”胖子也坐了起来,直接掏出烟给我丢在了床上,我们两个人开始吞云吐雾。

    胖子说:“小哥,咱聊天有意义的事情。你说你之前来过四川,这里的风水到底怎么样?能葬帝王吗?”

    我叹了口气说:“我以前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学风水知识,根本就不懂什么风水的好坏,不过记得这里是鸟语花香、植被繁茂,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吧!”

    胖子没好气地说道:“你以前没掌握,现在不是已经掌握了,难道现在回忆回忆也看不出?”

    我骂道:“你他娘的知道个屁,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小爷早忘得差不多了,一直也没有想到这里,要不然咱们第一次下斗也不用跑到云南,来这里一次性就暴富了。”

    胖子摇着头,说:“榆木脑袋,你这记性该吃点猪脑补补了。”

    我说:“那把你的挖出来个小爷吃!”

    “滚!”

    胖子将烟头丢在了地上,忽然神秘兮兮地放低声音对我说:“小哥,你还记得刚才船夫说的那件事情不?”

    “什么事情?”

    我皱着眉头说:“船夫跟你一样都是话唠,那嘴跟机关枪似的,说了那么话,小爷早他娘的晕了。”

    胖子穿个裤头跑到我耳边一说,我顿时就大骂道:“滚,这事要黄妙灵知道小爷还活不活了?”

    胖子说:“你娘的,还没怎么样就这么怕老婆,这要是你丫的和灵妹妹结了婚,胖爷还怎么拉着你去happy?”

    我说:“死胖子,你千万以后别提这一茬了,还记得第一次倒斗回来在雷子局里多丢人吗?这事要是让黄妙灵知道了,她会怎么看我?你他娘的就是属猪的记吃不记打。”

    胖子哀声叹了口气,回到他的床上耷拉个脑袋对着下面说:“兄弟,对不住了啊!”说完,头往枕头下一钻,就去生闷气了。

    我对于胖子这种行为表示谴责,不过如果他自己去我也不会拦着。

    毕竟做我们这一行都知道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要看今天的辉煌,说不定明天就变成灰土了,能享受一秒就享受一秒吧!

    胖子的呼噜声又响了起来,可是我彻底睡不着了,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从二楼看着四周的风景,没有大城市的霓虹和繁华,只有宁静和安详。

    月亮照着水中,随着涟漪而波光粼粼,感觉这夜晚真美,难怪南方被誉为“月之故乡”。

    “人活着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这个问题,但忽然间这个问题就出现在我的思绪中,可是如果自己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那我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分裂症。

    正在我打算回去睡觉的时候,手刚碰到窗帘,忽然我就愣住了,因为我在楼下看到了有人出现了,按理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两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一个人应该是从我们的客栈出去的,另一个人好像是从不远处走过来的,其中那个身材苗条的应该是黄妙灵无疑,至少另一个就无法判断,只知道那绝对是个男人。

    黄妙灵和这个男人一碰面之后,便四周扫了一眼,同时也没有放过我们的客栈,目光在我这间房前停了一下,也许是看到了这条极细的缝隙,不过我已经站到了一旁,相信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黄妙灵和那男人轻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顺着河边并肩朝着北边而去。

    我心里自然非常的不爽,不管怎么说,黄妙灵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作为一个男人看不到就是没发生,但是看到了就必须看个清楚,而且这大晚上的我也不放心她。

    我开始穿衣服,胖子突然坐了起来说:“我操,小哥大晚上你干什么?”

    我说:“肚子不舒服,上个厕所。”

    胖子嗯了一声,说:“房间里边不是有卫生间吗?”

    我捂着额头非常郁闷,这种话早已经说习惯了,也不想再和胖子解释,担心一会儿再把人跟丢了,穿好衣服就开门走了出去,在关上门之后,我就开始飞奔下楼。

    村子的夜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个也是刚刚吃过饭回来的游客,当地人除了做生意的之外,这个点怕是都已经搂着老婆孩子睡觉了。

    我朝着北边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黄妙灵她们的身影,估计是进了哪条小巷,我便连忙快步走了过去,一条条的小巷往里边看。

    这时候,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顿时吓了一跳,差点就叫了出来。

    拍我的人正是胖子,他一脸不解地说:“我操,小哥你大半夜的出来做贼啊?怎么吓成这样?”

    我说:“不是,我刚才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影,想要确定一下。”

    “放屁!”胖子指了指前面不远的地方,说:“那条巷子里就是船夫说的那个好地方,你他娘的不会是想自己一个人出来偷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