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祖村祠堂
    对于小贝我是真的讨厌,不仅仅是因为他有着贝勒爷的绰号,可是他刚才救了我,我还是出于礼貌地说:“谢谢。”

    小贝一脸无所谓地说:“只要你不想着再给我一拳就好。”

    我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我和他实在不对盘,我不认为他和我们倒斗就会变得和我成为朋友,不过看样子又是付义安排的,这个老东西也不知道想玩什么花样。

    小贝忽然皱起眉头,说:“应该有三只才对,怎么只要两只?”

    我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就变了,说:“我操,胖子在院子外面。”说完,不管不顾地朝着外面飞奔而去去,黄妙灵和小贝也跟了上来。

    院门是朝里边反锁的,我看到那把锈迹斑斑的锁头,拽了两下愣是没有扯开,而我听到外面有人下墙落地的声音。

    我心里暗骂:不会吧,他们两个人都能上去,就小爷自己没用?

    不过,我还是太高看小贝了,要是他也有那样的身手,也就不会在岳家拍卖行被我突袭一拳成功,此刻他就一脸无语地站在我的身后,显然也是无可奈何。

    “小哥,胖哥不在啊!刚才他真的就在外面吗?”隔着门黄妙灵问我。

    我立马傻了眼,因为在我进入院子的时候,那是胖子亲自把我抬上墙的,我敢保证刚才那不是鬼,即便鬼像传说中那样会变成胖子的模样,但一定无法模仿胖子的性格。

    回了回神,我忙说道:“黄妙灵,你四处找找,看看那家伙是不是躲在哪里抽烟去了?”

    其实我肯定是想多了,要真是这样,我刚才喊救命的时候,他就算是无法进入,但肯定也会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候,小贝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走这里。”

    我转身去看,就见小贝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个竹梯子,此刻也顾不得跟他怄气,就将梯子搭在墙上,我们两个先后都翻了过去。

    出了院子之后,我先是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确实没有胖子的身影。

    我心里暗骂:这死胖子到底钻哪里去了?不会是被女鬼勾引了吧?

    “小哥,他带手机了吗?”黄妙灵问我。

    我恍然大悟地掏出了自己手里的手机,找到胖子的名字给他拨了过去。

    手机里边响着“嘟嘟”的声音,但却没有人接,同时一阵很有爱的铃声从远处传入了我们三个人的耳朵中。

    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这就是胖子独特的手机铃声,我曾经还嘲笑他一个爷们怎么用一些小女生喜欢的铃声。

    胖子说我智商还马马虎虎,但情商却低的离谱,这种手机铃声是小女生们最喜欢的,他每时每刻都在为全垒打做准备。

    胖子活得非常的现实,他更加能适应这个社会,而我大概是因为性格原因,加上做古董生意又学了风水,所以有些自命清高,这也许也是我为什么会一根筋地那么执着于黄妙灵。

    闲言少叙,在我们听到铃声却没有人接电话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朝着铃声的方向摸了过去。

    大晚上这个铃声显得非常的诡异,在手机里传出了系统声音之后,我挂了再度拨了过去。

    随着铃声越来越真切,表示着我们距离胖子越来越近。

    最终,我们出现在一个有着三层小楼的院子外面,而手机应该就是在院子里边。

    我抬头一看就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这三层楼看外观至少有百年的历史,在门楼上悬挂着一个牌子,上面清晰地刻着四个大字:“祖村祠堂。”

    祠堂是汉人祭祖先或者先贤的地方,除了崇宗祭祖之外,还有各房的子孙平时办理婚、丧、寿、喜等事。

    在中国封建社会时期,家族观念非常的深刻,往往一个村落和生活着一个姓氏的家族,通常都会建立家庙祭祀祖先。

    其中最为有名是大多都是在安徽省内,比如罗东舒祠、大邦伯祠、胡氏宗祠、永嘉郡祠、八方祠堂、孝思祠和客家祠堂等等。

    祖宗祭典代表着华夏民族信仰的优秀文化形式,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和历史价值,同时也不得不说这种地方最为骇人。

    晚上三五个小伙子都不敢轻易进入,可这个死胖子进去干什么?难道还真的碰到女鬼了?

    祠堂大门紧闭,外面是一把黑漆漆的虎头铜锁,这也算是一个老物件,能卖个几百块钱。

    不过现在不是看古董的时候,我估量了一下墙,就盘算着怎么上去。

    黄妙灵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问:“小哥,你不是会开锁吗?怎么还打算翻墙头啊?”

    我愣了一下,瞬间就有些哭笑不得起来,确实打开古代一些各异的锁是我爷爷传下来必修的功课,我他娘的一紧张居然给忘了,而且刚才我还傻搓搓的站在一把锁面前那么久。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由于出来的匆忙,而且我也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

    忽然,看到了黄妙灵头上的黑色卡棍,就指了指说:“借我用一下。”

    黄妙灵拿下递给我,我接过来将卡棍塞进了锁孔里边,这种老古董的锁子是最容易开的,几乎在三秒之后,古锁跳了一下,然后就落在了我的手里。

    黄妙灵对我竖了个大拇指,我挠着头不好意思地一笑,正准备冲进去救胖子的时候,却被小贝拦住了。

    我问他要干什么,这家伙却说什么里边的鬼气很重,有什么危险之类的话。

    用无奈地眼神看着他,我就像是看sb似的,这里是祠堂,没有点阴气那才真的奇怪。

    我打开他的手说:“废话,这里没有鬼哪里有鬼?”说完,我就快步往里边走。

    小贝拦住要追上我的黄妙灵,冷哼一声说:“算了,不让他吃点苦头这小子不会听我的话,他太自以为是了。”

    要不是情况紧急,我恨不得跳回去骑在他的脖子上暴揍他一顿,现在怎么搞得他好像正面人物,而且还是那种正面人物里边的主要角色、高手。

    而我虽说也是一个正面人物,却是要证明他能力的那种牺牲品、陪衬品和炮灰之类。

    我身上没有带什么武器,只是将护身符摘下来反握在手中,同时看到杂草丛生的院子里边有一块两个拳头大光滑石头,立马就捡了起来,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我才不想让小贝这兔崽子看我的笑话。

    杂草有半人多高,加上夜里我已经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下,心想:这里不会有蛇吧?

    忍不住朝后瞟了一眼,我发现黄妙灵并没有听小贝的话,而是跟在了我身后,小贝一脸的无奈也跟在她的背后。

    我暗暗一笑,看样子还是我的亲人啊!

    这样一来,我的胆子就大了不少,走到了房子跟前,我再度打了胖子的电话,听声音应该是在二层。

    三层祠堂的建筑并不多见,不过我对南方的祠堂的印象都差不多,这里也只是高了一些。

    木质的窗梁钉着黑色的塑料布,完全看不到里边的情况。

    正房第一层的门上也有一把锁,但这把锁是压根没锁,锁子已经全是铜黄色不均匀的铁锈,一抹就是一手,但我扭动这锁之后,便把门推开。

    一推开门,顿时就有一股潮湿**的味道扑鼻而来,毕竟南方水汽大,加上用塑料布遮蔽,这属于正常现象。

    在月光照射进入,显得有些凄凉和奇诡。

    正面就是一个长三米五宽两米的长方形四脚木桌,木桌上面摆放着一个香炉,这也是月光照射范围之内的东西,其他的全部隐藏在了黑暗中。

    把护身符套在脖子上,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一道白色的光线就照了进去,虽然距离不是很远,但三五米之内的一定范围还是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的。

    进入一层里边,在我朝着木桌走了几步,顿时就看到了我想象中的东西——那是几十个灵位。

    这些灵位上面刻写着逝去先人的名字,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里边居然并非是一个姓,好像光我看到的就有十几种姓氏。

    没有太多时间研究这种蹊跷,我们就开始找楼梯上二楼,在我刚发现二楼的时候,同时在楼梯口也看到了一口松木的棺材,棺材没有上色也没有绘画,就是那种刚刚从棺材铺里买出来的那种。

    对于棺材这类东西,我的免疫力早已经提升到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境界,因为我在墓中见过比着宏伟、壮观和磅礴一百倍的棺椁。

    这就好比每天开卡车的司机,有一天换成了汽车,我想没有一个卡车司机会觉得自己掌握不了的。

    没错,在倒斗方面,我已经是老司机了,至少是非常的熟练,所以看到这口棺材,我只是微微愣了一下。

    毕竟,这棺材摆放的地方有些不太对劲,要不然我根本就懒得看它一眼。

    我担心胖子会有危险,就直接踩着棺材盖上跳了过去,在上楼梯的时候,木质楼梯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甚至让我觉得随时都有可能断掉。

    所以,我不由地把脚步放慢了一些,发现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不结实,立马就大步流星地上了二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