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南苗蛊术
    黄妙灵已经一个转身,在那些棺材盖上跑了几口,然后直接一把抓出她的一面铜镜,对着那个怪手就砸了过去。

    砰!

    怪手的抵抗力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在中了一击铜镜之后,居然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将小贝松开,反过来就抓黄妙灵。

    我一看这还了得,即便黄妙灵刚才不出手,我也不可能丢下小贝离开。

    毕竟我们只是有些事情上存在矛盾,他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我是不会假借别人之手来灭掉他,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怪物,说不准一会儿小贝报销了之后,就该我们死了。

    被松开的小贝如同一团烂泥似的摔在地上,而黄妙灵又开始在棺材盖上奔跑起来,那只怪手紧随其后,仿佛就好像有一张桌子面成了精要杀人一般。

    我叫道:“胖子帮忙!”然后就抬起一块棺材盖的一边。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一把将我推开,说:“胖爷自己就足够了,也好报刚才的仇。狗日的,吃胖爷一板子。”

    说着他一个人就将松木的棺材板抬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着那怪手拍了过去。

    胖子下手黑我可不是第一次见了,加上刚才这怪手袭击了他,那是肯定是带着怒气的,刚才不动手,他是真的想要借助怪手除掉小贝,现在既然摆好架势要打,那自然是动了杀心。

    在黄妙灵刚刚往地下一滚,那怪手就到了眼前,胖子甩手一板子已经出去,接着就是“砰”地一声,我的耳朵被震的嗡嗡作响,胖子也是闷哼一声。

    当我再去看怪手的时候,发现怪手已经摔在了地上,而且没有了反应,我诧异地看着胖子问:“你他娘的用了多大的劲?一下子就把这东西拍死了?”

    胖子没说话,让我看他的手,我凑过一看就明白了,原来胖子两手的虎口都震裂了。

    而我们这种常年用工具的人,手上可是用老茧的,现在破了足以说明他用了百分之二百的力量。

    “胖哥,谢谢你!”黄妙灵道了声谢,然后就赶忙去给小贝查看伤势。

    这仿佛已经形成了她的职业习惯,说起来是个女盗墓贼,但可是要比那些挂着牌等着拿红包的医生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我问黄妙灵小贝怎么样,黄妙灵说气血不畅,不过没什么大事,休息一会儿就没问题。

    我心里暗惊了一下,因为小贝之前可是被怪手拍了出去,觉得咱们也应该伤筋动骨,那样他就没有办法和我们去下斗了。

    可没想到这小贝的抗击打能力这么强,难怪在岳家拍卖行被我和胖子先后打了,也没多大事。

    胖子撕掉衣服包扎了双手的伤口,我想要帮忙,他说不需要,他自己能行。

    我就非常好奇地去观察那只手,毕竟这么大的手估计这一辈子见一次都非常难得,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

    捡起刚才掉落的石头,就试探性地砸了一下,发生那怪手毫无反应,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凑上去仔细观察。

    这只怪手确实是大啊,此刻躺在地上就好像一只被锯开的小猪崽子,我看了看它的指头,发现全都是圆溜溜的“斗”。

    传说中十个斗的人是有皇帝命的,也不知道另一只手是什么情况。

    黄妙灵搀扶起小贝,说:“我们快些离开这里,这么大动静肯定会引起当地村民的注意,到时候我们有口难辩了。”

    我一想也对,就说:“行,你带着小贝先走,我和胖子把这里简单收拾一下,毕竟这是人家的祠堂,我们这样做已经是对他们的先人大不敬了,不过看在我们事出有因的份儿,这里的亡魂应该也不会责怪我们的。”

    小贝指着地上的怪手,说:“这叫魂手,传说是一些成仙成神的人尸体变化而来的,而且它还没有死,应该只是被打晕了,不要太靠近它。”

    见他说的这么头头是道,我也不敢不信,就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问:“那怎么办?”

    小贝没有回答我,而是摸了一下他的青铜耳环,这时候就看到一只血红的虫子从他的耳环里边爬了出来,顿时我们三个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胖子更是忍不住骂道:“我操,你和小贝怎么这么变态,居然在耳朵里边放蟞王。”

    小贝说:“这只蟞王是养在耳环里边的,它对于活物的躯体都有着致命的杀伤力,估计也只有它才能克的住这只怪手。”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养蟞王的,但既然他会蛊术,也就是会驱虫术,那肯定有他自己的一套手法。

    这还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要是带着这么一个人下斗,我估计至少再也不用担心粽子了。

    我们亲眼看着血红色的蟞王钻进了怪手之中,而我的手也跟着不由地痒了起来,便不敢再往下看,就问小贝:“什么时候能好?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小贝说:“一分钟。”

    实际情况已经够三分钟,而我们在这段时间把倒落的棺椁抬到了长凳上,又把棺材盖盖好,唯独那两扇被打破的窗户没有办法补救,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在小贝将蟞王召回他的耳环里边,我发誓绝对要离这家伙远一点。

    毕竟,我们之间还存在的矛盾,他要是一不高兴派那只蟞王过来咬我,我估计只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回去的路上,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村民提着手电往这边汇聚,只是人太少也不敢几个人就进入祠堂之中,一个是害怕,另一个是对于先人的尊敬,至于后来有没有进入,我们就不知道了。

    我代替黄妙灵扶着小贝,颇为好奇地问:“你的蛊术是怎么学的?”

    小贝说:“十六岁生日那年,我老爸请了个苗疆的师傅教我的。”

    胖子冷笑道:“王老头也真够变态的,居然让他儿子学这种东西。”

    小贝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们不知道,我们家天生有眼疾,看东西非常的模糊,而我多少也遗传了他一些,所以白天看东西超过十米就看不清了,要是这晚上三米就非常勉强了。”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我们并没有因为他们父子有这种病而感到可怜他们,反而是有一种深深的忌惮,毕竟我们和王老头有过买卖,知道这老头子的本事,要是眼睛没病的话,估计鉴宝宗师就是他了。

    忽然知道小贝有这样的毛病,我的心里很不东西地开心了一下,毕竟面前这个情敌,我觉得压力瞬间就减轻了太多,加上小贝拿掉他的蛤蟆镜让我们看了他的眼睛。

    那只能用骇人来形容,大量的息肉都反在了外面,多看了几眼就感觉胃里开始搐动。

    回到客栈里边,给小贝开了一间房,然后一夜就不断听到外面吵杂的声音,大概是这一趟出去有些累了,所以就这样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我们在街上的摊位吃早餐的时候,无意间听两个当地人说了两件关于昨晚这个村子里边发生的怪事,不过他们就是提了几嘴,毕竟担心影响旅游业,所以也就没有说太多。

    一个就是有人夜入李家老宅,门锁都被撬开了,可是里边并没有什么东西,这让当地人有些不解。

    另一个就是祠堂里边发生的事情,他们觉得是老祖宗显灵了,怪他们没有及时去打扫、祭拜,所以棺材才会碎裂。

    其实这两件事情的亲眼目睹者就坐在他们不远处。

    虽然我是亲眼见了,但是我却无法解释鬼推磨和那只怪手,只能按照灵异事件看待,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去四川了,所以我们只不过是过客。

    我问过胖子在我进入古宅后他发生的事情。

    胖子的话让我非常的匪夷所思,因为他说自己看到我从墙头上又跳了出去,他叫我我没有理他,就往那个祠堂的方向跑。

    胖子当然不放心我,就一路尾随追了过去,在我翻墙进入了祠堂之后,胖子也没有来得及多想,骂了我一声,就跟着翻了过去。

    在他到了二楼看到那些棺材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不过连我都不怕,胖子更是胆肥。

    他看着我蹲在了一口棺材下,以为有什么危险,就跟着跑了过去蹲下。

    可是一蹲下胖子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他并没有看到我的身影,当他意识到不对劲之后,就立马站起来想要原路返回。

    可是刚刚站起来,就听到身后“呼啦”一声,接着就有一股力量直接把他捏晕了,等他醒来以后就看到了我们,之后的事情也不必再叙述一遍。

    幸好我们都安然无恙,我也不想再去追究这件事情,毕竟这次四川之行是为了西周的古墓,只要找到那种怪鱼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已经和黄妙灵、胖子商量好了,立马转身回北京,不去找什么主墓室。

    说实话,虽然我们是这样商量的,但我真的没有多少信心。

    黄妙灵要做什么,我很多事情想阻拦都没用,而胖子是看到冥器不要命的主,即便我能拦得住一时也不可能让他乖乖跟我出来。

    现在我希望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少摸一些冥器,正好抓到一条那种鱼,然后这样我们还可能有提前离开的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