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彼岸石刻
    其他人也在不同程度地焦急着,胖子就像是一个陀螺似的在原地不断地徘徊,绕的我的眼睛都花了。我实在受不了,就骂道:“死胖子,你转什么呢?小爷都快被你转晕了。”

    “怎么还不出来!”胖子嘴里嘀咕着,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抬起头呛我:“不想看闭上眼,胖爷又没花钱让你看!”

    我骂了一句,正想给胖子来一场启发人生教育课程,可这个时候韩雨露从盗洞里边跑了出来。

    不等我们问她怎么回事的时候,她为数不多地主动开口说:“收拾东西,马上进去,没时间了。”

    我本来还想问问这就没时间了,开始其他人已经背起自己的行礼朝着盗洞飞奔了。

    我暗骂一声,怎么每次都是小爷慢半拍,这让里边的粽子怎么看我?

    它们肯定会笑话我是个软蛋,其实它们那知道要是没有小爷,这些快若疯兔的人根本连墓在哪里都找不到。

    举个苹果那么大的栗子:小爷是老板,是负责找到靠谱的生意,而其他那些看似威武的家伙们都是我的员工,他们来完成工作。

    进了斗之后小爷就变成了监工,督促他们完成这单生意,当然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监工,但请不要把我当成拖油瓶,因为小爷才是主角。

    在我脑子胡乱地想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时候,其他人已经钻进了盗洞,我最后一个钻了进去。

    此刻,发现里边正散发着酸味和许多无法形容的味道,由于前面的人都没有戴防毒面具的意思,我也就没这个打算,一群人冲到了盗洞的尽头。

    但是前面带头的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只能跟着继续往里边跑,整支队伍已经像是脱了缰的野马。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坑,下面正流淌着黄白混合的细沙,要不是前面的人在这里有停顿一下的迹象,此刻我估计已经掉下去了。

    这个坑就是用来拍砖墙夹层里边细沙的,可是我看到沙土已经填满了一大半,而且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终于明白韩雨露为什么说“没时间了”。

    原来这沙子的数量之多完全超出了我们所料,估计再过不了五分钟,不但这个坑会被填满,就连刚刚打开的这个入口也会再度封住。

    在入口的时候所有人就更慢了,我看到了一个仅仅一个弯腰人勉强通过的口子。

    而此刻胖子正半蹲并侧着身子往里边挤,离魄那些人正在往里边推他,胖子的惨叫声已经响彻了整个盗洞,又一次发誓要减肥。

    最终,胖子还是被硬退了进去,然后我们后面的人才逐一进入。

    在我进入的时候,发现砖墙里还不断地往出涌沙子,而那个沙坑已经平了,沙子已经开始向着四周蔓延,即将要将整个盗洞填满。

    胖子从入口探出脑袋,骂道:“小哥,你他娘的不进来,跟这些沙子对上眼了?不想活了?”

    “哦哦,这就是进去了!”

    我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那些沙子,便三步并作两步走进了那个口子,里边已经是一片的手电光,都对着刚进来的我照着。

    我苦笑说:“这沙子会将我们的盗洞填满的,我们很可能没有退路。”

    胖子将我拉到墙根说:“废话,这还用你说?地球人都知道了!没事,只要进来就好说,到时候我们可以反打盗洞出去,毕竟从里边还是好找突破口的。”

    接下来,我们眼睁睁看着入口被沙子吞没,那里从砖墙变成了一堆沙墙。

    而且,还不是普通沙墙,里边的有着很酸的味道,显然正如之前所料,沙子里边混合了硝石、硫磺和木炭。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已经将历史重写,关于火药的发明最早的记录是在西汉时期,而如果这个墓真的是西周的,那么火药将是四大发明最早发明,同时也是影响后世最为久远的发明。

    但我们不能在这里久待,方士、道士在炼丹除了加火药三件套之外,还有一些砒霜、水银之类的猛毒的金石药。

    所以,沙土里一定会有这些东西的残留物,加上无数年的变故,天知道这些药物是失去了之前的作用,还是变得更加的剧毒无比。

    老话里常说:“是药三分毒,砒霜少吃点也毒不死人。”

    古代帝王为了求长生,极度相信那些方士的话,所以很大一部分帝王的突然暴毙是和常年吃丹药有关的。

    由此可见,少数聪明人忽悠多数人是从古代开始的,就连雄才伟略的帝王也无法避免。

    在史书上记载,唐初名医兼炼丹家孙思邈在《丹经内伏硫磺法》中有记:“硫磺、硝石各二两,研成粉末,放在销银锅或砂罐子里。”

    “掘一地坑,放锅子在坑里和地平,四面都用土填实。把没有被虫蛀过的三个皂角逐一点着,然后夹入锅里,把硫磺和硝石起烧焰火。”

    “等到烧不起焰火了,再拿木炭来炒,炒到木碳消去三分之一,就退火,趁还没冷却,取入混合物,这就伏火了。”

    所谓的“伏火”其实就是放在炼丹炉内炼丹,说这样可以用火焰燃烧驱逐原本那些猛毒里的毒质,以我的观点来看,也许是可以缓解一些,但肯定还是有毒的。

    我们往里边走了走,我又回到了队伍的中间地带,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然后打着手电去观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在是一条墓道,有三六米宽,高度至少在六米以上,因为手电光照上去很难看清楚顶部有什么,但肯定是有人工装饰的,只是看不清楚等于没用。

    最为我感到吃惊的是墓道两边的墙壁,墙壁大量地脱皮,掉在墓道两边的油槽里。

    油槽,古代早期用来照明的沟槽,一指深十公分宽,在下葬当天油火一直从入口燃烧到主墓室,这是极为奢侈的东西,小国家的王侯是用不起的,所以就发明了灯奴。

    在墓墙上面残留的还能够看得出一些精心的雕刻花纹,好像是某一种少见的花,但由于没有完整的可以看,现在还看不出。

    不过,我可以肯定我肯定自己曾经见过这种花,因为它不长见,所以我还专门去仔细研究过,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它的名字了。

    在我们顺着墓道继续深入十几米之后,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下段比较完整的雕刻,虽说也有脱落,但完全不影响我去辨认这种花的来历。

    其他人也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发现,毕竟很有陵墓在刚刚进入就会使用大量的雕刻。

    这种做法会耗费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这样让我不由地怀疑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并不是护龙陵,而就是真正的皇陵。

    这花一看到全貌,我就立马知道它的来历。

    这花名叫彼岸花,是一种生长于夏季,性喜阴湿环境,耐寒性强,怕阳光直射,土壤是少见的红壤,现在在浙江这边还有生长。

    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学名叫红花石蒜,是可以入药的。

    传说花香是有魔力的,能够唤起死者的记忆,而传闻中黄泉路上就有这种花,也是这条不归路的风景,人就是踏着红火的掉落花瓣,同向幽冥地狱。

    还有一种说法是关于彼岸花,它象征着人对于爱情的忠贞不渝,一辈子心就属于一个人,即便不想见也无时无刻都在思念,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永远望着彼岸,却很难抵达。

    黄妙灵问我:“小哥,这墓里为什么要刻彼岸花呢?难道西周的国花就是彼岸花吗?”

    对于黄妙灵的问题,我自然很乐意回答,便耐心地说道:“彼岸花对于亡者来说有两种寓意,一种是希望黄泉路上一路平安,另一种是象征着与爱人生死相随。不过墓里却很少见这种花的雕刻,因为红色毕竟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小贝忽然插嘴道:“如果是白色的那就叫曼珠罗华。在佛教中是天上之花、大白莲花,天降吉兆四华之一,它的叶子对于哮喘病有很多的治疗效果。”

    我看了小贝一眼,心里骂道:我操,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啊?你已经出局了,居然还来抢小爷的风头,要不是看你救过胖子的份儿,小爷我就……我就……

    我说:“西周时候道教都没什么名气,佛教没有呢,所以不可能是曼珠罗华。”

    小贝耸了下肩,说:“我就是就事论事而已。”

    胖子最不喜欢听这种事情,就招呼我们说:“快走吧,都别他娘的磨蹭了,再什么沙华、罗华的,一会儿黄花菜都凉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唉,身边有这种粗人,瞬间把咱们的身份都拉低了。”

    胖子拿着手电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头也不回地说:“等一下给你来个漫天花雨,看看你丫的还在这里吹不吹了!”

    众人一笑,便互相招呼着往前走,气氛倒是好了不少。

    一行人继续往里边摸去,漆黑而安静的坏境下,刚刚煽动起来的气氛又变得消沉起来。

    毕竟一个墓墙就耽误了我们这么长时间,并且重新“关闭”,这种设计也绝非出自普通人的手笔,可由于对西周了解不多,所以很难推测出这座墓是出于哪位名家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