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西周青铜器
    一路上的墓道的两侧墓墙上都是彼岸花雕刻,起初我还很有兴趣地看着,到了后来也就麻木了起来,甚至看的时间都会出现恶心的感觉,说白了就是深度的视觉疲劳。

    我赶快把视线移回了这条墓道的宽度。

    在前面的手电照射下,我隐约看到了高大的身影,再稍微往前走走,就发现那是连通着油槽的巨大冥灯。

    对于这里又出现了冥灯,我就有些纳闷,毕竟大部分拥有油槽是不会再建立灯冥的,可这里却又出现了,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既然是周朝墓,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对这个朝代了解的太少,此刻我也只能这样想。

    走上前去,就清楚地看到这冥灯为莲花状,但又没有雕刻叶子,应该也是另一种的彼岸花,因为植物界中“花不见叶,叶不见花”也只有彼岸花了。

    胖子摸出打火机想要点亮一盏,我连忙将他的打火机夺了过来,告诉他千万不要这么做。

    现在还不知道这墓墙里边没有掺杂着火药,万一把这冥灯点亮这个墓炸了,我们可就要葬生于此。

    胖子说:“不可能,怎么可能整个墓都像是一个炸药桶似的,那以前没有冷光源,还不得把送葬的人炸上天。”

    我说:“下斗前不是跟你说了,这里是先下葬棺椁,然后又在墓墙里边灌入的细沙和火药,千万不能因小失大。”

    胖子让我别啰嗦了,不点就是了。

    走过了冥灯,我们还是用手电照明,这样的环境下谁也不睡会,似乎怕吵醒墓里的宿主一般,四周死寂的吓人,整个空间中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呼吸声以及心跳声。

    小银是我们这些里边胆子最小的,走了一段他就忍不住说:“这鬼地方真够安静的,里边还有阴风吹着,没有电声音怪瘆的慌,要不咱们还是聊得什么,这气氛压抑的,我他妈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黄妙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指挥闭上嘴。

    一旁的鬼五轻声呵斥道:“别没事找事,这种地方要步步为营,万一有什么机关在里边,我们一说话不要紧,可大师姐可能就听不到机关的运作了。”

    小银狂点头,然后在自己的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锁”的动作,便四周打量起来,仿佛在担心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向他冲过来。

    胖子说的:“放松点都,别搞得像是做贼似的,这里有外面的墓墙作为保护,几乎就不会再建造什么机关了,毕竟碰到几个不专业的搞炸了,里边就是搞得阎王老子都是白费功夫。”

    “你他娘的别误人子弟,万一有咱们都要完蛋。”红龙以他一个老兵的身份教育胖子,继续说道:“还是小心为妙。”

    我见胖子想反驳,就用手肘戳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多说话。

    倒不是怕有什么机关,毕竟这样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只会扰乱心神,万一出现那种旱禁婆,我们也发现不了。

    当然,我是赞同胖子说的话的,以入口建造出那种墓墙的设计,那就寓意着一旦有人发现这个古墓,然后心生贪念,肯定就是玉石俱焚的场面,而如果皇陵是更深处,完全不会受到多少波及。

    我们继续向前,这条墓道的长度远远超出我的预料。

    此刻,怕是已经走了有上千米,就在我以为这是一条无尽的道路时候,却发现我们已经进入了这种古墓的祭祀台,丝毫没有碰到什么墓室和陪葬殿之类的。

    祭祀台自然不再单调,中间那个比用圆规画出来都圆的祭祀台直径差不多在六米左右。

    四周是几盏更加另类的冥灯,又有些像是灯奴,每个都有三米高,雕琢成了一个个类似恶鬼的东西,这东西都是第一次见,所以看上去有些骇人。

    小贝身边的两个人,一个微胖很高的叫老二,一个很瘦很矮的叫老八,我也搞不清楚他们是不是还有其他几个兄弟。

    老二舒了口气就问小贝:“小爷,这东西是什么?按理说祭祀台四周不都是神像吗?难道西周的神就长这幅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样!”

    小贝皱了下眉头说:“这可能是西周的邪神,就是专门镇守祭坛的。西周作为最接近神的朝代,他们塑造的鬼神,一般都最接近历史真相的。”

    “娘咧,神就这副挫样。”老八喃喃自语道:“长的很串串香似的。”

    我作为这次行动的筷子头,自然要提醒他们,在墓里说话要留点口德,毕竟这是人家的势力范围,我们可以不相信鬼神,但做这一行不能不避讳。

    小贝说这是邪神,我不苟同,更觉得这就是古代的神。

    毕竟,像天女在最初也是非常的丑陋,后来才变得了现在那种女神的模样,也许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正神,只是我们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非常的忌惮和紧张,不过我们这群人中有那么些怪胎,比如韩雨露、霍子枫等人,根本没有多少的表情变化,而像剩余的我们这些人都有些感觉浑身不对劲。

    可是如果西周的神就长成这幅德行,估计谁到这里都无法解释,毕竟我所进过的庙宇道观中,那尊神佛不是一身的仙气的?

    谁要是现在告诉我这是墓主人的坐像,我保证不打死他,不管是神是人,我都无法接受,其实说是怪物还差不多。

    距离现在三千年到四千年的四川三星堆曾经出土过一件神器,说是一棵三米多高的青铜树,但考古学家觉得这根青铜树可能是更为久远的朝代流传下来的。

    只是,被当时的古人深埋进了“长江文明之源”,很可能要追溯到西周。

    至于一颗青铜树是用来干什么的,最后专家给出一个扯淡的推论,就是古人用来晒干肉食,以保存到冬天食用。对于这种说法,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正在我思绪飞了古人一脸的时候,红龙已经站在坐像之下。

    同时,盲天女灵巧地踩着他的肩膀,说:“你们快来看,这雕像里边有一颗拳头那么大的黑珠子。”

    我们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盲天女已经戴着手套端起来那颗黑珠子,正在向我们展示着。我慌忙叫道:“小心,别触碰了机关。”

    盲天女说她知道,让我们放心。

    在她叫那颗黑珠子拿下了之后,我们便围了过去,发现上面居然叼着着很多奇怪的纹路,就宛如被一条条藏头藏尾的怪蛇盘绕着一般。

    我从未见过这种东西,戴上手套接过来,立马就发现这是一个空心球,而且还是青铜器。

    只不过被氧化成黑色,至于之前是什么颜色已经无从考证,所以也说不出个前因后果来。

    在考古中都非常见这种事情,毕竟墓葬风格居然强烈的封建迷信色彩,而且又是几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人所做的事情,就会出现类似太多如三星堆那颗青铜树的陪葬品。

    考古就是一个收集和整理物品的过程,通过历史和猜测来确定某件东西的作用。

    只是,很多东西在历史上都是昙花一现,没有一些确切的记载,谁也无法准确地说出物品的真正用途和陪葬的寓意。

    我们将其他七个坐像也检查了一遍,发现每个里边都有这种青铜球。

    阿红说:“这应该不是西周的神,而是一种类似人的神兽,毕竟西周是华夏文明的神话时期,也是比较早有青铜器的国度,即便说它是任何的东西都可以,毕竟没有文字的图画来解释,谁也说不清楚。”

    我们都同意她这样的说法,而我希望是这里多出现一些雕刻,毕竟这是唯一能看懂的,要是再出现那种龙魂文字,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小贝的身上,而那样我的面子就丢大了。

    在祭坛转了几圈之后,除了祭坛中间犹如蚯蚓爬过的纹路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发现。

    我们就继续往下走,后面还有黑暗一片,也不知道还要走多深。

    按理说祭坛应该有一些简单的陪葬冥器才对,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只得到了八颗“煤球”,也许西周的风俗和以后的有所不同也说不定。

    胖子已经抓耳挠腮起来,他不像是我单纯的来找那种于,他可是来摸冥器的,但这一路走下来,并没有看到任何可以走出去的东西,整个人就显得无精打采起来。

    胖子指了指后面,对我说:“小哥,胖爷想要加快速度到后面就看看,替大家趟趟雷。”

    我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你万一和队伍走散了很有可能出事。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前的教训你都忘了?”

    霍子枫走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他从背面里抽出一根荧光棒,接着就前面丢了过去。

    可是,下一秒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绿色光亮瞬间就消息了,就好像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或者被什么东西吞到了肚子里。

    胖子看的就是一愣,走到霍子枫的背后,拍了下他问:“几个情况啊?”

    霍子枫看了一眼胖子,然后摇头说:“我也不太清楚,感觉前面非常不对劲。”

    胖子嘀咕着说什么现在倒斗不靠眼睛靠什么感觉之类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