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更大的青铜器
    我想的也是这样,毕竟这里太过空旷,而以西周的国力绝对不至于这样做,而且从这个陪葬陵的设计来看,设计者一定是精通此道,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失去。

    只能再仔细找找,因为四周除了入口已经没有别的通道。

    这时候,胖子发现了一块盖在地上巨大的石板,因为严实合缝的关系,要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他自己搬不动,就招呼我们都过去帮忙。

    石板下面很难说有什么东西,黄妙灵让我们先不要动手,以免中了机关算计,她就开始对着石板又敲又听,在确定真的没有问题,我们七八个男人就去撬那块石板。

    石板四周的缝隙只有半个手指头那么宽,我们用凿石锤将撬棍硬砸了下去,然后三个方向同时用力。

    只听到“咯嘣”一声闷响,那石板就翘了起来,这下几个人抓住边缘,就石板抬到了一边,随手丢掉。

    在石板之下,我们先是一愣,然后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和我们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

    大家都一直认为,在石板之下乃是一条通往真正皇陵的通道,可却发现是一个深不够两米的直上直下的方坑,下面发潮变黑的砖头表明是真的没有路了。

    “这是怎么回事?”盲天女非常的惊奇,指着眼前的坑说:“难道这是一个装饰品?”

    阿红说:“可能是通道在砖下!”

    我皱起了眉头,这底部只是用砖满铺,并没有用铜水浇筑,看上去确实有些异常,但一下子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又无法直接给出答案,所以就没有张嘴。

    胖子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管他娘的是什么,直接把砖头拆掉看看,难不成都走到这里再原路返回去?”

    这次胖子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其实打心眼里我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倒的斗多了,早已经没有起初的那种紧张和恐怖,但凡遇到什么难题,即便不想知道过程,也至少也要看到结果。

    探寻未知和揭开秘密,一直都是人内心最渴望的事情。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前半夜胖子去了洗头房,后半夜去了桑拿店,你问他有那么多精力吗?他肯定没有,但是他就是愿意过去,那怕是看看,内心也是满足的。

    霍子枫跳下去,捏起来砖头上的碎末闻了闻,然后对着我们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接着,霍子枫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卡钳,这是倒斗专门对付砖墙的,属于新型的倒斗工具,模样如同龙虾的钳子。

    原理大概就像是扳手似的,将两只尖头塞到砖头的缝隙中,然后扭动上面的机括,左右两边开始夹,直到深深地夹进这块砖中,然后往上一提,整块砖就递了上了,然后的操作就更加的省事了。

    我看着霍子枫将一块块递出来,而且越来越轻松,就感觉非常的不靠谱,这下面要是皇陵,那这个入口造的未免也太次了吧?

    这比起以前所有的地方,都容易了太多太多了,即便第一次我们潜入那个汉朝的墓都要比这难一些吧?

    霍子枫却并没有说什么,说到风水知识我也许比他强那么一丁点儿,可要说到倒斗的经验,他能把我甩出二里地去,而此刻他什么都没有说,至少并没有什么危险。

    毕竟他还是我的师兄,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插嘴,要不然就显得哪里都有我了。

    在一盏茶的功夫后,下面已经很深了,而上面而堆满了黑砖,一共从这个坑里边掏出了有一百多块砖。

    有时候墓中的砖头用不了,但也肯定不会再运出去,所以只能往地下埋,皇帝家最不怕的就是你浪费,这样反而显得“厚称”。

    一层层的黑砖被接上来之后,坑的底部终于再也没有砖了,取而代之是一块刻满花纹的石头,显得非常的奇怪。

    大秃子瞪着眼睛问:“是不是朝下的通道?”

    “不像!”

    霍子枫应了一声,然后将那块石头挖了出来,立马就看到颗一抱那么大的球形东西。

    那东西上面刻着一些王八形状的轮廓,就好像这颗球在一片王八游走的地方滚了滚,然后上面都是那种形状。

    敲了敲,霍子枫说:“青铜的。”

    胖子立马就大叫道:“胖爷知道,这叫青铜王八蛋。”

    我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这死胖子真是什么话都能从他嘴里说出来,其实这应该叫乌龟,因为每个形状壳上都有特定的片数,不像是王八那种一整块。

    红龙用绳子吊在坑里的半空,他一直做中转砖头的“站”,即便是个老兵也受不了一直吊在,此刻更是有些郁闷地问:“这就到头了?”

    胖子不死心地说:“把这青铜球送上来,看看下面是不是有个圆形的通道,正好被这球盖住了!”

    其实我们都已经发现那是不可能的,霍子枫一推那颗青铜球,这颗球自己还能滚动,说明就是这么放在下面的,而再靠下面就是凌云山的山岩石头,显然我们已经挖到了尽头。

    我们用绳子把那颗铜球拉了上来,就听到了“当啷当啷”的声音,显然里边是空心的,其中包裹着什么东西在里边。

    在拉上来之后,我们用周围掉落的石头碎片刮掉上面腐锈和潮湿的泥土,这下子这颗这么大的青铜球上面的乌龟更加的清晰起来。

    胖子围着这颗青铜球转了几圈说:“这可比刚才那八颗大多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废话,两者之间的比例就相当于太阳和月亮。”

    胖子蹲下去,摸着那些龟纹抬头问我:“小哥,你说这左一个球右一颗蛋的,这个墓主人不是个球迷或者就是个鸟人吧?”

    我踢了胖子一下说:“你他娘的别胡说。之前那八颗小球我无法推测,但是这一颗我想小爷知道它大概是干什么的!”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

    我清了清嗓子说:“这应该是一颗占卜球。”

    古人占卜天象、战争、祸福等等都用的是龟甲,把龟甲用烈火灼烧会发出噼啪的声音,这种那声音往往会被理解为神的旨意,然后通过龟甲的裂痕,在上面刻出字来,这也就是甲骨文的起源。

    众人都点了点头,显然同意我的说法。

    这时候小贝却摇头说:“你说的不对。”

    这一下可羞煞小爷,整张脸以我自己都能感受到的热度红了起来,见他们还在看我。

    我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支吾地问道:“你,你,你说哪里不对?”

    小贝说:“这颗青铜球应该是用来记录卦象的!”

    老二立马附和道:“我们家小爷说的没错,你说那个根本就说不通,你以为玩色子呢?有事没事投一下,说不定能奔出个六来,然后就知道天下大乱吗?”

    老八说:“没错,绝对是我们家小爷和老二说的那样。”

    我心头可是强压着一团火,被这两个小罗罗一说,直接就窜到了脑门,但我不是疯子,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还是尽全力把自己的怒火压制下去,什么都没说然后看向了小贝。

    或许就是因为我的不言不语,小贝愣了一下,他皱着眉头呵斥道:“老二、老八,以后没有我的话别他妈的多嘴,懂吗?”

    老二和老八都低下了头,而小贝将视线移到我身上,笑着说:“他们不懂事,你堂堂盗王传人,肯定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吧?”

    我心里暗骂:我操,小瞎子你小子行啊,这一路还算老实,加上救了胖子一次,小爷才用正眼瞧你。

    现在刚一下斗没多久,这小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说我说的不对也就算了,偏偏还加个未来掌门,这典型就是要我们内乱啊!

    胖子一直看在眼里,终于忍不住说道:“贝贝狗,胖爷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儿,很多时候就不让着你,但你丫的这样做是不是太刻意了?惹毛了我们哥俩,胖爷照样可以削你。”

    阿红皱眉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句话的事情,就不能好好说?”

    盲天女说:“对呀对呀,大家都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虽然分开以后还能各盗各的,但是人多力量大嘛!”

    霍子枫和红龙看着我们,但一直一句话都没说,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韩雨露更是不说话,她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像是专心致志在研究这个青铜大球。

    黄妙灵说:“小哥,虽然这次的喇嘛你负责夹,但是现在言论自由,你总不能跌倒黑白,不让别人说话吧?”

    顿了顿,她看向小贝他们三个,说:“你们也有不对的地方,小哥说的不对可以指出来没问题,但你们不能用讽刺的口气。尤其是小贝,管好你的事情,别说那些没用的。”

    本来黄妙灵说的挺公道的,但当时听她说完我不对的地方,后面说什么我全没有听。

    因为自己的肚子里就一个劲地冒酸水,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毕竟她可是我的女朋友,怎么也应该向着我才对,这样一来反而让我有些吃醋。

    场面非常的尴尬,忽然韩雨露抬起头说:“这是一个伪陵,但我有办法找到真正的陵墓入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