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冬虫夏草之蛊虫
    在照明弹灭了之后,胖子也滑了下来,他用手电做指挥棒让我去看一个方向。

    那正是其中的一具尸体,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它的狰狞,只能说是丑到无与伦比,这种相貌即便大白天在街上,也能吓尿一群人,而且我发现它居然没有手。

    胖子非常好奇地问黄妙灵:“这算什么祭祀?它们的手都哪里去了?”

    没有人能给胖子答案,我只能说:“还记得那个明皇陵墓里边的怪手了吗?刚才你也看到一只有手的,很有可能那些手到了陵墓里边了。”

    胖子有些明白我的意思,就说:“小哥,照你这么说,那些怪手不是植物而是动物,被人从这里盗了出去,然后放入了那个墓?”

    我说:“有可能是这样的,毕竟各朝代都有盗墓者,要不然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了。”

    盲天女说:“小哥,你觉得是明朝的盗墓者进入西周盗墓,就是为了抓那些怪手,然后再放入他的墓中饲养?”

    我说:“这不过是我的猜测,也可能是三国事情的盗墓者先盗走的,然后明朝又从那些墓中盗出去,再或者说在古代用那种怪手守护陵墓,是当时最先进的防盗措施!”

    没有人肯定我的说法,也没有人否则,这种事情有时候很难说,毕竟谁也没有在那个朝代生活过,很多事情不是光凭推测就能看到一件事情的本质。

    盲天女再度打出一发照明弹,在这次亮了之后,我们开始观察自己下去的路,就发现这个坡度很陡,几乎就是七十度。

    我们和壁虎趴在竖墙上没有多大的区别,现在只要一松手就能直接掉到隐藏在黑暗的深处里。

    但我们发现只要上了梯田,就可以一个一个地下去,这就好像巨人走的台阶似的,差不多一共十二层,每层的高度是三米左右。

    帮鬼五和大秃子解开了绳子,我们一行人抓着绳子斜着往前走,正好末端能够走到就近的一个台阶上。

    这样一个人接着一个人上来,最后所有人用力把绳子拉了回来,在上面再度落下杂七碎八东西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吧各自的绳子塞回了背包。

    面对如此多的无手干尸,我们就决定先原地休息,毕竟我们需要简单的包扎和治疗,同时需要补充食物和水,反正已经确定这些尸体不会再尸变了,现在最多也就是一个个的陪葬装饰品罢了。

    将台阶上的几具干尸搬到了一边,他们开始张罗起来,而我就很有兴趣就近观察着其中一具尸体。

    从尸体的分化情况来看,这绝对堪称是尸体中男的古董,这点我可以非常的肯定,毕竟目前还没有出土过西周的尸体。

    一来是找不到西周的墓,二来是因为尸体不可能保存那么长时间的岁月折腾,估计早就风化了。

    这样就断定了我的想法,那就是这些尸体就是被灌了水银,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身外也在水银里浸泡过,并且是很长一段时间,尸体的丑陋应该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很有可能是水银将这些陪葬人的脸给腐蚀成这样的。

    黄妙灵说这是在祭祀,她的意思也就是再说陪葬,如果这是一个陪葬室的话,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陪葬室,这消息要是被证实了,那我的发现将会震惊全世界的考古界。

    其实本身西周一直被学界质疑,那是因为没有人能拿出有力的证据,现在只要我把这里拍些照片回去。

    加上一具干尸的话,那我估计就立马成名,然后不出三天我被判了无期,而这个墓也会很快被世人所知。

    我现在对于这些并不是非常的关心,只是脑子里忍不住一直在想这些事情,觉得这里好像就是另一个空间一样,我要是把这里强行带进现实中,就会破坏另一个空间的秩序。

    摒弃这些杂乱的念头,我终于知道我在纠结什么,毕竟古回国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这里如果再和古回国有所联系,那么我觉得西周就是古回国最早的称呼。

    两者之间就现在来看有一些联系,比如说都是被世人争议是否存在的国家、都有着很浓厚的神话色彩、都有一些类似的东西等等,具体细节那就会有更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

    我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韩雨露,此刻她满是是灰尘,但并没有受伤,眼睛一直盯着底部的深处看着,仿佛想要从黑暗中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

    毕竟对于一个重生的人来说,这个世界太陌生了,也许只有这里才能找到一些回忆。

    接过来胖子递给我的红药水和纱布,我自己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手掌,而胖子则又成了阿三,脸上还有不明显的血迹让我意识到。

    这家伙虽说是受的皮外伤,但也属于那种严重级别的,也幸亏是他,换做别人早就一动不动了。

    大家开始补充食物和水的时候,韩雨露还在那里发呆,我就拿着压缩饼干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将一包放在她手里,问她:“想什么?”

    韩雨露看了我一眼我,又看了看手里的压缩饼干,将包装拆开后咬了一小块在嘴里,我都以为她不会和我说话了。

    正用了起身离开的时候,忽然韩雨露说道:“我脑子一片空白,我想把现在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要不然我和这个世界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我愣了一下,立马打消了自己要离开的念头,就看着她说:“其实像你现在这样也挺好,不会有那么多麻烦的事情,不像我感觉自己好累。”

    韩雨露说:“你永远不懂我的累,就像我无法累计你现在的累一样,毕竟每个人的生活不同,要面对的问题也就不同,加上人性格的不同,就会让很多简单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

    我再度陷入了沉思,对于她能说出这种话,如果她是个女作者,我觉得她应该是个非常会写言情的女孩儿。

    可惜就像她说的那样,我和她属于两条平行线的人,丝毫不用有什么交集,最多距离最近的时候,也就是现在这样。

    这时候,霍子枫走过来坐下,问我:“师弟,你们聊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我就看她在发呆,我以为她想到了什么,所以就过来问问。”

    霍子枫看了韩雨露一眼,对我说:“我觉得她现在这样挺好,至少她只有一件事情要去做,那就是找回忆,不像我们这些人,每个人都在同时为太多的事情去操心。”

    忽然韩雨露说:“你们觉得这是祭祀或者是陪葬对吗?”

    我和霍子枫面面相觑,然后相视一眼,在面对韩雨露的时候,我们两个几乎同一时间点了点头,毕竟在风水学和我们的倒斗经验来看,无非就是这些,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别的吗?

    韩雨露见我们两个都不说话,而是点头,她这次几乎没有犹豫说:“我记得这好像是一种喂养。”

    “喂养什么?”我有些急不可待地问道,毕竟她如果真的能想起点什么,或许对我甚至我们都会有好处。

    韩雨露说:“喂养很奇特的东西,它是一种既可以是植物也可以是动物,犹豫它外形像是一只人手,所以它的名字叫……”

    胖子立马跳了过来,说:“冬虫夏草对吧?怪不得胖爷看丫的那么面熟,原来就是这玩意啊!”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一边玩去,少来打断韩雨露的话,要是她忘了,小爷一会儿就吃烤全猪。”

    胖子露出了一个不情愿的表情,然后骂了几声就离开了。

    我对韩雨露说:“你继续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韩雨露说道:“我好像记得它叫草虫圣手,是一种圣物,最大的可以长到我的一般身高。最早是一粒五角的种子,谁要是能够得到它的宠幸,那他(她)的整个家族,都会跟着扬眉吐气,而被它看中的那个人,就会成为它的人,然后等到它成熟,而那个人也会随之死去。”

    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像听出点什么东西,但是一下子又抓不住,就准备等着让她继续说。

    可这时候霍子枫却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说:“就是说在人的身上种下一颗种子,然后等到它成熟,人就会死去,这种杀死宿主的倒是不多见!”

    我立马说道:“其实很多昆虫都会杀死宿主的,毕竟虫子并没有思想,都是依照自我生存来捕食的,很多时候数量在超出之后,宿主就会被吸干血而死的。”

    韩雨露有些听不懂我们两个在说什么,她扫了一圈这里,说道:“我好像想起来这些人应该都是被草虫圣手遗弃的尸体,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小心了,因为这些草虫圣手会继续找下一个人的。”

    听完韩雨露这话,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这事要是换成其他人还有危言耸听的可能,但是韩雨露连记忆都很难记得起,她肯定不会去骗我们。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有她的道理的,这让我浑身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