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惨状死亡
    “哎呀,我操,这是什么东西在咬老子!”忽然,我们听到小银骂了起来,其他人已经围了过去。

    因为我们刚刚又一听了这种事情,难免心里有阴影,所以立马就站起来跑了过去,我心里暗骂:狗日的,难道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吗?这他娘的也太灵验吧?

    在我们围上去之后,小银正捂着他的小腿疼的龇牙咧嘴,仿佛那种疼是钻心的,就像是他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在狠狠的捏着,所以导致他整个人几乎要团成一个球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谁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但众人都意识到了危险,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黄妙灵,这应该是她下意识的反应,作为我们的倒斗医生、倒斗天使,她还是非常尽责的。

    黄妙灵拉了几下小银的手,愣是没有拉开,反而小银已经开始满地打滚,她头也不回对我们说:“都别愣着了,快帮忙摁住他,我要检查伤口。”

    这一下,我们才慌忙上去,小银属于我们这些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基本和个未成年似的,而我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大男人,可四个人愣是没有摁住他,他已经到了一个癫狂的状态。

    最后,我们六个人才将小银摁到在地,他嘴里开始发出惨烈而高亢的声音,听得人是毛骨悚然。

    在胖子摁着他的那条腿上,黄妙灵熟练地用刀割开衣服,当看到里边的情况,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小银的整条小腿上,已经密密麻麻全都是豌豆那么大的水泡,每一个都晶莹剔透,显然里边已经汇集了浓水。

    这好像是那种非常严重的烫伤或者烧伤之类,而且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一看肯定会过敏,即便我也是感觉浑身不舒服,甚至有一种想要上去捏一把的冲动。

    有些地方破开了,就能看到淡黄色的液体中里边流淌出来,同时还有一股辛辣的中药味回荡在空气,让人忍不住想要捂住口鼻。

    我看向了韩雨露,因为这一刻已经想到了她说的草虫圣手那种东西。

    见她正看着小银的腿,我干咳了一声问:“韩雨露,这是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造成的?”

    韩雨露微微摇头说:“不是,草虫圣手是把人束缚到窒息而死,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黄妙灵看着那些水泡也无从下手,她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况,不过千万不要去把这些小水泡弄破,否则会像天花一样,浓水黏住哪里,哪里就会再起一片,直到全身皮肤溃烂而死。”

    这话一说,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可这时候发生不仅仅是我,所有人都和小银拉开了距离。

    胖子皱着眉头说:“灵妹妹,你说丫的会传染我们吗?”

    黄妙灵叹了口气道:“不好说,毕竟不知道这是怎么导致的,但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应该是会。”

    小银扭曲的脸同时哭丧起来,叫喊着说:“贝勒爷,救我,救我啊!你们谁来救救我?”

    我看了小贝一眼,这小子一脸的难色,显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迟疑了片刻,小贝看着黄妙灵问:“如果无法控制,截肢行吗?”

    黄妙灵说:“我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没有办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试试吧!”小贝咬着牙说完,然后环顾我们所有人说:“麻烦大家帮我摁住他。”

    场面十分的尴尬,因为没有人愿意再去碰小银一下。

    犹豫了一会儿,霍子枫戴上手套,叹了口气说:“救他一命吧!”

    胖子想说什么,却被我一下子拦住了,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毕竟这事情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帮忙那是情分,不帮那是本分。

    事情就是这样,万一帮了,也不一定能救得了小银,到时候我们再被他传染了,那可太不划算了,而且毕竟他不是自己人,根本没有必要那样去做。

    不过,我这个人做不出那样的事来,而且霍子枫已经带头准备了,自己也就跟着去帮忙,这样一来胖子也只好动手,接着大家都戴好手套,准备动手。

    啊……

    这时候,小银的一声惨叫再度将我们吓得后退,同时我们发现在他所有露出皮肤的地方,全部都出现了那种小水泡,就好像一只在被人不断吹大的气球,我已经失去了再去帮忙的想法。

    胖子龇牙骂道:“我操,狗日的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造成的呢?”

    我说:“天知道,不过现在小银一定很痛苦。”

    胖子撇了撇嘴说:“小哥,要是胖爷也这样了,记得从这里来一枪,让胖爷少受点苦。”他指了指他的右侧太阳穴。

    我刚想说话,忽然“砰”地一声枪响,顿时四周安静了下来,我们顺着枪声的源头看去,只见小贝单手持枪,枪管正冒着一丝丝白烟,显然不用多说了。

    红龙竖了竖大拇指,说:“其实老子早就想要动手了,这种情况早死早超生。”

    霍子枫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我说:“师兄你等一下,你不觉得这事情有些奇怪吗?为什么这么多人,偏偏只有小银会出现这种问题?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在里边?”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你丫的真是求吃萝卜蛋操心,倒斗就是一个运气活,这只能说明他点儿背,你看看胖爷,虽说每次也会遇到这个那个危险,但总能逢凶化吉。”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别嘚瑟,一会儿你要是中了招,小爷真的给你来一颗子弹。”

    胖子咽了咽口水,说:“别价,你丫的也要看看情况吧,不能说胖爷摔一跤,你他娘的上来就给胖爷一枪,胖爷招谁惹谁了!”

    我也没有心情继续听他说俏皮话,因为大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我也只好随波逐流。

    只是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每次一旦有这种感觉,那肯定会发生事情,而且百试百灵,几乎比女人的第六感都强悍。

    我刚想提醒一下众人,忽然又听到“哎呦”一声,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紧,朝着声音看去。

    这次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小贝,他此刻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他的双腿,头上的汗珠立马就滚落下来。

    胖子拦住我说:“小哥,千万别过去,刚才就是小贝离的小银最近,看样子现在也中招了,反正他都要死,胖爷给他来个痛快的。”

    黄妙灵一脸苦涩地说:“不要开枪,刚才我距离小银也很近,如果要有人出事的话,那第一个应该是我而不是小贝,这应该是一种变故,非常的随机,并非是距离远近的关系。”

    我看到老二和老六都愣在了原地,几乎与刚才的大秃子差不了多少,现在他们两个上前不行,后退又不敢,两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差。

    又是迟疑了一会儿,小贝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看着我们说:“你们快,快走,好,好像有东西在我身上。”

    这种情况最难受,毕竟谁也不知道危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危险就是自己的身边,几乎没有再迟疑,霍子枫一摆手,说:“我们走。”

    我问:“我们真的不管他了?”

    霍子枫看了我一眼,说:“师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的菩萨心肠在这里没用。”

    在我发愣了的时候,所有人已经背起了背包,拿出了家伙,然后朝着坑下快速地走去。

    胖子踢了我一脚,差点把我踢的翻跟头,我最后看了一眼小贝,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敢把手套摘下了,一个个都紧张的要死,每个台阶都要我们跳下去,所以不得不手脚并用,再也也不会用皮肤接触这里的一分一毫。

    随着我们不断地朝着下而行,我没有那种感觉已经离我而去,反而好像一直围绕在我们这群人的身边,这种毫无征兆的变故,谁也说不清下一秒会在谁的身上发生。

    “啊……”在我们下到了一半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小贝的惨叫。

    红龙说:“早知道就给他一枪了,省的他现在受苦。”

    砰!

    一声枪响从上面传来,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但旋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即便是我也是悲大于喜,并没有因为情敌的死,而感到如何的开心,反而感觉心上被压力一块大石头。

    “算是一条汉子。”胖子往上照了一下,然后对老二和老六说:“回去告诉老王头,贝贝狗没有给他丢人。”

    老二和老六已经无精打采起来,我觉得他们应该是知道老王头的脾气,要是小贝没有回去,反而是他们两个回去,那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终于下到了底部,发现这里好像是一个天然的坑洞,而上面都是围绕因为这个坑洞而设立的,也不知道有什么蹊跷在里边。

    坑洞非常不规则,大概算是一个圆形,直径在六米左右,深不见底,不过四周犬牙交错很容易下去,我还发现了钟乳石,从这些钟乳石的情况来看,这里存在应该不下万年之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