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天石传奇
    我叹了口气说:“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事情,但整件事情顺下来就是这样的,在小贝他们大多数人死了之后,我脑子里边就开始想我们的经历,觉得这样最能说明问题。”

    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都保留着怀疑的态度,红龙是六神无主,胖子就是好像不关他的事一样,只有韩雨露如同一潭死水,一直处于波澜不惊的状态。

    想了很久,霍子枫说:“先不要管那些了,我想等我们出去一切都知道了,现在还是把心思放在这八扇门上,研究一下怎么才能进入才是当务之急。”

    霍子枫说的没错,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肯定要继续走下去。

    而且,为了找这个真正的陵墓,死亡了太多人,我这个夹喇嘛的必须要承担起一部分责任了,出去以后要给那些家里人需要帮助的一些安抚金。

    面对八个锁头,只能我和霍子枫商量着来,黄妙灵负责找机关存在的可能性,其他人就去研究有没有别的办法,红龙则是开始查看自己身上的炸药量,希望用最少的量换取最大的回报。

    我们这样也算各司其职,我甚至有些邪恶地想着,如果其他人还活着,到时候我指挥起来就没有这么得心应手了,毕竟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人多了事多这种情况。

    其实盗墓这种地下活动,最好就是三五个人,最多不能超过九个,这样指挥起来才会有程有序,人多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有时候这种麻烦来于外界,有时候也会是内部矛盾。

    可是在我所经历的这些墓中,很少有几个人去倒斗。

    我不知道这算是刻意安排,还是必须要人多才行,但我个人觉得前者居多,这么大一块肥肉,几个人确实很难吞下,不仅仅是墓中的原因,还要涉及到以后出手。

    那我就会觉得这是盲天官的良苦用心,可现在事情又摆在眼前,难道是我想多了?

    还是其中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盲天官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害死我们,对于他并没有什么可图的利益。

    我和霍子枫将我老爸传授所有的关于开锁的技巧研究了一遍,其中太过繁琐和枯燥,就不一一记录。

    所以,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有时候感觉非常接近,却还是打不开,总感觉到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

    胖子靠在墙上抽烟,说:“他娘的,胖爷最烦这种情况,我们想进去,丫的偏偏不让进去,还死了那么多人,狗日的真是太晦气了。”

    我瞥了他一眼,说:“盗墓本来就是盗墓者和设计者的博弈,我们要进去,他们肯定不希望我们进去,否则帝王还请他们做什么?要不是他们的设计高人一等,那还怎么称之为大师呢?”

    “得得得,你丫的说的都有道理,胖爷不说话还不行?”

    胖子说完就开始小声嘀咕:“你们师兄弟两个搞不清楚,还往胖爷头上发无名火,胖爷招谁惹谁了。”

    对于胖子的性格我太过了解了,也就没有跟他继续扯。

    转头我对霍子枫说:“师兄,这样下去不成啊,这锁估计就是师傅来了也束手无策,我们还是要从其他角度想办法。”

    霍子枫微微点头,然后看向韩雨露,犹豫了片刻他说:“我觉得眼前的事情只能看韩雨露的。”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毕竟事情已经涉及到很久远的事情,那么韩雨露应该多少知道一些。

    只是,她现在的表现,放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让我还真的摸不清头脑,此刻只能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大概是韩雨露察觉到我们两个人盯着她看,就缓缓地转头看向了我们,迟疑了一下就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去,她问:“怎么了?”

    我有些说不出口,其实也不知道该这么说,只能把皮球踢给了霍子枫,给打他眼色,示意还是他说。

    霍子枫犹豫了很久,才说:“韩雨露,你难道对这种夏门鼓没有一点儿印象吗?”

    韩雨露说:“有。”

    我和霍子枫差点一头撞在墙上,我连忙接过话问:“那你怎么不说啊?”

    韩雨露说:“你们没问,我也就不说了。”

    一听到韩雨露这边有眉目,瞬间所有人都放弃了手头的事情,开始团结在以韩雨露为中心的四周,每个人都露出了渴望的眼神,就放佛一群狼盯着一块鲜美的肉似的。

    韩雨露指了指那八个夏门鼓和八把锁头,开口说:“这些都是用天石打造而成,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在战斗的时候这些天石鼓才会出现,它们可以鼓舞士兵的士气,有时候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天石?”我诧异地问道:“天石是什么?从天而降的石头吗?”

    韩雨露说:“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咀嚼着她这句话,终于好像是明白了过来,就给她形容了流星雨的情况。

    等我说完,韩雨露点了点头,说:“和你说的差不多,不过那是一场灾难性的天石陨落,遍布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死了很多人,而且还出现了很多的怪物,我们的家园就是被那些怪物摧毁的。”

    历史上,在古典《春秋》中记录了公元前六百八十七年大爆发事件,其中说的就是“天降火雨”,所指的就是流星雨。

    后来经过科学验证,那是天琴座流星雨,现如今在天文学中还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

    往前提到冰河世纪中,那时候就是因为流星雨大规模的降落,导致火山喷发、海水涨潮、地壳运动,所以让恐龙等远古物种灭绝。

    其实对于佛道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这两大教派在典籍中也有提到此类事件,而且佛教更是传的神乎其神,甚至觉得佛教比道教创建的时间更为久远。

    从现实来说,道家是老子所创,而现代科考普遍认为,佛教创立于公元前五百多年,相当于孔子时期,所以略晚于老子,而后在西汉时间开始传入我国。

    不过佛家信徒讲,并不是佛教比道教要晚,而是那时候佛家存在于另一个空间,只是没有到达现在的空间而已。

    如果照这样说,那道教也可以用同样的言辞,只是佛道相争经久不息,就吴承恩老爷子的《西游记》中就能看得出。

    扯得有些远了。我回过神问韩雨露:“袭击你们家园的是那种三条腿的黄皮子吗?”

    韩雨露也许是听不懂我所说的黄皮子是什么东西,但她还是给我们形容了那些怪物的模样,其中绝大多数我听都没有听过。

    不过,我觉得不可能是陨石带来的,毕竟流星的温度那么高,上面是不可能有生物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一场旷世大规模的流星雨爆发,将一些隐藏在深山老林或者什么不常有人类活动地方的野兽惊吓了出来,自然有一些会跑到古回国去。

    那应该是生存与生存的战斗,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物,所做的事情都是出自于潜意识的行为。

    霍子枫问:“那你们有研究过那些天石吗?”

    韩雨露说:“那些石头上都燃烧着火焰,将地面砸出了很多的坑,我们的家园也被摧毁,只能转到地下生活,幸好地下有我们的旧址,所以我们才幸免于难,但还是死了很多子民。”

    胖子小眼睛一转,问:“那后来呢?既然你们转到了地下,可为什么还是被灭了?”

    这话一出,韩雨露立马皱起眉头,我估计这要坏事,立马转移话题说:“别理那个死胖子,你说说这天石到底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韩雨露平静了下来,她说:“我们发现天石几乎和青铜差不多,甚至比青铜还要坚硬的多,后来大祭师说要用火烧,那样可以提炼出更加厉害的兵器,来保卫我们的家园。”

    韩雨露说的是她的记忆,我听得好像远古神话似的,其实仔细一想并非是神话,只是我们生活的年代不一样。

    如果再过几千年,我能够把现在的事情告诉那个时代的人,他们听得肯定也和神话差不多。

    这一切并不是因为有多么神奇,只是因为太遥远了,很多历史真相被模糊了,甚至可以说是被神话了。

    霍子枫问:“用火烧了以后怎么样?”

    韩雨露说:“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煅烧,开始时候天石缩小了,后来又开始变大,然后我们把烧过的天石放入磨具当中,便成了一把把的兵器。”

    “这些兵器锋利无比,就连山石树木都能一分为二,大祭司让所有人开始外出找寻这些天石,说可以让我们的国家成为最强大的国家。”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儿,但霍子枫却立马站了起来,说道:“原来是这样。师弟,我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打不开这些锁,原来我们缺少了一个最为重要的步骤,现在我有办法了。”

    胖子挠着头,一脸诧异地看着霍子枫问:“什么办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