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开锁之技
    胖子这句话问的有些多余,不知道是他脑袋锈死了,还是他真的没有理解我们的分析。

    这简单来说既然这种天外陨石蕴含的矿物金属,用火烧就会出现膨胀,将里边原本的杂质蜕出,有些像破茧成蝶的过程。

    中国上下五千年,西周可说是青铜器有了雏形的时代,这八把锁距离现在至少有三千年的岁月,其中会再度蕴含一些空气中所带的各种杂质,只要我们用火焚烧一段时间,锁头立马会变形。

    而对于我和霍子枫来说,锻造那是我们的必修课,到时候只要有模具,我们两个说不定还能用这八把锁锻造出一柄西周籽料现代工艺的匕首。

    那收藏的价值足以在北京城三环以外买一套大三居了。

    此刻我们八个人,面对这八把锁,那自然是分公开,每人一个无烟炉,将里边的固体酒精点燃,开始焚烧起来。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些锁的融化点,如果太高需要大火来烧,那我们身上的固体酒精就算是全部塞进去也没用。

    无烟炉里的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因为我们经常用它烧水,众所周知水的沸点是一百摄氏度,但因为气压的缘故,在一些高原地区水的沸点是达不到的,而一些低海拔的盆地却超过一百度。

    我记得我们高原盆地都去过,但水都烧开了,也就是说这种无烟炉至少可以达到一百度以上,可一般金属的沸点最低在九百最高要达到好几千摄氏度,只希望我们的运气够好。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也不需要熔炼成液体,只要锁头能变形,就会有办法搞开这八把锁,至于到时候怎么样,只能等打开以后看情况而定了。

    我从未尝试过端着一样东西一分钟保持差不多姿态。

    虽说无烟炉的重量非常轻,但时间一长不但是胳膊和手腕吃不消了,就连浑身都是又酸又痒,恨不得把无烟炉丢掉,原地跳上几圈休息一下。

    长达半个小时的坚持,不断有人提出质疑,但没有人放弃,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既然坚持这么长时间了,现在放弃都等于功亏一篑,这半个小时的努力就白费了。

    胖子嘴唇颤抖地问霍子枫:“我说霍小七爷,你丫的这办法靠不靠谱?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胖子胳膊快他娘的废了!”

    霍子枫说:“你可以两只手换着来。”

    胖子骂道:“我操,两只手都端不动了,你丫的还说一只手,有本事你……”说到这里,胖子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没有发现,霍子枫一直都是用一只手端着。

    迟疑了一下,胖子说:“你牛,要不然你行行好,看在胖爷双手受伤的份儿,把我这份儿端了,胖爷感谢你八辈祖宗。”

    霍子枫冷哼道:“我没祖宗。”

    胖子一脸无语,说:“靠,又一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我呵呵一笑说:“胖子,这话让你大师兄听到,又该给你松松骨了。”

    胖子对着我僵硬地笑了笑,问我:“嘿嘿,这么老的梗你还说?”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跟你学的,这种情况只能苦中作乐嘛!”

    胖子正了正色,说:“小哥,你之前说是那几个老东西要害咱们,我一直都在想,觉得有很多的疑点,很多事情都说不通啊!”

    我看胖子不是在开玩笑,不过也不排除他有转移注意力的嫌疑,而且有人能够和我探讨一下我心里的芥蒂,比我自己胡思乱想好的多,而且不管哪个方面总归比这样闲的蛋疼要强上一百倍。

    我让胖子举例说明一下。

    胖子想了想说:“小哥你看啊,第一点胖爷考虑他们为什么要害我们,毕竟我们虽然也是混这一行的,但一不会出卖他们,二不会涉及到他们的利益,总不能看我们不顺眼就指了这么一个墓让我们送命吧?”

    霍子枫插嘴道:“这也就是我说的动机。”

    胖子接着说:“第二点就是我们的作用,没有人会害对他有利的人,他们的情况不用我说多,你们这些做徒弟的比我都了解。”

    “这人呢,是越老越怕死,我们下斗有很大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帮他们找寻治怪病的东西。”

    见我们都不说话,胖子又说:“最后一点就要说盲天官了,这事情完全是他挑起的,如果我们都死在这墓里的话,他的愿望不就落空了嘛!”

    很快,大家又没话可说了,因为光凭猜测,根本就不可能猜到事情的真实情况,就像霍子枫为了他死去的女朋友,要是他不说,打死我也猜不到。

    我们原本想要问些自己心里的疑点,反正话已经说到了这一步,可是忽然“咔啦”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是一愣。

    然后就去找声音的来源处,因为每个人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距离太远,那声音又非常的空灵,所以根本无法找出源头的地方,我们只能各自去看自己烧烤的锁头,我首先发现不是自己这边的,然后就看到一个接着一个人的摇头。

    胖子左右环顾了一下,就是“哦”了一声,说:“那就是胖爷这里了。”

    说着,他歪着肩膀,用上面的手电一照,立马就笑了起来,说:“我操,还真是胖爷这里,这下可是解放了。”

    说完,胖子将手里的无烟炉丢在了地上,也不管别的就开始活动他发酸的身体。

    我提醒他别等一会儿凝固了,到时候白忙一场,胖子问我那接下来怎么办,我说让他帮我端着,我过去把那个锁打开。

    胖子骂了一句,但他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在他接过我之后,我立马就观察那把锁头,便发现裂开了一条很明显的缝隙,立马就准备拿起地上的工具准备开锁。

    可我的工具还没有拿起,接着一连串的“咔啦”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而我整个人有那么几秒是愣在原地的,心里暗骂:我操,不会吧?怎么一下子都开打了?

    其实仔细一想,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制造时候用的事同一种金属,而我们用的是同样热的温度在烧烤,那打开的时间前后肯定也不会超过几秒,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的。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拿起工具起开锁,这一次果然打开了,接着是第二把……一直到第八把,在我和霍子枫的联手之下,几乎没有超过十秒钟,八把锁头都掉了地上。

    红龙靠在了墓墙上,大口地喘着气说:“这比挖盗洞都累。”

    我知道他是因为之前受伤比较严重,此刻又大量的耗费体力,所以才导致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也就是他,要是我早就晕了过去。

    胖子活动完身体之后,朝着其中一个夏门鼓走了过去,说:“把胖爷折腾的浑身都快散架了,现在该看看这后面到底有什么吧!”

    我不放心地将胖子拉着,吃过太多亏自然要长记性,在这种事情上自然是不能马虎,如果一开门射出一支穿云箭或者是粽子之类的东西,那胖子就死的太冤了。

    胖子有些不耐烦了,他早就被搞得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嘶叫,怒火一直强压着,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打开希望之门,现在我这样做无疑是火上浇油。

    “小哥,你他娘的又干什么?这斗还进不进了?”胖子看着我问。

    我说:“先把家伙准备出来,如果里边是死物还好说,如果是机关之类的你就完了。”

    听我这么一说,胖子觉得还算是有些道理,就把身后的枪摸了出来,然后端起来把手伸向了其中的一个门,身子移了移,转头对我们说:“那胖爷可开了啊?”

    在我们点头之下,胖子猛地去拉门上的环,可是他拉了几下那扇门还是纹丝不动。

    胖子就挠头骂道:“我操,这不会就单单是一面鼓,其他的都是装饰吧?”

    我打量了几眼,没好气地笑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他娘的好好看看,这门是推的不是你这样拉的。”

    胖子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就不好意思笑了笑,然后他将腰上挂着的工兵铲单手拿起,身子往侧面一闪。

    我们也都不和这门正对着,即便里边有什么我们都有反应的时间。

    一推之下,门被慢慢地推开了,直到整扇门都被推展,但并没有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我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到所有人的手电照着门后照了过去。

    我原本以为里边会是一条通往冥殿的神道,毕竟出现这么多门后面肯定不会是冥殿,大概就和奇门遁甲里边的八门类似,但看到里边的情景之后,我就愣住了。

    因为里边可以照到底,也就是五米多深,像是一个长方形的小型棺室一样,不过里边却有着一个绿皮棺材。

    棺材处于矗立的状态,这在风水葬法中叫做竖葬棺,即便现代还有不少亡者用这样葬法,有的是为了配合风水,有的却是为了避免潮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