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灭怪开棺
    我说:“行啊胖子,想不到你做生意这么有头脑,那这样吧,回去我就开个场子,到时候就专门聘请你去作镇店之宝,不管生意怎么样,只要你跳,我就给你发工资。”

    胖子傻眼地看着我说:“小哥,胖爷开个玩笑,你丫的当真了?”

    我看向其他人都在笑,就继续说:“小爷可不跟你开玩笑,现在有这么多人作证,你他娘的别想抵赖,这事就这么定了。”

    “别价,别价,胖爷只是觉得气氛有些闷,给大家逗个乐子,各位千万别当真,谁当真谁就输了。”

    胖子不断地对着我翻白眼,好像生怕我那样做,而他就像是一个怕被人卖进古代窑子里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霍子枫笑着说:“好了好了,没有人当真,我们还是安静的一些为好,虽说我们设计了铃铛,可以提前发现九婴回来,但不要忘了动物的听觉非常的敏锐,不要因小失大,到时候反而被九婴算计了。”

    胖子撇着嘴说:“它还有那能耐?毕竟野兽的智慧是有限的,它这么可能斗得过咱们这些聪明伶俐的盗墓贼,胖爷现在呢就等着它进入圈套呢!”

    我觉得霍子枫说的相当有道理。

    还不等我说,黄妙灵就说:“霍子枫说的没错,我以前经常和动物打交道,它们都贼的很,有时候能够做出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虽说是出自它们的本能反应,但必定会让我们大吃一惊的。”

    接下来,我们都变得安静了起来,虽然偶尔还会说上两句,但也不再那么大声,胖子想抽支烟都被我们呵斥了。

    因为野兽是没有人的智商,但它的视觉、听觉和嗅觉几乎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眼看就差最后一步了,绝对不容许再有失误发生。

    不说话就变得非常的无聊,而且还容易打盹,我甚至有那么几分钟,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反正已经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

    看着表发现距离九婴离开的时间有四十分钟了,怎么也快回来了吧!

    “叮铃!”一声非常清脆的声音响起,顿时我们都清醒了过来,互相看了看对方,知道这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在那一声响过之后,长达五分钟没有动静。

    胖子轻声问黄妙灵:“灵妹妹,你搞了几条线?几个铃铛啊?”

    黄妙灵低声回答他:“线很多,但只有三个铃铛,只要它进来的时候,一定会听到三声响。不过放心,那些线非常的脆弱,一碰就会断,不会把它束缚住或者吓跑的。”

    胖子点了下头,小声嘀咕道:“怎么只响了一声,难道那家伙被铃声吓傻了?”

    我苦笑道:“这应该是野兽的警觉性,估计它现在正在观察有没有危险,大家都把枪上膛,我想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叮铃!”又是一声,我们的听觉神经跟着一抖,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又是一声铃声,显然九婴已经克服了对铃声的恐惧,这家伙捕食回来,但它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道理。

    在荧光棒有些微弱的光线下,由于我在边缘,忍不住将半个脑袋探出去观看。

    只见一只牛那么大的怪物,我确实很到这家伙的与众不同,它有着九颗脑袋,每个脑袋像是我曾经见过的蛟的脑袋。

    但九颗脑袋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非常的狰狞,因为长长的脖颈,就像是九条变异的怪蛇,长着了一个躯体之上,不难发现正中间有着一颗明显别其他脑袋大一圈的脑袋,此刻正在寻找着什么。

    我连忙把头缩了回去,这怪物确实要比想象中的机智的多。

    我曾经听说过有双头蛇的传说,便非常的感兴趣,我主要是想两颗头怎么生存和行动。

    后来在《新书,春秋》中查到:“孙叔敖之为婴儿也,出游而还,忧而不食。其母问其故,泣而对曰:‘今日吾见两头蛇,恐去死无日矣。’其母曰:‘今蛇安在?’曰:‘吾闻见两头蛇者死,吾恐他人又见,吾已埋之也。’其母曰:‘无忧,汝不死。吾闻之:有阴德者,天报之以福。”

    《世说新语,德行上》记载:“昔孙叔敖杀两头蛇以为后人,古之美谈,效之不亦达乎。”

    还在《岭表录异》卷下:“两头蛇,岭外多此类。时有如小指大者,长尺余,腹下鳞红皆锦文。一头有口眼,一头似蛇而无口眼。云两头俱能进退,谬也。昔孙叔敖见之不祥,乃杀而埋之。南人见之以为常,其祸安在哉?”

    现实中也有这样的案例。

    2008年,美国缅因州的一居民发现一只双头蛇,这条蛇长着两个头,躯干等各部分器官却只有一副。

    2009年,我国霸州农民邱宗豹在农村一间旧房子的墙根下发现了一只双头蛇;

    2013年,湖北宜昌三峡机场附近惊现一条双头小蛇,首尾各一个蛇头。

    根据科学研究,双头蛇属于一卵双胎,在发育过程中由于受环境等因素影响,形成了畸形卵,也可能是原因在于的基因(控制头的部分)不稳定,容易发生变异,也就是变异蛇。

    可以初步断定双头蛇属于一卵双胎,在发育过程中由于受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形成了畸形胎。

    过量使用化学药剂、农药、化肥等对环境造成污染,都可能引发这种基因突变。

    所以,我在看到九婴的时候非常震惊,但还没有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内,只觉得这应该是远古时期一种野兽,受到一定环境影响而变成这幅鬼样,只是早已经灭绝了,只出现在一些史书当中,由于当时的未开化和科学的落后,所以被神妖化了。

    我又偷偷去看,只见九婴的四肢中的两只前肢,正在踩在什么东西,而在我的记忆中哪里并没有任何凸起,就感觉有些奇怪。

    但我不敢一直去注视,加上光线昏暗所以看不清楚。

    不过,在几秒之后,我看清楚了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此刻九婴已经把那东西咬了起来,那愕然正是我们在外面干掉的那条怪鱼。

    怪鱼现在基本只剩下鱼头的少半部分,看样子是被九婴吃了三分之二,这家伙是打算把剩下的怪鱼带回棺椁里边。

    九婴朝着棺椁走了过来,很快就走进了我的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接着就不知道它在干什么。

    我有些着急,希望能够看到它是通过什么方法打开棺盖的,但我知道那样只会得不偿失,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哇哇哇……”

    好几声犹如婴儿啼哭的声音响起,接着就听到了另外一种怪声,这种声音方法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抓石头,我估计是它正往棺盖上爬,看样子我们的隐蔽还是非常成功的。

    那奇怪的声音响了二三十下,终于棺椁传来了一下微微的震动,看样子是九婴已经跳上了棺盖,接下来应该就是它要打开棺盖了。

    只是,我们距离棺盖还有两米多,要爬上去看肯定会发现声音,所以并没有人白痴到那种地步。

    过了差不多十几秒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一抖,发现我们所有人都开始缓缓地向上升,同时每个人都端起了枪,把手电放在了枪旁边,接下来的情景足以让我自己脑补。

    “轰隆!”一声巨响,棺盖终于钩住了上面的青铜钩,而我们也正好到了棺盖和棺身的分开处,不知道谁打了个呼哨,我们在同一时间打开了手电,顿时九颗极度狰狞的脑袋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对于我们这八个人的出现,九婴那十八只小眼睛中流露出了诧异和愤怒的神色,而我们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扣动了扳机,子弹就像是不要钱地点射了过去。

    九婴的九张口中发出此起彼伏的怪叫声,听的我是头皮发麻,而它嘴里叼着的怪鱼尸体也掉落进了棺椁内部,接着九婴也掉了下去。

    而我们的子弹一直跟着它,直到一梭子打完之后才停手。

    霍子枫做着停止的动作之后,我们就用手电往九婴掉落的地方看去,发现整个棺椁的内部,有着一道非常明显的鲜血从上而下的血痕,看样子这家伙不死也废了。

    胖子将绳子解开之后,大大地松了口气说:“这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九婴再厉害也被胖爷一枪撂倒,不过总归九婴同志还是好同志,是它为了咱们的倒斗事业做出了贡献,它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点是非常值得表扬的。”

    红龙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骂道:“你他娘的给个怪物开追悼会呢?真你娘的尿性。”

    胖子不服气地说:“胖爷只是就事论事,有碍着你丫的什么事了?行了,现在事情已经搞定了,胖爷的心情非常的好,就不跟你这只小狼狗一般见识了。”

    我们朝着下面看去,只见玉石棺椁内,是一口同样很大的棺材。

    棺材是通常的十页木料制成,可这一口却是有十二页,这种俗称是“十二元”,它的材质应该是檀香的一种,因为有很浓的香气涌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