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凝视之眼
    我们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胖子的眼睛果然红了,他已经准备朝着那些东西扑过去.

    我一把把他拉住,指了指那堆皮毛说:“血迹进入了皮毛里边,那九婴就在里边。”

    胖子甩开我的手,端起枪对着那堆皮毛打了一梭子,枪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边回音不决,让我们都忍不住地堵住了耳朵,直到声音消失。

    吹了吹冒烟的枪口,胖子把枪收了起来,说道:“这些解决了,接下来胖爷要摸冥器了。”

    说完,他将背包里边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然后一头扎进了青铜器里边,开始翻找可以带出去的小物件。

    我们面面相觑,见那堆皮毛里边并没有动静,加上这些冥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几乎都没有怎么犹豫,个个步入了胖子的后尘.

    所有人开始了像菜市场大妈买菜的情形,每个人都是挑挑拣拣起来。

    我装了两件青铜器,一件是一个三足兽头的尊杯,另一件是一个好像木鱼的东西,具体干什么的也不清楚,只因为它上面雕刻着一条盘龙,所以我才要的。

    然后,我到了胖子早已经前往的玉器堆,发现里边的玉器真是琳琅满目,虽说雕刻的并不怎么样,但以我的眼光看来,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所以就开始找一些雕刻稍好的,个头稍小的。

    等我装了几件之后,背包已经差不多了,就开始把刚才倒出来的装备往包里塞。

    毕竟我觉得已经够了,而且装备是生存的保障,我自然不会像胖子那样,看到冥器估计连亲娘都不认识了,那些装备肯定不会再带了。

    我起身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手电光,我照了一下发现那是韩雨露,她正蹲在那五具干尸的身边,不知道在看什么,我有些好奇就走了过去。

    五具干尸已经面目全非,但从体型和身体的构造上来看,我认出那是一男四女,大概这就是姬宫涅和他的王妃,只可惜已经化作白骨一具具。

    看着五人合葬,我觉得有些意料之外,又觉得好像在情理之中。

    一般来说合葬就是帝王和王后两个人,可当我看到这个棺椁的时候,觉得姬宫涅要是把他和他的三宫六院都放在里边也不为怪。

    只是放了四个女人,这点就显得非常的蹊跷,不知道这属于西周当时的风水格局,还是因为这四个女人的身份不凡。

    忽然,韩雨露站起了身子,我不知道她要什么,而她也没有理会我,反而朝着那些青铜器走了过去。

    没多久拿着一根青铜枪走了回来,然后将那五具骨骸,像扫垃圾似的全部扫下了玉床上。

    我看的是头上冒冷汗,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来倒斗的,不是来抢地盘的,韩雨露这一手是对亡者的大不敬,这事就是胖子也不敢做,估计也只有韩雨露了。

    我忍不住好奇,问她:“韩雨露,你这是在干什么?”

    韩雨露指了指只剩下没多少碎骨头的玉床上,说:“我要这个东西。”

    我傻眼地看着韩雨露,心说不会吧?难道她要这张玉床?不过,我相信韩雨露也没有变态到这种地步,肯定是玉床上有什么我没有发现的东西,便是仔细去看那张玉床。

    玉床长四米半宽两米,用料是一块天然的绿玛瑙,但上面有很严重的腐蚀迹象。

    我知道这肯定是尸体上做了什么手脚,目的是用来防止尸体腐烂,但因为年代实在太久远了,现在能保存下五具骸骨也是非常难得了。

    玉床之上明显有人工雕刻痕迹,大概是一幅“升仙论道图”,但实在是太模糊不清了,只能看出个轮廓。

    不过,这应该不是韩雨露想要的东西,在我再次继续观察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这幅图的猫腻。

    整幅图全部非常的模糊,但有一个地方却还栩栩如生,那是一个手掌的地方,手掌的胳膊已经消失殆尽,但手掌上托着一颗鹌鹑蛋大小的圆珠,这颗圆珠并非是雕刻上去的,而是后嵌入的。

    我指着这颗圆珠问韩雨露:“你要这颗石头?”

    韩雨露点头说:“是的,能帮帮我吗?”

    我愣了一下,心说你自己扣下来不就行了,还用我帮什么,但我还是向圆珠伸出了手,难得韩雨露会有用到我的时候,帮一下它也是应该的,不过下一秒手腕就被韩雨露捏住住了。

    韩雨露摇了摇头说:“不能直接用手,这珠子非常脆弱,极度易碎。”

    我挠着头问她:“那你让我怎么帮你?总不能用舌头把它卷出来吧?”

    韩雨露指了指我的背包说:“你里边不是有破开石头的装备吗?从四周凿一圈,然后把整块连同这颗天珠挖出来。”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颗小珠子,问:“你是说这颗是天珠?”

    韩雨露再度点头,但这次并没有说什么,我知道这肯定又是陨石打造的一颗小珠子,至于有什么用那就不知道了,就拿出了凿石锤,开始小心翼翼地沿着周边挖出一条小渠道。

    棺材里边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胖子他们都看向了我和韩雨露这边,以为有什么大发现,便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胖子捏着我的肩膀问:“小哥,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甩开他的手,继续作业着,说:“天珠。”

    胖子怔了怔问我:“是那种用玛瑙打磨而成的珠子吗?”

    我问他什么意思,因为我们两个显然说的并不是一种东西,在他一说我就知道他说是我们曾经经受过的藏教天珠。

    那种天珠是要分几眼的,而且非佛缘深后福巨大之人难以见得,自古便有一颗天珠易良马五十匹之说。

    韩雨露微微摇着头,对胖子说:“这并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而是一种具有神秘力量的神珠。”

    胖子好奇地问道:“有什么神秘力量?是不是可以许愿啊?”

    韩雨露说:“天珠为远古时代天降神石而出现的,大多汇聚在喜马拉雅山脉处,被修行者得到收集起来筑坛,在这样的坛上打坐,可以防止心魔作祟,好早日修成正果。”

    胖子问:“那你要这颗天珠做什么?还不如给胖爷,胖爷会北京城高价出售了,然后就带你去吃全聚德的烤鸭。”

    我的逻辑碎了一地,就对着胖子翻白眼说:“你管人家做什么,你已经摸了那么多东西,而韩雨露什么都没有拿,既然这是她发现的,那自然就是她的。”

    胖子说:“话不能这样讲,以胖爷来看,这颗天珠是所有陪葬品最为有价值的,这种神秘的传说,一定会吸引大量的卖家,到时候我们所有摸出去的冥器,那可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啊!”

    我继续开凿,这玉石虽然腐蚀严重,但想要凿开也不是那么容易,接下来不管胖子再怎么废话,我都是夺进右耳朵出。

    等胖子实在把我说的烦了,我用凿子吓唬一下他,这家伙好像怕我真的动手,立马骂骂咧咧地跳开了。

    在二十多分钟之后,我是累的满头大汗,韩雨露示意她来,我原本大男子主义地说自己还行,毕竟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嘛!

    可是韩雨露执意接下来的“工程”交给她,我也拗不过她,只好让她替我。

    韩雨露把整块玉石抛成一个陀螺状,然后用凿子一钩,顿时整块巴掌大的玉石跳了出来,而她立马接到了手中,将凿子还给了我,说:“谢谢。”

    我从来没有见过韩雨露对谁这么客气过,便忍不住有些喜笑颜开,说:“没事,我不过是举手之劳。”

    霍子枫用手电环顾一圈问:“都装好了吗?差不多我们就该离开了。”

    胖子挠着头说:“装是装好了,只是这里的冥器实在太多了,胖爷就不想走了。”

    我说:“那你他娘的就死在这里,这样就一辈子和这些冥器不分开了!”

    胖子怒斥道:“滚,你丫的不向着胖爷,真是为了红颜负了兄弟,一点儿义气都不讲,狗日的。”

    我正想反驳他的时候,忽然用余光看到那堆皮毛好像微微地动了一下,定睛一看就发现在皮毛中有一双凶残的眼神,正直勾勾地盯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也不知道盯了多久了。

    我吓得自然是大叫了一声,浑身的汗毛都站立起来。

    霍子枫他们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那堆皮毛中,说:“你们难道没看到哪里的眼睛吗?”

    他们一看,黄妙灵也叫了一声。

    胖子说我们两个还真是夫唱妇随,里边肯定还是那只九婴,只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活着,他已经开始填装子弹,在一上膛之后,又是一梭子子弹射了进去。

    我们有了上次的经验,在胖子开枪的时候都捂住了耳朵,但也感觉那声音震的浑身发麻,加上我被那双眼睛看的浑身不舒服,此刻都有了一种腿软到要一屁股坐下的冲动。

    噗通!

    红龙比我先一屁股坐下了地上,而我还来不及问他是什么情况,自己也跟着坐了下去,接着霍子枫他们也都跟着坐了下去,整个场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而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