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以命相搏
    在我们扯开嗓子叫起来的时候,九婴明显是愣住了,它那些眼眼睛中出现了一抹非常惊慌的神色,我也为它会有这样的情况表情诧异。

    因为它眼神中人性化的东西,让我们意识到它居然害怕了,这样我们就更加卖力,我已经能够看到胖子的嗓子眼了,这家伙也是拼了老命了。

    其实但凡有一些智力的动物,很常见的会表现出人性化的东西,就连蛇感受到有人在打草,也会因此而惊吓走,更不要说是一个拥有四肢和九个脑袋的怪物,它的智商应该和胖子差不多了。

    我们叫了没有半分钟,就嗓子眼发干了,很快失去了之前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我知道等一下我们的嗓子都会变得沙哑,可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并不算什么,所以就憋红了脸继续着。

    九婴的屁股往地上一坐,呈现出了蹲坐的状态,就好像庙门口的石狮子一样,只是它的脑袋太多了,不断地像是蛇一样扭动着,放佛从它出生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狗日的,这家伙是来听歌唱比赛了吗?”胖子骂了一声,就接着叫了起来。

    我缓了口气说:“就你那歌声,能把它吓跑。”

    胖子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开始唱起来不着调的歌,同时他也再次让我感受到了“不着调”这三个字的来源,那真是难听的要命。

    虽然歌词非常的熟悉,但调已经跑他姥姥嫁了,以至于我现在都想不到胖子当时具体唱了一个什么歌。

    渐渐地,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恢复了一些,就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应该有了知觉之后,便开始不断地活动身体任何可以动的地方,无意地瞟了一眼其他人,发现他们跟我的状况也差不多,前后是差不了几秒钟的。

    忽然,九婴“哧溜”一下钻回去了那些皮毛中,而我们都是一愣,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胖子,这家伙真的用歌声把九婴吓跑了,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胖子见九婴离开,便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早已经是强弓弩末了,只是一直死撑着,缓了缓才说:“我操,丫的至于不?胖爷唱的有那么难听吗?”

    我伸出还有稍显僵硬的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绝对有。”

    “滚!”胖子在地上勉强地打了个滚,说:“这都是什么人呢,明明是胖爷救了你们,你们还嘲笑胖爷,以后这买卖胖爷打死也不做。”

    我们都忍不住笑了,因为他让我滚,结果他自己滚了,这种事情估计也就是胖子能干得出,真是一个活宝。

    我们的身体不断地恢复着,红龙已经用抱着皮毛开始堆向刚从那双眼睛出现的地方,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只是看到被重新堆起来的皮毛和红龙粘了一身毛的模样,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我们都坐在地上喝水和喘气,嗓子干的已经冒烟了,但眼睛都时不时朝着那皮毛堆里边瞟一眼,生怕那只九婴会突然窜出来。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人点背,喝凉水都塞牙,我正喝着饮用水,忽然一个黑影就从里边扑了出来,那九个脑袋张开的血口,直接朝着我咬了过来。

    我连忙就是一滚,可是身体刚刚恢复,大脑的想法和身体还不是很协调,所以慢了那么一两秒,可就是这短短的时间,九婴那对于我来说庞大的身躯已经扑了过来。

    其他人虽然和我一样有心里准备,但同样也有我身体一样的情况,加上最近的人都和我有一定的距离,想要来救援那真是有心无力。

    下一秒,我整个人已经被九婴用两只前爪摁在了地上,它那九个狰狞的头颅朝着我撕咬过来,我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就等着被咬死的那一瞬间。

    “咯嘣咯嘣……”

    几声连续不断的声音响起,我感觉自己身体传入大脑的剧烈疼痛,整个人变得无比清醒了起来,但想要反抗,却被那三百多斤重的身体死死地摁着,几乎要把我的胸腔摁碎。

    我不知道自己被咬到了那里,但眼前是一片的漆黑,看样子我的脑袋已经进入了九婴的其中一张嘴里,而我只戴了一个玉覆面,后脑并没有什么保护,就感觉到密集而锋利的牙齿刺入了头皮内部。

    砰!

    一声巨响,我的耳膜被震的生疼,但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等到我恢复光明的时候,就发现霍子枫已经和九婴打成一团,一旁的人端着枪干着急没办法。

    红龙大骂一声,一跃冲入了战圈,他手里的匕首开始机械性地往九婴的躯体中猛刺,每一下都带出一股喷射的鲜血,接着我就看到胖子提着工兵铲也冲了上去。

    而黄妙灵已经跑到了我这一边,将我身上的盔甲类衣服脱掉,又将玉覆面拿掉。

    这样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比九婴好到哪里去,也是因为自己穿了这种特殊衣服,再加上有玉覆面的保护,要不然我估计刚才自己已经归位了。

    我身体主要的伤口是腿部和后脑,尤其是后脑最为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竟然没有昏死过去。

    黄妙灵快速地给我的伤口消毒、止血,把最为严重的地方用纱布包扎起来,然后她们四个女人把我扶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区域。

    我咬着牙说:“我没事,你们去帮霍子枫他们三个。”

    盲天女看了一眼站圈,说:“现在都打成那样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更不能用枪,那样反而会伤到霍子枫他们,现在只能希望他们三个人能够拿下这只九婴了。”

    我整个人靠在了棺壁上,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个被九婴单挑。

    霍子枫从正面进攻,他有些豁出命的味道,每一拳每一脚都会让九婴吃痛,而胖子和红龙以游击战术来辅助霍子枫,倒是和那只九婴打了个平分秋色。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暗暗地松了口气,毕竟霍子枫他们三个多少还是占了点上风,只是我没想到九婴如此的变态,身上之前中了那么多子弹不说,现在被霍子枫砸、红龙刺、胖子削,居然还愈战愈勇了起来。

    噗嗤!

    一股鲜血射上了棺盖,接着一颗脑袋就朝着我们这边滚落了过来,我定睛一看是九婴的,此刻九婴已经剩下了八个脑袋,其中一个失去脑袋的脖子,正如同被切开的章鱼触手,还是乱舞着。

    我提起一口气说:“把它的脑袋全都削下了,尤其是那颗最大的。”

    啪嗒!

    又是一颗脑袋别斩掉,而胖子也被一下拍飞了过来,跟着第二颗脑袋滚倒了我们这边,他艰难地爬了起来,然后就大大地吐了一口血。

    阿红过去把他扶了起来,胖子擦着嘴边的鲜血,摆着手说:“谢了啊美女,胖爷没事,就是那颗主要的脑袋在中心,不将外面的大部分脑袋削掉,很难一次性干掉他。”

    阿红微微点头说:“它的八颗脑袋就像是古代打仗时候将军背后背着的‘护首旗’,你休息一下,换我来!”说完,她就捡起胖子的工兵铲,然后冲了上去。

    可惜,阿红毕竟是女流之辈,她再狠也比不过胖子,所以在削了几下九婴,却没能削掉脑袋,反而是九婴一爪子被拍了出来。

    那视觉的震撼感太强了,恍惚之间我都感觉这九婴是无敌的,不管怎么打都是打不死的。

    盲天女把阿红搀扶回来之后,本来我以为盲天女会冲上,但是韩雨露已经一闪而过,并且手里已经提着血淋淋的工兵铲上去了。

    韩雨露的身手我虽然并未真正见过,但从她平常的表现来看,那绝对属于四个女人中最强的一个。

    而且我的记忆中一直有她在我老家那个战国墓里边的情景,所以我觉得她的出手,可能会终结这只九婴的生命。

    果然,韩雨露没有让我失望,她的招式算不上优美,但绝对非常具有杀伤力,工兵铲在她的手里就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一下就从九婴所剩的脑袋上一劈两半,而且直接顺势而下,砍进了九婴的身子中。

    九婴终于发出了一声怪叫,疼痛的它直接把目标放在了霍子枫的身体,整个身躯就撞向了霍子枫,接着霍子枫就被撞飞了出来。

    我知道自己这个师兄已经相当尽力了,在平常搏斗斗中,他很少用了这么长时间还干不掉对手,可这次就是一个意外。

    霍子枫倒飞出来,立马就是昏死过去,盲天女做好了她的后勤保障工作,立马将霍子枫拖了过来,然后放在了我的旁边。

    我看到霍子枫的身材快速恢复正常,而他的脸色极度的惨白,满嘴的鲜血,估计是伤及到了内脏。

    还不等我再仔细观察霍子枫的伤势,又是一声闷哼,我看到红龙也被甩了出来,不过他又带下了一个脑袋,加上期间的战斗,此刻的九婴只剩下了四个脑袋。

    可能战斗的就是韩雨露自己,黄妙灵一直帮我们处理着伤口,而盲天女端着枪掠阵。

    说实话我这个时候觉得盲天女有点不是东西,这女人长的确实很漂亮,但也太鸡贼了,到了现在这时候还保存着她的体力,可能没有安什么好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