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最古老的丹炉
    我甚至都怀疑发生难以接受的情形,最后只要她满载而归,而我们醒来只能在医院中,望着白净的天花发呆,毕竟我觉得她也许有办法对付这只九婴,现在只不过假借九婴之手“除掉”我们。

    韩雨露的工兵铲已经卡在了九婴的身躯中,她立马跳到了青铜器堆旁,甩手就抓起一根青铜枪,然后犹如标枪似的投掷出去。

    那力量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大,但九婴被贯穿身躯之后,庞大的身体又倒退了几步。

    瞬间,韩雨露手里的第二根青铜枪又出手了,同时的情形再度重演,接着就是第三根、第四根,一直到了第五根她才罢手,而此刻的九婴已经被钉在了皮毛堆里边的什么东西上,正在剧烈的挣扎着。

    韩雨露甩手抓起一把青铜战刀,这把刀至少也有三十多斤重,但在她手里就好像无物似的,她提着就朝着九婴飞奔而去。

    此时此刻,韩雨露的模样放佛就是一个女修罗,我瞬间就明白老家手下那些人是怎么死在她手里的。

    青铜战刀一横,直接斩了过去,九婴发出一声死亡的悲鸣,接着我们就看到了四个脑袋被一扫而落,全部滚落到了地上。

    同时四股犹如喷泉似的血柱冲天而起,我在惊讶韩雨露的手段同时,也对这九婴体内的血量感到吃惊,估计它体力什么都没有,全是鲜血。

    韩雨露将手里的青铜战刀往九婴的尸体上一刺,又是一个贯穿性的伤害,而她浑身已经被鲜血浇透,就仿佛淋了一场血雨一样,鲜血从她的身上缓缓地往下流淌,而她用袖子擦了一把脸,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此刻我觉得韩雨露要比那已经成为尸体九婴更加的恐怖,她给我的震撼是由内而外的。

    我从未如此五体投地地佩服过一个人,更不相信武侠小说那种杀人如麻的高手,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了,因为我一直都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

    “咳咳!”

    胖子咳出了两口血,对着韩雨露艰难地竖起大拇指说:“真他娘的牛啊,早知道就让韩姐姐您对付它了,我们也不用受这么重的伤!”

    韩雨露瞟了胖子一眼,说:“是你们之前伤了它,要不然我也不是它的对手。”

    红龙捂着胸口也说道:“过谦了,您一定有这样的实力。”

    韩雨露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我的另一边,然后把头耷拉下去,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觉得这样的行为只有男人会做,可想不到韩雨露也有如此爷们的一面,让我对这个貌美如天仙的女人又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同时,我想到如果自己有霍子枫的实力,再加上自己对风水的了解,那我一定也能成为韩雨露这样的人物,看来我以前的想法是错误的。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能把文武发挥到极致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胖子捡起一个手电,照了照九婴的尸体,忽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整个人就是怔了一下,然后对我们说:“你们看,皮毛里边居然有个那么大的石雕。”

    我们都顺着胖子的手电看了过去,一看到那个被皮毛覆盖的石雕,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我们根本想不到里边还有一个那样的东西,要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有人拿枪顶着我的脑袋,我也是绝对不相信的。

    盲天女和黄妙灵就过去将那些皮毛全部扫落,顿时整个石雕就完整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可以说是一座石雕,但更加确切来讲它应该是石雕用品。

    如果我视力还正常的话,这应该是一个石头丹炉,高两米,有三足,炉盖是青铜的,在丹炉周身上雕刻着伏羲八卦图形。

    九婴就是被韩雨露钉死在这个石丹炉之上,我隐约看到九婴的背后,也就是丹炉的一面有血与众不同,好像雕刻着什么瑞祥之兽的头颅,我猜想刚才看到的眼睛,正被九婴所挡着。

    在一些道家圣地,经常会看到标志性的丹炉建筑,必须炼丹是道家最具代表性之一的一种术,只是那都是一些金属材质的丹炉,至于石头丹炉还真是第一次见。

    近年随着道家的落寞和佛教的兴旺,很多国人都开始信佛教,所以很多人对道教逐渐开始陌生,但我知道这也是形势所趋。

    毕竟老话讲“和平年代信佛,战乱年代信道”是恒古不变的道理,佛教讲究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道教有一个成语足以表示一切,叫“替天行道”。

    西周距离石器时代还是非常近的,所以这丹炉上大部分是石头,而炉盖确实青铜器,只是我不知道石头丹炉是怎么样炼丹的。

    看到这鼎丹炉的时候,他们都愣了一下,旋即眼中出现了炙热的光芒,我对他们这样的激动感到莫名其妙,就问黄妙灵:“怎么了?这石头丹炉有什么价值吗?”

    黄妙灵兴奋地嘴唇都有些发抖,盯着丹炉说:“我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古人的秘方,却无法炼制出令人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的丹药了。”

    我挠着头继续问她:“你的意思是说是因为现在的丹炉都不是石头的?”

    盲天女重重地点头,说:“应该是这样的,难怪道家再也炼不出先人所描绘的那种特殊的丹药了。”

    其实盗墓这个行业,那是和道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可能也是我为什么有些偏向道教的关系,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道家是中国的国术。

    所以见识到了真正最为古老的炼丹炉,也给炼丹者开启了一道新的大门,让那些炼丹术士终于明白古人炼丹为什么有很多神奇的想象和传说,也现代的炼丹术只是有形而无内。

    霍子枫盯着石头丹炉说:“我们要打开看看里边有什么!”

    胖子说:“还能用什么?不就是一些炉渣,最多有些半成品的丹药,不过肯定也变成石头了,胖爷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摸了冥器,就该离开了。”

    我非常同意胖子的话,虽说我对着炼丹炉有些好奇,但我更加珍惜自己的小命,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连玉覆面都毁了,那可是小爷花了大价钱拍下来的,要是把小命再没了,那他娘的可赔大发了。

    霍子枫看向我说:“师弟,你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你带着愿意跟你走的人离开这里,而我要看看这石头丹炉里边究竟有什么,也许师傅所要的东西就在里边,我必须要替他找到这最终的奥秘。”

    我愣了愣,把霍子枫往一边拉了拉,贴着他的耳朵说:“师兄,你瞎说什么?我老爸怎么可能吃丹药呢?难道你想把里边的丹药找出来,然后给他带回去?”

    霍子枫苦笑一声,说:“虽然你是师傅的儿子,但是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让你知道,其实丹药影响了他的一生,这是我报恩的时候。”

    顿了顿,他无比认真地说:“师弟,马上带着其他人离开吧,打开石头丹炉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里边很可能有藏了三千多年的剧毒气体。”

    我苦笑着看向了黄妙灵,也许这里边只有我和胖子会离开,至于其他人真的很难说了。

    不过,我是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阎罗殿门口走一走的事情,最终我点了点头,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话就是卡在喉咙里边出不来,在一瞬间我就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只好闭口不言。

    霍子枫对所有人,说:“现在我要打开这个石头丹炉,但里边有什么就不知道了,很可能有危及生命的东西,所以我和我师傅商量过了,你们还是跟着他离开吧!”

    “霍小七爷,你说什么呢?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老龙可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红龙扯着脖子说道。

    我真是无奈了,他这话怎么感觉就像是在说我似的。

    不过,霍子枫立马说道:“老龙,咱们两个趣味相投,已经是兄弟了,我想做什么不说你也知道,你想怎么做我也清楚,这次我恳求你跟我师弟走。”

    “我……”红龙一脸的为难,忍不住看向了我。

    霍子枫一抬手,说:“你不用说别的,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就什么都别说了。”

    红龙忽然笑了起来,说:“霍小七爷,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你觉得这样说我就会走吗?我老龙把话放在这里,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霍子枫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我,显然他并不能说服红龙。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我发自内心的是不想继续待下去,因为这可能会变得非常愚蠢的,很有可能在这样的阴沟里翻船。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小哥,人各有志,咱谁也别强求。”

    说完,他环顾众人一圈,说道:“现在大家都受了伤,再遇到危险就不好说了。胖爷最后问一句,谁要跟我们哥俩走,那就一起离开这里,去外面等他们,要不然别怪爷们不讲究了。”

    那是一阵沉默,显然没有人要跟我们离开,他们都想看看丹炉里边的秘密,而我忍不住看向了黄妙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