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启程神农架
    阿红“哦”了一声,喝了几口茶,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小哥,不知道官爷跟你说过没有?”

    我问她什么,她接着说:“有个神秘的斗,具有很强的神话性,我想要你和胖子一起去。”

    我愣了一下,说:“我操,不会吧?我刚刚从斗里回来也就一个月,又遇到这么多的事情,怎么又要下斗?”

    阿红用那种诧异地眼神看着我,问:“官爷没跟你说过这件事情?”

    我有些为难地说道:“说是说了,但是怎么也要喘口气吧?在这短短的两年内,我倒的斗至少也有四五个,而且每个都是大斗,不但身体吃不消,就连精神也处于崩溃边缘,能不能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阿红说:“既然跟你说了,那我的话也带到了,这次需要的人数太多,所以需要官爷的名头,如果你不想去,但能不能帮我召集一下道上的人?”

    我诧异地问道:“干什么这么着急?”

    阿红眼圈瞬间红了,说:“我师傅已经出现了衰老的迹象,她等不了太久了。”

    瞬间,我想到盲天官生前跟我说过的那三件事情。

    而霍子枫现在已经那样,我非常对不起盲天官的遗嘱,所以这件事情我就算再不想,那也必须走一趟,在对人对事上,做到问心无愧。

    想到这里,我便狠狠地点了点头,说:“那行,我也答应过我官爷,这一趟我也去吧,你说需要多少人,我去来找!”

    阿红说:“具体人数你来定,既然你要去,那我告诉你目的地是有野人传说的神农架。”

    啊?

    我听了之后,下巴差点砸在茶几上,关于神农架的传闻我听过太多太多,不仅仅限于野人,传说还有驴头狼这种怪物,在六零年不少人都声称见过,体形和毛驴差不多,但有四支像狼的利爪,是一种食肉动物。

    当然,最大的传说就是帝释天,这并不是佛教中的神明,而是道教中相当于天帝、玉帝之类的说法,并以正月初九当成帝释天诞生的日子,两者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因为在道教中关于帝释天的说法有很多。

    传说西王母和帝释天就是一对,但他们存在于不同的势力部落,所以一个在西北,另一个在中原腹地,而帝释天的墓就存在于神农架,但从未有人找到过,大多数人只这是一个谬论罢了。

    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这里是神农氏的墓地所在,作为三皇五帝时代最后一位神祇,神农结束了饥荒时代,他尝遍百草,以辨别药物作用,并以此撰写了人类最早的著作《神农本草经》教人种植五谷、豢养家畜,使中国汉族农业社会结构完成。

    神农氏被誉为中华民族之祖、农业之祖、医药之祖、商贸之祖、音乐之祖等,对中华文明有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被后世尊称为“三皇”之一,也被称作炎帝。

    就是神农氏和黄帝结盟打败了蚩尤,所以我们这些后人又自称是炎黄子孙,他的女儿也是赫赫有名,就是衔石填海的精卫。

    现在听阿红这么一说,我觉得这次她们肯定是有一定的考察,要不然也不会深入神农架里边去找墓.

    那可是中国内地中少有的为原始丛林,虽说有着“夏无酷热,冬无严寒”的自然气候,但里边可不是那么好进去,更不是那么好出来的。

    我问阿红:“有确切的地址了吗?”

    阿红摸了摸口袋,从里边掏出了一张帛书,说:“这是官爷交给我的,你自己看吧!”

    我轻轻地打开这张帛书,因为这张帛书的年代非常的久远,应该属于一张西周时期的帛书,上面画着详细的路线图,曲曲折折的有种曲径通幽的感觉,但我知道这将是一次最为漫长的旅程,现在我是一点儿都看不懂,这只能到了神农架里边,或许才有一些眉目。

    我把帛书还给阿红,说:“那行,给我三天时间,这次还是我来夹喇嘛!”

    阿红终于露出了少见的笑容,说:“我来的时候就这样想的,毕竟小哥你现在是盲天官势力的带头人,比我们更加有说服力。”

    我苦笑一下没有再说什么,阿红看了看时间,便起身离开。

    我把她送出去之后,立马招呼来一个伙计,将盲天官的信物交给他,并嘱咐他说:“你去公主坟找胖子,用信物号令召集同道中人,这次不但人数要多,而且还要精。”

    所谓的信物,其实就是一个小木雕的神像,那是摸金的祖师爷曹操,只有正统的盗墓贼才会拜这一位,当下更多是拜关云长,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神。

    伙计应了一声,便匆忙离开,而我点了支烟静静地思考在我走之后的事情,这次我肯定要带红龙过去,那各大铺子里边就没有人来照应,看来只能勉强使用一次三叔,这也算是对他的一次考验。

    和上一次一样由我来夹喇嘛,这次一切都需要我亲力亲为,挑人、买装备、前往路线,折返路线等等的事情都由我来做,因为我知道进去以后如何生存就盗墓贼面临的大问题。

    差不多用了四天的时间,我才把所有的东西安排好,这次除了我、黄妙灵、胖子、盲天女、阿红、红龙和韩雨露之外,还有很多道上的人。

    那都是这方面的好手,总共去了三十六个人,价格已经商量好了,每个人两百万,临行前付一半,回来后付另外一半。

    胖子和红龙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到了湖北,装备自然要从当地买,毕竟绝大多数都是违禁的,根本不方便随身携带,我们只能背着空大大的背包,一起坐飞机前往湖北。

    坐在飞机上,看着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难道这就是盗墓贼的宿命吗?

    但是,那些对于我而言的新人一路高歌的模样,很少让我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反而对于这次倒斗非常的有自信。

    这些新人很少有一个势力的,大多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盗墓贼精英,所以他们都不熟悉,但男人跟男人之间聊的就是女人,女人与女人之间聊的就是生活,所以很快也就熟悉了不少。

    不过,并没有人太过于相信别人,大家都是这行业里的,自然懂得“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样的道理。

    如此一来,他们自然都会以我马首是瞻,一方面我是筷子头,他们一半的酬劳还捏在我的手里,另一方面我现在是筷子头,自然有相当强的话语权。

    在我们到了湖北之后,就包里一辆大巴车到了一个名叫九道乡的地方,这里和神农架比邻相接。

    其中,最让我们男人注意到的是这里的一种特产,那就是烟叶,我抽了这么多年的烟,还是第一次到这种种植烟叶的地方,难免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当然,这里也属于旅游之乡,多我们这些“游客”并不算奇怪,胖子和红龙已经在这里等了我们两天多了,路上通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已经被东西准备齐全了。

    我们在九道乡休息的晚上,已经有不下十人来要求做我们的向导,毕竟这是一个地方的经济产业链,而加上胖子和红龙带来的人,我们是一个有四十人的旅行团,那自然变得炙手可热。

    看到不断进出的导游,我们几个头头就坐在一起商量。

    我说:“这次我们选择的向导一定要对于神农架里边的情况熟悉,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胖子说:“但也要考虑到年龄,刚才有个七十岁的大爷过来,走路都走不利索,再熟悉也不行,到时候我们还的找人专门来被他。”

    众人呵呵一笑。

    红龙说:“又要阅历,又要考虑年龄,我觉得这个人最好在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

    我们都点头同意,毕竟我之前倒斗也找过向导,也有没有找过的,只是这次环境太过特殊,而且必须能够看得懂帛书上的路线,要不然还不如我们自己进去。

    这时候,一个叫紫云的人跑了进去,对我说:“小哥,你过去看看,现在有个人我觉得比较合适。”

    我微微点头,便起身跟着走到了院子里,此刻只有一个矮个中年人站在院子里和其他人说着什么,他的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只是皮肤黝黑的发亮。

    紫云把我介绍给这个中年人,说:“这位是我们的领队,你有什么跟他说。”

    中年人伸出黝黑的手,一边用力握着我的手,一边说:“大哥,请俺吧,俺对于神农架里边熟的很,七岁就开始跟着爷爷在里边打野兽采野味,很多旅游团就请俺,俺闭着眼睛就能走进去走出来,能保护你们的安全,让你们少走愿望路,而且俺还当过兵,有一把子力气,可以替你们背行李。”

    我被他握的有些吃痛,甩开了他的手说:“你不会吹牛吧?我们这次是旅游,也是一次考察,需要进的地方可能很深,别到时候耽误了事情。”

    中年人说:“放心,这神农架里边没有俺不能去的地方,这点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