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揣摩之夜
    太岁形成的时间需要上亿年,而且还分为:石太岁、土太岁、天太岁、水太岁(正对应李时珍的四色太岁,白为石太岁、黑为土太岁、黄为天太岁、赤为水太岁)。

    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只有少量的石太岁和土太岁,科学家也证实了其有抗癌瘤、抗衰老、提高人体自身免疫力的作用。

    太岁我也只是听说过,在一些资料上看出图片,这种东西比牛黄、蛇鞭、猪砂、虎骨,驴、狗宝等珍贵药物都难得一见,可我们面前居然有这么大一块太岁,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地是它有四色。

    这应该是一块四色太岁,如果是一色需要上亿年才能形成,那么这四色太岁至少也在有四亿年的时间.

    如果放任其继续生长下去,说不定四色可以平分秋色,到时候看到的将是一块奇怪的四色石头。

    我把自己知道的跟所有人一说,顿时以胖子为首的那些人眼睛开始喷火.

    因为谁都知道,这东西可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利用价值的,比一些珍贵的古董更加的值钱,就以这一块而言,觉得可以卖到一个小国家的总共财富的价值,那可真是富可敌国了。

    我们曾经在雪山上见过雪莲,和这个比起来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尤其是当我说到太岁“抗癌瘤、抗衰老,提高免疫力”的时候,阿红比谁都激动,整个人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胖子干咳了一声说:“这东西是我们家小哥让拉过来的,刚才还有人说三道四的,而且我们家小哥还是这次的筷子头,所以这东西自然属于我们。”

    其他人一阵沉默,我看得出大多数人都心里有怨气,毕竟这么好的东西,我给他们那两百万真是不值一提,不过好在他们并没有拉帮结伙,所以还没有出来做那个出头鸟。

    我干咳了一声,说:“放心,我张文绝对不会私吞的,你们也知道做我既然是卸岭派的掌门,那看重声誉自然比钱要重要的多,好处一定少不了大家的。”这样一说,我立马开始听到一些恭维的话,我也没有当回事。

    顿了顿我看向阿红,说:“阿红,这东西对九太太肯定有些作用,要不你带几个人把东西先送回去,到时候做第二梯队,来接应我们。”

    阿红立马点头说:“小哥,这点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不过你也不要忘了找丹药,也算是有两手准备。”

    阿红点了四个人之后,其中一个就有些犯难地说:“阿红,这么大个的东西怎么往回去带啊?”

    阿红白了他一眼,说:“给你叫辆直升机好不好?”

    那人立马点头,被其他人臭骂了一顿,才算是消停。

    而这时候太阳已经看不到影子了,天黑下来的速度比什么都快,我决定不能让阿红她们连夜回去,而我们也不能继续往前走,就原地找了一个可休息的地方扎营,等到明天一早兵分两路。

    阿红虽然着急,但她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如果她们在回去的半路上有个什么闪失,到时候不但东西带不回去,就连小命也会丢掉。

    湿地里边的情况就变得非常复杂,我们没有东西点火,只能用无烟炉来代替,幸好水里有鱼,我们可以捕鱼吃,要不然就只能吃随身携带的压缩食物了。

    露出的地面其实都是一些凸起的巨大石头,但面积不会太大,所以我们的帐篷只能东一个西一个支着。

    而且,我觉得这种地形在晚上的危险性极大,就不能像之前那样一两个人守夜,每个帐篷都要一个人休息一个人守夜,这样才不会有的帐篷被攻击了,其他帐篷还不知道。

    湿地中,那些猎狗也失去了以往的欢悦,个个变成了落水狗,此刻它们占据了一块地方休息,当然那是距离沈家父女最近的,不过总归是有狗,还是让我放心不少。

    这一天走的可都累了,比起之前到达湿地边缘不知道要累几倍,所以吃了烤鱼之后,我们开始有人休息,有人就站岗放哨,连一刻都没有耽误。

    我和胖子一个帐篷,他前半夜我后半夜。

    在我后半夜醒来的时候,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才是午夜。

    我揉着眼睛无奈地苦笑了起来,以前就算是外面打雷也醒不了,现在已经有了独特的生物钟,只要定在某个时间点醒来,到时候不用人叫就能正看眼睛,看来生物确实会适应环境。

    我拉开帐篷,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每个帐篷前有着一个无烟炉,这些火光对居然的夜幕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是稍稍地点缀了几下,让人如梦如幻。

    胖子坐在背包上已经昏昏欲睡了,我推了推他,他便钻进了帐篷。

    在我点烟的功夫,里边已经响起了呼噜声,这点是我最羡慕他的地方,而我只要不是特别困,根本不可能像他这样这么快入睡。

    抽着烟,我用手电朝着四周的其他帐篷照了照,检查了一个个又一个,发现放哨的人都都在,可刚到黄妙灵她们那个帐篷的时候,我就愣了,因为那边空无一人。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尽快地清醒过来,同时想着是谁在守夜,很快就想到黄妙灵和韩雨露一个帐篷。

    而且,在前半夜守夜的是韩雨露,对于这一点儿毋庸置疑,因为我睡先检查了一遍各帐篷的守夜人。

    在没确定韩雨露是真的玩忽职守,我也不好声张,万一闹出笑话,有损我在这群盗墓高手面前的颜面,她很有可能是在帐篷的另一边。

    正好处于我的死角之中,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而且对方还是沉默寡言的韩雨露。

    我一手拿着手电,另一手拿着匕首,就悄悄地摸了过去,那感觉跟做贼差不多,尽量避免发出太大的动静,所以即便二十几步的距离,我都是一步一定走过去的。

    等我走到了帐篷的另一边,便松了一口气,韩雨露果然就在这边,她应该听到了我过来的动静,早已经抬头睁着眼睛在我,同时左手也摸向了她腰间的匕首,大概是因为看到是我,才把手移到了一旁。

    我对着她挠着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我和韩雨露很少有共同的话题,除了一些“学术”的问题之外,普通的生活琐事我不说,她就算是听了也不会回答,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认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韩雨露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最先有些尴尬,觉得不说些什么好像会不合适。

    想了一会儿,我才说:“你,你,你没发现什么异常吧?”

    韩雨露摇了摇头,在我以为她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她却开口道:“只有一些小型的野兽活动,并没有为什么危险。”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说的愣了楞,最后只能“哦”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迟疑了片刻,我说:“那我回去了!”

    韩雨露点了下头,这次确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目光投向了黑暗,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而我已经听到帐篷里边的黄妙灵有动静,好像是怕被捉奸似的,连忙深一脚潜一脚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外,并点了一支烟,装作自己刚刚接了胖子的班。

    看了看表,都是午夜刚过,新一轮的守夜人都出现了,一个个哈欠连天,幸好大家都已经习惯。

    不过,还是有人耐不住寂寞,跑到就近的帐篷和另一个守夜人悄声聊了起来,大概都是聊放在不远处的那一大块太岁的事情。

    用一句不夸张的话来说,那些太岁比同等重量的纯金都值钱,随便割下来一块,那就相当于摸到了一块黄金,也幸好大多数人对于太岁并不十分了解,都是道听途说,加上我们都是以冥器为主题的盗墓贼,所以还没有出现这类的事情。

    不过,阿红和盲天女在一个帐篷,我刚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是阿红,现在还是阿红,显然她肯定是和盲天女商量好的,今晚她要通宵守夜,我知道她防的不是其他危险,而是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盗墓贼。

    我本来是打算劝她回去休息休息,我会帮忙看着的,可一想到她肯定不会同意,我只不过是白费口舌,也就打灭了心火,坐在胖子之前坐的地方,看着无尽的黑夜发呆。

    胖子的呼噜打的是震天响,即便我坐在外面都可以清楚地听到,正和周围的昆虫的叫声编制成一曲让人非常郁闷的交响曲,我恨不得进去把他掐死,或者是找出这些昆虫捏死,但两者我都办不到,只能强忍着这种噪音望夜兴叹。

    虽说已经到了白露时分,北京的天气都凉了,但神农架里边的气温还在二十度到三十度之间,现在应该算是一天最为凉快的时候。

    可是,由于是在密林之内,所以并未感觉到多么的凉爽,加上我有些莫名的心烦意乱,所以就觉得浑身出汗,也不知道这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坐了一会儿,我就开始昏昏欲睡了,因为这确实是天气太闷了,要不是害怕蚊虫的叮咬,我早就将衣服解开,可这又是惜湿地中最为忌讳的行为,我只好强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