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泥水之怪
    点了一支烟,这说明我已经郁闷到不行了,同时发现其他地方也开始烟雾缭绕,看样子大家和我的感觉差不多。

    我们北方人还是很难适应这里的气候,不过这支队伍里还是有少数的南方人,他们会比我们好上一些。

    “小哥,你不觉得这天气要变吗?”

    黄妙灵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起,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走过来,也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些做贼心虚,所以被她吓的哆嗦了一下。

    定了定神,我说:“南方不都是这样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黄妙灵说:“可能要下雨了!”

    我顿时如醍醐灌顶,这确实是要下雨的征兆,只是我被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填满了脑袋,所以有了这样的预兆根本没有想到,现在一想顿时身上的汗变成了冷汗,这一下雨可就要出问题了。

    首先,我们会被淋湿,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帐篷所在的地方将会被水淹没,到时候里边的人都睡不成了。

    严重的就是我们要冒着雨夜行军,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要是早知道就该不停地赶路,说不定现在已经出了湿地了。

    遇到这种情况,人的想法就是这样,总一个“早知道”在自己的心里萦绕,如果有早知道,那就不会有后悔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在第一股凉风吹来的时候,树叶瑟瑟作响,深处这种湿地内部,即便距离树木有些距离,但还是能够听到“哗啦啦”的声音。

    湿地内,所有的灌木一起弯腰,预示着马上就会有一场雨来到,我唯一期盼的就是这是秋天,雨下的时间可能很长,但绝对不会很大。

    但一切都是我美好的愿望,这里的老公并不作美,我也没有太多的杂念,这神农架的气候可能又是另外一种,和热带雨林气候差不多,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湿地沼泽。

    我已经开始招呼全部守夜的人,叫醒睡觉的人,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阿红朝着我跑了过去,说:“小哥,那我就带着那三个人往回走了,你们一路上要小心,我会在尽快赶回来,即便不能和你们一起下斗,也能接应你们。”

    我点头,此刻也不再说太多的废话,就说:“你路上也要注意安全,我们要各自出发了。”

    所有人都开始收拾东西,用最快的速度将帐篷收起来,在装入背包之后,阿红她们首先沿着回去的路走了,我看到四盏摇曳的手电光,只能在心里问她们祈福了。

    “我操,这鬼天气,怎么说下就下,害的胖爷连觉都没得睡,还要连夜赶路!”胖子一边抱怨,一边朝着我们招手喊道:“你们还杵在哪里做什么?一个个的他娘的到底走不走了?”

    红龙反驳他,说:“老子也没睡好,也没你这么多的话。”接着,他对那些人说:“我们走了!”

    我们背上背包,打着手电开始在黑夜的泥沼中行走,我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觉得前面可能还有其他的四色太岁,或者还有昨天晚上将那些盗墓贼干掉的某种怪物,反正是越走心里的感觉越差。

    忽然,我感觉到雨点开始打在身上,立马将面纱拿掉,顿时钢镚那么大的雨点朝着我的脸上招呼。

    虽说还不是很密集,但砸在脸上非常的疼,心里更是感到压抑,就催促前面带头的人快些走。

    刘三妹说:“不能走的太快,要是大晚上的在这种天气陷入泥沼之中,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刘桂香点头道:“俺闺女说的对,不要太着急,下起了雨反而不容易被野兽攻击,只是走起来会变得困难一些,毕竟有坏处也有好处嘛!”

    我只能勉强点头同意,不过他们嘴上是这样说,但没有一个人这样做,走起来比白天还要快上几分,放佛不用我多说,也没有人愿意继续在这里地方待下去了。

    雨开始大了起来,很快我们就浑身湿透了,也许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湿了也是湿了,加上雨帘的阻碍,我们的速度要慢了很多,脚下的淤泥变得松软了太多,我估计再有一会儿只能游了。

    这雨来的极快,从发现到现在还不足二十分钟,此刻四周都是从天而降的水,即便离得很近,我也只能看到手电的光晕,就抄起嗓子吼道:“大家都跟紧点,千万别掉队了!”

    有几个人应了一声,然后我们这才是更加的深一脚浅一脚行走的,加上浑身湿透的衣服,我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沉重超过二百斤,每走一步几乎都是全力以赴,那真是苦不堪言。

    “我操,这是什么?”

    忽然,一个声音在队伍的中间响了起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胖子,也不知道他一惊一乍地看到了什么东西。

    可他的话音刚落,又听到有人叫骂道:“他娘的,这个头也太大了!”

    “不会是个粽子吧?”

    “你他娘的斗下多了,粽子有这么大个的吗?”

    “也许是在水里泡大了!”

    “鬼啊!”

    一连串乱哄哄的声音接踵响起,由于雨水的关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挤过去看看到底时候,那里已经炸开了窝,所有人一下子四散而逃。

    这一下我的视野开阔了,顿时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身影,从水中站了起来,那个头就像是一个打后卫的篮球运动员一样,只是一对和身体不协调的手臂在乱舞着。

    手电的光芒太乱了,加上场面瞬间失控,仿佛身处世界上最大的迪厅里一样,而且在不断乱扫的手电光下,我看到的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东西,而是一种并未见过的怪物。

    黄妙灵娇声喝道:“不要乱,不要乱!”

    可是,她声音所带来的效果却微乎其微,并不是说这些人的心理素质不行,就拿胖子来说,他可是敢和粽子单挑的。

    但,现在因为发生的太过突然,加上这种环境和未知的东西原本给人的心理压力就是极大的,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不断有人摔倒在了泥泞之中,湿地的对位明显涨高了很多,人只要摔倒就看不到影子,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更不知道到底还有几只这样的怪物。

    一道手电光直接照了过去,我在混乱之中终于看清楚了这东西的相貌,这是一个整体类似于人的怪物。

    它有一双如同小孩儿拳头大的眼睛,脸特别的长,几乎是平常人的一个半,嘴巴整个凸出,有着健壮的四肢,浑身满是泥巴,但不难看出它的毛发是那种棕红色的。

    就在我走神的过程中,几只猎狗已经扑了上去,接着我就听到了一声怪叫,那两米多高的身影伸出两只锋利的爪子,将其中的一条立马撕成两半,很快就成为血淋淋的碎片。

    看到这一幕,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算是一条猎狗放在哪里让人撕也很难撕扯成这幅模样,在看这从水里钻出的怪物,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

    其他猎狗并未因为同伴被杀而畏惧,反而更加的凶猛,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在了怪物的身上,怪物一吃痛,伸出手掌对着猎狗一顿猛拍,直接把身上的猎狗拍飞出去。

    这短短的几分钟纠缠之下,终归是有人反应了过来,在地一声枪响之后,那怪物被打的连退数步,一个踉跄朝后倒在了水中。

    立马,其他人也开始装填子弹,可是这种天气情况,对于火器的影响是极大的。

    “狗日的,吓死胖爷了,打死你!”

    胖子骂了一声,端起枪对着水面又是连续扣动了扳机,原本响亮的枪声,在这种雨夜天气变得格外的不值一提。

    就在我们庆幸刚才被撕掉的是猎狗,而并非人的时候,四周的水里又响起了一片“哗啦哗啦”的动静,显然在水下还有什么东西在靠近,猎狗又开始狂吠不已。

    我估计之前那五个人遇到的就是这种东西,现在我们的情况和他们当时也差不了多少,只能庆幸我们的人要比他们多得多。

    红龙对着水里打了一梭子,立马叫道:“敌暗我明,赶快找地方隐蔽。”

    其实他的意思是能跑一个算一个,但又担心那样会更乱,所以他就委婉地这样招呼我们,毕竟这种环境下,哪里还有能隐蔽的地方呢?

    果然,他的话还是奏效了,其实我们也就是四散而逃,这一刻谁都顾不得谁,就知道只要跑的最慢的,那肯定要成为这种怪物的口中食物,此刻恨不得爹妈多生几条腿。

    我不知道前面那几盏手电是谁的,后面是一连串的水响声,不知道是逃命的泥脚声,还是那种怪物出水声。

    但是,我已经没时间回头去看,也管不了自己会跑进什么沼泽中,早几分钟死还晚几分钟死,我当然还是选择前者。

    跑了差不多有一百米,水已经漫过了膝盖,我以为那是进入了湿地澡泽中,所以就换了一个方向。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因为前方那几盏手电的数量少了,但剩下还在往前奔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