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野人传说
    这已经就是生死各安天命了,这个时候什么团队意识,早就被丢掉了九霄云外,我换了一个方向又跑了一段,发现更加不对劲,这里的水更加深,而且还有一定往下陷的情况。

    我心里大叫不好,这才是沼泽,刚才那应该是因为降雨导致的水位上升,再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即便脚下踩着木板也不断往下陷。

    而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周围黑压压的一片,除了我手里的手电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手电光。

    顿时,原本湿透的衣服,再度被汗水打湿,这种情况下掉队那绝对是致命的,幸好我已经不是初出茅庐那个小子,经历的多了遇到的各种情况也多了,所以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用手电再度往四周照了一圈,但不断下的雨并没有停下的征兆,反而好像有下的越来越大趋势,这样一来手电光的照明范围也大大的减弱,只能照到十米之内的情况,之外就变得非常的模糊。

    同时,我心里开始打鼓,难不成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遇害了?

    但我我又一想觉得肯定不会,至少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不会,至少她们三个本事不错,而且韩雨露的身手也不是盖的,怎么可能全军覆没呢?

    照不到人,我心里就没底了,旋即就扯开嗓子大声喊,虽说这种雨天声音的传播也相当受限制,但总归要比光源的传播距离要远一些。

    可是结果也在我意料之中,并未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只有雨水击打水面的声音,不断在耳边盘旋着。

    镇定,一定要镇定,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安抚自己,那么多风风雨雨都过来了,曾经被关在密闭的空间中都待了一段时间,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至少我不会渴死也不会饿死,而且这里也并非我想象中的沼泽,因为已经停止下陷了。

    我勉强将自己的腿拔出,发现下面的淤泥只埋住小腿,而且下面还相当结实,应该是石头之类,这不知道是我的命不该绝,还是运气好。

    大概已经逃脱了那些怪物的追踪,所以我也没有之前那么慌乱,将腰间的折叠工兵铲打开,开始像是插秧的农民一样往前弓着身子前进。

    因为我已经连方向感都失去了,只是想着能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然后挨到天亮再寻找其他人。

    走了很久,我连时间观念都没有了,意识中就是告诉自己不能停下来,仿佛只要一停下来就会有什么洪水猛兽把我吃掉,也许这只是我自己的想象,其实我现在很想停下来喘几口气,但无论如何都没敢停下来。

    走着走着,我感觉这雨可能会下到天荒地老,而这条路也许是没有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体力开始严重的透支。

    但是,那时候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机械状态,脑子里根本没有休息这个概念,直到我走到了真正的沼泽中。

    在沼泽中,我的身体不断往下陷,那一刻我居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没有挣扎也没丝毫的恐惧,已经陷到了腰部,我感觉自己即将窒息了,然后继续往下陷直到我完全没有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一次得救了,因为太多次这样,我早已经麻木了,但是这次有些不对劲,我好像正在移动,小腹被什么东西隔着,脑袋一甩一甩的,都快把我恶心的要吐了。

    雨应该是停了,虽然还有水落在我的头上,但那应该是树上的水,因为是间歇性的,可当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愣住了.

    接下来看清楚情况,我就到了疯狂的状态,开始拼命地挣扎起来。

    我正被一个身高两米开外,浑身都是手指长棕红色的长毛怪物抗在肩头上,就像是猎人扛着猎物凯旋而归的场景一样,虽然天蒙蒙亮,但还是让我毛骨悚然。

    这怪物的力气极大,不管我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而我就像是一只鲜活的野兔一样,最主要的是我的手脚比捆绑着,根本没有办法攻击,就连嘴也被一团草塞着,恶心的我都能吐出来。

    终于,这怪物感觉到我的挣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而我之看到了一对奇大的眼睛和特别长的怪脸,有些类似狒狒似的,但比狒狒还要丑陋几分,恶心的我都想吐。

    这怪物对着我露出了一个人性化的笑容,而且绝对是非常邪恶的,接着它又把脑袋转了回去,溜溜达达地往前继续走去。

    一路上我挣扎的筋疲力竭,到了最后我也放弃了,开始想办法怎么脱身,既然怪物现在没有吃掉我,也没有弄死我,这本来就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它的目的何在。

    要知道很少有野兽不把猎物弄死,大多都是弄死之后再带回去,然后带给幼崽去吃,这样倒是有些说不过去。

    我还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也就无法猜测它的意图,只能多活一会儿一步一会儿一步,至少活着就有希望。

    越走越深,从四周的植被情况来看,我并没有被带到神农架之外,反而是往神农架的更深处被带,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甚至比昨晚都要强,目前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路上的颠簸,几乎把我的内脏嚼碎,而且一直头朝下,有些血充脑子,就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接着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这样的情况下能睡着,足以证明我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等我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一个有微弱亮光的洞穴之类,这种光非常的柔和,将洞里照的一片淡黄色,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甚至我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我的手脚还被绑着,那个怪物已经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而洞穴里边的臭味让我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那种怪物的老巢。

    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里边没有太多的装饰,我顺着光源看去,就看到几颗零星镶嵌在石壁内的石头。

    这些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光芒就是它自身绽放出来的,而我虽然对于一些宝石相当了解,但无法推测出这是一种什么宝石。

    这个洞穴高两米有五,呈现一个葫芦状,而我就在葫芦的底部,也就是最大的一个区域。

    那种恶臭就是从小的那边穿过来的,刺鼻的臭味别提有多恶心了,闻多了我都想吐,干呕了几声之后,吐出了几口浓痰。

    顿时,我的浓痰里边带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受了内伤,总之浑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也可能是疼痛的地方太过明显,让我无法意识到哪里还是好的。

    我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已经破破烂烂,而背包已经不见了,不过我看到它就在不远处,好像被翻过了,里边的装备都洒落一地。

    手是被反绑着,我觉得这个怪物肯定有人的智商,要不然也不会用藤蔓把我这样捆绑,这可算是一种非常专业的手段,估计普通人都绑不成这样。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还不是人,因为我的匕首还在腰间,只要我挑选的角度对,就能抓住匕首,那样至少能割掉腿上的藤蔓,接着就好办多了。

    忽然,我的脑子里边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这个怪物其实就是传闻已久的“神农架野人”,可是它并没有吃掉我,那样就变得更加恐怖了,甚至比吃掉我更加恐怖。

    相传在1815年也就是民国四年,神农架边缘地带有有一个猎人。

    有一天,猎人进入山中打猎,中午吃过干粮就靠在大树熟睡,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当时因为身边有猎狗,他就睡得比较死。

    在睡梦中,猎人忽然听到一声怪叫,睁开眼睛一看,就发现一个两米多高,并且浑身是红毛的怪物近在咫尺,而他的猎狗早已经被撕成了碎片。

    猎人惊恐之下端起了猎枪,没想到那红毛怪物的速度奇快,瞬间就是一步跨来,将猎枪夺了过去,摔在石头上摔的粉碎,然后人性化笑眯眯地将吓得颤抖的猎人抱在了怀里。

    这就是一个女野人,也就是神农架传的沸沸扬扬的怪物。

    在一年多之后,女野人生下了一个小野人,这个小野人与孩童相似,只是浑身都是红色的长毛,但是小野人长的非常的快,很快就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已经能搬动堵在洞口的巨石。

    猎人这一年多是怎么过的,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一直想要逃回家,只是有巨石堵在洞口,所以一直没有能实现,所以在小野人不懂事而且有力气的时候,他就开始有意识地训练小野人搬动那块巨石。

    在一天女野人出去觅食,猎人便用手势让小野人把巨石推开,并且帮助自己爬下了山崖,想着接下来趟过一条条湍急的河流,然后朝着自己的家乡飞奔而去,再也不会回来。

    女野人回到洞中发现猎人和小野人失踪了,就迅速攀爬上崖顶嚎叫,而路途中的小野人听到叫声,立马是野性大发,一边嚎叫一边往回去跑。

    可是,由于小野人不知道河水的深浅,一下子被湍急的水流冲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