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寻思脱困
    女野人惨叫一声,便是直接从崖顶上一跃而下,然后也随着湍急的水流消失。

    猎人眼睁睁地看到这一幕,但他还是仓惶地逃回家中,家人见到他惊恐万分,竟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已经失踪了十几年,家人都以为他死了。

    除了这段我从资料中看到有关神农架野人的事件,还有就是震动一时的“猴孩”故事,大概和上述的经过差不多,只不过人物角色就换成了一个女人。

    说是有一个现代女人生下的类似猴子的小孩儿,而且还活了二十三岁,死于一九六二年的腊月。

    其实早在《山海经》中就有提到:“熊山(现今神农架)有一种身高一丈有余,浑身长毛、长发、健走、善笑的巨人。”

    而且在史书记载,公元前1024年,也是距今三千多年前,古人曾经捉到一对野人进献给当时的周成王。

    还有很多很多,我一时间已经想不起来,毕竟现代脑子里边能想到这么多也非常不容易了,只记得我看那本资料的结束语写着,大概是以下这样。

    纵观历史,被人们称之为“野人”的奇异动物,长期在神农架生长繁衍,传宗接代,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应该是没有进化成功的人类。

    最让我恶心的就是生育,如果抓我的真的是一只女野人,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不敢再往下想,说白了我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当代野人中的种男人。

    再想想那张恐怖的怪脸,浑身是毛,还有两米多高,我想到这里恶心的都想吐,根本顾不得想其他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

    此刻的形势已经刻不容缓,我不知道那怪物一会儿回来会干什么,丫的会不会真的把我给干了。

    打着哆嗦,我就像是一条蚕蛹似的在肮脏的地面爬行,一直到了墙根,我用脸先死死地贴在潮湿的墙上,然后艰难地一点点靠起来。

    这个过程非常的痛苦,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要脸了,总比被野人玷污了要强上几百倍。

    终于,我还是站了起来,整个人靠在墙上喘着粗气,但稍微缓了缓,就伸手将匕首拔了出来,然后再艰难地蹲下,将自己腿上的藤蔓一条条地割断。

    在我的腿恢复了活动之后,瞬间整个人都敢不一样了,活动着已经麻木的双腿,等到恢复自觉之后,又把自己胳膊上的藤蔓割断。

    这可是一种技术活,比起割断腿上的难上很多,要是我有霍子枫那样的缩骨功也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等我恢复了自由自后,我又一种虎口脱险的感觉,将匕首插回腰间,就开始收拾了自己的背包,把所有的东西都塞了回去,唯独剩下了枪。

    因为我不知道那野人什么时候会回来,立马就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又将子弹填满,上了膛才一步步地朝着洞口移动过去,等我走到了洞口的时候,我发现那里有居然不通。

    洞口这里全都是一些发霉的骸骨,也不知道是否有人的,但从骨头上面的牙印来看,我就忍不住浑身发寒,就算不被它玩死,也可能会被吃掉。

    而且,说不定还会来个先干后吃的结局,估计我会成为这个年代死亡最凄惨的一个。

    我很快就发现了一大圈的缝隙,显然这和传说中的差不多,洞口被巨石堵住了。

    看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野人的生活习惯还是没有改变,看样子我要尽快出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整件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滑稽,这事情要是让胖子知道,他非活活把自己笑死。

    我的美色居然被野人所垂涎,同时我也想到昨晚好像不止一个,所以很有可能胖子他们也受到了如此的待遇。

    不敢再胡思乱想,面对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生不如死,所以我开始仔细地检查石头和山体的那一圈缝隙,很快就尽收眼底。

    发现最宽的地方只有拇指那么宽,从外面的光亮看来,好像并非是日光,更像是月光。

    我抹掉了手表上的泥,发现此刻应该是晚上十点左右,也就是说正是野人捕食的时间段,看样子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前提是它没有捕到猎物的情况下。

    原本我是想着用杠杆原理将石头撬开,可估计了一下石头的重量,发现有三个条件不符合。

    第一个是我没有那么长的杠杆。

    第二个是洞的深度不够深。

    第三个是我的力量不够。

    我只能放弃这个想法,可我又能怎么把这块巨石移走呢?

    二千多斤的石头,我不知道这个野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如果把它抓住我的骨头,那分分钟就能捏成粉末,想到这里我就通体生寒,慌忙摒除杂念,想可行的办法。

    我想过在倒斗遇到任何的怪物,但从未想过还有这样的情况,这次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没有霍子枫在身边,我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软弱,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累赘,连自己都看不轻自己。

    “不要着急,着急没用,静下心来想办法,想办法!”

    我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一边就靠在巨石上坐了下来,尽量让自己冷静再冷静。

    面对这种带着诡异传说的穴居动物,我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忽然,我猛地一拍脑袋,又狠狠地煽了自己一巴掌,骂道:“张文,你他娘的怎么能这么笨呢?不是有现成的办法嘛!”

    其实这次我多留了个心眼,可以说多了几个,我的背包里比以往多了三颗照明弹和一小包炸药,而且我还让红龙把炸药制作成了成品,当时是用防水袋装着,应该没有被雨水浸湿。

    我当时问过红龙,这包炸药的威力相当于一颗手雷,而且还是定点爆破的那种,就是大部分的威力是朝着正面冲击的。

    这也是像他这种专业人士,而我只是知道点燃引线都跑,其他的一概不懂。

    在这次到神农架来,其实我做了很多前期准备,毕竟盲天官的去世对我倒斗的影响很大,他在的时候我猜东想西,在刚出发前就觉得空落落的,所以把各方面因素都考虑了一遍。

    毕竟,这一次可是完完全全由我拉起的盗墓队伍,所以自己操心的地方也就多了一些,不管为别人还是自身。

    我拿着炸药比划了一下,塞进去缝隙是不可能的,但可以以最宽的缝隙作为爆炸点,不过在没有放下就马上把手缩了回来。

    因为我想到红龙说的爆炸的要考虑的因素,就是要确定一下障碍物的厚度。

    如果障碍物有一米厚,光是这点炸药估计只能炸掉一层皮,要是在十公分到三十公分,最多也就是四十公分。

    这样是在一定的范围,可是我觉得这块巨石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至少它肯定不是球体,否则我就能把它推开。

    我不知道是凑巧,还是野人具有非常高的智商,可以将不适合的地方打磨掉,才搞了这么契合洞口一块巨石,还真是让人头疼。

    这个适合野人还没有回来,我觉得它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回来,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嗓子冒烟,所以就打算磨刀不误砍柴工,先把肚子的问题解决了,同时想想这么确定那个地方属于薄弱环节。

    吃着压缩食物喝着淡水,心里还琢磨着问题。

    这次根本没有人特别要求我来,而是我自己要这样做,这就像刚刚会骑自行车一样,觉得那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

    在这个行业被人所肯定,就是这份虚荣心加上盲天官的嘱托,我才会再次倒斗。

    眼前别说是倒斗了,逃生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而且外面下了一整夜的雨,地面已经全都是深水坑,就连以往勉强能走的地方都变得非常难找了,说不定这次会以失败而告终,唯一的收获也就是那块巨大的太岁。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担心阿红她们,虽说她们往回去走,但毕竟我们深入的有很长一段,回去的路上至少也要好几天,加上带着那么大一块太岁就能难走了。

    如果她们现在出了湿地,那就表面她们已经安全,否则真的很难说现在是死是活。

    再想到胖子、黄妙灵大部分,也不知道他们又是什么情况,是走散了还是聚在一起,只是丢了我自己,甚至可能是遇到了危险。

    如果聚在一起他们一定会找我,加上有猎狗找到我只是时间的问题,要是走散了,那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看看那一堆发霉发潮的骸骨,我的胃口就变得极度的差,这好像连续剧里边死刑犯上刑场之前吃的最后一顿“断头饭”。

    也许吃完这一顿,我再不出去,那我只能过上了悲惨的茹毛饮血的生活,还要每天被野人折磨。

    如果真是那样,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自杀,想到传说中那个猎人,就明白因为这个会自杀的人真的很少很少……

    有句话说得好,叫好死不如赖活着,说不定我也能培养一个小野人出来,然后找一天逃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