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一头白熊
    甩了甩脑袋,也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咬着牙站了起来,就拿着炸药准备先对着那块巨石敲敲看,通过声音我还是能够判断出薄厚的,毕竟这是近两年敲幕墙锻炼出来的,只是想不到会在这时候用上。

    刚一走,脚就被什么绊了一下,我以为是一段骸骨,心里早已经无名火狂涌,直接踢了一下,想要把这骸骨踢断成几节。

    可是在踢上的瞬间就感觉不对劲,因为那并不是骨头,应该是石头。

    我低头一看,之间一颗好像铅球似的石头滚落在一旁,本来我没有心情去管一块石头,但这石头上居然有手工雕刻。

    虽说已经磨损的非常厉害,但还是能看到上面很浅的奇怪纹路,所以我才弯腰捡了起来。

    扫了几眼之后,我并不能看出这些纹路是什么,只是觉得在某些地方和西周那个墓中遇到的那些球体很是相似,至于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就很难说了,而且现在也不是研究它的时候,我就把这石头塞进了背包,走到巨石前开始敲打。

    把整个区域敲打了一遍,最后还是感觉缝隙最大的地方,可能是最为薄弱的地方,至于能不能炸开一个口子,那一切都看天意了。

    不过,我的运气向来不错,一旦涉及到碰运气的机会事情,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将炸药安置在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地方,就将防水袋里边的火药倒了出来,尽量把引线搞得长一些。

    我可没有红龙那种自信,万一烧的太快,我还没有来得及跑,就已经炸了,那我也不用考虑接下来的问题了。

    一道黑色的火药洒在潮湿的地面,就将火折子拿了出来,这东西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偶尔还能起到照明和点火的用处,最主要是它不会因为潮湿而不着,而且燃烧的时间也很长,属于一个长期性的倒斗物品之一。

    在点燃了火药之后,我立马撒丫子钻进了这个洞穴的最深处,将自己的双耳用手堵上,准备听着一声闷响。

    过了差不多十几秒的时间,忽然“轰隆”一声,顿时就有一股带着潮湿的热浪冲进了洞的深处。

    “我操,威力还真不小!”我骂了一声,还颇为干净地拍了拍自己的身上,其实衣服已经烂成的不成样,只是穷干净罢了。

    我慌忙走到了洞口,立马就有一股夜风吹了进来,同时一道月光直接照在了我的身上,我立马就乐了,自语道:“看吧,小爷早就说了,小爷的运气那是真他娘的好。”

    在我蹲下身子的时候,就完全被眼前的情景怔住了,因为狗日的只是一个直径不过三十公分的洞,这要是放在十几年前,我七八岁的时候还能勉强通过,现在只能望而兴叹。

    “天呢!”

    我哭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最为薄弱的地方也有八十公分厚,能炸出这么一个窟窿已经归功于红龙的技术。

    整整在原地坐了三分钟,我才勉强回过神来,同时将自己背包里边的凿石锤拿了出来。

    这石头虽然非常的坚硬,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一定能凿出一个自己能通过的窟窿,绝对不能放弃。

    人生不就是这样嘛,如果当时我放弃了,就不会在北京城有今天的成就,而且那么大的成就,我舍不得死在这种地方,想想我的黄妙灵,再想想那个野人,我真是拼了。

    一锤子一锤子砸在杵子上,看着可怜的石头碎末掉下,说实话我的心在滴血。

    这估计造到明天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凿好,而且那个野人一定不会给我这么长的时间,最后我只会成为它的玩物。

    手开始出血,那种疼痛随着每一锤子在加剧,但是我不敢停下来,因为凿下去就会有希望,不凿连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到时候只能用枪和野人战斗了。

    如果能打完一梭子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否则我的死相比那只被撕成碎片的猎狗好不了多少。

    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铛铛”地声音不断地向着,我的手从破了到血凝固再到又破了,这样也不知道多少次,忽然一只长满白毛的东西从那个窟窿伸了进来。

    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吓得完全惊呆了,整个人拿着又一次举起的锤子定在了半空中。

    那一瞬间放佛一切都静止了,而我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那个野人回来了。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那只长满白毛的东西开始猛力地在里边拍打着,溅起了无数被我杵下的碎石头,我慌忙就端起来枪,对着那个白毛东西瞄准之后,就用食指去钩扳机。

    可是在扣到一半的时候,我又松开了,因为我听到了一声声怪叫,同时也意识到这好像并非是那野人。

    因为野人的毛发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红色的,并非是现在这种白如雪的毛色。

    我留心观察这个乱拍的东西,发现这好像他娘的一只熊掌,可是这地方怎么会出现北极熊呢?

    毕竟一般的熊都是黑色或者棕色,所以也就是黑熊和棕熊,这白熊也只有北极熊吧?

    如果说不是,那这又是什么东西的手掌,我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眼,确定无误就是熊掌。

    现在这感觉就好像熊在掏蜂窝似的,而我就是里边最甜美的蜂蜜,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抓住我的脖子,然后把我的脑袋扯掉,大口吃着我的血肉。

    不过,我想了一会儿,终于想清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同时也想到了如何逃出这里的办法,而且还极有可能实现,顿时忍不住就把嘴裂到了耳朵根处,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之所以笑,因为这就是一只熊,肯定不会是北极熊,而是神农架的又一大特色,学名叫做白化动物。

    这是除了自然界原本有的北极狐、北极熊、大天鹅和白鹭等之外的异种,其实就是动物得的一种“白化病”。

    而神农架则是世界上白化动物种类最多的一处神秘之地,所以神农架又号称“白色动物王国”。

    在这里有白蛇、白龟、白獐、白雕、白猴、白鹿、白松鼠和白熊等多种白色动物,并且都被定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古代甚至视为国宝和神物。

    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熊掌,也就是在块巨石之外,必然有一只白熊,通过它的熊掌来看,这应该是一头成年白熊,大概是被这里之前的爆炸,加上我敲击的声音吸引过来。

    我这次回去要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脑袋,连这么点都想不到,看来我的脑细胞不但大量的死亡,而且很可能已经堆积了不少,所以才会连这么肤浅的东西都看不出,典型已经无限接近正常白痴阶段了。

    想到的逃生办法就是让这只白熊帮我把这个口子挖大。

    因为根据大量的资料上显示,神农架这边的白熊性格温顺,除了通体为白色,长的几乎和大熊猫一样,它们以野果、竹笋、嫩叶和蜂蜜等为食,很多会伤害人类。

    这也就是说,这只白熊并非是像把我拽出去吃掉,而是它碰巧就在这周围,被一系列的声响吸引过来。

    要知道熊类比较贪玩,在国内关于熊伤人的报道极少,更不要说这种基本属于素食主义的白熊,它肯定是对里边的我或者是我发出的声音感到奇怪。

    我将脑子里边的乱七八糟的念头丢掉,开始专心致志想着如何让这只熊对我极度的好奇,然后以熊的性格自然会扒开这个口子。

    而那时候它在外面扒,我在里面敲,那效率可就大大地提升了,所用的时间也会大量的缩短。

    察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发现里边还有一包压缩的大豆食物,就拆开掰了一块丢在了熊掌的地方。

    白色的熊掌就好像熊的第二个鼻子一样,它一把抓住就缩了回去,然后很快又伸了进来,同时拍打的频率比刚才更加快了一些。

    我一看有门,就立马又故技重施,一小块一小块的压缩食物丢了出来,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停止了,任凭白熊再怎么索要,我都不会再给它一块。

    动物和人最大的区别在于人会进行复杂的思考,遇到事情先考虑是不是有目的什么的,但两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贪婪。

    此刻,白熊大概只有一个单纯性的想法,它觉得这东西好吃,而它还没有吃饱,就继续和我索要。

    见我不给它,并不知道这是我小小的计谋,反而开始用厚实而锋利的熊掌开始挖,看样子它是想要钻进来,获得更多的食物。

    我也不再犹豫,白熊在外面挖,我就在里边继续用凿石锤砸,本来这里被炸过,就没有之前那么坚硬。

    此刻,被我和白熊的里外合挖,不一会儿就看到大量的石头碎片掉落,而我把这些碎片清理掉,继续砸着。

    这块巨石虽说巨大,但它有一个特性就是它也是一块河卵石,经历过无数水流的冲击,它的形成绝对少则几千年多则上万年,所以出奇的坚硬,要是以往的山石我自己早就搞定的,而且说不定当时一炸就已经完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