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狰狞野人
    顾不得想的太多,因为此刻一只长满了白色绒毛的手,已经抓在了棺身的棱上,看样子是要做起来,大白天看到这样的场景,这种恐惧甚至超过夜晚和在斗里。

    胖子立马坡口大骂:“狗日的,谁说这是一个妖?这明明就是一只白毛大粽子,大白天它也敢出来溜达,看胖爷不把它的粽子鸟打下来喂个它自己吃。”说着,他已经将扳机扣到了一半,子弹随时可能打出去。

    我也觉得奇怪,按理说粽子白天是不可能出棺的,即便这是一个没有棺锁的养尸棺,用玄学的角度来说,那样会让粽子的大量阴气流失。

    以现代科学来说,那些细菌、病毒都是生活在阴暗的地方,一照到阳光就会大量的死亡。

    可接下来的事情,便证明了我的推测,同时也说明了韩雨露所说的妖并不存在。

    因为在那东西爬上石棺的那一刻,我一眼就认出了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赫然就是一只两米多高的野人,而且还是神农架特有的物种——白化动物。

    白野人大概是因为我们吵了它的好梦,坐起来之后就开始烦躁地咆哮起来。

    胖子那边响起了枪声,瞬间它的一只眼睛溅起了血花,疼的它是连连惨叫,但身手是想到敏捷的,一溜烟已经窜到了大树的上半部分。

    不但我看出那是一只野人,胖子和黄妙灵也是在同一时间叫出了它的名字。

    而韩雨露则是愣了一下,她不管别的,直接朝着大树跑了过去,几乎在眨眼的瞬间就进入了那个凹槽,整个身子探到了棺材里边去看。

    我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只见她身体微微抖了一下,然后直接扬起手中的匕首,没有丝毫由于刺了下去。

    也不知韩雨露刺中了什么,总之是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啦”声,然后她就反身跳了下来,对我们说:“跑!”有些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

    此刻,我真的很想知道石棺里边究竟还有个什么东西,可是那白野人的凶性已经彻底被我们激怒。

    它长着大嘴,露出了两排白生生的大牙,下上还各有两颗锋利的獠牙,比起粽子那可威武的多了,獠牙几乎和我们的匕首一样长,整个形态更像是一头大猩猩似的。

    在我们跟着韩雨露拔腿而跑的同时,白野人已经从七八米高的位置跳了下来,此刻更像是一只白色巨大的苍鹰一般,看到我们这些伤它的“小矮子”居然逃之夭夭,更是愤怒到了极点,直接迈开大步飞奔着追了上来。

    这一跑,我拿出了自己百米冲刺的速度,我可是刚刚见识过它打飞那么重棺盖的经过,知道要是把它打上一下,忽然就不是飞起了那么简单,也幸好胖子的一枪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追我们的时候,它不断地撞在树上,更多的枝叶开始飘落。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它一眼,只见白野人的右眼眶一片血红,鲜血还在往下流淌,将它几乎是纯白色的毛发染红了一大片,整张狰狞的脸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咆哮声几乎震动了整个神农架。

    胖子一边跑,一边骂:“我去你大爷的,这样还能追胖爷,看来你丫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胖子又是一枪,这一枪直接打在了白野人的心脏处,将其打的正度偏离了追击的航线,狠狠地一头撞在了树上。

    瞬间,我们都停了下了,因为这次那家伙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爬起来,忽然消失了之前的咆哮声,四周变得静悄悄的,只剩下我们四个人的喘气声和心跳声。

    我的嗓子眼已经快冒烟了,心跳更是和打鼓似的,快要从干巴巴的嗓子眼跳出来。

    说实话要是它能追我肯定还能跑,不跑就是死,可现在停下来之后,就感觉再也一步都跑不动了。

    胖子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来不及擦他满脸细密的汗,反而是掏出了水壶,开始了牛饮。

    而我是等了一下才喝水,毕竟我没有胖子的钢做的肠子铁打的胃,剧烈运动之后喝水,那可会得严重的肠胃病的。

    胖子擦着嘴,骂道:“他娘的,还想追着胖爷打,胖爷不给丫的放大招,丫还真的觉得胖爷好欺负是不是?来,有本事再爬起来,你娘的!”

    我一边喘气,一边摆着手说:“你他娘的快消停点吧,节省点体力,万一一会儿再跳出个野人来,就该它放大招了!”

    胖子勉强地站了起来,说:“不怕,怕它不是好汉,也就是这枪的射速太慢,要不然在这白野人坐起来的时候,胖爷已经把它的脑袋打成蜂窝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就吹吧,我看要是给你枚东风,你能把整个神农架夷为平地。”

    胖子甩了一下头,这种动作是和霍羽学的,只是他那颗寸头这样做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他嘴里还说:“那可不。操,被你丫的带沟里了,胖爷要是有枚东风,直接就打小鬼子了,还炸神农架干什么!”

    黄妙灵愣了一下,忽然说:“它还没死!”而韩雨露,已经开始缓缓地往后退了起来。

    我和胖子立马傻眼了,胖子倒是比我的反应快多了,嘴里念叨着快没子弹了,但已经上了膛,朝着那即将爬起来的白色身影瞄准。

    白野人甩了甩脑袋,看样子胖子那一枪并没有起到作用,也只是把它打偏了,而它自己一头撞在了树上,加上之前不断的撞击,估计刚才是撞晕了,并不是被胖子一枪撂倒了。

    胖子迟迟没有开枪,因为白野人的要害部位都被一颗大树挡着,他就缓慢地挪动着步子,想要找一个最佳的角度。

    可是,白野人放佛也是有一定的智慧的,刚从吃了那么大的苦头,这次居然学乖了,直接爬上了大树,露出一个没多少毛的屁股。

    “爆丫的菊!”胖子叫了一声,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但是,上天不会总眷顾我们,这一次就站了白野人的一边,子弹确实是打中了,但只是打在了屁股上,疼的那家伙惨叫了一声,继续往高处爬。

    胖子瞄了瞄,说:“他娘的,这家伙跑到射程之外,这最后的几颗子弹不能浪费了。”

    黄妙灵拍了我一下,将我从刚才的震惊中拍醒,拉着我就往后退说:“不要和它纠缠,对我们有害无利!”

    我忙点头,就跟着往后退,胖子也不是那种看不清楚现状的人,知道树上那白野人还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所以也就跟着我们往后退。

    白野人在树上一直拍打着,让很多粗的树枝落下来,好像是想要砸我们,在我们离开它一段距离之后,这家伙居然又从这棵树上跳到了我们头上这一颗上,继续周而复始着。

    胖子一皱眉说:“他娘的,这里的树这么多,这家伙要是一直跟着我们,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被它折磨了?”

    说着,胖子又举起了枪,但这次根本瞄不到,因为那些树枝的掉落,砸的他连头都抬不起来。

    黄妙灵说:“我们不要管它,它已经受伤不轻,很快就不会放弃我们,要不然它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我们勉强地点头同意她的说法,可是我觉得除了眼睛的伤口严重一些,而它胸口几乎就没有怎么看到血,这种流血速度真的会让它放弃我们吗?

    接下来,我们头上一直都在下树枝雨,不管我们如何的躲避,但这种密林中就是爬树动物的天堂,我们要走几十步,而白野人只是换一棵树,搞得我们是头疼不已。

    只是时间一长,我们也不再那么害怕它,也许是神经麻木了缘故,就找到了一个相对于空阔的地方休息。

    这里有着一颗枯树,好像是被雷击中了,一半倒在地上,另一半还矗立着,那白野人就蹲在矗立的干树干之上,用它唯一的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们。

    胖子发疯似的双手挠着头,说:“胖爷受不了!”

    说完,他立马跳了起来,指着白野人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有本事给胖爷下来,看胖爷不把你活活打死!”

    我有气无力地看着胖子说:“死胖子,你就省点力气吧,它愿意跟就让它跟着,这样还能帮我们驱赶其他的野兽,也算是因祸得福嘛!”

    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估计在倒斗界咱们四个都破纪录了,居然还有一个野人做‘保镖’,这年头倒斗也这么难!”

    我苦笑道:“好斗已经被倒的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这种危险的地方,估计这个之后,我们只能被迫金盆洗手了,没什么可盗的了!”

    “放屁!”胖子一口反驳道“慈禧墓不是还没有被发现吗?胖爷不把这最肥的斗盗了,胖爷绝对不收手!”

    黄妙灵说:“小哥你别和胖哥说那么多没用的了,先过来看看我们现在距离这个斗还有多远!”

    “我也不想,就是他磨叽的我头疼。”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就拿出罗盘和帛书对对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