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情景再现
    见胖子如此的强调,陈老板也犯了嘀咕,从现在的地形和之前的湿地,加上那一场大雨来看,我们两个说的确实非常有可能,所以陈老板才会有些犹豫起来。

    陈老板和那几个开始商量,我们两个人就坐在一旁休息。

    通过一路上的介绍,毕竟虽说是不公平的合作,但也是合作,所以我大体也知道其他五个人的名字。

    高大的老外叫麦卡,是地地道道的老美淘金客,有着几年雇佣兵的经历,但我看他那模样,做雇佣兵也不是个好手,所以才转到了这一行。

    尖嘴猴腮的矮个子叫松下,是被我们这代人的爷爷辈人赶跑的侵略者后代。

    这两个人属于这支国际盗墓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其他的三个人分别是英国人查尔斯、越南人金鹏和韩国人朴一锡。

    其实他们的队伍远比现在要庞大的多,只是连我们都损失惨重,他们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至于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是来自哪个国家,又叫什么,已经无从得知,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这些。

    麦卡忽然指了指上空,然后一行人都点了头,接着就看到查尔斯把他的背包拿下,放佛很沉的模样。

    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可当我看到里边居然是一台通讯设备的时候,整个人就非常的诧异,同时也明白了之前天上投掷下来的物资是怎么回事。

    阮金鹏摇动着便捷式手摇发电机,麦卡就带着耳机开始摆弄起来。

    这时候,胖子神秘地一笑,对我轻声说:“小哥,等潜水设备掉下来,对咱们来说可非常地有利啊!”

    我点头说:“没错,他们肯定不放心让我们背着,那样光是潜水设备就能把他们压趴下!”

    胖子说:“不单单是这样,如果他们让我们来背,那我们就多了在这里活下去的保障,到时候遇到水的话,可以借机逃走,要是不让我们背,那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够丫的喝一壶的!”

    我瞄了一眼他们,见没有人过来,继续说:“不过这几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从昨晚的事情就能看出,他们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杀人应该不比杀鸡难上多少。”

    胖子微微点头,从牙缝里边挤出一句话说:“胖爷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肯定是不过放过我们的,只要有机会胖爷先弄死一个,小哥你借机快些逃走。”

    我愣了一下,问:“那你怎么办?”

    胖子无奈地笑着说:“能逃命是最好不过,大不了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交代了!”

    我很郑重地对胖子,说:“你他娘的别说这样的话,咱们兄弟两个要活一起活,要死就两个都死,小爷绝对做不出那种事情。”

    胖子了解我的性格,也不想多说什么,以防被那些人听到,过了一会儿才说:“随你怎么样吧!”

    陈老板走了过来,对我们说:“成了,我们就在原地等候,差不多三个小时之后潜水设备就会空运过来。”

    他别看这样说,但枪一直处于上膛状态,并且枪口有意无意地瞄着胖子,而我则是被忽略了。

    胖子立马说:“几个小时都行,反正只是早一天晚一天到地方的事情,当然也没事,现在水源食物都不是问题,弹药要充足,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陈老板皱了皱眉,他即便和胖子没怎么相处过,但也算是打了几次交道。

    以胖子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他就感觉有些蹊跷在里边,忍不住多打量了我们两个几眼。

    可这人心隔肚皮,他自然不知道我们具体想怎么样,就像我们两个对他们的行为也都猜测,谁都知道谁在心里打小九九,可谁又能真正说清楚对方想的是什么。

    顿了顿,陈老板说道:“除了潜水设备,还有两套防毒面具,我看到你们并没有带,到时候很难进入瘴气里边。”

    我和胖子只是点了点头,我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感谢的话,说完了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说白了他是在利用我们,我还感谢他个屁,这只能怪自己嘴贱,平时养成的臭毛病。

    陈老板就哑然失笑,在我们不远处坐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陈老板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很难说的东西,好像是落寞,又好像是孤寂,这种感觉有些似曾相识,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只当是自己多心了。

    不过,有一点儿我看的非常清楚,别看他们六个人是一支队伍,但人心是涣散的。

    可是,一想自己和曾经那些人以往的一幕幕,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更何况他们还不是一个国家的人,那就更不用说多了。

    这个行业里真正会有几个人和别人会掏心掏肺呢?

    随着我混迹的时间长了,就感觉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胖子他们才来嘲笑我的天真和无知,而现在的我都变得冷淡了不少,也许这就是迫不得已地适应倒斗这个大环境。

    陈老板忽然把目光移到了我这里,在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之后,我从他的眼中并没有看到之前那种冷漠,反而是又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飘渺,就好像曾经这一幕在某个地方出现过一样。

    是在现实只能?是梦里?还是前世?我已经无从想起,只得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有什么好笑的。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左右,如果按照他们说的,那将是下午两点的时候会将设备投掷下来,像他们这种半空补充补给的事情。

    我盗墓加起来有两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可能也就是这里,要是换成墓中,我敢保证最先死的就是他们,因为他们太过依赖设备了。

    吃过午饭,我们互相保持着戒备,而胖子则是靠在树上睡大觉,像他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也真是少见,不过我知道他的理论,就是在养精蓄锐。

    反正这些人要害我早就害了,而且我们现在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看了看表,刚过十二点半,还能睡一个半小时,所以我也效仿胖子,两个人就靠在同一棵树上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那些人倒是很有精神,时不时有人带回一些小动物,就好像刚从大山走进都市一样,典型什么都没有见过。

    在头顶传来了一阵阵的螺旋桨声音,我睡得正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打雷了,睁开眼睛一看,隐约透过树冠可以看到一架运输机。

    我立马就站了起来,选择了一个视野较为开阔的地方往上看。

    一看之下,我就确定了飞机上面的标准,虽说有五星红旗的图案,但不难分辨这是一架民用的运输机。

    可这也非常的少见,毕竟一架直升机还可以理解,就是我现在也能买几架玩玩,唯独这运输机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毕竟这里是中国。

    一发信号弹直接朝着上方打去,顿时我看到那是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即便白天也不受影响,看样子他们准备的要比我们更加全面,装备也更加的先进,适合现代的盗墓活动。

    现在来看如果我们不变通,还是老一套,只能等着被人捷足先登,落到现在的田地,也和我们的落后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我想着以后倒斗不能再像清朝时期的中国,与时俱进才是王道。

    当然,也不能把一些老祖宗留下的宝贵经验埋没,毕竟找墓、下墓和摸金,那还是需要风水知识,毕竟墓里有一些现代科学都很难解释的东西,那是先人的智慧,还是要按部就班的。

    砰!

    飞机上面也打下了一发信号弹,这下陈老板他们接受到了通知,就立马带着我们两个撤离现在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但只能跟着他们离开,大概是怕投下的物资砸在头上。

    在离开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非常想不通的问题,一路上就有些失神,直到一声高空坠落的声音响起,我才顿时醒悟了,也猜想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三个小时能够把需要的装备运输过来,由此可见他们的后援做的相当到位。

    可这里又是华夏中原腹地,不和任何国家比邻,所以说他们的后勤应该是在湖北或者是重庆。

    而我又想到,重庆有着驻军,一架民用飞机大摇大摆地在天上来来回回,一定会引起注意,可偏偏他们就办到了,那情况就有些不对劲了,可能涉及到一些超出我想象的东西。

    所以,我也不敢再往下深想了,用一句老话来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在我们回到了原地的时候,比上次小了不少的一个箱子已经在树根地面上砸了一个坑,那些树根有些变形,不过比起上一个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朴一锡和胖子的做法差不多,上去一脚把那木箱踢开,顿时里边就出现了一个满是杂草团的小箱子。

    撬开之后,一个里边是六个人的潜水设备和两个人的防毒面具,那些潜水设备他们一人一个,而两个防毒面具就丢给了我和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