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施救之法
    顿时,我整个人朝前踉跄地跑了几步,接着我就撒开腿拼命地开始狂奔,背后一直听着胖子粗重的喘气声,而陈老板他们的叫骂声和吆喝声此起彼伏。

    但是,既然选择已经跑了,我就不敢再由于,他们或许打不中那些野兽,但打我们那不是什么问题。

    黑夜中的密林里,放佛隐藏着无数凶残的野兽,一双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我们,偶尔有朝我们靠近的,但我们没有犹豫,由于休息的精神百倍,所以这跑起来根本就是不要命,那些眼睛也只能被我们丢在身后。

    跑着跑着,速度就放慢了下来,身后并没有追击的声音,只有我和胖子喘的如牛的呼吸和心跳,但是周围好像出现了淡淡的雾气。

    我们两个谁也没有犹豫,又把防毒面具戴上,毕竟夜晚几乎不可能出现雾的,现在来看必然就是瘴气。

    胖子摆着手不让我继续深入,透过防毒面具说:“小哥,晚上不要再靠近腹地中心了,你不是也说那是整个神农架最为低洼的地段,依照胖爷的推断,现在里边根本就寸步难行。”

    我点头,说:“小爷知道,可是先不说陈老板那些人有没有追上来,还有那么多凶残的东西。”

    胖子说:“我们就先在这里等等看,一般瘴气里边生活的动物都是一些昆虫,其他东西是不敢靠近的,否则没有防毒面具,它们会立马中毒,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我诧异地看着胖子,说:“我操,死胖子,怎么分开没多长时间,就变的这么聪明了?这东西你也懂?”

    胖子灿灿地笑着说:“小哥,别以为你成长了,别人还一直站在原地止步不前,现代不同了,胖爷也在偷偷地成长。”

    我说:“你他娘的这话说的,小爷都感觉就好像不是胖子!”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胖爷不是胖子,难不成还是瘦子?”

    我也不想和他继续吵,就说:“这里也不是一定安全的,我们最好先找地方藏起来,等明天天一亮,再回去找韩雨露和黄妙灵,她们一定会给我们留下记号的。”

    胖子冷哼一声,说:“找个屁,从昨天夜里到现在,她们两个连影子都没看到,摆明了就是不想救咱哥俩,以后你也别一口一个黄妙灵,没一个好东西。”

    其实我心里也非常不好受,可听到胖子这样说就更加不舒服了,立马维护黄妙灵说:“也许她们两个一直在暗处跟着我们,白天没有找到下手的空隙,而晚上正巧碰到那种野兽,所以才迟迟没有出现的!”

    胖子说:“得得得,你就替你的女人狡辩吧,反正胖爷以后是不打算再跟她们打交道了,这让胖爷感到恶心。”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背后说人坏话就不恶心了?我看你就是意气用事,我们并不知道她们现在的境遇,说不定她们遇到了更大的危险,正等着我们去营救呢!”

    胖子和我边说边爬上了一棵树。

    等到在树干上坐下之后,胖子又说:“总而言之,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胖爷是打算和她们绝交了,丫的一个个都是什么人呢!”

    哎呦!

    话音刚落,胖子就是惨叫了一声,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已经从树上倒栽了下去,也幸好只有五六米,加上地面还是用树根藤蔓铺成的,只是把他摔了个四脚朝天,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我还是吓得不轻,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提着工兵铲就从树上滑了下去。

    在我到达地面的时候,已经看到胖子被戴着防毒面具的黄妙灵和韩雨露正虎视眈眈地左右围着,他正在一脸献媚地说着什么。

    我诧异地问道:“你们没事吧?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出事了呢!”

    黄妙灵白了我一眼,说:“哼,这里有人巴不得我们两个出事呢,要不是我们两个,你们能逃出那些家伙的手吗?还跟人家陈老板长陈老板短的,丢死人了!”

    胖子干咳了几声说:“那个,灵妹妹,我们那不是缓兵之计嘛,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对我们逐渐放松下来,而我们也就很难跑的出来了。”说着他就站爬起来。

    “你给我趴着!”

    黄妙灵说的同时,她和韩雨露一人一只手摁住胖子的肩膀,胖子别说是想要站起来,被一捏就疼的龇牙咧嘴,一个劲地叫我救他的命。

    我说:“算了吧,胖子这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只是因为你们没有救我们有些生气,你们也别太在意了,放他一马吧!”

    “对对对,两位大姐头,你们大人有大量放了小弟吧!”胖子装出可怜兮兮地模样说道。

    黄妙灵又是冷哼一声,说:“要不是我们驱赶过来那些合趾猴,你们以为自己能逃得出来吗?”

    说着,她就盯向了胖子,说:“我看你是刀子嘴锤子心,压根就不担心我们的安危,只担心自己,你才不是好东西呢!”

    胖子受制于人,一个劲地练练求饶,我又在一旁说好话,最后黄妙灵和韩雨露相视一眼,便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才放开了胖子,然后我们四个人又上了树。

    坐在树干上,我得知了当时和后来的具体情况。

    在韩雨露看到那些人打我伏击的时候,她原本想要从树上跳下了制服那些人,可被人扫了几枪之后,她只能先隐藏了起来,而我那个时候早已经被打晕了。

    韩雨露只能偷偷地暗处观望着情况的变化,等着伺机而动,她亲眼看着我和胖子受折磨,但也只能忍着,直到黄妙灵那边有了情况,她立马就躲在了黄妙灵所在的那颗大树之后。

    黄妙灵想要挣脱那三个男人自然有着一定的困难,韩雨露就在暗中拉了一下树藤,在黄妙灵撞在麦卡的身上时候,正好让那个高大个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这样黄妙灵才逃了向了树木后面。

    有一点不得不提,被捆绑的时间久了,手脚甚至连整个身体都会麻木,黄妙灵那已经是极限操作了。

    原本,黄妙灵跑到树后就再也没有行动的能力,这时候韩雨露便把她背了起来救了她。

    之后,我们藏匿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视线很好地能看到篝火处的情况,一直观察着我和胖子被揍得跟猪头三似的,心里还有一阵阵地发酸。

    她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如果看到那些人要下死手,她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救下我们。

    所以她们两个又摸过了篝火的边缘,等值随时行动,只不过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救了我们两个的居然是那块帛书,听着我们和陈老板他们谈好了交易,又给我们松开了绳子,便是暗暗松了口气。

    要知道,即便她们两个都是高手,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六个人都有枪,还有着充足的弹药,她们不能一以身犯险,至少要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再把我们救下来。

    在我们一路上将陈老板他们带向了神农架腹地,黄妙灵和韩雨露就跟了一路,期间她们一直在找破绽。

    可是,夜晚就很困难,更不要说是白天,而且还担心打草惊蛇,如果第一次营救失败,那接下来就变得更加困难。

    她们亲眼目睹了运输机投下物资的经过,当然也听到了我们谈论的话题,所以等到我们又走了一段开始为今晚的休息做前期工作,而她们两个也开始进行后面的营救工作。

    做了记号之后,韩雨露让黄妙灵继续监视我们,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我们会离开,就让黄妙灵做好记号,以便于她的追踪,而韩雨露则是出去想办法。

    韩雨露直接进入了更深一些的地方,就发现随着夕阳西下,地表那些树根的缝隙中,开始飘散出淡淡的雾气。

    雾气呈现淡粉色,一看就是瘴气,而她不知道却又发现了四具尸体,而这四具尸体死相很惨,内脏已经被掏空,几乎和那个外国女人一模一样的死亡情况。

    同时,韩雨露还认出这四个人正是我们这次队伍里的四个,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这里,又是被什么迫害而死,便从他们的身上翻出了四个防毒面具,但知道我和胖子有了防毒面具之后,她便拿了两个。

    接下来,韩雨露戴着防毒面具就又深入了一些,这一次她看到的情景,连她自己都感到非常震惊。

    在更深一些的地方,有着一种奇特的树木,韩雨露说那是天仙果树,上面接满了密密麻麻的蛋黄小果子。

    韩雨露并非亲眼见过,只是在一些典籍中看过记载,并附有图样,传说这种果子可以治后天性失明。

    我用手势比划了一下,韩雨露确实和我手势差不多大,我瞬间就明白那是什么。

    在正是北方很少见,但南方尤其是热带雨林气候非常多的一种果实,现代人管它叫做无花果,也有叫天仙果、明目果和映日果等等,在浙江这边确实有种植。

    而她们口中提到的合趾猴我也就知道了,这是一种热带特有的猴类,常年以无花果为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