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用火攻之
    关于霍子枫的问题,我只能点头,但有些心虚地说:“官爷是这样告诉我的。”

    霍子枫松了口气,说:“只要是幻觉还好,否则这种形状的墙壁,我都怀疑随时可能会合,到时候我们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完,他用手电照了照顶部,大概是想着如果合上,能不能从上面躲过。

    我也跟着看了看头顶,刚看上去还没什么,正当我把手电要挪开的时候,瞬间整个人就僵住了,因为我好像看到顶部在动。

    墓顶上的墓顶并非什么都没有,而是用着一些雕刻绘画,看模样和我们刚下来时候,所见到的那些浮雕差不多的造型,只是这些绘画居然是动态的。

    我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毕竟这里绝对不可能出现led屏幕这类东西,可上面为什么会动?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我定睛看了一会儿,就感觉头顶应该是用什么东西,大概有拇指那么大的某种昆虫,颜色也有好几种,就是因为这种昆虫顺着雕绘活动,所以才造成绘画会动的情景。

    三米高的顶部,其实就相当于站在房间里边看房顶,所以看起来是格外的清晰。

    我可以断定,这种昆虫从未见过,大体的模样像是天牛似的,只是比天牛要小一些,而且没有天牛那种长长的触角,只有一对螯,这对螯和其身体差不多大,大概是颜色太多,所以看起来有些怪模怪样的。

    霍子枫和韩雨露也都盯着头顶看,显然他们也发现了上方的异样。

    看了一会儿,在我浑身起了第十几次鸡皮疙瘩的时候,霍子枫说:“会不会是这东西的缘故?”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吧?这东西最多让我们看起来恶心,也有可能掉下来咬我们,但绝对不会影响这条墓道。”

    霍子枫说:“我看像是它们做的,要知道有一些昆虫可以制造出幻觉,让一些它们为食的东西产生幻觉,从而在原地一直打转,直到活活累死,这样它们便可以享受美食。”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犯了嘀咕,确实有这种昆虫的存在,可是能影响到人类的却少之又少,不过头上那是密密麻麻那么多,还真就说不好了。

    我们一路往回走,一路都照着头顶,发现这种昆虫非常的多,虽然不能说是密密麻麻,但每个地方都有,看的时间长不但脖子疼,浑身一直都不怎么舒服。

    见我们怪模怪样地回来,胖子就大骂道:“我操,你们三个人干什么去呢?没找到就早点回来,胖爷最怕等人了,差点就去前面找你们了!”

    我说:“你们自己看头顶,仔细去看,可能就是因为头顶的缘故。”

    胖子不耐烦地说:“早他娘的看了八百遍了,不就是有一些小虫子嘛,反正咱们的领口扎的口严实,而且人家也没有下来咬咱们的意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样不是挺好的嘛,你们不想着怎么破解,反而关心起虫子来了!”

    我把和霍子枫的猜想和胖子他们说了一下,顿时他们就议论纷纷起来。

    我又有一种回到了以前那种队伍成员不服从管理的模式,不知道是我这个领队太好说话,还是盲天官他们的出现,让这些人的心都涣散了。

    霍子枫一看这样下去不是个事,立马就呵斥道:“乱哄哄的干什么?听我师弟的。”

    瞬间,场面就安静下来了,每个人都看向了我,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丝的慰藉,因为霍子枫的出现让一切都回到了以往,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运还是悲哀。

    我干咳了一声说:“可能是这些昆虫释放一些制造幻觉的气体,我们其实一直在原地打转,试着用火把这些东西赶跑,或者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胖子也说道:“小哥说的没错,大家都按小哥说的做,哪个不听命令,就自己滚回去,否则别怪胖爷翻脸不认人。”

    本来霍子枫的话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力,加上胖爷那就是锦上添花,瞬间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微词,都同意了这样去做,就从背包里边摸出火油来,开始朝着前面的顶子抛洒起来,差不多泼了几十米之后才算罢手。

    盲天女说:“先试试看吧,不行就照明弹也能烧死一大片。”

    在点燃了火油之后,顶部瞬间就是一道火苗燃起,在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同时,一股非常呛人的气味也随之而来,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戴上防毒面具,然后往后退开了去。

    大概盲天女觉得火油还不够,在提醒了我们一声之后,瞬间一颗照明弹直接打了出去,可在十多米的地方,照明弹被什么阻碍了一下,就往回弹了一段,然后瞬间就爆开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幸好我们有了准备闭上了眼睛,否则这一下足以刺瞎眼睛,可即便这样也让我们感受到照明弹的亮光和炙热,那种心有余悸让人迟迟不敢睁开眼睛。

    最令我感到诧异的是,那些昆虫并没有逃走的迹象,所以也没有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依旧徘徊在那些绘画的四周,看着烈火把它们烧的大部分掉下来,胖子骂这些东西没脑子,几乎快跟我差不多了。

    我没想理会胖子,这家伙说话很多时候都要当成放屁,否则能把我自己活活气死,只好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的变化中,看到底是不是这些昆虫捣的鬼。

    在昆虫大部分被烧伤殆尽,我们又被幸存下来的拍死,这期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可按理说烧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出现的。

    不过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变,只当做是因为这股香味的原因,才使得这些昆虫即便遇到危险也不肯离去。

    胖子又骂了几句没脑子,不知道是在骂昆虫还是在骂我,总之我是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这家伙好像也是被我踢习惯了,并没有反击,只是骂骂咧咧地朝着我翻白眼。

    火可以燃烧很多气体,甚至还可以有消毒的作用,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会通过燃烧将一些有毒气体蒸发掉,我们是戴着防毒面具,不知道燃烧过后的气体又会让人怎么样。

    我们检查了一下这一代,确实没有了那种昆虫的尸体,同时火应该也把就算是存在的致幻气体给烧掉或者减弱,但情况并没有好转,一切都没有变化。

    在胖子、盲天女和两个人去前方探路的十分钟之后,确定还没有看到出口,我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有误,也许这一切和那些昆虫并没有关系,昆虫只不过就是用来装饰的一种古代特殊物品。

    韩雨露也皱起了眉头,因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我们的思考方向都是没问题的。

    毕竟这世界不可能存在那么多的鬼打墙,而且这还是一个经历几乎有五千年的古墓,就算是有一只鬼,也早就寂寞疯了,哪里还懂得害人呢!

    黄妙灵跟我说:“小哥,也许是咱们的思考方向出了问题,也可能是遗漏了什么东西。”

    我挠着头,自己也非常的郁闷,说:“可这是唯一的解释,难不成有机关吗?”

    黄妙灵摇头说:“我一直都在摸墙壁,我可以保证,这里一点儿机关都不存在,要知道古老的机关更加的简易,我没有理由感觉不出来的。”

    胖子问道:“难道是咱们的执行力度不够?还需要继续往前烧?一直等到把这些怪虫子都干掉才能脱困吗?”

    我无法回答他,所以胖子接下来带着其他人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灭虫行动,我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我已经无法推测这是什么原因,不过我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一点儿什么东西,而且这点东西却又至关重要,那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胖子招呼我说:“嗨小哥,你丫的快过来,这里有发现!”

    或许是我们太相信韩雨露的判断,这也是因为她每次所说的话,每每都能看清楚事物的重点,那可能是因为她看的要比说的多,有一种旁观者清的感觉,所以在几次验证之后,我现在几乎是条件反射式地相信她。

    可是,往往这样才会让自己深陷迷雾之中,失去了最为基础的判断,要不是胖子的发现,我只会怀疑是某个方面出了问题,而不是韩雨露口中的“无尽之道”有蹊跷。

    胖子发生的是一尊镶在墙内的石雕,这是刚才我们并没有看到的。

    这石雕长发长须,浑身只有一条虎皮裙子,有两个虎皮护臂,在腰间挂着一个葫芦,右手持长把大斧,左手拿着一株植物。

    石雕雕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人物的相貌和浑身的肌肉,这石雕的原型必然是一个充满野性的帅哥,他的双目熠熠生辉,正盯着那株植物仔细地打量。

    最为奇特的是这个石雕的头上,如果我没有眼花,那应该是一对角,但胖子并非让我看石雕奇特之处,而是指着石雕的胸口给我看,可我根本就看不出上面有上面。

    我挤兑胖子说:“你他娘的不会对个石雕也有意思吧?”

    胖子立马反驳道:“放屁,你难道没看到上面的地形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