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最恐怖莫过于孤独
    我的情况比胖子更差,已经擦了好几次汗水,咽下唾沫说:“小爷怎么知道,反正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两个不能再走散了。”

    胖子用手电急速地照着四周,说:“胖爷亲眼看到灵妹妹消失在眼前,那感觉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说:“别乱,也许这就是幻觉导致我们看不到他们,其实他们应该就在不远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镇定下来,想想破解的办法。”

    胖子苦着脸说:“得了吧小哥,连你都看不透这是什么,别人更加歇菜了,要是一会儿你也消失了,那剩下胖爷一个人,胖爷会被寂寞死的!”

    听到胖子这话,我心里更是阵阵的不舒服,即便知道其他人就在身边,但无法看到和感觉到,那和自己被关在一个封闭空间有什么区别。

    胖子最多会寂寞,可我说不定会吓疯,早知道就不该往回走。

    “小哥,小哥……”胖子叫了我几声。

    我猛地转头去看,此刻惊讶的一幕发生了,我居然看到胖子的身体开始变得模糊,就像是在看一个慢镜头似的,最终胖子消失不见了。

    我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其实在往回走的路上,已经不下一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也是导致人员逐渐减少的重要因素。

    剩下我自己之后,我倒是没有想想中那样的恐惧,不知道是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大,还是心里一直认为所有人就在周围,只是我们身在幻境之中,看不到彼此罢了。

    定下神之后,我便在原地休息,但枪一直保持着上膛状态,并且强迫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只想一些平常铺子里的琐事,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那些事情根本无法左右我的想法,我只好又想着盲天官跟我说过的那些话,再总结自己之前的倒斗经历,希望从中找出什么破绽来。

    毕竟不管他是善意还是恶意,总之在很大的成分上他是骗过我的,而且还不止一两次。

    就是这样,便让强迫自己休息了半个小时,可是身体上的疲惫减轻,反倒是让思想上的包袱加重。

    很快也意识到这样的自我麻痹不行,必须要找到破解之法,要不然我可能一直在自己的幻觉中,直到死亡也是极有可能的。

    站起身来,我便又朝着里边走去,四周的情况还是一成不变,放佛这条墓道有着无限的长度。

    可是我不敢停下来,担心停下之后就会乱想,那样说不定又会看到无数的白衣女尸,只能不停地往前走。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看到墓道的地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口子。

    口子非常的不规则,但下去一头牛不是问题,我看到边缘有人来过的痕迹,就觉得可能是其他人,便用绳子将自己吊了下去。

    在缓缓下降的同时,我看到了一个枯萎的大树,这棵树是一颗发白的老柳树,已经枯的不成样子。

    原本的枝叶早已经和下面的泥土混为一体,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主干,下面还能看到用枯枝和枯叶堆积而成的“新地皮”,给人一种年代极其久远的感觉。

    这颗树实在太大了,比我见过的任何一颗柳树都要大的多,也许是他们进入其中查看什么解除幻境的方法。

    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丝毫手电的亮光,当然这不排除是我自己的幻想出来的,但我宁愿相信这就是现实存在的。

    如果这是幻境,那我自然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要是真的,那很可能胖子他们就在里边,但现在也容不得我敢不敢,眼前的现实终将要是面对,看着那些犹如鬼爪的干枯树枝,但还是硬着头皮下到了底部。

    这里的空间非常的大,我的手电无法看清楚四周的墙壁,放佛整个空间只有我和这颗古怪的枯树。

    我没有敢直接上前,而是先围绕着整棵柳树照了一遍,这家伙的占地面积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掉落树枝已经岩石化了。

    还有一些地方好像一张张的巨大蛛网一样,手电光顺着找进去,发现里边还是这样的情况,这里边就是有二十个人在,也显得微不足道。

    那些缠绕的干枯枝叶中,确实能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缺口,好像是人为破开的,但并没有看到任何光亮和人的痕迹。

    我观察了一会儿,也并未发现什么危险,只是周围静悄悄的有些骇人,但还是只能咬牙走到了那些枯枝烂叶堆的附近,贴上去看个究竟。

    在我靠近之后,发生这些枯枝别看状入石头,但却非常的脆。

    如果有心情进去旅游一圈的话,完全可以从这头直接走到另一头,最多浑身沾满了这些东西,因为已经无法吃力,人即便进去也不用顺着那血窟窿去钻。

    我猜测大概是有人到过这里,跟我现在看到的情况一样,所以也没有打算要进去的想法,便是离开到了别的地方,虽说地下出现一颗柳树非常的奇怪,但无非是三种可能。

    第一种是因为地壳运动。

    第二种是人为挪动过来的。

    第三种,就是在建造这座古墓之前便已经存在于地下,只是一直没有发现,现如今塌了个窟窿,才被我们发现了。

    我暗暗苦笑,这要是真的也罢,毕竟大自然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很多奇观是人发现了之后才知道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这要是我自己的想象,那自己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些吧!

    放弃在这颗枯树的寻找,便是习惯性地选择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保险的方向,但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希望尽快地找到胖子他们,那怕是任何一个人也不错。

    走了没有一百步,顿时就隐约看到了一个建筑的轮廓,我忍不住愣了一下,难不成让我误打误撞找到了冥殿吗?

    随着我继续往前又走了一百步,终于看到确实有建筑,而且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熟悉,只是我手里的狼眼放佛受到了什么限制,无法照清楚,反而让那建筑有一种诡异的幽深。

    我将狼眼的光束调整成一点,放佛真的好像一只狼的眼睛一边。

    可这下在那建筑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抹惨白色的光亮,就仿佛一盏被人点亮的节能灯,只是这盏灯的亮度虽然传播极远,但却不像是用来为人照明的。

    这样的环境之下,我整个人就愣在了哪里,放佛有像是被鬼压床了一般,呼吸加剧心跳也自然的加速,甚至到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放佛心脏随时可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

    我心中暗骂一声,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地方会出现这样的光,难道是我们队伍的人?

    可是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因为我们盗墓贼所带的光源绝对不会是如此凄厉的光芒,显然带着一种莫名的诡异在其中。

    目测了一下自己下来的高度,其实也就是六米多深,再去看那深邃的的光芒,放佛就像是冤魂没有轮回,在这下面徘徊了几千年。

    这是指引着活人去送死的光,让人背脊生寒,忍不住地打起了冷战。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一种想要过去一看究竟的冲动,这好比迷失方向的海轮,忽然看到了一盏灯塔,然后不顾一切地跑过去。

    同时我也忽然想到,如果是其他人到了这里,他们是不是也会顺着这亮光去看一看,以确定那究竟是什么。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我端着枪,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生怕忽然跳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但是,周围还是一成不变,放佛我是几千年以后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丝毫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

    再往前走走,就发生那是一个大型的院落,其中多以两层建筑为主,虽说比起岳家庄园要小一些,但绝对要抵得上盲天官四合院的好几个。

    只是随着我走进,那白光反而变得暗了一些,晦涩的光亮让我通体生寒。

    无法判断这个光源是来自院落的哪个位置,只看到像某个两层的第二层之上,就像是一盏幽怨的孤灯,放佛隔着一层薄纱,给人一种极度朦胧的感觉,放佛那并不像是人间该有的光亮。

    “幻觉,一定都是幻觉,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要面对恐惧,才能破解现在的困境。”我轻声地自我安慰了一句,同样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在如此诡异的环境,却偏偏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没有任何商量,没有同伴的帮助下,我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孤闭症蔓延全身。

    只是这次和以往的情况又有所不同,现在是那种空阔的无助,就好像一个人缺衣少食行走在沙漠中一般。

    看了看手表,不知道什么时候表面的玻璃已经破碎,但还是能看到,现在正是将近午夜时分,瞬间就像抽自己一嘴巴子,没事干看什么表,现在把自己搞得更加的慌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