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黄粱一梦
    因为我无法辨别那是真是假,是我的幻觉还是一种灵异的巧合,本来这世界上就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估计我这算是一件吧!

    也不知道那是在什么时候,大概是在我即将从昏迷中醒来之前,可能是大脑已经完全清醒,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

    要知道这种情况我并不是第一次遇到,可是依旧还是有些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让我昏迷。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也可能是我自己这样认为,全身麻痹的一点儿都不能动,连睁开眼皮子的力气都没有,有些像是超量摄入麻药一样。

    终于睁开了眼睛,四周的环境已经变了,我已经不在那个冥宅当中,但也不是之前的墓道中,由于我还不能动,视线也受限制。

    只能看到距离我三米远的地方是一面墙,而我的手电筒直射墙上。

    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正靠在什么上面,同时视线被前方的墙壁所吸引,如果我看的不错的话,对面应该就是盲天女,这一切变得太快,感觉自己像是刚从一个时空中跳了出来似的。

    除了盲天女之人,我再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她满脸的污垢,好像经历了很多的艰辛,此刻正在熟睡。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和盲天女在一起,我甚至不知道之前的经历是现实还是幻觉,这一切突然的转变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手中能勉强动了,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起来,难怪有一些新闻上说,有些植物人突然醒过来,然后神经却有了问题,起初认为那是睡的太久了,后来才证实那是因为太过激动导致的。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我才能够扶着墙站了起来,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感觉还是昏昏沉沉的,一摇差点把自己搞吐了,就蹒跚着走过去推盲天女,直到把她推醒。

    盲天女看到我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小哥,你醒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下把我问懵了,因为我他娘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先反过来问她:“我怎么和你在一起?”

    盲天女伸了个懒腰,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在其中,即便她现在的装束比个乞丐好不到哪里去,但那种媚劲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媚骨”。

    在盲天女简单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我之后,其实她发现我是一个偶然的事情,当然她也是一个人。

    用盲天女的话来说:“当时,我们十二个人一队往回走,我不知道怎么就看不到前面的人,等我转身看后面的人也没了,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立马进行了寻找,但一无所获,只能一边小心周围的变故,一边休息,然后再一边寻找……”

    盲天女发现我的地方,并非是那个冥宅中,而是一条墓道的岔口里边,她以为我们可能在里边,所以就进入找了起来。

    但是,里边没走多少步都到头了,而就在尽头的地方,她发现了处于昏迷的我,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我用无辜的双眼看着她,心里却在暗骂:他娘的,小爷找了那么久的人,还差点把自己吓死,可人家这么简单就找到了我,这不会是老天在捉弄我吧?幻觉,一定是幻觉!

    为了证明这是不是幻觉,我连忙捡起靠在一旁的背包,当从里边翻出那几颗珠子的时候,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显然这不是幻觉,那些都是真的。

    可是我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封闭的墓道中呢?我不是下了那个窟窿,还进了冥宅里吗?

    我跟盲天女确定了一下,她告诉我哪条墓道肯定是封闭的,因为我就靠在尽头的墙壁上,并且她也找了一下机关,并没有找到,她说可能是自己在这方面的研究不深,所以并没有找到什么,就问我怎么了。

    我把自己经历的一切跟她仔细地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将那几颗珠子交给她看。

    在盲天女研究珠子的时候,我有一种脑袋发炸的感觉。

    这就好像自己走夜路,忽然碰到了倾盆大雨,正好看到了一户人家灯还亮着,然后就过去敲门,主人家居然是个美女,而且还非常的好客,邀请我进去避雨之后。

    看那雨是停不下了,就让我借宿一宿,或许还可能发生点什么男欢女爱的桥段,但是第二天一醒,发生自己正躺在一处坟场内,并且还有个打扫坟场的人告诉你,昨晚根本没下雨。

    如果没有这几颗珠子,那可以说是我在做梦,或者出现了幻觉,可现在证据就在眼前,一时间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整件事就像同伴忽然消失一样,根本毫无头绪可言。

    我和盲天女讨论了一下,她对于我的经历也颇为怀疑,正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我在故意说谎似的。

    但是,她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问题,因为她应该是检查过我,我确实是真的昏迷了过去。

    盲天女看着我的眼睛,问我:“小哥,你不擅长说谎,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你愿意告诉我就告诉,不愿意就算了。”

    我一看她还假装生气了,而且这话就是在套我的话。

    如果我是胖子,说几句谎话自然不会让她看出破绽,但我却没有那个能力,而且我他娘的说的是千真万确发生的事情。

    我说:“我骗你干什么?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而且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不擅长的就是骗人了!”

    盲天女更加疑惑,说:“那就奇怪了,我在墓道中碰到了你,按理说你应该昏迷在你说的那个‘冥宅’当中,难道真的有鬼怪作祟?”

    对于她的说法,我并不苟同,这就好比你跟一个神棍说,让她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她就是靠这东西吃饭的,她要是相信了不就等于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吗?

    我说:“如果整件事情要是都成立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盲天女便是摇头打断说:“这是不可能成立的,鬼怪的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把你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这中间少了一个重要的步骤。”

    我立马点头说:“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步骤比如说是一个人,这个人也到了冥宅,发现了昏迷的我之后,把我从里边带了出来,然后放在了你说的那个墓道中,而这个人自己因为某种原因去做别的事情,所以你才会发现一个孤独昏迷的我。”

    盲天女说:“这也是我想到的,只是这个人是谁呢?按理说,这个人是友非敌,要不然也不会把你从冥宅中带出来,可这次出发的人,如果任何一个找到你,谁都没有理由把你放在哪里,然后再去做别的,至少也要等你醒来吧!”

    和一个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她往往不用你说的太多,便已经能将你要说的全都明白。

    只是对于盲天女,我还是抱有一种敬畏,即便是和阿红在一起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这个女人太精也太聪明了一点儿。

    至于究竟是什么,我们两个谁都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而我又饿又渴,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钟。

    我记得自己昏迷之前的最后一次看表,那是凌晨两点左右,也就是说期间间隔了五个小时,这中间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要补充食物和淡水。

    我们两个吃着最后一顿铁盒罐头,接下来只能吃压缩食物,好在这次有下斗前的大量补充,所以现在基本还什么不缺,甚至比以往下斗的装备都要齐全。

    吃过饭后,盲天女看我整理装备,就说:“小哥,都进了墓了,你还带着水肺和氧气瓶做什么?不嫌重吗?”

    我说:“虽说现在用不上,不代表一直用不上,这个墓处于神农架的腹地,又是最低洼的区域,即便上面有石灰层阻隔了雨水下到斗里,但一定会形成一个湖,可现实却没有这样,那就说明……”

    盲天女又打断了,她已经明白我的意思,示意我不用继续往下说了,她却说:“看来这斗下可能有一条地下河流,而且水流量还不小,你是怀疑墓主人的棺椁就在水中?”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很有这个可能,所以在我们没有找到墓主人棺椁之前,这些潜水设备都要带着。”

    点了点头,盲天女站了起来,说:“小哥,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点头说:“已经好多了。怎么了?”

    盲天女掩嘴一笑,说:“难道你打算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两个还是要继续往下走的。”

    我站了起来,有一种很累的感觉,那种累是来自心里,我居然不想再往下走了,但却是想要先找到胖子和黄妙灵他们那些人,就愣了愣说:“我们不找找其他人吗?”

    摇了摇头,盲天女说:“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现在只能往冥殿走了,也许他们也在前往冥殿的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