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人心莫测
    我心里暗骂:他娘的,不会是你小时候吃饭时候坐的地方吧?要不然你眼熟个屁啊?

    但是,我嘴上还是很客气地问道:“怎么就会感觉眼熟呢?”

    盲天女指了指我们背后,说:“浮雕的祭坛,好像和这个祭坛很像!”

    随着盲天女的兰花指看去,不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间墓室中存在的祭坛,不就是浮雕上面的。

    只是实际存在的这个祭坛大了太多,还少了浮雕上的灰色莲花,要不是心思缜密的人,一时间根本发现不了。

    瞬间,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祭坛之上,祭坛大体是一个圆形,直径在三米多,占据了整个墓室宽度的一半之多。

    但是,多看几眼又不是圆形,居然好像我背包里罗盘的超级放大版,当然我的罗盘不同于现代常见的圆形罗盘,而是那种八卦形状的,说白了就是一个八棱形。

    走上那个祭祀台,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更加清楚地看到中心是个太极图,以太极图为核心之外,别分是八卦的阴阳、五行、九宫。

    阴阳是:乾、震、坎、艮为四阳卦,坤、巽、离、兑为四阴卦。

    五行是:(当然刻的是后天五行)乾、兑为金,坤、艮为土,震、巽为木,坎为水,离为火。

    九宫是:先天配法、后天配法、太乙配法。

    我有些奇怪地说:“八卦最早源于伏羲,而神农氏和伏羲差不多是一个时代的人,他的墓中怎么可能存在于别的帝王东西,这真是怪他姥姥哭怪他娘——真是怪他娘的死了。”

    盲天女被我的话逗的“噗嗤”笑了出来,而我却纳闷的厉害,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举个例子,这就像是刘备和赵子龙结拜,供奉的却是关老爷,这有些说不过去。

    大概明白我的意思,盲天女给我解释说:“这应该是当时的一种潮流,你不能认为帝王就不会有别的帝王的发明,神农氏发现了一种能够治疗癌症的草药,如果伏羲得了癌症,他难道就不去吃了?”

    我被堵的连话都说不出,确实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便古代普通人的交往落后。

    但是,伏羲和神农氏作为两个帝王,而且还有过战略意义上的合作,有一些交流那是必不可少的,即便伏羲不肯教给神农氏,后者只要觉得有用,也会想尽办法去学习。

    对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和盲天女太多的交流,毕竟没有什么意义,便去看太极图中间的阴阳鱼,因为有个美中不足有一个缺陷,太极鱼中间有个脑袋大的坑洞,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

    我看了看浮雕又看了看祭坛,说:“我操,不可能吧?难不成这里就是浮雕上的地方?还是之后建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盲天女说:“我觉得这就是浮雕上的地方,毕竟这里是神农架的腹地,也是神农一族起源的地方,作为最为神圣的地方,祭祀台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顿了顿,她继续说:“不管是地震或者板块运动,让能够看到星空的祭祀台到了地下,而神农氏的墓也就建造在这里。”

    我耸了耸肩,说:“你说的这么有言之凿凿,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盲天女说:“其实我懂得也很多的,不要小看我哦!”

    我瞥了一眼浮雕上的九品莲花,问道:“那你说说,这中间的莲花哪里去了?”

    这一下,盲天女也没话可说了,因为这种问题只有当时的古人和天知道了,她便反过来问我:“那你说哪里去了?”

    我说:“既然这种莲花需要用鲜血浇灌,说明一定非常的尊贵,必然就在墓主人的棺椁内,作为陪葬品下葬了。”

    “切,要是这样说,我也知道。”盲天女不屑地扫了我一眼。

    祭祀台上还有五件器皿,其中四件是石器的鼎、罐、樽、石锅和一根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短棍,只有一件是玉器,而且还是籽玉做的大玉片,上面有着纹路,光从这些纹路看不出是什么,但整体来看却像是几片荷叶。

    我推测,这几片荷叶模样的应该是为了承托那朵奇怪的莲花,而消失的九品莲花,极有可能是被炸开墓门的盗墓贼摸走了,看样子这次损失大了。

    石器只要出土,那都是文物,在黑市中的市场价格也不高,除非是雕工相当精美和奇妙的。

    可是,三皇五帝时期极少有这样的工匠,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什么奇石,估计也就是那朵石莲花颇有价值。

    最让我疑惑的是,炸开墓门的盗墓贼,即便拿了石莲花,也应该会去拿连成一片的这些籽玉莲叶,虽说是大了一下,但是砸开拿走也是可以的。

    毕竟和那石莲花属于一套的,要知道套装的古玩,价格可是会翻好几番的。

    想了一会儿,我想到了一个极为不可思议地想法。

    那就是盗墓贼的人数,如果只有一个盗墓贼到了这里,他的背包里边要背那么多装备,即便发生了除了石莲花之外的冥器,他也不可能丢弃那些生存的物品,当然胖子那家伙是个例外。

    我把自己的想法总结了一下,告诉了盲天女。

    在我们之前有一个盗墓贼到达了这里,炸开了墓门之后,发现里边的冥器,但由于这个人非常的谨慎,只拿了一个石莲花。

    毕竟这石莲花的个头也不小了,然后他就选择放弃其他的冥器,继续深入去看看。

    如果能够摸到更好的冥器就另当别论,要是没有那人必然会再回来,即便不要那些石器,也会将一些出墓时候不必要的物品丢掉,将这玉片敲成几块带走。

    盲天女自然是无话可说,便去观察周围的情况,希望找一找除了我们两个之外留下的痕迹,用来证实我的判断和说法,同时也好做出相应的准备。

    我看得出,盲天女对着石莲花非常少的动心,可能会干黑吃黑的事情,毕竟连我都想要得到这朵石莲花,说不好那就是传说中的“大地之脉”。

    在盲天女去找踪迹的时候,我就去看那四件石器,发现是纯手工制作,放在当时必然也是难得的祭祀器皿。

    可由于年代久远而俯视,加上工艺放在现在看有些粗糙,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不过,其中的短棍让我很有兴趣,这比烧火棍还要短一些,只有三十厘米,上面雕刻着是非常少见的星图,但图案非常的小,可是即便再大,我也看不懂,只是好奇祭祀台上的短棍做什么用。

    当然,我还是有自己的判断,觉得这可能是烧一些什么东西时候,用来拨弄挑旺火的,这样可以让烧的东西更好的燃烧。

    其实作用还是和烧火棍类似,只是放在祭坛处就显得高大上了一些。

    现实,有时候真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所以在一些特定的时候,死胖子他的判断反而比我更加正确。

    因为胖子更加直观地去看待问题,并不像我有那么多弯弯绕,最后只会把自己绕进去、绕晕。

    好在,这根石棍非常好携带,而且我试了试它的硬度,居然还特别的结实,我就有心拿着它准备以防万一。

    毕竟匕首这种锋利的东西,我还是用的非常不习惯,主意是面对一些突发事件,我根本就下不去手,尤其对方是人的情况下。

    我把石棍往后腰一插,就好像是根保安棍似的,其实的石器我也没有多少带走的想法,毕竟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石头,而且价格也一般。

    再说那玉片有些太大了,破坏了很可惜,不破坏背包又装不下,还不如留给后来人。

    毕竟这是盗墓贼一贯的作风,我虽然对这并不感冒,但和胖子在一起的时间长了,难免被他摸金校尉那一套给传染,这是一方面是积阴德,另一方面就是给后来人留点。

    盲天女发了踪迹,就让我过去看,一看我立马知道,这并不是我们两个人的鞋印,不要说盲天女的小脚,就是我也没有这么大。

    这看样子是个大脚丫的家伙,而且好像和冥宅中见到的一模一样,难道还真的是胖子?

    瞬间,我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进来的人是胖子,那么我们看到的除了这五件冥器之外,肯定还会看到一些丢弃装备。

    并不是说胖子舍不得拿,而是说不定还有其他更好的冥器,所以他做出了选择。

    盲天女说:“这好像是我们出发时候统一的配备的登山鞋,而且看尺度应该是那个死胖子的。”

    我点头说:“我看也像,只是这家伙丢下的冥器也忒多了点,以他的性格来说,我们一定会看到冥器。”

    盲天女说:“那不一定,说不定那家伙早就把大部分装备丢了,做好了准备装冥器的准备,所以这里才没有看到任何遗弃的装备。”

    顿了顿,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便说:“很有可能,你就是被他从冥宅中背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