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救人几命
    调整了呼吸之后,我才想起来观察四周的情况。

    在打开手电之后,将四周一照,就发现了白生生的一大片,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空间,更让我惊奇的是,这里居然都是鸟蛋,至少也有几百颗,甚至上前颗。

    我回了回神,自语骂道:“我操,这长虫居然偷了这么多鸟蛋,难道它打算等蛋孵出小鸟来,再一个个地吃掉?”

    很快,我就驱赶了这荒唐的想法,蛇可没有这么高的智商,即便那么大个的脑容量也没有我多,可这里为什么又会出现这么鸟蛋呢?

    想着想着,我脑袋就是“嗡”地一声,瞬间通体冰凉了起来……

    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这并不是鸟蛋,极有可能是蛇蛋,只是自己先入为主,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么多的蛇蛋。

    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进入虎口就脱险了,可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个蛇窝,也亏是我亲眼看到,要是听别人这样说,我打死也不相信会看到这么多的蛇胆,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慌乱间,我用手电快速地扫过那些蛇蛋,幸好并没有看到有孵化出的,要不然这么小蛇即便没毒,也够我喝一壶。

    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忽然在我的余光扫到了被我丢弃冷烟火的位置,因为哪里开始动了,而且还不是一颗,至少也有几十颗。

    看着那一片的蛇蛋蠕动,说实话那场景确实挺骇人的,不过我并没有退缩,因为我已经选择面对这些东西,毕竟自己经历过无数毒蛇的包围,最后还是逃出了生天。

    所以,在后来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想法,有时候面对畜生要比面对人心更加的容易对付,因为畜生一直都是畜生,可人他有时候却不一定是人。

    我心里暗想:要是那条巨蟒,小爷肯定怕的要命,而这些连牙都没长奇的小长虫,小爷直接灭了它们。

    我装填了最后一发信号弹,这东西虽说只是用来照明的,但是其散发出的高温和强光,对于任何生物都有着毁灭性的打击。

    毕竟,我就亲眼见过好几次这样的实例,它可丝毫不逊色一梭子子弹的威力。

    装好照明弹之后,我顿时信心百倍,把手电放在枪管上,直勾勾地盯着那片的情况。

    只要让我看到有一点儿的风吹草动,我立马把头一转,把眼睛一闭,直接扣动扳机,保管那些孵化还是不孵化的,全他娘的给它们烤熟了。

    可是这动静虽然不间断,可是久久看不到再大的动静,也没有看到一条孵化出的小蛇,这样可就太奇怪了。

    我觉得可能还要等一会儿,那我是不是干点什么,唱个歌还是跳个舞呢?

    又等了足足有五分钟,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算是孵条龙也该出来了吧?

    轻轻地走上前,我就用枪管去拨弄开那些蛇蛋,忽然下面就出现了一只不停摆弄的手,那一下的视觉感差点把我刺激死。

    我整个人就朝后退了好几步,还以为下面有个粽子,不过那只手太有喜感了,做着一个兰花指的模样。

    可一看就是一个胖乎乎男人的手,这一下我就有了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念头,然后什么都不顾,就去拨弄那些蛇蛋。

    很快,我的手上就粘乎乎的一片,恶心的直要命,可是我咬着牙继续拨着,随着一条胳膊,接着就是一半身子,到最后一个臃肿的不成形的身体出现在我眼前。

    我几乎都没认出这个人就是胖子,因为在他的身上,爬满了大蚯蚓那样的小蛇,而且还全是白色的,显然刚孵化不久。

    我也管不了这么爱护动物,而且蛇这种东西带着邪性,不少已经咬在了胖子的身上,看样子已经不是一半个小时的事情,将这些小蛇一条条地捏死之后,我才把胖子从黏糊糊的蛇蛋堆里边拖了出来。

    摸了摸胖子的鼻息,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微弱的呼吸,真说这死胖子的命还真够大的。

    恍惚之间,我好像发现胖子刚才在的那个地方下面还有人,接着又拖出了好几个。

    发现除了胖子,竟然还有阿红,其他也都是同行的成员,在确定了阿红也有生命迹象之后,其他人都成为了尸体,看来这下损失大了。

    而且我这个人心肠软,在想到他们家人以后要怎么办,忍不住就掉了几滴无可奈何的生泪。

    不过,我已经见过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完全傻掉,因为胖子和阿红虽然没死透,那也是正在鬼门关转悠。

    可是,对于救人我并不在行,甚至可以说是一眼一抹黑,不过两个人就躺在那里,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我先是给他们检查了伤口,也管不了什么男女之嫌,总之救命要紧。

    胖子和阿红的情况差不多,身上有着很多小口子,虽然不是很深,但都肿着,显然是中了蛇毒,最要命的确实他们两个身上都有勒痕。

    那不是用绳子勒出来的,好像被什么庞大的东西卷住后留下的,看来他们是和那条蟒蛇遭遇了,并且遭了殃。

    那些小蛇毒最多让他们肿痛,他们两个明显是窒息缺氧,而且我看这些黏糊糊的东西,除了是蛇蛋之外,应该可能会是蛇肚子里边的东西。

    他们也许是被呕出来的,不过我还没有听说过蛇有这样的功能,它又不是企鹅。

    不过这样反而就有一线生机,我开始给他们两个做人工呼吸,并且外加心肺复苏,又是嘴对嘴又是压胸口。

    虽然,我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但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剩下的只能看他们自己和老天是否保佑了。

    在这个蛇窝必然不是长久之计,我观察了一下,发现在这些蛇蛋之后有个蛇蛋被堵上的门,在清理掉那些蛇蛋之后,便看着这个门还真不小,至少也能进一辆解放卡车了。

    门口有一个裂缝,不像是人为打开的,倒像是墓主人忘记关了,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关不上了,我和阿红进去有些勉强,可胖子就很难说了,这估计要成为我的心病。

    可我不能就这样等着,万一这些小蛇都他娘的孵化了,到时候我是能逃命,可胖子他们估计又要遭殃了,早晚会成为这些小蛇的孵化后的第一顿补充品。

    我先是将阿红送着门缝推了过去,阿红最近有些发福啊,推她过去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

    再看看胖子那身板,我把这家伙劈成两半也许还有可能,现在我搞得更加头疼了。

    看着那些死去同伴的尸体,我不忍心他们给这些家伙糟蹋了,搬不动胖子,只好搬这些那些尸体。

    将他们搬过去之后,我已经瘫倒在地,现在我自己爬过去还勉强可以,可对这死胖子可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除非门缝再宽一些,或者胖子再瘦一些,但是两者都无法做到,门我试过了,这么大这么重的石门,估计就是有十个我都推不动。

    而且,胖子的的身体根本无法后天控制,我正考虑是不是在这里饿他个十天半个月,至于这家伙能不能活着不敢保证,但身体一定能瘦几十斤。

    可是再难做的事情还得做,我把胖子拖到门口的缝隙之后,这家伙就好像一堵墙似的,把整个门缝堵的严严实实的。

    我心中一亿只草泥马又开始奔腾起来,心说:这他娘的的该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胖子在蛇窝里当点心?

    这时候,胖子的眼皮忽然就颤抖了起来,好像有睁开的迹象。

    我连忙抱住这家伙的脑袋,叫道:“胖子,胖子,死胖子,你没事吧?”

    胖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我的那一刻,这家伙臃肿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长着他那干巴巴的嘴唇就想说话。

    我把耳朵都竖成了兔子,但是最后这家伙只是抿了抿嘴唇,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我看他的样子,立马就意识到自己光想着救人和搬人了,没注意到这死胖子憔悴成了这幅模样,立马就拿出水壶给他喝水。

    说实话我的水也不多了,但我还是让胖子畅饮到了最后一滴,真想狠狠踢这家伙一脚,这么一滴都不给我留啊!

    我端着空水壶往自己嘴里灌了灌,然后又去翻了胖子的背包,这家伙背包里边的好东西确实不少,但却没有那个石莲花,看来之前是我和盲天女误会他了。

    在一个角落找到了水壶,可这家伙的水壶不但没有,而且水壶都扁了,并发现了一个拇指大的窟窿。

    我不死心,不但将阿红的背包检查了一遍,连同那几具尸体也不类外,我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居然每个水壶都是空的,有的甚至连水壶都不存在了,但食物都还在。

    那就说明这不是吃喝的问题,而是因为什么突发事件,必然说一个人的身上着火了,在情急之下必须用水,所以不得已只好有所有人的水来灭火。

    但是,这一切也只是我的猜想,真正发生了什么要等他们清醒过来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