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无价之宝
    沉默了一会儿,胖子又说道:“盲天女那娘们肯定是去找什么好东西了,要不然不会用言语激你,不过小哥你也想到了,看来是越来越聪明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少扯淡,小爷就是搞不明白了,盲天女到底找什么东西,还他娘的不让小爷跟着,按理说她也不知道要找东西的具体方位,还真是邪门了。”

    胖子说:“那娘皮子长了毛就是一个猴精,说不定她看到了什么东西,而你没有注意到,她就找个借口甩掉了你,然后自己返回去私吞了。”

    我耸了耸肩,说:“那小爷就不知道,总之是她在刚刚碰到三十六天罡石雕神像的地方和我分开的,说不定是去找浮雕上的那石莲花了。”

    听我这么一说,胖子立马就眼急,开始朝着阿红爬了过去,我也不知道什么事让他这么激动,就问他到底怎么了,他没有告诉我,就让我快些扒开阿红的衣服。

    这下我愣住了,刚才已经做的够出格了,想不到胖子这家伙还有更出格的,人家虽然是有过一个孩子的母亲,但现在也是单身女人一个,没事扒她的衣服做什么.

    而且,看情况她说不定随时会醒来,那样可就不是杀了我们两个那么简单了,估计祖坟都的让她刨了。

    在我阻拦胖子的时候,胖子的一句话让我不得不那样做,因为他告诉我那朵石莲花就在阿红的身上,并且告诉我那可是一件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无价之宝,所以我只能听从他的话,不得已那样做了。

    那石头莲花被一块衣服的碎片包裹着,我像是做贼的找出来之后,立马交给了胖子,自己手忙脚乱地给阿红把衣服穿好。

    说实话,这女人放的也太是地方了,只差塞在裤裆里边了,体香和视觉的冲击力,搞得我一阵的眩晕。

    胖子在背后笑我说:“小哥,你他娘的不会还是个处吧?”

    我就像是小时候偷了别人家的西瓜一样,而且瓜农还在不远处的瓜棚里睡觉。

    在给阿红把衣服整理好了之后,我长长松了口气,便说:“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怎么不来做,偏偏指挥小爷来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胖子说:“也亏胖爷受了伤,要不然这种好事还轮的到你,胖爷解女人的衣服,可比你丫的麻利多了。”

    “滚滚滚,快拿出来让小爷开开眼,到底是件什么宝贝,居然让你紧张从成这幅模样。”我说着就要去抢,可是被胖子躲了过去。

    胖子摆着手说:“小哥,胖爷身上有伤,不带你这么抢的,再把胖爷搞得昏迷,你丫的只能背着我们两个离开这里了。”

    我说:“别磨叽了,说不定那条蟒蛇就快回来了,它要是看到老窝被小爷搞成这幅模样,非一口把小爷咬成两段。”

    “不急不急,那长虫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回来的!”胖子说着,就开始打开那碎布片。

    我问:“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回来?难道你进了蛇腹一回,就变成了它肚子里的蛔虫了?”

    “滚蛋,你才蛔虫呢!”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胖爷靠的是直觉,你丫的懂什么叫直觉吗?”

    我也没想和他再争论这种问题,便眼巴巴地看着胖子拆开那碎片,瞪着眼珠子都快蹦出来的时候,胖子终于将那朵石莲端在了手里,并且提醒我说上面有毒,让我不要用手直接去碰,否则小命就会呜呼的。

    我懒得理他,直接抓在了手中,因为我可是戴着手套的。

    这朵九品莲花,并且像浮雕上雕刻的那么大,而且也不是有蜘蛛网般的纹路,而是自然裂开的,并且也不是石头质地,一时间我居然看不出它的用料。

    不过,我发现这莲花在手电光下,变得玲珑剔透,其做工之精细,已经到达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这东西要是不说是这个古墓里的,还以为是一件现代机器精雕出来的工艺品,即便不是古董,那也是值得欣赏的瑰宝。

    整个莲花的重量远比同体积的物品重上很多,放在手中有一种沉甸甸的的感觉,我发现这九品莲花的裂痕除了像是纹路之外。

    而且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其实这整个莲花至少,有有很多的小莲花组成,如果这是人为雕刻的,那绝对是一件罕见的极品古董,可要是天然形成的,那只能叫做神迹了。

    每一个花瓣,都好像被精心的打磨过,做到了手工之极致,当然我不相信这是纯天然的,应该还是传统工艺。

    只不过这个雕刻师已经超越了那个时代,即便现在人和机器结合,做出这样一件纺织品,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也就是古人的神秘之处。

    作为经常捣腾古玩、古董,大小场面也见过不少的我,我立马知道这件事情将是无价之宝,毕竟我们这一行考虑的只有这么五个要素。

    第一是品相,第二是做工,第三是创意,第四是来历,第五是用料,这五个要素不分前后,每一样都相当重要。

    而以往经过我手的古董,里边只有有一个要素,那都是价值不菲的,更不要说眼前这个九品莲花,已经将这五个要素结合到了古董行业的极限。

    这东西说个几十亿不高,几百亿也不多,估计要是它出了世,连和氏璧这样价值连城的宝物,都会黯然失色。

    瞬间,我就明白胖子刚从为什么那么着急,毕竟他也是开铺子,并且经常下斗摸金的老手,所以不难看出这东西的价值。

    胖子双手护着我手说:“小哥,你他娘的小心点,千万别把它摔了,你看看这品相这做工这创意,再加上这个斗的背景,主要是连用料胖爷都看不出,这东西一定是我们经手过的所有冥器之最。”

    我朝着他翻白眼,说:“把你这猪蹄子拿开,小爷还不知道不能摔了,难怪你他娘的连那玉质地的荷叶都不带,原来有这么好个宝贝。”

    胖子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说:“小哥你知道不?当时胖爷看到这东西都有一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并且想着立马离开这个斗,出去之后胖爷立马把岳家庄园买下了,然后坐在他们的大院子里,看着钱一汽车一汽车的往进去拉,后辈子就等着数钱吧!”

    我说:“你他娘的少臭美了,虽然这九品莲花珍贵,但毕竟带着一股土星子味,而且价格也不会太高,毕竟这只不过是个非常值得欣赏的瑰宝,说不好还没有一件民国的老物件值钱呢!”

    胖子摇头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的水就是被这东西喝光的。”

    听了他的话,我有些转不过弯来,许久才问道:“你是说,这九品莲花会喝水?”

    “那是!”

    胖子贴身藏好之后,说:“不但会喝水,而且还饮血,胖爷亲自可破手指,看着血一滴滴地掉入这莲花上,然后全部被吸收了。”

    他让我看了手指,我发现还真的有一道没怎么愈合的口子。

    胖子继续说:“你说这奇怪不奇怪,而且胖爷推测,一旦有充足的血给它,也许会发生什么奇迹。”

    我还有有些不相信,说:“你以为它是卫生巾啊?还能吸血?那这东西就不是物件,说不定是古代的某种动物呢!”

    胖子说:“别扯了,要是动物它早就离开那祭祀台了,还能怪怪地等着我们把它带出来?”

    我说:“你别忘了,太岁就是一种和石头差不多的动物,它也不会移动,只要有水就能存活。”

    胖子挠着头说:“你别说还真的有那么点道理,不过胖爷宁愿相信它是一件冥器,也不是什么狗屁太岁,除非它像咱官爷的肉,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

    我说:“二师兄,咱先不要管它究竟是个什么,等出了斗再好好研究,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我背着阿红,你自己走,我们三个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胖子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等胖爷补充点体力,咱们就继续往下走。这个斗越来越有意思了,我都无法想象墓主人的棺椁里会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陪葬品,除非能跳出一个神仙,让胖爷许三个愿望。”

    我说:“应该不会再有比它还好的冥器了,不过我倒是很像见见神农氏的棺椁是什么样的,里边又有一些什么,这或许是小爷最拭目以待的。”

    胖子不再说话,从背包里边拿出了食物,就勉强地吃了几口。

    出发的说话,我把背包反背在胸前,再把阿红连同她的背包一起背着,整个人小腿肚都有些抽筋。

    这阿红确实该减减肥了,作为一个女人,她他娘的也太重了一点儿,而且胖还怕人说,这都是什么人呢!

    胖子扶着墙,用我的手电筒在墙面开路,我们三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继续倒斗的。

    也许是这朵九品莲花的出现,让我们两个的**高涨,所以走起来累归累,但在强大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